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35章 My precious!

  这是魔法物品的器灵?!格里菲斯下意识地就想要把戒指脱下来扔掉。

  他接触过具有意志,近乎或者的魔法物品,还曾经试图私下购置一些。但是,这样和器灵对话的场面还是第一次。

  “不要,紧张,”虚影说道,“米诺斯诚实而强大,如果你能提供珍奇而富有能量的物资,米诺斯会用所掌握的知识以及这座名叫霍蒙沃茨的城堡里珍贵的秘密和你交换。毕竟,米诺斯在这里的时间比你们的校长还要长哩!”

  “就是你给予了卡米拉魔法的力量和使魔?”

  “没错,”米诺斯的虚影骄傲地昂起头来,“如果你能收集到相应的物资,米诺斯将会给你一个无法拒绝的条件。”

  “你想要什么?”

  “月灵精华,新鲜的髓头菇,曼德拉草的汁液,先这些,”器灵米诺斯飞快地说道,“你可以在霍蒙沃茨炼金术的课程上拿到这些东西,只要一点,把米诺斯浸泡其中就行。作为交换,米诺斯可以和你分享城堡和森林中的情报、隐秘的知识或者魔药配方,这可都是课本上看不到教授们不会轻易透露的好东西,等一下……”

  米诺斯安静了下来。格里菲斯感觉到仿佛有一个视线在上下打量着自己,异常难受。

  “你带着,嗯,怎么和你说呢~”骨戒米诺斯好像在思考,“凝聚着生命精华的,源质,能不能提供给米诺斯?”

  格里菲斯点点头:“接着说。”

  “作为回报,米诺斯会给予你一些宝贵的知识——如何使用这枚神奇戒指的力量,”米诺斯说道,“能让你很快变得强大。”

  “听着不错,”格里菲斯轻轻叩着自己的武器,“你先说。”

  “当然,当然,这不就是订金么!~”米诺斯的虚影好像在兴奋地搓着手,“米诺斯知道,你是一名见习骑士。你的生命能量存在的形式决定了你虽然拥有精神力,但是难以调动魔法的力量,不得不做一个‘麻瓜’。”

  麻瓜?这是什么说法?头一次听到。格里菲斯理解米诺斯的意思,同时也非常好奇它所使用的独特的名词。

  “作为辅助持有者向更遥远征途前进的灵能节点,米诺斯可以帮助你将无用的精神力凝聚成不同属性的灵能符文,”米诺斯认真说道,“你可以藉次使用相应的魔咒。比方说,现在你能够拥有的血肉精华中蕴涵的便是冰霜属性的魔力。”

  “听着不错,”格里菲斯很有兴趣地点点头,“我怎么把血肉精华给你?”

  “盖在戒指上就行……”米诺斯说道,“你别紧张,米诺斯只能吸收没有生命的物体。只要你还活着,是无法从你的身体上吸收生命能量的。你提供的代价越多,我能给予的回报就越丰厚。”

  格里菲斯从口袋里取出触手残留下来的如同胶质的肉块,小心地按在戒指上。

  白色的骨戒立刻散发出淡蓝色的光芒包裹住了这两团血肉。格里菲斯甚至没有看清消化的过程,血肉精华便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片刻之后,一股嘈杂而混乱的呓语突然涌入格里菲斯的大脑。恍惚之中,他获得了一些知识。

  “冰霜符文。此类符文能够凝聚精神力,构造出冰霜魔法的具象形态;使用者可以通过调用储存的符文施放魔咒。

  “每次构造符文之后,施术者需要休息并回复精神力才能再次构造。

  “能够储存的灵能符文是有限的,最多不超过9枚。持有者可以通过精神力凝结新的符文以补充消耗。”

  “冰甲术(一阶)。凝聚出附着于衣物、盔甲和武器的冰层,提升防御力并对攻击你的敌人造成冰冻伤害,降低他的移动和攻击速度;或在武器上附魔冰冻的特效。施法冷却15秒。”

  “极冻冰暴/寒冰构造(一阶)。瞬间制造席卷大地的冰冻,在半径五码范围制造冻结效果和冰冻伤害,或花费一定时间凝结出指定造型的坚冰。施法冷却15秒。

  “凝结1枚符文需要15秒时间,同属性的魔咒存在15秒的公共冷却时间。”

  呓语转瞬即逝,格里菲斯发现只要将意识集中在骨戒上就可以凝结出一枚冰霜符文。与此同时,他还轻易地掌握了两个冰霜魔咒。

  “那个触手的残留物里倒是有着不错的源质,”骨戒米诺斯似乎在一边回味一边解释道,“米诺斯现在的状态只能解锁其中一部分的力量……”

  大喜过望的见习骑士几乎没有在听,而是激动地尝试了一下。

  一层冰蓝色的光芒立刻出现在在他的衣服和武器表面,并且可以随心所欲地凝聚成坚冰进行防御,或者以极寒的冻气包裹在剑刃上。

  格里菲斯简直激动的不能自已,手腕翻转,一支冰冷锐利的寒冰投枪立刻在手中成形,脚下的岩石上正按照他的心愿和意志蔓延扩散开冻结的冰凌。

  冰霜可以在魔咒的驱动下构造成型!

  多么强大的力量!

  两个冰霜符文消耗殆尽,格里菲斯立刻调动自己平时几乎毫无用处的精神力凝聚新的符文。

  很快,他又一次展开寒气森然的魔咒效果,甚至比那些军队里老练的法师吟唱还要迅速。格里菲斯甚至惊喜地发现,自己的专注天赋确实影响到了技能的冷却时间和生成符文的时间,变得更加迅速和灵活!

  我的天赋这不就有用了吗!

  突然间,伴随着符文和魔咒的先后出现,格里菲斯像是被人用木棒重重敲了脑袋一样,剧烈的头痛险些将他击倒。

  “快停下,”米诺斯急忙阻止道,“以你现在的精神力,至多只能容纳3枚符文,每次凝结之后要休息6个小时来恢复精力。你可以通过训练和服用提升精神的魔药来增强自己的精神力。此外,如果你能找到蕴含源质的物质,便能提升符文魔咒的种类、位阶、威力和持续时间。”

  格里菲斯立刻中断了尝试,大脑中的回响和眩晕也随之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大喜过望的激动。

  破法者无法施展施法者途径的魔咒。想要跨越非凡途径的鸿沟,除了罕见的双属性非凡者以外,仅有的办法就是依靠昂贵而罕见的圣器和封印物。

  现在,身为一名破法者序列的非凡者,格里菲斯竟然拥有了掌握施法者力量的途径。

  虽然这股力量还不完善,习得和使用还有诸多限制,但是一闪大门已经打开。

  这就是卡米拉成为堕落法师的缘由,难怪她如此狂热地保护这件武器。

  这是我的!

  我的圣器!

  我的……宝贝!

  ……

  “如果下次还能找到这种好东西,一定要给米诺斯,”骨戒米诺斯说道,“米诺斯现在还没有力量提供其他属性的符文和知识。不过……你可以在这座黑石城墙的下面找找,有一座小屋,就在斜坡下面可以找到。那里居住着护林员克罗格,巨人的后裔。”

  看到格里菲斯的目光移向城墙下,器灵接着说道:“他是这个学校的正式雇员,但是野蛮又粗鲁,不受高贵的法师们待见。如果你和他搞好关系,就能得到不少进入呓语森林的机会,从那里搜集珍贵的材料和宝贵的知识。你知道的,一般来说,学生是禁止进入那里的。”

  “我会考虑的,”格里菲斯伸手指了一下城堡中间气势恢弘的大厅的方向,“这里有人认识你吗?”

  “这枚骨戒的外形并不为人所知,也无法察觉米诺斯的气息。在他们眼中只是一件饰品而已,你们这些大兵用骨头、耳朵、鼻子做首饰不都是常有的吗?”米诺斯否定了格里菲斯的担忧,“米诺斯不喜欢和那些自以为是的法师打交道,很遗憾,对话即将结束,米诺斯需要……沉睡。”

  米诺斯告别以后,它的意志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就像是一团烟雾被狂风吹散一般。

  格里菲斯犹豫了一下,向着城墙下方摸索过去。这座坚固的黑石城墙在岁月的冲刷下已经破损了好几处,哪怕不从正门走,格里菲斯也轻松地找到了一个豁口。

  校方只是禁止我们进入呓语森林,并没有说禁止来这里。格里菲斯思考了一下,觉得作为校方雇员的克罗格应该不会有特别大的危险,便在斜坡下搜索起来。

  很快,

他便找到了一个巨大的茅屋。茅屋的地基和墙壁用巨石堆砌,屋顶上盖着厚厚的茅草。在门口还有一大片南瓜地,长满了比格里菲斯脑袋还大两三倍的大南瓜。

  在南瓜田的外面竖着一块木牌,上面写着一行丑陋的大字——“克罗格的小屋。”

  “谁在外面!?别来捣乱臭小鬼!”

  还不等格里菲斯查看好地形,一个雷鸣般的洪亮声音已经在寂静的黑暗中炸开。

  想不到克罗格的感知竟然这么敏锐,我离开茅屋还有二十几步的距离就被察觉了!格里菲斯大吃一惊,急忙朗声说道:

  “我是格里菲斯·布兰顿,一年级的修托拉尔,见习骑士,

  “我有一些朗姆酒,还有烤鹿肉,克罗格先生,如果你有兴趣的话……”

  还不等格里菲斯把话说完,茅屋的木门被“啪”的一声推开,一个近三米高的身影轰隆隆地就跑了过来:“朗姆酒!快给我点!哦不,我是说,请进,一年级的小朋友!”

  从茅屋里冲出来的克罗格穿着皮制的粗劣外套,四肢异常粗壮,手里还拎着一把沾血的斧头,赤红的双眼和狰狞的大脸就像是择人而噬的山熊。就算是格里菲斯都被吓了一跳。

  强大的威压随着克罗格一起压了过来,似乎下一秒自己就会被这个大块头碾碎。哪怕是面对狼骑兵冲锋格里菲斯都没有这样惊慌过!

  “我没有太多,恐怕我们得省着点喝,”格里菲斯竭力维持着镇定,拎起腰间的酒袋朝着巨人晃了晃。

  “当然,朗姆酒要用小杯慢慢享用,”克罗格来到格里菲斯面前,低头看着见习骑士,“请原谅我的无礼。我正在准备晚饭,但是那头魔蛛挣扎得很厉害,还戳了我两下。”

  “我完全理解。吃不到晚饭让人心慌。”格里菲斯像送礼物一样恭敬地把酒袋和烤肉交给克罗格,在满心欢喜的茅屋主人引领下往茅屋走去。

  “真是抱歉,我这里很简陋。”克罗格在门口的鞋垫上刮了刮鞋底,一边表示歉意一边走进屋里,飞快地从橱柜里拿出酒杯和刀叉,开始收拾手里的酒食。

  这座简陋的茅屋竟然出乎意料地整洁。平整的棕色木板上几乎没有污泥,简单的桌椅上整齐地摆放着一些日用品。餐桌上是半个南瓜,一旁的砧板上还躺着一只正在抽搐的黑色巨型蜘蛛。

  这个恐怖的生物长着八条黑色的触角和一对巨钳,像小狗那么大,脑袋正面还有巨大的口器正在一张一合。两把斧头插在这头魔蛛身上,绿色的血迹时断时续地从伤口里喷溅出来,涂的案板上到处都是。

  看来克罗格并没有被邀请参加刚才的宴会。就这生活水平,平时也没有什么酒可以喝,难怪刚才反应那么大。

  格里菲斯拉开椅子坐了下来,估计了一下主人可能用来招待的食物,摆摆手说道:“我不喝酒,有南瓜吗?”

  “有!”克罗格欢喜地把刚刚递给格里菲斯的酒杯拿了回来,从一旁煮熟的南瓜上掰开一大块递给见习骑士,然后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朗姆酒。

  “哈啊~”巨人赶快喝了一口,然后叹了口气。酒气和愉悦的气息一起弥漫开来。

  “味道怎么样?”格里菲斯问道。

  “味道?那自然是没得说!”克罗格又小心翼翼地喝了一口,“校长怕我喝醉了闹事,每个月我只能喝到一点点,还不到一杯。”

  格里菲斯立刻警惕地观察了巨人一眼,发现他并不是喝了这点就会发酒疯的样子,这才放心地吃了一口克罗格的熟南瓜。

  啊……一点味道也没有!见习骑士嚼着没有什么味道的南瓜,看着巨人小心翼翼地喝着朗姆酒,便把装着鹿肉的纸包推了过去。

  克罗格立刻从纸包里取出格里菲斯带来的鹿肉塞进嘴里嚼着,看见习骑士的表情变得更加亲切了。

  “克罗格先生,城墙下面只有你一个护林员吗?”

  “UU看书www.uukanshu.com没错,护林员可是很危险的活计!”克罗格认真地回答道,“以前也不是没有别的护林员,但他们不是被吓跑就是死在了林子里。现在常驻的就剩我一个人,偶尔校长会请一些劳工来帮忙。”

  以你的感知、体格和力量来说,一般的危险想必是奈何不了你的。格里菲斯起身走到厨台前,翻动着已经彻底死掉的巨大蜘蛛尸体,用铁钳架起一段断裂的足肢:“这个黑色的蜘蛛,也是来自森林的怪物吗?能吃?”

  魔蛛断裂的节肢缝隙中隐约可以看到厚实的墨绿色肉块,撇开颜色不谈,还是相当肥美的。

  “能,天呐!小心点我的朋友,它的肉被邪恶的魔法污染了,直接食用不但对身体有害,还会让人变得疯狂。需要仔细料理剔除毒性才能食用,”克罗格说道,“很花时间,下次如果你有时间,我请你品尝下魔蛛肉。”

  “对身体有害我可以理解,让人变疯是怎么回事?”

  “森林……有着,恩,很怪异的力量,让动物发生异变,”没喝几杯的克罗格用已经有些打结的舌头说道,“森林里尽是疯狂嗜血的怪物,和它们在一起……时间久了,人也会精神错乱。原因我就不懂了。”

  还真是一个有趣的地方……格里菲斯一边听着克罗格的介绍,一边望着窗外寂静的黑暗森林。

  阵阵阴风吹过黑色的树梢,将从未听过的不详而又怪异的声音一直吹到格里菲斯的耳边。见习骑士静下心来仔细感受,竟然感到一阵眩晕。在模糊的黑暗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窥伺着霍蒙沃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