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43章 林间囚笼 其2

  随着进一步深入,格里菲斯发现了一个塌陷毁坏的陷坑和两具尸体。陷坑附近还散布着刻意收集的树干和枝条,但是坑里的泥土已经完全被刨的坍塌下去。

  这些雇工看来事先做了周密的计划。他们首先挖掘了巨大的陷阱,遮掩以后引诱山怪过来。山怪落入陷阱以后他们从上面发起攻击,但是这个时候出乎意料之外的事发生了。山怪用巨力刨烂了陷坑的泥土导致塌方,成功脱困并且击杀了几个雇工。

  格里菲斯略微思考了一下当前的情况。山怪既然落入陷阱并且报复了射手,说明一开始雇工们的袭击还是成功的,很可能射瞎了它的一个眼球。剩下的人也没有被立刻杀死,而是一边移动一边继续和山怪作战。

  这些人非常悍勇啊!格里菲斯微微赞叹,普通人面对山怪不要说战斗,能够不惊慌逃窜就很不容易了。而且他们至少损失了三分之一的人手,竟然还能继续厮杀!

  格里菲斯一时竟然有些忌惮。无论是山怪还是这些雇工都很凶残,自己贸然介入进去可不安全。

  想到这个,格里菲斯就准备逃跑了。还不等他行动起来,附近的树林中又爆发出一声巨大的爆裂声,接着隆隆巨响就朝着他的方向袭来。

  三个浑身是血的雇工惊慌地窜出树林,向格里菲斯的方向亡命逃来。为首的人手持双手大剑,是这伙人的头目鲁特。他身边的两人拿着斧头和柴刀,都是失魂落魄的模样。

  鲁特一看到格里菲斯的身影立刻大喊起来:“大人,救命啊!山怪!”

  话音刚落,他们身后的树木便被摧枯拉朽地撕裂开来,一根粗大的树干向着落在最后面的雇工劈头盖脸的砸去。

  “吧唧!”

  雇工当场就化作一团血泥飞溅开来。

  血肉飞溅之际,一头山怪以惊天动地的气势冲出密林!它的身高接近四米,壮硕如同城墙,灰褐色的皮肤坚韧又布满褶皱。它的右眼上插着一支断箭,膝盖和脖颈周围有好些喷血的伤口。

  格里菲斯将手中的投枪一掂,全力向着山怪右腿的膝盖掷去。

  只听一阵撕裂空气的爆鸣声,投枪闪电般洞穿了山怪的膝盖。这头巨兽哀嚎一声,直接滚到在地。

  我的攻击这么强!?格里菲斯一阵惊讶,没想到自己能一击射翻一头山怪,但是很快也就反应过来。这头山怪和雇工们已经厮杀了好一会,身上必然多处受伤。雇工们很可能也是瞄准它的膝盖、眼睛等关键位置下手,积累的伤势再加上格里菲斯刚才的全力一击直接打断了山怪的右腿。

  鲁特和他的同伴见山怪被击倒,脸上都是露出狂喜的神色。但是还不等他们喘口气,那只山怪已经是疯狂的咆哮起来。

  它狂暴地捶打着地面,充满痛苦和愤怒地嚎叫着,双手掀起泥土下的石块,朝着雇工砸去。

  鲁特急忙一个闪身躲避开来。但是他的伙伴却是没有这般身手和运气,被石头正中额头,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断了腿的山怪扒拉着泥土扑了上去,竟然是扯住雇工的大腿直接啃咬起来。

  见鬼!格里菲斯急忙行动,手持投枪扑向山怪的侧翼,向着暴露出来的腰腹一枪投去。

  “嘭!”投枪深深地砸进山怪的肚子,就这么被肌肉卡住了。

  “大人,这怪物的身体极其强悍,”鲁特向格里菲斯喊道,“我们攻击了好久,都很难对它造成致命伤。”

  格里菲斯看了满身血污的鲁特一眼,问道:“还有多少人活着?”

  “只有在下了,”鲁特艰难地摇摇头,“我们发现了这头怪物的踪迹,怕他袭击学院便追踪过来,没想到它如此恐怖。”

  “你们射瞎了他的眼睛?”

  “是的,埃克苏射瞎了山怪的右眼,但是立刻就被报复了。”

  三言两语之间,山怪已经囫囵吃掉了雇工大半个身体,拍着肚皮转过头来,用小眼睛打量着面前的两人。

  它的右眼上插着半支弩箭,左眼眼眶也是密布伤口,只能勉强睁开。右腿关节处已经断裂,血流潺潺,只能用双手支撑着半跪在地。

  但是即便如此,这头山怪依然非常危险。格里菲斯估量了一下自己的盔甲和山怪磨盘一样大的拳头,非常确定自己不可能撑住山怪的一击。

  “我们撤退,”略微思考之后,格里菲斯说道,“它的行动已经受限,短时间内逃不了多远。等回到学院以后我召集更多的人手来干掉他。”

  “是,大人。”鲁特的脸上满是血污,也看不清他的神情,但是回答却很干脆。

  两人立刻向着来时的方向退去,准备越过荆棘撤离。那头山怪竟然跟了上来,用双手和剩下的一条腿紧紧追赶。

  这头巨兽身上还插着箭矢和短枪,双眼伤势沉重,仅存的独眼却目露凶光,让人看了真是万分恐惧。格里菲斯虽然没有杀过山怪,但是也和战友们打过巨型野熊。那些野兽肚子被捅穿以后便会拿草塞住流出的肠子,不死不休地追杀猎人。

  格里菲斯觉得自己也挺凶残的,在东方的时候坏事没有少做。但是重伤之后不撤退而是继续玩命这种气魄着实让他有些顾忌。

  两人一路跑到荆棘的附近,那根放倒当作桥梁的树干已经就在眼前。

  格里菲斯正要跨上树干,突然腿上传来一阵疼痛,当即失去重心扑倒在地。只见鲁特手持双手剑从他的腿上切过,劈开了胫甲伤到了小腿。他竟然存了要在这里弄死格里菲斯的念头,接着便是一剑向腰间刺来。

  格里菲斯心里大叫了一声不好,急忙向着一旁滚去,险之又险地避开这一击。

  鲁特直接挥剑追了上来,朝着格里菲斯的脑袋便砍。那头山怪也是注意到自己的猎物停滞下来,露出一抹狰狞的笑容加速追来。

  格里菲斯拔出佩剑,挑开鲁特的一击,一边调整呼吸一边问道:“看来你是有这必须杀死这头山怪的理由,但是为什么要袭击我?”

  鲁特也不说话,转身就朝着架在荆棘上的树干冲去。

  “嗷——!”与此同时,骇人的咆哮传来,格里菲斯竟然已经落入了山怪的能力影响范围。随着这声撕心裂肺的怒吼,他的大脑一阵眩晕,身体也是僵硬了。

  山怪刚一得手,接着便举起手中的巨木向着见习骑士砸了下来。

  “再见,我的朋友,”鲁特一边跑一边向着格里菲斯挥挥手,“我很快会替你报仇的!”

  未免太小瞧我了。格里菲斯张开手掌,向下一压。

  “在我的力量下冻结,极冻新星!”

  电光火石之间,一道极寒的冰凌向着鲁特袭来,还不等他看清楚怎么回事,他的双脚已经被冻伤凝结。

  “轰!”山怪的重击落在地面上,溅起几米高的泥土,也是未击中目标。它硕大的手脚上布满冻结的坚冰,不可思议地打量着。

  格里菲斯二话不说,忍着不重的伤势冲上树干,抓住鲁特的肩膀直接将他扔了下去。

  “不!”

  鲁特惨叫起来,还不等他站起身,一只巨大的手掌就已经按下。鲁特当场就被拍进土里,喷出一口黑血。

  山怪狞笑着举起拳头,照着鲁特便捶,只一拳,打得眼棱缝裂,乌珠迸出,好似开了个染坊,红的、黑的、紫的都绽将出来。紧接着,它扯住鲁特的双腿,像人撕扯烤鸡那样向两边撕去。

  格里菲斯已经是蓄势待发。他脚下的树干过于沉重,仅凭他一人无法摧毁或者掀开。而且山怪也看到了这条道路,之后会不会有样学样地拔几颗大树作为桥梁逃生也很难说。一旦让它逃出森林,深夜进入霍蒙沃茨乱窜就危险了。

  眼看着山怪就要撕裂鲁特的身体,格里菲斯后退两步,沿着树干向前冲刺,在尽头奋力跃起。

  正在撕扯猎物的山怪突然听到耳边呼呼风声,刚要抬头去看,格里菲斯已经侧身掠过,手持投枪向着山怪的右耳扎去。在这个位置上,山怪的右眼已经被射瞎,而且它的右腿也已经断裂,难以及时察觉并反应。

  “嘭!”

  格里菲斯借着起跳时的力量在空中旋转一周,顺势就将锐利的投枪向着山怪毫无防备的右耳刺入。入手的感觉仿佛刺进了树芯,穿透大脑组织的生涩感觉也顺着枪杆传了过来。

  这头巨大的山怪浑身一窒,抓着鲁特的双手也松开了。它仅剩的凶残左眼向上翻起露出眼白,还在滴落口水的大嘴张开着。

  重创它了!格里菲斯收枪落地,蓄势就要发动最后一击。

  就在这时,山怪的背后突然出现了一头巨大而怪异的野牛虚影。

死亡的阴寒气息包裹着它的身躯,气势汹汹地向山怪冲撞过来。

  格里菲斯大吃一惊,急忙就向后退去,只见遭到了野牛虚影冲撞的山怪背后出现了它仿佛灵魂一般的幻影,在悍然冲撞下发出一声惨叫,接着片片碎裂。

  这头凶残的山怪就这样僵直在那里,如同失去了灵魂化成一块岩石。大约一分钟后,它才缓缓地向一边倒去,轰隆一声溅起一片泥土。

  应该是干掉了。格里菲斯拔出佩剑,小心地从后面绕到山怪的头颅边,向着它的脖颈一剑斩下。这一剑非但没有斩下山怪的头颅,反倒是险些把他手里的长剑弹飞出去。被劈砍的后颈处也只是稍微撕裂了厚皮,完全没有伤到要害。

  竟然这么强横。以山怪的生命力和非凡力量,一个修托拉尔小队都未必敢正面挑战。

  但是,鲁特和几个雇工不但找出了隐藏在学院附近的山怪巢穴,还成功地将其引入陷阱并击伤。要不是他们之前的战斗,格里菲斯一个人在山怪面前只有仓皇逃命的份。

  鲁特的身体被丢在一边,几乎被撕裂成两半,已经是送了性命。但是,他为什么执意要在这里杀死山怪,甚至不惜以试图谋杀格里菲斯作为代价?

  目前可以知晓的情报是,这些雇工们正试图取悦克罗格,争取成为霍蒙沃茨的正式雇员。但是霍蒙沃茨的选拔标准也是相当严格的,仅凭农场里的日常工作显然不足以让他们通过考核。

  从霍蒙沃茨的角度来说,有能力的临时雇员杀死了山怪以后,无非是用金钱和正式雇员资格来奖励。格里菲斯认为,如果是单纯为了金钱,这些雇工没必要九死一生来和山怪搏命,大可以报告校方收获一笔不菲的奖金。他们之所以试图通过杀死山怪来获得额外的加分,鲁特甚至在最后关头还选择试图杀死格里菲斯,阻止他逃脱向校方求援,应该是想包揽杀死山怪的功绩。

  毕竟,亲手杀死山怪和发现山怪的功绩完全不在一个层面,校方有很大的可能因此授予他正式雇员身份。

  可是,正式雇员的身份值得冒这么大险吗?他们进入霍蒙沃茨究竟想要做什么?

  几条断裂的线索就像是拼图一样,缺失了关键的信息无法串联起来。

  格里菲斯来到鲁特的身边,准备检查一下他的尸体。这个刚刚被山怪撕扯的男人扑倒在泥地上,四肢都已经扭曲。一种极其不详的感觉在格里菲斯的心头萦绕,仿佛在催促他逃离此处。

  为什么……为什么他要试图杀死我这个援兵?第一个理由自然是因为他不想让我逃出去呼救妨碍了他杀死山怪。可是……

  可是以他的实力,他怎么杀的掉这头山怪?他怎么敢独自面对一头山怪?

  格里菲斯疑惑地向鲁特的尸体伸出手去。心里突然涌上了一个念头——

  难道说,这个鲁特有某种底牌,某种不能为人所知的底牌,必须在没有目击者的情况下才能使用?!

  “啪!”

  突然间,鲁特的右手弹了起来。他已经是面朝下扑倒在地,但是右手却向后摆出怪异的角度,就好像肩膀和肘部关节不存在一样,反手握住了格里菲斯伸出的右手。

  “啊!”

  格里菲斯被这意料之外的景象吓了一跳。他虽然也是久经战火考验,但是眼前的一幕太过惊人,完全超出了常理范畴。

  已经被撕开的鲁特扭动后背,就像是正常人的正面一样行动起来,他的手脚非常自然地伸展翘起。双腿钩住格里菲斯的膝盖,两条胳膊反手抓住他的手和衣甲。

  与此同时,在惊恐的格里菲斯眼中,更加不可思议的恐怖景象出现了。

  包在鲁特后脑上的头巾突然蠕动起来,竟然是显出一张人脸的轮廓,向着格里菲斯咯咯咯笑了起来。

  这疯狂又恐怖的场面真是闻所未闻,格里菲斯哪怕最荒唐的噩梦里都未曾见过这样的景象。他的大脑里乱成一团,恐惧顷刻间便战胜了他的意志,吓得他魂飞魄散。

  格里菲斯开始疯狂地挣扎起来。他已经丧失了理智,一心只想要从这个怪物的手中逃脱。

  鲁特的尸体紧紧缠绕着格里菲斯,就像是挂在他身上一样,根本无法摆脱。随着格里菲斯的翻滚和挣扎,UU看书 www.uukanshu.com鲁特后脑的头巾也是脱落下来。

  在那应该是光滑的秃头上,赫然是一张狰狞而扭曲的人面疮。怪异而凶残的伤口就像是眼睛、鼻子和嘴,正盯着格里菲斯流出脓液。突然,似乎是嘴的位置裂了开来,露出锋利的尖牙,向着见习骑士的脖颈咬去。

  吓坏了的格里菲斯爆发出了罕见的力量,一边推搡着要来咬自己的怪物,一边拔出匕首在怪物身上乱刺乱戳。

  终于,这个怪物被甩了出去。但是它刚刚着地,就像是昆虫一样用四肢匍匐在地,再次向着格里菲斯跳来。

  格里菲斯惨叫一声,向着一片滚去,捡起掉在一旁的佩剑就准备决一死战。突然间,在他的身边爆发出一阵嘶哑而恐怖的尖叫,这声音不像是人,嘶嘶嘶的让人毛骨悚然。

  这个怪物扑向格里菲斯的时候竟然扑空了,一头扎进前方的黑色荆棘之中。尖锐的刺立刻刺穿了它的皮肉,四周的荆棘像是获得了生命一样全都围拢上来,将怪物死死缠住。

  鲁特的身体像个被挤烂的橘子一样血浆四溅。那片荆棘越聚越多,最后将鲁特包裹的像是一个线团。

  那张后脑勺上的人面疮向着格里菲斯嚎叫着,接着便吐出血沫和器官的碎片。它的身体也越来越小。最后,荆棘吸食了它的血肉,由黑色转为血红色才慢慢松开。鲁特的身体也是化作一张破烂的有着两张面孔的人皮挂在荆棘上随风飘荡。

  格里菲斯惊恐地看着地上的山怪,又看看附近的血色荆棘和挂在荆棘上的人皮,牙齿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