返回

血税

首页

第44章 林间囚笼 其3

  “晚上好,我的朋友,”突然一个声音传来,把格里菲斯又吓了一跳,“米诺斯向你问好!这头山怪散佚的生命源质对米诺斯很有帮助。能让米诺斯靠近一些吗?”

  原来是你啊……吓死我了。

  格里菲斯点点头,往山怪的尸体边走了几步。一阵阵虚幻气息随之涌动,好像有什么东西被吸收到了骨戒之中。

  “非常好,奇特的源质让米诺斯恢复了更多的力量,希望在不久的将来对你有所帮助,”米诺斯吸收了一会便再次传来声音,“你的生命体征和精神状态均有异常,米诺斯建议尽快转入休息和治疗。不过,在这以前你可以去搜索一下山怪的尸体和巢穴。”

  “那里有什么?”格里菲斯问道,“这头山怪是被人从外面偷运来的,巢穴也应该是新建不久。”

  米诺斯说道:“这些生物喜欢搜集具有力量的物件做成丑陋的饰品,方便携带,说不定它一直藏在身边,去看看也没有损失。”

  格里菲斯缓了缓自己的心神,便收拾武器搜寻起来。鲁特的身边没有留下什么物品,那片骇人的双面人皮他也不敢触碰,只是捡起他的双手大剑拿在手中。

  “这个,怪物有源质吗?”格里菲斯问道。

  “未检测到可以吸收的源质,”米诺斯回答,“现场还搜索到其他人类尸体,但并无可供吸收的生命精华。尸体未析出非凡特性,无需采集。”

  九个普通人?嗯,也许是八个普通人和一个怪物?格里菲斯简直难以置信。既然如此,那就只能把他们的尸体留给校方进行通灵,看看能找到多少线索。

  这个山怪的巢穴倒也不难寻找,一路上格里菲斯又发现了一些雇工破碎的尸体,但是怎么数也数不出九人,很可能是在战斗时被击碎或者吞吃了。

  山怪的排泄物就散乱地扔在一个地洞附近,地洞里却是相对整洁。格里菲斯搜索了一会,只找到一些干草和石块。

  “那里,在右后方的地下,挖一挖那里的土看看。”米诺斯提醒道。

  顺着提醒的方向,格里菲斯果然在一块石头下找到了一小块光滑的黑色尖角。当他的手指触摸时,尖角上浮现出一层淡蓝色的光晕。

  “这是栖息在沼泽深处的传奇生物蛮牛的犄角,最有价值的一部分,”米诺斯介绍道,“这头山怪曾经居住在东方的大沼泽附近,和一头序列6的强大蛮牛争斗以后获得了这个战利品。”

  “有什么用?”格里菲斯把玩着这块黑色的犄角,一边往外走一边问。

  米诺斯说道:“蛮牛是非常凶险的生物,在它的非凡力量面前,就连位阶远高于它的比蒙和巨龙都要忌惮三分。

  “它们是死神的宠物,通过聚集在角中的非凡特性可以获得死亡的力量,有一定的几率造成被称为‘死亡之眼’的致死打击的效果。

  “山怪喜欢收集猎物身上有价值的部分做成了项链或者挂饰。蛮牛不甘和愤怒的灵魂便残留在这块犄角残片上,等待着复仇的机会。当这头山怪被重创之际,蛮牛之灵便悍然反噬,呈现了你刚才所见的景象。不过,刚才的一击已经耗尽了死亡之眼的非凡特性,被撕裂的山怪之灵也回到巢穴,和蛮牛的残魂混合成了一种独特的封印物。

  “你可以通过精神力激活这件物品,山怪之力将会灌注到你的身体里,下一次攻击造成双倍的伤害。山怪的骇人气势将会让弱小的生物无处藏身,给你的下一次攻击附带上必中的特效。”

  这样的非凡物品集提升命中和攻击于一身,可以说的上是非常强悍了。格里菲斯不由得惊叹了一声:“那么,有什么代价吗?”

  米诺斯回答道:

  “本来是有的。蛮牛的凶残和怨恨时刻徘徊在这个碎片上,等待着持有者衰弱的机会进行反噬,无论距离多远都会生效,极其险恶。不过,它的愿望已经达成,无法再具象出那可怕的力量,负面效果也不再生效了。

  “使用了山怪的巨力之后,犄角中的威能需要等待一小时才能重新聚集,无法连续使用。”

  格里菲斯兴奋地将这件堪称圣器的物品收好,匆匆就要向外面走去。收获的喜悦冲淡了一些身心的疲惫,让他的脚步都轻快起来。

  “等一下,”即将离开荆棘囚笼的时候,米诺斯突然出声,“你忘了一件重要的事。”

  “什么?”

  “你不是在调制减速的魔药吗?

  “快收集一些山怪的鼻涕,这是罕见的原料,往里面多挖一挖。”

  “……”

  接到格里菲斯的报告以后,霍蒙沃茨的教授们吓了一跳,他们匆匆赶往现场进行了搜查,然后把格里菲斯打发回寝室睡觉去。

  通灵和搜查的结果需要一段时间才会出来,希望能够查出一些有关山怪和雇工们的线索。

  格里菲斯来到浴室,清洗了一番满身狼藉的自己。久违的战斗以后他莫名地觉得神清气爽,好像把压抑了很久的本性释放了一样。如果现在有人来找茬,他很乐意再打一场。

  明年春,格里菲斯按计划就要向序列8发起冲击,成为正式的非凡者。从小接受的锻炼和战场上的厮杀让他在破法者的途径上积淀丰厚,今天的战斗以后更有一种跃跃欲试的冲动,仿佛一只手已经可以触摸到晋阶的门槛。

  他擦干身上的水迹,甩干头发,披上一件单薄的衣服就走出浴室。他欠缺的那些魔药材料应该都有办法收集齐全,这几天就能配置出好几瓶药剂。

  刚走出浴室,格里菲斯就看到嘉拉迪雅在靠在长廊的立柱上,

歪着头眺望着夜空的明月。她穿着修身的淡绿色连衣裙,短短的裙摆露出修长光滑的双腿,黑色的长发在晚风中轻轻飞舞。

  银色的月光洒在她精致的侧脸上,就像是两人初次见面时一样仿佛是让人心醉。

  “嗯~你出来了?”精灵注意到脚步声,微微转过头来,“你知道你差点就死了吗?那可是一头山——怪!”

  格里菲斯笑着摇摇头,来到她的面前:“我厉害吧。”

  两人就这样注视着对方的眼睛,安静的能够听到彼此的呼吸和心跳。嘉拉迪雅的目光缓缓地划过格里菲斯的鼻梁、嘴唇,停留在他敞开的胸膛上。

  在那么一瞬间,格里菲斯突然意识到自己和精灵的距离近的只要伸出手去就能搂住她的纤腰。

  嘉拉迪雅抬起头来,看了看他的眼睛,向后退了半步:“你洗澡怎么这么慢?我在这里站了好一会了,有几个人还来和我说些讨厌的话~”

  “有人在骚扰你?”格里菲斯正色问道。

  “有一点吧,”嘉拉迪雅脚步轻盈地往寝室走去,“这些没什么追求的贵族子嗣只是在追求感官的愉悦罢了,接近我对他们来说是各个类人种族女孩体验旅程里的一个拼图,想想都让我不舒服。我要找机会揍他们一顿!UU看书 www.uukanshu.com”

  各个类人种族……还有这种体验!格里菲斯从来没有想过还有这种追求。雌性类人种族里可是还有巨魔、兽人、巨人、马人、鱼人等等生物,巨魔有些长的还不错,兽人也算了,其他的……这也太刺激了吧!

  “嘿!别动歪脑筋!”嘉拉迪雅伸手到格里菲斯的后背,用力掐了他一下,“对了,你在呓语森林那里捣鼓什么?”

  “收集,一些魔药的材料,”格里菲斯疼的呲牙咧嘴,“你知道的,那本魔药笔记上显露出了一些我能掌握的魔药配方,很不错的。”

  “啊~那个啊~”嘉拉迪雅轻轻捋了一下耳边的长发,“虽然你不是施法者,抗性和意志也高,灵感比较低不容易听到或看到隐秘的存在,但是,总是和那些危险的东西打交道总有一天会沾染上的,早晚的事。”

  “那会怎么样?”

  “首先,你的灵感会让你察觉危险的信息,由此带来闻所未闻的神秘和恐怖,摧残你的意志,”嘉拉迪雅收回胳膊抱在胸前,“如果你的意志不够坚定,理智也无法承受所知,那会是很可怕的!短时间内理智遭到重创会让你陷入暂时的疯狂,这还有挽救的可能;如果理智瓦解到了一定程度,你就只有两条路可选了。”

  “哪两条?”

  “死亡或者疯狂,我和你说过的,”嘉拉迪雅责备地瞪了格里菲斯一眼,“别不当回事,在这种情况下,能死掉都算你运气好。陷入永恒的疯狂才是对你和你的亲人朋友最可怕的折磨,那时候你就不是你,而是某个意志的傀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