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37章 洛尔德斯·巴斯利科·聆听者的魔法导论(下)

  索尼娅穿着漂亮的修身校裙坐在格里菲斯的前面。金色的长发被她扎成了一个典雅的发髻盘在脑后。从见习骑士的角度望去,白皙的脖颈和精致的耳垂就在他手边不到二十公分的地方。只要他一低头就能看到女孩几乎可以用一只手握住的纤腰。

  “我的头发扎好了吗?”索尼娅有些不自在地小声询问坐在她身边的嘉拉迪雅。

  “等会我帮你梳一下,”留着黑色长直发的精灵看了看索尼娅,“我有个发夹~先给你用一下?”

  “嗯,”索尼娅用尽可能低的声音答应了一声,轻轻地捋了一下耳边垂下的发梢。

  女孩们占据了这间大教室的前几排。她们的修托拉尔大部分坐在的后面两排,紧临着自己的保护目标。

  来自贵族和平民的男孩们坐在更后面。好些人觉得教授不会越过一大片人头看到他们,非常安心地在捣鼓着什么。

  “在专业的魔法教学出现以前,贵族们习惯于在家中教导他们的子嗣成为法师,”黑发的教授洛尔德斯·巴斯利科·聆听者用恒定的声调讲道,“这种不严谨的教育传承了家族的秘法,以及……作死的技巧……闪电,指向,鞭挞。”

  最后几个词是一个魔咒,洛尔德斯略过了大部分魔咒吟唱直接触发了一条银蛇般的电弧向着学员中间劈了过去。

  “噼——咔!”

  一个男爵的长子当场被击飞出去,他放在长桌上的不知道哪里来的小玩意被烧成了一堆焦炭。坐在附近的几个贵族男孩脸都被熏黑了。

  “啊!”格里菲斯听到索尼娅被吓得轻叫了一声。

  刚才还充斥着各种小声音的阶梯教室一下安静了下来,大家立刻都坐得笔笔直。

  洛尔德斯面带一丝嘲讽地看着自己的成果,挥挥手召来两个布朗尼小精灵。矮小的奴仆生物费力地抬起被打飞的男爵长子,把他扛了出去。

  “我知道你们中的许多人已经对魔法有了浅薄的理解,觉得初级课程不值一提,”洛尔德斯尖刀般的目光一排排扫过学员,最后停留在索尼娅身上,“无知让你们无畏。告诉我,索尼娅·德·拉莫尔小姐,在你的家族近几代人里,有多少人因为魔法失控而疯狂,甚至……死亡?”

  啊?为什么要问我?索尼娅惊讶地抬起头来。

  高阶法师的话语中仿佛带着无法抵抗的魔力和诱导,当他念出“疯狂”与“死亡”的字眼时,魔杖疯狂地外溢着可怕的力量。索尼娅觉得自己就像是在被无形的怪异笼罩一般,全身都陷入了冰冷和恐惧之中。

  普通的话语通常并不能触发魔法。一个完整的魔咒需要燃烧精神力作为驱动的能量,同时用完整的魔咒来构造能量形态,再通过特定的命令激发。但是,资深的法师往往会设置自己的“真言”略过部分吟唱,只凭只言片语就调动魔法的力量。

  格里菲斯发现少女的肩膀在微微颤抖,肤色如同冰雪般苍白,某种灰暗的存在正在包围她的身体。

  糟了!

  格里菲斯立刻站了起来,两步绕到索尼娅的身边。

  坐在一旁的嘉拉迪雅也被莫名的力量震慑。虽然她不是洛尔德斯的直接目标,但是一时间她也陷入了迷茫和混乱中。

  就在这个时候,一股热情而温暖的力量出现在她们身旁。索尼娅就像是被人从冰海中捞出来一样恢复了镇定。她仰起头来,发现格里菲斯坚定的身躯已经来到斜前方,就像是山峰一般挡住了投来的恐惧。

  格里菲斯已经处于战斗的姿态。他微微弯腰屈膝让自己处于随时能够爆发的状态,体内的怒气和血气奔涌着,随着炙热的鼻息和目光扩散开来。

  “修托——拉尔。”

  洛尔德斯大法师就像是诅咒般念叨了一句,连绵不绝的余音在耳边萦绕嗡鸣,让人难以承受。他从索尼娅身上收回视线,凝视着格里菲斯的眼睛。

  教室里鸦雀无声。刚刚还在笔记本上画小兔子的菲欧娜吓坏了,很想问问发生了什么又不敢张嘴。拉纳、米典麦亚和好几个修托拉尔握紧了拳头,这个恐怖的巫师突然间就散发出了让人畏惧的压迫感,让他们全身都紧绷起来。

  要命啊……格里菲斯这个笨蛋第一节课就挑衅高阶大法师!这下怎么收场?奥菲莉亚惊慌地左看看右看看,生怕下一瞬间大家动起手来。

  “告诉我,见习骑士,是谁让你离开座位的?”洛尔德斯用沙哑的声音问道。

  “作为拉莫尔家族的纹章官候补,当被问及令人尊敬的家族先辈时,在下根据礼仪应当替拉莫尔小姐进行回答。”格里菲斯先是一惊,但是立刻反应过来,神色不变的温和答道。

  “五年前的费恩斯·德·拉莫尔议员在一次实验中接触了隐秘的存在而不幸逝世,十五年前的拉比斯·德·拉莫尔伯爵,鲁古鲁斯·德·拉莫尔子爵在对抗某个邪恶的存在时陨落……”

  格里菲斯慢慢地说着拉莫尔家族的好几位先辈的悲惨遭遇,这些都是伯爵府的图书室里留存的记录。他的语气并不悲伤,就像是歌颂英雄的事迹一般昂扬而庄重。

  索尼娅惊讶地仰头望着格里菲斯。她已经从措手不及的惊慌中缓了过来,和好些学员们一起呆呆地看着格里菲斯。

  当格里菲斯按照时间倒叙说完第五位陨落的拉莫尔家的先辈以后停顿了下来。话题已经被岔开了,见习骑士便恢复了正常的站姿,用毫无敌意的眼睛看着洛尔德斯教授。

  “回到你的座位上,见习骑士,下一次回答问题前先举手获得我的许可,”洛尔德斯抽动了一下嘴角,用笔在名单上飞快地写道,“格里菲斯·布兰顿的期末成绩,扣5分。”

  紧接着,教授也没有给出申诉的机会,提高了音调,就像是锯子一样在大家的耳膜上拉过,“听完著名而悲惨的拉莫尔家族往事以后,你们浅薄的大脑是否变得更谨慎了一些?翻开你们的魔法导论,别去看虚妄的历史和废话。第二章,67页,魔咒学的发展与灵感的运用基础……”

  格里菲斯轻轻地松了口气,他的血气只能支持十几秒的时间,慢慢地向后退了两步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当他后退的时候,索尼娅飞快地转头看了他一眼,湛蓝的眼睛闪闪发光。

  “魔力的存在以魔能网络和构造体作为表现形式,”洛尔德斯教授继续他的授课,“通过灵感这一途径,即便生物本身不能使用魔咒,他也可以通过聆听、观察、触摸或冥想等方式感知到魔力的存在。

  “注意,慎用聆听、观察、触摸或冥想。”

  ……

  魔法导论一直到中午饭点才结束,期间洛尔德斯大法师只给了大家几次短暂的休息。最后,这位不苟言笑的大法师布置了三本书的阅读作业,要求大家在周四的课前提交报告。临出门的时候,他冰冷的眼睛扫过索尼娅,好像要看穿她的注视,让女孩又是一个激灵。

  “快去吃饭!”嘉拉迪雅飞快地拍拍索尼娅的肩膀,帮她把垂下来的发梢梳理好,“我下午的课程是光系魔咒和占卜理论,晚上是魔药学。”

  “我也是!”索尼娅转头望向自己的见习骑士,“格里菲斯你呢?”

  “我的课程是步兵指挥和标准营垒,很遗憾不能一起,”格里菲斯说道,“晚上的时间我准备用来自习。”

  “修托拉尔很多的课和我们不是一起的,”菲欧娜轻快地走了过来,挽住索尼娅的胳膊,“希望下午的教授可爱一点。哈~上午累死我了。”

  霍蒙沃茨的午间提供自助式的午餐,各个年级的学员聚集在大厅里,从一旁的餐桌上取来面包、火腿、香烤小鸡、酸奶、蔬菜色拉和布丁,东一群西一群地聚集在长桌边吃了起来。

  大厅里热闹的就像是开春的集市一样。

  这些食物竟然不用额外收费!格里菲斯在餐盘里装了满满的好吃的往长桌边走去。

以嘉拉迪雅和索尼娅为核心的女孩子们已经占了好大一片位置,没有给见习骑士留下一点空隙。

  嘉拉迪雅抬头望了望迷茫的见习骑士,接着把目光投向一片空荡荡的座位,然后飞快地移了回来朝着他眨了眨眼。

  这是女孩们的时间,你坐那边去……

  好好好,格里菲斯惊叹了一下,他没想到精灵的眼睛竟然会说话。

  这里和拜耶兰舞会和宴会的长沙发没有什么区别。最明艳的几个女孩围成一小圈,紧挨着她们的是好几位贵族和法师家族的千金,更外围的是来自平民的女孩。索尼娅保持着就餐礼仪优雅地吃着东西,偶尔停下来和小圈子边缘的女孩们说一两句话让她们不至于尴尬。

  格里菲斯在一旁望了望,发现没有加入进去的必要和可能。有几个家族的修托拉尔也在一旁各自吃着东西。他们还没有形成小圈子,而且似乎非常享受面前的食物。

  “见习骑士先生。”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格里菲斯转过身去,发现一位穿着霍蒙沃茨教师长袍的男人正在不远处望着他。他的面容亲切又温和。

  维洛诺斯!

  在东方行省就是他带人支援了遭到驻守法师鲁迪亚斯袭击的格里菲斯和嘉拉迪雅。

  “维洛诺斯教授?”

  “哈哈,我还只是副教授,好久不见,”副教授开口道,“一起吃饭吗?听说你顶撞了‘干冰’洛尔德斯以后竟然还活着。”

  副教授会和学生一起吃饭吗?格里菲斯立刻点点头,在一旁坐了下来。

  “你选修炼金与魔药学课程了吗?”亲切的副教授问道,“目睹了鲁迪亚斯的疯狂研究以后,我猜想你一定无法忘记那天目睹的场面吧。”

  “没有,副教授,”格里菲斯老老实实地答道。他周一的课程已经够多了,必须给阅读和功课留出时间。

  “嚯,那可不行,我这就把你列进学生名单里去,”维洛诺斯嚼着烤土豆说道,“身为破法者最不能错过的就是炼金与魔药,听我的没错。”

  用兽人、精灵、哥布林反复杂交创造怪物,疯狂的超过了底线。但是,强兽人竟然这么强大。那些治疗身体和恢复精神力的药水也非常神奇。

  我的确很感兴趣,很好奇。

  不过,我实在是没有时间啊。格里菲斯正要拒绝,突然,他这两天带在身边的那本《魔药调制笔记》突然开始发烫。当他惊讶地触摸笔记的时候,一些奇怪的信息涌入了他的大脑。

  笔记上显示出了一些有关魔药学的记录,正等着他翻阅。

  “我专攻的领域在魔法生命的培育,”维洛诺斯助教开门见山地对格里菲斯说道,“你在这所学院里看到的许多使魔,小到猫头鹰、蝙蝠,大到布朗尼和岩石傀儡,都是由我负责日常的照料和培育。”

  布朗尼也是培育出来的?格里菲斯不由自主地扭头望向大厅一侧正在不断送来出炉饭菜的布朗尼小精灵。

  “呵呵,不错,布朗尼也是一种魔法生命体,”维洛诺斯顺着格里菲斯的视线,很自然地发现了他的关注点,“有空你可以来魔药第二研究室,那里在西北塔楼地下二层,是孵化基地。”

  “谢谢,副教授阁下,我确实很有兴趣,”格里菲斯点点头,“我一直以为他们是自然繁殖的生命。”

  “布朗尼没有雌性,而且没有交配的欲望和能力,”维洛诺斯又挖了一勺鹰嘴豆送进嘴里,“没有了繁殖需求的生物会更加顺从,情绪也不容易波动,UU看书 www.uukanshu.com是非常好的魔法实验助手。”

  “但是,为什么找我呢?”格里菲斯问道,“我是修托拉尔,在魔法上的造诣会受到血气的局限。”

  “想什么呢,你们只是魔咒相关的学科会受影响罢了,”维洛诺斯微笑着,“炼金术需要的是知识、热情、缜密,坚定的意志和双手,与魔法天赋并没有多少关系。多年以来,魔咒领域造诣杰出的大法师们在炼金术上所投入的关注太少了,已经阻碍了这门学科的发展。”

  “我一直都在寻求修托拉尔加入炼金术这个崇高而有前途的领域,”副教授接着说道,“教授的关注点在于理论研究,药剂的调制工作都交给我和学员们完成。哎~你知道的,现在我们连保障每年必须的潜能药剂产量都很困难。炼金术需要你这样头脑灵活,意志坚定的新人加入。你知道的,我们有一点点津贴,而且每年我们调制的药剂中总有那么点过剩产品,如何处理~教授是不管的。”

  听着好像不错哎……格里菲斯知道魔法药剂在治疗、强化等各方面有种巨大的作用,但是价格昂贵得让人无法承受。

  既然眼前有这样一个机会,不妨一试!

  “谢谢,维洛诺斯副教授,”格里菲斯点点头,“那么……”

  “很好,我把你加进名单,准备一下晚上炼金术课程,结束以后就来第二实验室找我!”维洛诺斯乐呵呵地说道,“相信我,这个工作会给你的课程带来许许多多想不到的帮助!而且,我会把你引荐给萨洛里安阁下,在学业开始的时候听听他的建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