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34章 古拉班宁,劳改营

  等到所有人都入座以后,霍蒙沃茨的校长泰伯里恩简单地说了几句客套话。这位白发苍苍的长者看起来精神不佳,一副随时会睡着的样子。

  但是,每当格里菲斯凝视这位博学的老者,总能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力量在扰乱他的感知。就好像,校长就在那,又不在那……

  紧接着,坐在大厅上首的教授中站起一人,向着身边的仆人挥挥手。很快,一个箱子被搬到了大厅的中央。

  “现在开始天赋测试,各分院按顺序进行。”教授挑开木箱,伸手取出一顶有些破旧的尖顶巫师帽。

  “开始了,”嘉拉迪雅有些兴奋地说道,“格里菲斯你好奇吗?”

  好奇?好奇什么?我一无所知能好奇什么?

  索尼娅也有些激动,轻声说道:“这是守护者密涅瓦留下的圣器,拥有透视心灵与灵魂的魔法力量,可以查看每一个非凡者的特质和潜能。”

  嗯,就是那个可以把我的力量、敏捷、感知用数字描述出来的东西。格里菲斯想了想伯爵府上的水晶镜片。

  首先是密涅瓦学院,一个新生按照名单第一个戴上那顶破旧的帽子。大大的帽檐几乎包住了他的脑袋,看起来难看又滑稽。

  突然,帽檐上裂开一条缝隙,像是嘴一样蠕动起来,帽子上的两个窟窿甚至像眼睛一样打量着四周。

  “又是炸鸡,”巫师帽有些不满地说道,“等会上来的臭小鬼记得把你们的手擦干净,不要玷污了我光滑的皮肤。”

  这顶帽子,活着!

  格里菲斯好像听到了奇怪的落地声响,隐隐来自自己的心灵深处。常识和理性好像在这一瞬间碎裂开了,混沌冲击着他的大脑,就像是许久以前遭遇神话生物一般难以承受。

  好在,经历了这么多事件以后,他坚韧的意志挺过了这次冲击,在短暂的眩晕后神智再度清明。

  戴着帽子的新生被吓了一跳,差点从座位上跳下来。身旁的教授一把按住他的肩膀,对帽子说道:

  “请开始吧,天赋帽阁下。我希望早点结束,还有个课题等着我提交。”

  “好吧,好吧,”天赋帽闭上眼睛嘀咕了一会,突然大喊起来,“啊,很好。决定了。密涅瓦!”

  教授拿起一根魔杖朝着分院帽抽了下去:“天赋测试!”

  “好吧,好吧,”天赋帽被抽的帽尖都瘪了下去,“这个,恩,不错的天赋,C+,施法强化!”

  一块巨大水晶立刻在墙上投影出一段短语,是有关测试天赋的描述——

  “施法强化。额外提升不超过15%的魔咒威力和持续时间,魔咒吟唱及生效时间将会延长3-10秒。”

  晚宴大厅里立刻响起了一阵呼声。对于那些从未了解过自己天赋的新生来说,这项测试可以非常直观地将自己的特长和缺点展示出来。

  确定拥有施法强化的新生非常开心地摘下帽子,对着它庄重行礼,这才退回长桌边。测试发现他的天赋不俗,虽然有着降低施法速度的缺陷,但是威力提升的效果却非常明显。

  密涅瓦的新生们一个接着一个走上来接受测试。轮到索尼娅测试的时候,天赋帽的表情一下精彩起来:

  “这是,噢,这样,真难得……

  “美丽的小姐,你竟然拥有罕见的双重天赋,而且还是洞察与明镜!”

  水晶上立刻显示出了索尼娅的天赋介绍。

  洞察(A)。施法者有一定概率勘破诡秘,解析世间的奥秘与本源。本天赋可以进一步成长。

  明镜(A)。施法者对魅惑、混乱、恐惧等负面心智效果拥有极高抗性,并在魔咒吟唱过程中有一定几率附带高速吟唱、双重施法、施法必成等一种或多种增益效果。

  在一片惊呼声中,在上首高坐的校长泰伯里恩和几位资深教授都是睁开眼睛,带着审慎或饶有兴致的目光注视着索尼娅。

  “索尼娅很厉害的,”嘉拉迪雅偷偷对格里菲斯说道,“现在的校长泰伯里恩就拥有洞察的天赋,这意味着索尼娅晋升高序列将会更加迅速。

  紧接着,嘉拉迪雅也走上去接受测试。

  精灵用纤纤玉指捏了一下帽子的边沿,有些嫌弃地搓了搓手指,不太情愿地把帽子戴在头上。

  整个大厅都在屏声静气。精灵来到霍蒙沃茨学习并不罕见,但是在这一届中也仅有嘉拉迪雅一人。

  不同分院的男生痴痴的望着。那窈窕修长的身材、垂下的黑色长发和灵动清澈的双眸给人难以抗拒的神秘和诱惑,如果是面对面相处,他们连抬起头来都有些困难。

  窃窃私语已经让大家知道了嘉拉迪雅是精灵王国执政官的千金。强大而卓越的天赋是执掌星空和银月的女神赐予她的祝福之一,注定从一开始就与众不同。

  会是什么呢?格里菲斯也感到好奇。

  “原来是你,”天赋帽摇晃了一下帽尖,“你比令尊大人的气息更加让人敬畏。很抱歉,我不能,僭越。”

  天赋帽竟然不敢说!

  大厅里一片哗然。嘉拉迪雅抓住油腻腻的帽子,按在桌上揉了揉才起身返回自己的座位。

  ……

  密涅瓦的测试即将结束的时候,终于轮到格里菲斯将天赋帽戴在头上。根据之前几个修托拉尔的经历,他估计自己的天赋应该也是与强化防御或攻击有关。

  “奇怪,非常奇怪,”天赋帽好像迷茫起来,“我是不是老糊涂了。

  “我应该没有弄错,你是那伙可怕的小混蛋之一……不应该啊……你的天赋是……

  “专注(C+)。额外提升施法者的精神回复速度15%,减少施法冷却时间9%。”

  这……

  格里菲斯感觉自己被异样的目光包围了。他的天赋也不能说不好,精神回复速度和施法冷却对于许多途径的非凡者来说是非常重要,一个魔咒构型或者非凡能力如果正好卡在自己的精神冷却时间无法生成那可是要命的。

  可是,问题在于格里菲斯根本就不能施法啊!破法者途径也罕有可以主动展开的非凡能力。

  在长期的训练和厮杀中沾染了军队血气的人即便有足够的知识和精神,他的魔法构型也会被血气冲刷得一团混乱。这也是为什么博学而强大的巫师都对战场和杀戮避之不及,脏活都丢给军队去做的原因。

  来自其他学院的新生们已经开始起哄起来,就算他们不认识格里菲斯,也觉得他真是个好玩的怪胚。

  “嘿,天才,真不愧是密涅瓦的人!”

  “轻易得到了我们想都不敢想的天赋!”

  格里菲斯神色如常地摘下天赋帽往座位走去。他倒是不太介意这个结果,不怎么明白大家在起哄什么。

  我又不认识你们……

  嘉拉迪雅拍拍回到身边的见习骑士的肩膀,安慰道:

  “别太在意,天赋的提升只是锦上添花的。而且,等你的能力提升以后,圣器或者封印物的冷却时间说不定也能被你的天赋影响,那也很不错啊!”

  突然,大厅立刻安静了下来。

  亚伦来到了天赋帽的旁边。

  是他!所有人都屏息静气,注视着这个漂亮、安静的男孩。在他戴上天赋帽的一瞬间,泰伯里恩校长都不由得调整了坐姿。

  亚伦,击败了那个人的男孩,从致命的黑魔法攻击下幸存的家族唯一血脉。

  他就像陶瓷娃娃一样漂亮,而且注定与众不同。

  会是什么天赋呢?

  就在所有人好奇的时候,

天赋帽用撕心裂肺的声音嚎叫起来。

  “古拉班宁,劳改营!”

  ……

  错乱的天赋帽被拖走调试,过一会再继续天赋测验。

  丰盛的晚宴就像是无穷无尽一样。越到后面,密涅瓦的食物就越是精致而珍贵,其他学院中有些学员甚至发出了不满的抗议声。

  格里菲斯吃完了面前的食物,却加入不了身边的聊天。不仅是女孩子们的话题他听不懂,男生之前惯用的典故也听的莫名其妙,就好像在听另外一种语言。

  等会吃完饭出去走走。格里菲斯收拾了一些烤羊肉和果酒,用小包装好放进衣兜里。突然,他的手触碰到了一块温润、冰凉的东西。

  这是一块奇特的血肉,呈现出晶莹的鲜红色,光滑的如同胶质,散发着不可描述的浓烈吸引力。

  也许是在触手怪物袭击飞叶号并被击退以后,格里菲斯被爆炸击飞到海水中的时候粘到的。不过,从外观和触感上看,无法想象它来自于死灰色外皮和散发着腐臭气味的巨型触手中。

  凝视这块红色血肉的时候,格里菲斯会产生一口将它吞下去的欲望。好在,谨慎和理智阻止了他。

  神秘学的常识告诉他,这是一块血肉精华,只有非常强大的生命体才有的东西。

  问题在于,该怎么处理这东西呢?

  ……

  晚宴结束以后,格里菲斯没有直接回到寝室,而是将两把短剑藏在靴子里,沿着幽深的回廊巡视起来。他还带着一些宴会上没人动过的烤肉和甜酒,准备找个好地方自己清净一会,梳理一下这段时间发生的事。

  霍蒙沃茨座落在宁静海的西南方,飞叶号白天的航行穿过了一连串的小岛才抵达这里险峻的崖壁下方。格里菲斯向着下船的方向望去,在黑暗中隐约可以看见从崖壁下方蜿蜒向上的岩石台阶。

  下船的地点在霍蒙沃茨城堡的东南,略微向北则是起伏的崖壁,峭壁上是连接图书馆、寝室和教室的长廊,下面是湛蓝的海水。由此再往西一点,也就是城堡的西北方是一条山谷中流淌而出的溪流,校方在那里架设了一座栈桥通往邻近的小镇。

  在城墙和悬崖间还有一大片空地,如果有什么敌人从呓语森林中冲出来的话,他们可以绕着城墙向比较平坦的地势移动。这里也是格里菲斯检查的重点。

  在东方征战的时候,这个习惯多次帮助格里菲斯察觉敌人的意图或者找到包围圈的间隙。这也是他一直保持着在陌生的地方每晚睡前巡逻的重要原因。

  霍蒙沃茨的南面是大片的墨绿色的呓语森林。

  虽然有一条道路穿过其中直抵拜耶兰城下,但是在古老纪元散佚的魔法能量因为某种原因积聚在呓语森林中。晚宴上教授们反复告诫说那里游荡着冤魂,到处都是奇形怪状的变异生物,谁要是不想活了可以去那里。

  格里菲斯爬上一座塔楼眺望城堡的南面。那里是连绵的城墙,甚至还有一座高耸的城门作为入口。出了城门向南立刻就是一大片倾斜的坡地,一直延伸到呓语森林的边缘。

  这个学院的构造还真是奇怪啊……格里菲斯沿着环绕霍蒙沃茨的回廊向着南面走去。UU看书 www.uukanshu.com

  悬崖、峡湾和激流包围着霍蒙沃茨的三个方向,唯一可以方便进入的南面被广袤的森林阻隔。在森林与城墙之间是坡度不低的斜坡。如果有什么敌人试图从南面发动进攻,他就会被森林分割,接着仰攻南面的坚固城墙,更不要提进攻的过程还暴露在占据了绝对制高点的防守者面前。

  这里是一座精心选择的要塞!但是用来保护什么呢?

  霍蒙沃茨远离主航道,在陆地上也并非战略要地。老实说,要吸引一支军队来进攻这里也挺难的。

  格里菲斯轻轻地敲着构筑城墙的黑色巨石。这种罕见的巨石极其坚固。霍蒙沃茨用了大量的巨石将自己修筑成坚固无比的要塞,意味着这里有着无比重要的东西需要保护。

  “阿戈斯,沃斯……”

  “阿戈斯。”

  “纳阿……”

  寂静中突然传来重复而模糊的低语声。这个声音扭曲而沙哑,充满了让人难以描述的混乱杂音。

  格里菲斯心中一惊,警惕地寻找着声音传出的地方。

  重复而单调的声音渐渐远去,取而代之出现的是一个清晰的声音。

  “晚上好,年轻人,”一团模糊的虚影突然出现在格里芬斯的意识中,吐出人类的话语,“这么晚不上床睡觉,你是在寻找力量?还是追求爱情?”

  格里菲斯立刻抽出了靴子里的短剑。

  “什么人?”

  “灵能节点米诺斯听候差遣,”虚影说道,“米诺斯收集源质,帮助持有者向更高等级生命形态进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