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40章 古神的呼唤(3)

  格里菲斯极力脑补佩佩兰奇所见到的,但无论怎样,他都没有办法想象出古神到底有多大,那到底是怎样一副宏伟的画面。

  “更让我震惊的还在后面。突然之间,嘻嘻嘻,你猜怎么着?古神居然发出了一束光,径直地照在了女精灵的身上。”

  “发光?您是指,像圣光的祷言那样。”在格里菲斯浅薄的认知中,神灵的光辉应该就是圣光大教堂里那种庄严而神圣的光辉。

  “嘿,小子,你这可真是个失礼的比喻,竟然把古神创造的奇迹,与那种萤火之光相比。我跟你说,那种光芒,比岩浆炙热,比太阳耀眼,根本不是生物能制造出来的。除此之外,诶嘿哈哈,借着那光,我还看到了另一副令我终生难忘的景象。”

  格里菲斯咽了一口唾沫,自来到这里他已经听到了足够多的奇闻了,他早就想回去了。

  但是,每次佩佩兰奇卖关子,格里菲斯都丝毫不怀疑接下来听到的会是更令人震惊的东西。

  “然后呢?”

  佩佩兰奇看上去更兴奋了,开始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喃喃自语般说道:

  “我看到了,那是一个个透明的容器,就像是蚕茧。精灵、巨魔和其他看不清容貌的生物被困在里面。他们被困在透明蚕茧一样的容器里,密密麻麻的悬挂在天上。

  “突然,蚕茧里燃起了火焰,像是水泊一样荡漾的火焰!你一定读过阿利盖斯的《神曲》,里面描述过炼狱的场景,那种世间所不存在,吞噬一切的火焰。蚕茧里的生灵在挣扎,扭曲,哀嚎。我敢保证,再也没有‘炼狱’以外的词,能更好地描述那个场面了。我听到了,痛苦的呻吟声此起彼伏。我看到了,他们的身体化成了烟雾。”

  格里菲斯结结巴巴地问道:“他们,死了?”

  “不,没有,他们变得虚幻、透明,就像尚未消散的水中倒影,依旧在那火焰中呻吟。他们,升格了!

  “我记得那个女精灵在蚕茧中的表情,说起来有点下流,嘿嘿,我还有点羡慕他们。”

  疯了,这人一定是疯了。在描述这种惨状的时候,竟然还能说出这种戏谑的话语。这个疯子会不会做出什么对我不利的事。格里菲斯不寒而栗,哪怕在面对比蒙的时候,他都没有体验过这种异样而混乱的恐惧。

  “后……后来呢?”

  “后来,呜呜呜哇哇哇。”佩佩兰奇突然像一岁的孩子那样哭了起来。

  他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古神带走了精灵,然后离开了。”

  “这是什么意思?古神只带走了精灵,而无视了你?”

  “呜哇呀啊啊啊啊啊啊,你说得对,你说得对!古神根本就没注意到我,他们对人类根本毫无兴致!”

  佩佩兰奇的哭声更大了,像是出生的小孩没有奶嘴一样。

  “那……那你……”

  “我,我当然不会甘心。我什么也不管了,生也好,死也罢,我用尽这一生最大的力气,拼命地向前跑,好不容易,我总算是爬上了古神的触须——虽然不知道对不对,但就姑且按我们所认知的那样,称古神垂向地面的部分为触须吧。我终于接触到了古神!更令我感到激动的是,古神终于注意到了我,祂停了下来。我既兴奋又害怕,不知道接下来会遭遇什么。突然,一个巨大的墙向我压来,也许是透明的墙。我不清楚。我从古神的身上跌落下来,失去了知觉。”

  “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我的一些手指和左腿消失了。伤口很平滑,没有一点灼伤和变形,就好像实验室的解刨图一样完美。但这破碎的躯体也提醒了我,昨天发生的一切是真实的,并不是一场梦。”

  “我强忍着疼痛往城市走去,迫不及待地想把我的奇妙经历告诉大家。但是,呜呜呜,当我回到城邦的时候,我发现她已经被毁了。整个城邦被一种黄色的、粘稠的液体淹没了,执政官、元老、士兵……所有人都死了。他们的尸体正在变成黄色液体,逐渐瓦解的脸泡在黄液里,带着恐惧、痛苦和扭曲,死前肯定是遭受了不小的折磨吧,嘻嘻嘻。这也就是安诺克城邦消失的原因了。我丝毫不怀疑,是我的无礼行径激怒了古神,才导致了城邦的灭顶之灾。因此,我远离故乡来到了这里定居,这也算是我的赎罪了吧。”

  佩佩兰奇看起来似乎良知未泯。

  听到这里,格里菲斯舒了一口气。

  “但是,嘿,你可别以为我就这么放弃了。在那之后,直到现在,我从来没停止过对古神的探索。我对古神了解的越是深入,就越是着迷。看看吧,这个实验室里的一切,都是我的研究成果,哪一个不是奇迹?萨洛里安阁下也无法否定我!”

  佩佩兰奇突然扑了过来抓住格里菲斯的肩膀疯狂摇晃着,大声喊到:

  “他们都以为我疯了!但我告诉你,我没有疯,我已经接近了这个世界究极的智慧。相信我,相信我!古神迟早会回来,那个时候,所有生物将为升格之祭欢呼,我们将得到无上的荣耀!我们迎来光荣的进化!

  “我们要超越人类的皮囊,格里菲斯!”

  佩佩兰奇喘着粗气,口水也从嘴角留了下来。他直视着格里菲斯,眼里满是疯狂。

  见习骑士连再见都没说,惊恐地转身就跑。也不知道是怎么穿过那幽深的实验室和走廊,待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回到自己的房间里。

  我要换一个课题!我发誓,再也不会思考任何跟古神有关的内容。否则总有一天,我会变成佩佩兰奇那样的疯子的。我再也不能和“古神”这个话题有所关联。

  格里菲斯在水池边用力揉着脸,惊慌地对自己反复说道,

甚至都没有注意到指甲划破了自己的皮肤留下道道血痕。

  ……

  成为了炼金术课程的实验助手以后,格里菲斯多了许多接触魔法材料的机会。

  实验室的大部分工作是为学院的高级药剂实验进行材料准备、分离和调制,以及饲养、挑选实验用的魔法生物。

  这个工作每次要占用两个小时,每周三次。

  “小心那份软泥怪的粘液,粘在手上可不好洗,”维洛诺斯小声地叮嘱道,“另外,护林员克罗格那里来了一批雇工,接下来一周时间你不用来实验室,去他那里学着收集一些呓语森林边缘的材料,荆棘触、活根草、树蛙和扭藤,还有活着的护树罗锅,清单在这,就说是我要的。”

  格里菲斯点点头,小心翼翼地收起软泥怪的湿滑粘液,将它们在一个烧瓶中仔细地密封好。这份材料是一个失败的实验的边角料,属于无人关注的物资,但是这份物资却是鲁迪亚斯驻守法师那里所获得的《魔药调制笔记》上记录的减速药剂的一份主材料。

  趁着维洛诺斯副教授无暇注意的机会,格里菲斯将这份粘液与黑色腐植土,晶贝的硬壳等材料按照一定比例混合。

  这些难看的材料聚集在一起,混合成一团绿色的物质。

  “初步调和后,软泥怪的黏着特性在辅材的作用下得到强化……”格里菲斯翻看着笔记,饶有兴趣地加入另外几份魔法生物的血液作为催化剂。UU看书 www.uukanshu.com

  “通过这一方法获得的药剂具有常规减速药剂80%的效果,材料虽然稀少但是价格并不高,总成本不到货架产品的20%,而且更加持久,”《魔药调制笔记》在这段话上还留着一段感想,“如果不是因为配方材料难以获得只适合实验室调配,我一定要将这种减速药剂加以量产!”

  这正是我想要的……格里菲斯在心里暗暗点头。在东方战场上,修托拉尔们就非常喜欢使用各类魔药辅助战斗。但是由于生产、运输和储存的成本高的吓人,只有少数精锐在执行特别任务时才能少量配发。

  通过实验室的边角料获得的减速药剂被装进小小的水晶瓶里,平时就放在格里菲斯贴身的小包里。私下测试的时候,格里菲斯认为这种药剂可以将覆盖范围内的生物减速至正常速度的三分之一,持续时间高达15秒。

  制作简单、成本较低而且效果明显。这种药剂只有一个缺点——减速效果不分敌我!

  除了减速药剂,格里菲斯根据笔记调制了一些次级治疗药水和辅助材料。完成了今天的工作和私活以后,他收拾好调制台就准备离开。当他转过货架的时候,发现维洛诺斯正无所事事地坐在椅子上,望着窗外的月亮。

  他望着月亮微笑。就像个孩子一样,端端正正地仰望着天空,脸上满是单纯而美好的笑容。

  格里菲斯不知道维洛诺斯遇到了什么好事,但是这样欢喜的时光肯定不应该被打扰。他悄悄地退出实验室,掩上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