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41章 涮羊肉真是妙不可言

  第二纪1443年10月16日。

  远山被红叶妆点的时节,翻羊毛斗篷、羊绒围巾被送到了大家手中。霍蒙沃茨人头攒动的长廊上,换上秋冬新装的女孩们比起夏日的清凉又多了几分味道。

  格里菲斯倚靠在拐角高大的立柱边,目光扫过往来的人影,低声问道:

  “好了没有?”

  “好了好了!(货很正!)”

  聚集在他身边的男生们纷纷松了一口气。正当他们要散开的时候,嘉拉迪雅从高高的扶手上跳了下来,拉住见习骑士的袖子,一副终于逮住他的表情。

  “你们在干什么呢?我闻到了什么不好的味道。”

  霍蒙沃茨的课业紧张又繁重,就连课间换教室都需要大家小跑才能赶上。一群人聚在一起,看着就很可疑。

  “没什么!(是你的错觉!)”

  站一边的双胞胎男孩嚷嚷起来,然后飞快地往格里菲斯的手里塞了点什么,转身就跑开了。

  连着好几个星期除了公共课之外,格里菲斯只是偶然在经过长廊的时候和嘉拉迪雅见过几次。有那么几回,精灵好像要和他说什么,但是客套话没说完就匆匆分开了。

  “你们一定在做坏事!”精灵的耳朵竖了起来,“告诉我嘛!”

  “寒霜节你有安排吗?”从双胞胎那里收了什么东西的格里菲斯拍拍自己的衣兜,努力把嘴角压了下去。

  “你要请我吃香的喝辣的吗!?”嘉拉迪雅细细的眉毛扬了起来,“不行,我等不了那么久,今天就去。我都快憋坏了。”

  NICE!

  格里菲斯伸手去口袋里摸了摸。

  霍蒙沃茨时不时会要求购置学习用具和课本,尤其是课本简直贵的吓死人,哪怕是二手书都要好几个银郎。霍蒙沃茨还有几处公共食堂之外的餐厅和咖啡馆,女孩们都很喜欢,那里也要额外消费。

  再算上购买实验用的药剂品,辅助材料……

  在这就和在军团里一样,格里菲斯觉得自己的钱花的像流水,每月的津贴根本留不住。在没有任务额外奖励的情况下,格里菲斯的薪俸只余下26银郎和12生丁。其他修托拉尔和他一样穷。

  但是,嘿嘿,我有别的门路。

  算上双胞胎刚刚塞进他手里的钱,格里菲斯还额外存着200银郎!这些钱都是卖私酿葡萄酒来的,就算扣掉一部分经营储备金,吃几顿饭买点礼物还是妥妥的……格里菲斯算着叮叮当当的银币,抖擞了一下精神说道:

  “好啊!”

  说完这话的格里菲斯突然有种自己是不是产生了错觉的恍惚。

  就在他右手边不到十公分的位置,嘉拉迪雅正用怪怪的表情看着他。那是一种混合了紧张、担心和期待的表情,带着一丝如愿以偿的放松和欣慰,熟悉而又陌生,就好像女孩已经等了一个纪元才终于等来什么东西一样。

  “你果然有什么瞒着我。”精灵嘀咕了一声。

  ……

  从霍蒙沃茨的西门出去,走过悬崖上的草地和激流上高悬的石桥,检查站外面便是巴尔的摩小镇。

  小镇建立在宁静海边的缓坡上,脚下是坚固而冰冷的黑色巨岩,几乎没有平缓的沙滩。

  那里是校方的产业,教授和雇员们的家人大都安置在镇上。每年都有数百的访问学者从世界各地赶来,如果他们不想住宿舍,可以在镇上租一套带客厅、卧室、书房和两个盥洗室的房子。

  为了给学院和学者们,还有学者的家人和仆人们服务,镇上建起了整整一条街的商店、书店、餐馆、理发店和公共浴室。为了让街上工作的人有地方住,镇里往靠海的缓坡延伸出去,在那里修建了医院、学校、鹅卵石路面和码头。

  有了这么好的公共设施,附近的货船船东们就把航线也挪了一点,在镇上建起了向更西面延伸的商会、仓库和马车公司。

  然后,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哪怕在霍蒙沃茨熄灯以后,依然可以从城堡的窗户和塔楼上望见镇上璀璨的灯火,宛若天际蜿蜒的银河。

  连通小镇东西的长街上,随便推开一个酒吧或餐馆的大门就能看见霍蒙沃茨的教授和学生。没有了校规的约束,只要戴上一顶宽大的兜帽,就没人知道你在做什么了。

  “那家怎么样?”格里菲斯一脚深一脚浅的走在人行道的边缘,指了指前面雅致的小餐馆。

  嘉拉迪雅一直在挤他。两人本来是走在宽阔又平坦的人行道上,但是精灵走路竟然不走直线,几乎要把他挤到人行道下面去了。

  人行道上不是挺宽敞的吗……格里菲斯疑惑地看了同伴一眼。

  “不,这一家!”女孩突然拽过他的胳膊,拖进一个小巷子,一把推开小小的木门,对着店主喊道:

  “热气羊肉两份,小青菜,糖蒜和酱料!还有黄油啤酒!”

  “好嘞,涮羊肉就来!”店主飞快地剁着羊肉,用菜刀比划了一下前面的位置。

  “快点快点,我饿的都要胃穿孔了。”嘉拉迪雅把见习骑士按在小桌边,转头就搬来了两碗拨好的蒜。

  “这是糖蒜。”精灵熟练地剥了起来。

  你竟然还吃这个!格里菲斯大吃一惊。这些大蒜会在嘴里留下味道,据说能吓跑血族!

  店员麻利的搬来一个造型奇特的铜锅,在下面点起木炭。铜锅里盛着水,水里漂着好些红枣、枸杞、菌菇、葱花和香菜。

  “这锅,不错~”格里菲斯不知道话该如何说起,先把锅夸了夸。

  “这叫涮羊肉火锅,在我的家乡和塞瓦斯托大区流行!”精灵用细细的筷子夹起一些酱黄瓜和花生吃了起来,“将来一定会被推广到全世界的!”

  “精灵的食物?”

  “不不不,是你们的族人发明的,就是那个了不起的罗兰骑士,歌谣里那个。”女孩摇晃着脑袋,满脸期待地望着剁肉的店主。

  罗兰骑士还能发明这个!真是多才多艺……格里菲斯满心倾佩地想到。

  “他还发明了加香辛料的涮肉锅呢!我吃不来,辣的慌,不过很多人都喜欢!”嘉拉迪雅接过切好的羊肉,刷刷的倒进铜锅里,“也难怪他近年来默默无闻,每天净想着吃啥了。”

  店员给两人送上了奇怪的醮酱,用小碟子装着,闻起来味道不错。

  “快!羊肉老了就不好吃了!”精灵闪电般地夹起几片肉,醮了酱就要往嘴里送。

  突然,她好像想起了什么,像触电一样停了下来。

  “怎么了?”

  “嗯,那个,嗯,不知道熟了没有~”女孩结结巴巴地说着,手里的筷子伸到格里菲斯嘴边,“你先吃一口试试。”

  行,没问题,不就是怕没熟吗?我连生肉都吃。格里菲斯一口把嘴边的涮羊肉吞了下去。

  这!

  难以言喻的鲜香,有些烫嘴的羊肉让饥饿的肠胃疯狂蠕动起来,细腻的肉质不油不腻,有着无法抗拒的充实诱惑。仿佛只要吃下去第一口,就再也离不开一样。

  竟然这么好吃,为了这口羊肉,简直是朋友都可以不做了!

  “好吃吗?”精灵笑盈盈地看着见习骑士,脸上荡漾的幸福就好像自己在吃一样。

  “妙不可言,”见习骑士一边嚼着一边夹起一片,

“而且熟了,恰到好处。”

  “真的?”

  “真的,”格里菲斯没有想太多,夹着自己的涮羊肉醮了点酱往精灵嘴边送了过去,“你尝尝。”

  有那么一瞬间,嘉拉迪雅扬起了眉毛,稍稍往后靠了靠,笑盈盈的脸上多了几分惊讶和犹豫。她张开嘴,撩起垂下的长发轻轻咬了一口,发出不可察觉的轻哼声。

  格里菲斯感觉自己的骨头都酥了。

  这样,好像,有点不太对……

  两人沉默了片刻,不由得都往后靠,坐端正了一些,开始各自吃涮羊肉。

  ……

  “那个,你最近在忙什么?”

  嘉拉迪雅憋了好久才蹦出这么一句话,低垂着眼睛盯着锅里的羊肉问。

  “维洛诺斯让我担任炼金术课程的辅助工作,我学到了不少药剂知识,还给自己做了一些。”格里菲斯汇报了一下工作进展。

  “还有呢?”

  “你知道南苑的葡萄吗?我在开学的时候采了一些,装在南瓜里酿成葡萄酒,很成功。改天给你尝尝。”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格里菲斯感觉气氛有哪里不对,一五一十地汇报创收工作。

  “嘿!你怎么还有这个手艺!”嘉拉迪雅抿了一口黄油啤酒,“你给大家卖私酒了吧!赚了多少钱?”

  “不多不多,差不离200银郎。”

  “噫,你这人~那这顿饭你请,”精灵的脸上恢复了轻快的笑容,“就为了这点事,你的课后时间都给占满了吧。”

  “是哎,”说到这个格里菲斯有点痛心,“我本来想调查一下艾西斯和拜耶兰库克黑帮的关系,还有他那些魔法生物的由来,因为没时间就耽搁了。好在葡萄酒这事接下来不花时间,我又有空闲了。”

  “亏你还知道~老板再来一杯啤酒!”女孩不满地抱怨了一声,“你不懊悔大好的光阴都浪费了吗?”

  她的脸上已经染上了淡淡的红晕,这黄油啤酒劲还挺大的。

  “还行吧~”格里菲斯确定有什么地方不太对,但是又说不上来,“我要好好准备一个寒霜节礼物,这次可不能送花茶。”

  “啊,你说这个啊,”精灵突然精神一振,眼神温柔了许多,“礼物有心意就够了。”

  ……

  “对了,我请拉莫尔府的人帮我调查艾西斯、库克黑帮和鲁迪亚斯的情报,再过一段时间他们应该会给我来信。你的那位被囚禁的族人,后来怎么样了?有线索吗?”

  吃过晚饭,格里菲斯拉着还想去别处玩的精灵往回走。明天不是一周一次的休息日,要是误了门禁或者耽误了明天的事可不好。

  “什么也查不出来的啦~”满身酒气的精灵轻轻地贴着他的胳膊,摇摇晃晃往前走。

  秋天的夜晚好像有什么美好的味道在发酵。

  也许现在是个好时候。

  格里菲斯念头转了几转,为什么嘉拉迪雅会前往马尼萨村附近并且在那里与他相遇,这个问题的答案他一直都想知道,UU看书www.uukanshu.com就是没有机会问明白。

  “呐,有个事我想了很久,”格里菲斯微微低头,靠近精灵的耳边。

  喝醉的精灵好像突然停滞了一下。有些迷离的眼眸望了见习骑士一眼,急忙移开目光。

  “是这样的。”格里菲斯开始斟酌词句。

  “啊~头好晕啊~”嘉拉迪雅突然拉了拉自己的兜帽,低着头,脚步匆匆地往石桥的方向走去。

  怎么了这是?我还啥都没说呢。格里菲斯跟上脚步,向着四处张望。

  在商店街的不远处,一群霍蒙沃茨的一年级新生正有说有笑的聚在酒吧外面。两人不引人注意的远远绕开人群,避开了大家的视线。

  差点就被他们看到了。格里菲斯一下豁然了,如果被同学们看到他和嘉拉迪雅独处总会有点不方便。

  在一群嘻嘻哈哈的同学中,格里菲斯发现了亚伦的身影。自从那天晚上之后就再也没有看到他有特别的举动。他带着无可挑剔的优雅,安静地在人群的一角喝着酒。那些兴高采烈的新生有说有笑,但是看起来就像是在为他开道的跟班。

  格里菲斯不由得注视了人群中的亚伦一会。就在这时,他突然发现酒吧里有一个人从亚伦的身边走过,似乎把什么东西偷偷交给了他。

  这个人戴着严实的兜帽,未等格里菲斯细看,金发红眸的少年已经转过视线,用让人无法抗拒的深邃目光向酒吧外的格里菲斯投来注视。

  见习骑士的心突然加速跳了起来。他急忙避开亚伦的目光,带着精灵绕道走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