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42章 林间囚笼 其1

  那若即若离的幽香,奇妙的触感,还有某种别的什么……

  格里菲斯掀开被子,抬头看了看天。晨曦已经穿过海边轻柔的薄雾。他揉揉脸,心里好像还在涌动着让人回味的感觉。

  昨晚我好像错过了什么……

  是什么来着?算了,今天要找克罗格讨要魔药课的材料。

  午休时间,格里菲斯敲响了小屋的木门。

  “快看,是谁来了!快进来,我的小朋友。”巨人一样高大的克罗格立刻把他请进屋来。

  “克罗格先生,快来尝尝这些葡萄酒!”格里菲斯一边送上见面礼一边说道,“维洛诺斯副教授列了个单子,魔药学课程需要我在一周内搜集这些辅材。”

  “噢,你找这些东西啊?呓语森林的边缘都可以找到一些,不过你去那里是违反校规的。”

  如果有教授或者你的带领,那肯定不违反了校规吧?格里菲斯在心里念叨着,一言不发地等着护林员把话说完。

  克罗格喝了一大口葡萄酒,接着说道:“别担心小朋友,我会去收集材料,这些神奇的植物渴求夕阳的余晖,最适合在黄昏时分寻找。如果你愿意的话,能不能在我离开的时间监督下这些雇工?我这新来了几个小伙子,一不留意就会打架捣乱。活计交给雇工就行了,我们的工作是监督他们的工作并且保护他们。

  “这群小伙子为首的那个叫鲁特,是个机灵的家伙。为了他们的安全,学校允许让他们携带一些武器,所以我们不能让他们伤了彼此,更不能让他们进入校区。”

  这话格里菲斯自然是了解的。霍蒙沃茨繁重的校务工作非常花费人手,各位教授和官员都有自己的预算和人事权,专门用来聘请他们看上眼的外来工人为他们服务。

  这些外来者自然是要严格监督的,绝对不能让他们冒犯了尊贵的学生。另一方面,有些工作还很危险,遭到失控的魔法设备、使魔甚至是森林里的变异生物袭击也是时有发生的。

  格里菲斯走出茅屋,来到附近的农场上远远地看着雇工们劳作。克罗格虽然不被高贵的法师们待见,但是他在自己的工作范畴内还是有不少权限的,请来的人手看着全都是手脚灵活、身强体壮。

  他们料理南瓜地,给树木除虫或是修建草坪。看到格里菲斯和他外套上闪烁的霍蒙沃茨校徽时,大部分人的眼睛纷纷移开目光继续做自己手里的活。不过也有几个人时不时偷偷地抬头往他这里张望一下。

  ……

  接下来的一周里,格里菲斯开始每天晚饭前准时去克罗格的小屋。高大的护林员先生很细心地先后找了许许多多的草药和材料,不仅可以满足课程需要,还能让格里菲斯漂没一些。

  在没有任务的时候,格里菲斯可以自己复习当天的课程,过得相当轻松。

  第四天的黄昏,刚吃过晚饭的克罗格急匆匆地背上包裹,拿起自己的沉重巨弩,推门就往外走。他刚走到门口才想起什么事,转过头来对见习骑士说道:“那个,我的朋友,我今晚得出门办点事,私人的事,你能不能帮我看守一下小屋?八点以前我就会回来。”

  格里菲斯立刻站起身来,“有什么需要留意的吗?”

  护林员挠了挠脑袋,又望望屋外雇工们居住的小屋:“倒是没什么,别让那些普通人进入呓语森林就行,他们都很调皮。不过,以你的实力制服他们应该不难!”

  说完这话,克罗格好像是放下了心事,不等格里菲斯答复就点着头走了。

  好吧……只不过几个小时,应该没事。

  这几天来,为了给呓语森林边缘的护林员帮忙,格里菲斯向校方申请了用来对抗大型生物的小盾、佩剑、战斧和重型投枪。他望了望收拾得很整齐的床铺和墙角堆放的投枪,满意地点点头,抬起两条腿搁在木桌上继续看自己的书。

  深秋的夕阳渐渐西斜,没有多久天色就已经黯淡下来。格里菲斯悠闲地翻着书本,过了一会有些口渴,便跳下椅子去水缸里舀一勺水喝。

  透过小屋狭小的窗户,格里菲斯可以望见打理整齐的南瓜地和雇工们居住的长屋,安静、和谐,就像是田园风光的画卷一般。

  “……”

  情况不对!

  就在这一瞬间,格里菲斯突然察觉到了异样,他飞快地披挂铠甲,抓起身边的佩剑和投枪冲了出去。

  克罗格的九个成年男性雇工就居住在不远处的长屋里。格里菲斯好几次看到他们在晚饭的时候摘了田里的萝卜、土豆和南瓜作为晚饭,吃饱以后还会三三两两的在农场边打牌休息。

  但是今晚这里却是异常安静,雇工们好像跟着护林员一起消失了。

  格里菲斯飞快地检查了一下通往霍蒙沃茨校区的道路。那里为了阻拦雇工而设置的魔法屏障和警报法阵完好无损,没有学院的纹章无法通过,而且并没有被触发的迹象。他急忙又转身向着呓语森林边的栅栏跑去。

  在林边的空地上,护林员早就竖起了一道一人高的结实矮墙。沿着矮墙的内侧,是一条特意清理出来的小路,松软的泥地上连野草都被拔的一干二净,如果有什么东西越过这里,必然会在泥土上留下足迹。

  果然,矮墙的内侧泥土上还留着一连串凌乱的脚步。从足迹和矮墙上沾着的湿润泥泞上看,那些雇工们翻越矮墙进入森林的事件并不长。

  格里菲斯第一反应便是立刻返回校内报告。但是随之而来的念头又阻止了他。

  在雇工们的小屋里,他看到过他们携带着双手大剑、强弩和巨斧等武器,并不是普通的善良市民。也许他们来应聘而来就是等待着这样的机会进入森林。

  他们想做什么?格里菲斯整理了一下随身的武器,纵深一跃便翻过了矮墙。

  ……

  雇工们的足迹清晰明确。他们没有掩饰自己行踪的计划,向着某个目标急行而去。格里菲斯顺着足迹并没有追出多远便在一处潮湿的洼地附近发现了可疑的迹象。

  这里虽然是呓语森林的边缘,但是这个时间太阳即将落山,高大茂密的深黑色树冠在头顶遮住了光线,只能勉强看清四周的景象。

  小路上突然出现了一根倒下的粗大树干。在粗木附近,一种奇特的高大荆棘很有秩序地生长在这里,从雇工们途径的小路上一直延伸到两侧的树林中。格里菲斯沿着荆棘检查了一下,竟然发现这些植物被有意种植成一个厚达三米的圆环,包围住了前方的洼地。

  难道这是克罗格种的?格里菲斯用匕首切割了一下眼前的荆棘,惊讶地发现这植物非常坚韧难以隔断。荆棘上的刺如同铁锥一样又硬又长,想要不借助工具翻越过去很可能丢掉性命。

  这是一个囚笼。

  就像是农场羊圈的栅栏一样,这片荆棘是用来禁锢某种生物的。唯一的出入口就是雇工们留下足迹的小路上的那根巨木。

  格里菲斯再次检查了倒下的树木,发现了斧头劈砍留下的新鲜痕迹,树干上的枝叶也没有枯萎的迹象,看来是雇工们刚刚砍下当作过路桥用的。

  至于荆棘囚笼的内部,一定有什么被隐蔽饲养的生物,雇工们此行也许是想要盗取它。

  有意思。格里菲斯踏上巨木,飞快地越过荆棘,向内侧的林地走去。

  没有走多远,视野中便出现了一个面积不小的池塘。池水中隐约有黑色的怪鱼出没,

向着岸边的格里菲斯露出森然的苍白利齿。

  锯齿鳞鱼。格里菲斯立刻认出了池水中的鱼类,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

  这种怪鱼生活在东方的沼泽地里,以一切活物为食。它们的繁殖速度极快,觅食的时候成百上千一同发起袭击。东方军团曾经有身披重甲的士兵不慎跌入它们栖息的沼泽中,救起来的时候已经是一堆挂着废铜烂铁的骨骸,前后不到半分钟。

  格里菲斯向后退了两步,审视了一圈池水的情况,发现这个池塘直径不过百米左右,是个林中封闭的水洼。

  锯齿鳞鱼贪婪而残暴,肉质肥厚但腥臭,是沼泽地一些更加凶残的怪物的主食。以它们的食量和繁殖速度不可能在这种狭小的空间里长期生存,必定是有人将它们饲养在这里。至于饲养这些凶残鱼类的目的,想必是在用它们喂养某种更加凶残的生物。

  难道是……

  格里菲斯大概能猜测出这里的主人会是怎样的怪物。

  就在这时,林中传来了一阵惊天动地的吼叫声。吼叫声狰狞而愤怒,弥漫着古老骇人的洪荒气息,就连面前池水里的怪鱼都被惊吓到沸腾起来。

  格里菲斯心头一跳,竟然是被这吼叫声惊吓得内陷入了短时间的混乱之中。但是好在他身边并没有直接的威胁,片刻之内就恢复了镇定,双眼也是眯了起来若有所思。

  这是山怪的吼声。

  这种异常强壮凶悍的大型怪物居住在宁静海东南的高山峻岭之中,据说是比蒙巨兽的混血子嗣,是这个世界上强大生物的一员。它们高达四米以上,拥有坚硬如钢铁的皮肤和骇人巨力,可以拔出林中的百年巨树的树干作为武器,几乎免疫钝器的伤害,只有弩炮和重型投枪可以有效创伤它们的身体。

  山怪的智力较为低下,看起来就像是一座行走的肉山。但是如果因此轻视了它必将付出惨重的代价。它们拥有与体型极不相称的敏捷和爆发力,能够迅速抓住攻击自己的敌人撕成碎片。与山怪相比,哥布林巨怪只是一个低劣的亚种,弱的不值一提。

  猜测这片荆棘囚笼中隐藏着怪物时格里菲斯就已经对会出现什么有所预判,但也没想到会是山怪这样恐怖的巨兽。他飞快地回忆了一下这种怪物的能力,意识到即使是最普通的山怪也拥有三种以上的非凡特性,包括但不限于:

  撕心裂肺。山怪捕猎时发出的咆哮可以让小型生物产生本能的畏惧,造成短暂眩晕并有一定几率因恐惧而逃跑,随之而来的是不少于十秒的移动迟缓。这头怪物能够捕食危险的锯齿鳞鱼正是借助此项能力。

  骇人巨力。山怪可以击碎坚硬岩石或者拔出根系庞大的树木,作为武器进行投掷或挥舞;它的攻击中带着震荡效果,人类的甲胄根本无法防御它的攻击,被命中后还会造成内脏破损和内出血。

  爆发射击。虽然山怪并不是擅长远程攻击的生物,但是在极短的时间里可以准确地连续投掷石块和树木攻击,精准度极高并且附带大范围溅射伤害。

  某些山怪经过训练还拥有其他种类的异能,那就超出格里菲斯的知识范围了。UU看书 www.uukanshu.com仅仅是强悍的身体和以上三种能力,就已经让山怪凌驾于大部分怪物和野兽之上,成为另一种存在——

  “传奇生物!”

  在近距离一对一的情况下,哪怕是天下闻名的骑士和法师也要掂量一下自己能不能从山怪的手中活命。

  这吼叫声刚刚停息,紧接着便是一阵接着一阵人类的惨叫,甚至还有地动山摇的地震传来。

  是那些雇工们。

  格里菲斯有些费解,这里的环境显然是由某位可以将山怪都玩弄于股掌之中的强者专门设计,专门用来短时间饲养山怪而建造的,那这些外来的雇工是如何知道山怪的秘密,又为什么竟敢来挑战这头凶兽。

  林中的惨叫声开始变得越发骇人。格里菲斯急忙用池塘边的湿泥抹在身上,取下背上的投枪,向着声音传出的地方摸索过去。

  在池塘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下,格里菲斯首先发现了一个雇工。这个人的身上插着破碎的木片和金属,依稀能够分辨出是一把重弩的零件,左半边身体就像是被踩了一脚的桃子,血肉都挤成一团。

  重弩在适当的角度和距离上可以对山怪的眼睛和一些薄弱位置造成伤害。雇工们显然是基于这个目的安排了重弩手伏击,而且多半是得手了。但是射手却没有逃过山怪的报复。格里菲斯四处寻找了一下,发现在不远处还有一块巨石,上面粘着血肉的痕迹,应该是被山怪用来攻击射手了。

  天色已晚。月光投射在呓语森林边缘的空地上,仿佛在欣赏着林中的惨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