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38章 古神的呼唤(1)

  维洛诺斯的话都说到这份上就不好拒绝了。

  炼金术只是为了方便的叫法,这门课程的全名要长一些——魔法材料鉴定与精炼及魔药调制的理论与实践。这名字起的一点意义都没有,如果真要阐明课程内容,直接让大家看大纲就行了。

  所以从教授到学员大家还是习惯用炼金术或魔药学的说法。

  虽然炼金术的大部分基础工作是由普通人完成的,正式法师们对炼金术繁琐的事务没有太大兴趣。但是仅就学科来说,这是可以与魔法构型相提并论的重要学问,霍蒙沃茨的高阶炼金术由王国最强大智慧的巫师之一——萨洛里安阁下主持。这位严谨的学者不必劳心负责初级课程的授课,但是他的威严依然笼罩着整个学院,在大家心中是和泰伯里恩校长不相上下的存在。

  当天的晚饭后有两节课的炼金术课程。趁着还没有上课的间隙,格里菲斯翻开《魔药调制笔记》,小心地阅读起来。

  这本朴素的笔记上除了最开始的赠言,几乎是一片空白。哪怕灌注精神力也没有丝毫反馈。但是,也就是这本笔记在今天中午和维洛诺斯说话的时候开始微微发热,隐隐的让格里菲斯有一种感觉。

  笔记上浮现出了内容。

  “次级减速药剂的材料与调制。”

  “次级治疗药水与替代配方。”

  “次级力量与敏捷强化药剂的实验室炼制明细。”

  三页密密麻麻的记录赫然浮现在笔记上。字迹端正漂亮,空白处还标注了需要注意的节点,配置过程也用清晰的图标注明。

  格里菲斯心头一振,突然浮现出一种预感,立刻就翻开了自己的课本。

  在魔药学教科书上,数百页的基础理论和计算之后,留着几个实践项目,其中就有治疗药水,减速药剂和属性增幅药剂的材料与炼制明细。但是,文字的记载繁琐又冗长,甚至还有大段大段的话每个字都认识,但是连起来就不知道在说什么。

  经过比对,格里菲斯发现笔记上记录的药剂和药水效果要弱于课本上的效果,但是笔记上的配置过程极其简明,就连材料都删减了许多。

  有意思。格里菲斯暂时先收起课本,等待课后有机会的时候进行验证。

  “格里菲斯,你也来啦!”

  索尼娅悦耳的声音从前方传来。见习骑士抬头一看,发现几个女孩抱着课本刚刚来到座位上。

  “你是临时选的课程吗?为什么今天还能选上?”索尼娅点了点桌上的课本,“你预习了吗?萨洛里安阁下偶尔会亲自主持初级炼金术的课程。这位大学者会在课上提出一大堆问题,然后对回答不上的倒霉蛋严厉惩罚。”

  “啊~不——!”

  不等格里菲斯回答,嘉拉迪雅已经开始揉头发了。

  “你这是……怎么了?”

  精灵的脸白得和纸一样:“有什么办法能让我不上课吗?我病了。”

  “这不是好理由,校医们几分钟就能治好你,最不济也能让你去上课,”索尼娅毫不在意地说道,“真有这么可怕吗?”

  “萨洛里安阁下在我的家乡拜访的时候,给我上过几节课,那时我还小……”嘉拉迪雅已经在座位上坐下,整个人都蜷缩了起来,“我怎么懂那些炼金构成理论呀!凶死了!”

  就在这时,格里菲斯发现维洛诺斯走进了教室。

  “耶!”嘉拉迪雅轻轻地欢呼了一声。

  “各位先生、小姐,欢迎来到炼金术教室,”副教授向着新生们敞开双手,“炼金术是严谨而高贵的学问,不比魔咒逊色。为了证明这一点……”

  维洛诺斯一边说,一边来到满桌的烧瓶和试管边,取出一小瓶装着晶莹液体的烧瓶。

  “次级力量药剂,这种神奇的小东西可以显著提升生物的力量。只要一小瓶,一个瘦弱的流浪汉几天时间后就可以拥有堪比壮汉的肌肉和体魄。那个,嗯,博隆先生,请不要用这样渴望的眼神,我话还没有说完。

  “在场的修托拉尔不用服食魔药就已经拥有了次级力量,但是他们是通过长期的锻炼、规律的饮食再加上一点天赋实现这一结果的。”

  副教授指了一下低头看书的格里菲斯:“魔药可以赋予我们快速的改变,但是饮用它们这件事本身是非常危险的。失败的概率大于成功的可能。如果服药行为不幸失败了,无处宣泄的力量会反过来撕裂你的肉体和意志。噢,索尼娅小姐,似乎你有问题。”

  “是的,老师,”索尼娅似乎早就关注这个问题了,问道,“见习骑士们在通过审核向更高序列进阶的时候,会被赐予更强大的魔药。按照您的理论,审核本身除了功勋的核实以外,是否也是在确认他们的身体可以承受?”

  “的确如此,”维洛诺斯点点头,“中级魔药的课程在下个学期。那个时候有部分见习骑士应当已经通过考核了。如果他们还需要魔药来强化自己,我们将会现场演示他们获得新的力量的过程。”

  这话听着我们就像是小白鼠一样……格里菲斯看了一眼储物架上关着的小白鼠,忍不住把自己和它们比较了一番。

  “好了,各位先生、小姐,请翻开炼金术导论的第一章节,”维洛诺斯打断了格里菲斯的胡思乱想,“我们这里是学院不是工坊,不会让大家配置一瓶次级力量药剂的。我希望大家事先预习过。今天我们研究的是大家在未来的学业和研究中必须用到的重要材料,尘晶。大家以后可离不开这东西。克洛比斯先生,给我们介绍一下尘晶的属性分类与形态。”

  “……”

  被点到名的新生和其他人一起傻呆呆地看着副教授。

  我们不是第一天上课吗?不应该什么都不知道吗?

  来自一个男爵家族的克洛比斯扭扭捏捏地从还没有坐热乎的座位上站了起来:“尘晶的分类,嗯,包括燃烧、冰冻……”

  “可不是这么分类的,”维洛诺斯摆摆手,“看起来你并没有预习,期中考试扣两分。其他人呢?”

  维洛诺斯的目光在教室里扫过,聚焦在格里菲斯身上。见习骑士的脸一下就白了冷汗顺着脖颈往下滴。他也不知道这问题的答案,比已经扣了分的克洛比斯还紧张。霍蒙沃茨每年进行四次考核,成绩会直接关系到晋阶、推荐名额和毕业任职……而且非常丢脸!

  别啊!我的魔法导论已经被扣5分了,这才第一天!

  这个时候,索尼娅举了一下手。

  “啊哈!拉莫尔小姐,也许你能给我们介绍一下。”维洛诺斯很高兴地点点头。

  “分类包括火、冰、雷、气、光、暗六种可以常态下保存的属性,时间、重力两种稀有属性,”索尼娅说道,“常态下的尘晶……”

  说起来,炼金课程还挺有趣的。格里菲斯发现了好几个可以运用在战斗中的特效。但是,受制于材料的价格,这些有意思的炼金成果很难广泛用于实战。

  ……

  “布兰顿见习骑士,”维洛诺斯在结束课程的时候说道,“随我来。”

  格里菲斯老老实实地跟着副教授来到附近的法师塔里。维洛诺斯指了指一个宽敞的书房:“今天凑巧,萨洛里安阁下就在里面,进去吧。”

  萨洛里安?

为什么?为什么他要等我?格里菲斯大吃一惊,匆忙点点头敲了下房门。

  “进来。”一个让人难忘的威严有力的声音响起。

  格里菲斯走进书房,发现身穿白色法袍的高阶大法师正在烧瓶边忙碌着什么,甚至没有抬头看他一眼。

  “格里菲斯·布兰顿,见习骑士,”格里菲斯站得笔挺地大声说道,“尊敬的萨洛里安阁下,请您训示。”

  “你对炼金术了解多少?有没有参与过炼金实验?”萨洛里安抬头看了格里菲斯一眼,就像是在看刚刚送来做实验用的小白鼠一样,“维洛诺斯和我说你是一个意志坚定,很有前途的年轻人。”

  “副教授过奖了,我是第一次接触炼金术这门学科,”格里菲斯飞快地回答道,“我在战场上多次参与解剖或协助军医手术。”

  “嗯,手比较稳,但脑子不一定好使,”萨洛里安注视着烧瓶中的炼金反应,然后推开放到一边,抬起头来望着前方的年轻人,“今年我会在霍蒙沃茨停留一段时间,进行一些实验。你来做团队的研究助手,有问题吗?”

  我能说不吗?格里菲斯立刻摇了摇头。

  萨洛里安阁下是一位伟大的学者,也是当世少数几位至尊法师之一。在格里菲斯甚至感觉到这位须发洁白的长者哪怕是沉默凝视都带着智慧的光芒和无法抗拒的威严。根据嘉拉迪雅的说法,他曾经指导过精灵有关奥术和魔药的理论,面对智力和知识不及他的学生就像是在看一群蚂蚁。

  “没问题,阁下。”格里菲斯回答道。对于一个能够接近魔法材料的机会,他还是很感兴趣的。

  “好,作为占用了你时间的对价,”至尊法师取出了一个写满文字的记事本,“年轻人,这上面列出的是我的助手和学生在做的所有研究。在担任日常的炼金课程助手之余,你可以找一个喜欢的课题加入进来,应该足够让你找到未来的方向。”

  这有点出乎意料,萨洛里安阁下并没有因为格里菲斯是个默默无闻的小士官就随便打发他,反倒是很客气地和他说着话,还打算给他一点补偿。

  我能够加入研究课题!?格里菲斯真是受宠若惊,立刻就翻阅了一下。

  很快,他就傻眼了。

  我虽然没有多么惊艳的才能,但自认为也不是个笨蛋,但是这个本子上记录的内容……格里菲斯看到密密麻麻的课题都是有关魔能温控与延展,精细容器加工与工程应有,魔能传导与材料应用,还有其他一些晦涩难懂的东西,甚至不知道这些字能组合成这样一个词语。虽然课题下面都有描述,不过他依然是什么都看不懂。

  这就有些尴尬,别说做出选择了,我才一年级,连看懂这些东西都没法做到……格里菲斯飞快地翻着本子上找到任何他可以理解的词汇。这时,他突然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东西。

  在记录本的最后一页,有一项名叫“古神的呼唤”的研究,而除了名字之外,UU看书 www.uukanshu.com没有给出任何具体的描述。

  “古神”这个词汇,格里菲斯还是有些了解的,有传言说祂们曾是世界的支配者,现今的权柄已经交给了十二位新神。有的边远行省还残留着祂们的信徒,会献上祭品并顶礼膜拜。但是格里菲斯却从未见过这些存在,那更像是为了哗众取宠而制造出来的古老噱头。所以当他看到这个竟然出现在这样一位伟大教授所管理的研究课题中,不免有些惊讶,好奇心一下子就被激发了出来。

  而且,这个感觉我也能理解,至少能看到在说啥。

  “教授,我对这个比较感兴趣。”格里菲斯指着“古神的呼唤”这一页说道。

  “让我看看,古神的呼唤?”睿智的萨洛里安教授明显顿了一下,他苍白而整齐的胡须甚至微微颤抖,好像是想起了什么不愿回想的往事,“这已经是涉及到神学和哲学的领域,你确定要试试看这个吗?”

  “是的。”

  “这个领域可以说是几乎无人踏足的,连我都只进行了一点了解就放弃了,你真的确定吗?”

  萨洛里安阁下的表情变得很复杂。虽然苍老严肃的面容很难让人察觉他的感情,但是格里菲斯确信他心情并不平静。

  这事一定不同寻常。

  “对。”见习骑士肯定地答道。

  “好吧,老实说,年轻人,你很勇敢。让维洛诺斯带你去找佩佩兰奇吧,他是我的助手之一,也是我所了解的霍蒙沃茨唯一一位在进行这个研究的人。他会告诉你一切的,当然,如果他能告诉你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