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33章 亚伦·伦迪鲁斯

  拜耶兰由一位国王和一个元老院共同主宰。随着数百年来施法者力量的增强,仅由巫师组成的奥法议会开始与国王和元老们共治天下。

  “ Memoriae”是一种由奥法议会全体议员裁决审判神秘界至尊的弹劾体制,受到此刑的至尊有以下几点处置:

  1.被判有罪的至尊的所有造物必须破坏;

  2.从所有记录和碑文中将该至尊的名字删去并且不得传颂;

  3.剥夺该至尊使用“守护者“作为尊号的权力;

  4.至尊在位期间所有的立法都要废除。

  哪怕是以格里菲斯这样浅薄的神秘学常识,在听到记录抹杀刑的时候也不由得颤抖起来。只有最邪恶最恐怖的堕落者才会被在死后被施加这样的惩罚,和什一抽杀令一样是源自上古的可怕传承。

  哪怕是肉体已经毁灭,祂腐化堕落的强大灵魂依然在凡人不能涉足的灵界徘徊。吟诵祂的真名或是作品都可能引来这个可怕的注视,结果将是不可避免的疯狂或死亡。因此,人们常用“那个人”来指代。

  最近的一次记录抹杀刑发生在十五年前,那个时候在场的大部分少男少女都已经降生。格里菲斯突然想起拉纳在书店里对自己说起的事,有一个男孩竟然从那个存在的魔掌下逃生,并且直接毁灭了祂的肉体。

  新生之一的亚伦!他没有和我们一起搭乘飞叶号?他在哪里!?

  “亚伦是目标?”格里菲斯这是才意识到这个男孩并未和大家一起从拜耶兰登船出发。

  “待遇差别真大呢~”嘉拉迪雅揉着自己的发梢,“校方看来是早有准备,暗中安排了力量护送他从别的道路前来。我听到马蹄声了。”

  码头的黑暗中隐约出现了一辆马车的轮廓。赶车的车夫身材极其高大,和小巧的马车呈现出不成比例的尺寸。黑暗中,马车附近隐约有着模糊的人影在闪烁,呈现出护卫的姿态。

  很快,一个男孩从车上走下,向车夫招招手,安静又沉默地向欢笑着的新生们走来。赶着马车的车夫挥动马鞭,立刻消失在黑暗中。

  男孩慢慢走向灯光下欢笑的人群。漂亮的金发和鲜红的眼眸让人过目不忘,陶瓷娃娃一样细腻的皮肤在昏暗的光线中更加柔和。亚伦的身上仿佛有一种魔力,哪怕他安静地站在那里也会吸引身边人的注意力,让你无法忽视他的存在。

  但是,当他从黑暗中走来,每走一步,就像是一头上古的凶兽一样撕咬一口光明和欢乐。随着他慢慢走进人群,刚刚还在热情地聊天打闹的新生们整个安静了下来。

  来自强大家族的子嗣带着忌惮而又复杂的表情看着他。那些环绕着贵族新生身边聊天的同学们突然间看到了小圈子的核心安静了下来,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由得将笑容收敛,转头注视着走来的男孩。

  就在这时,玛丽安女是再次出现在大家面前,就好像掐着表算准了时间一样。她微笑着向寂静的人群拍了拍手:“好了,晚宴开始,先生小姐们,跟我沿着这条石阶前往晚宴大厅。”

  欢乐的乐曲适时地响了起来。侍者们举起璀璨的水晶灯出现在石头长阶的两边,为大家照亮了前方的道路。毫无感情的欢笑声突然又出现在人群里,虽然不知道是谁在欢笑而且笑得这么快这么恰当这么僵硬,但是至少黑暗的峡湾码头上的新生们心情稍稍欢快了一些,跟着教授向上走去。

  逐级而上的人群被引领着来到一座恢弘华丽的大厅外等候。

  “所以那个消息是真的吗?被选中者亚伦就在我们中间?”人群中,艾居家族的长子费舍尔·德·艾居用傲慢的语气问道,他本人上前两步,俯视着台阶上的新生们,然后将视线投向人群中的目标,“我是古老而强大的艾居家族的继承人,我们这样卓越的人材应该成为朋友”。

  这个无礼举动激怒了在场的贵族和他们的亲随。格里菲斯注意到身边有四五个修托拉尔向台阶上投去不善或是蔑视的视线。

  不过,勋贵们有自己的游戏规则。在这种时候需要闪电般的语言而不是上去捅人。

  “嘿!亲爱的费舍尔,”伊修斯子爵笑了起来,“你不用在意,真的。即便你不站到台阶上,我们也会看到你的。”

  身高只有一米六的费舍尔当场恼羞成怒,他握紧了拳头把牙咬得咯咯作响。

  “不过,正如费舍尔所说,我们确实有幸与被选中者亚伦同列,”清瘦但是风度翩翩的伊修斯转过身来,望向亚伦的位置。

  亚伦身边的新生们像退潮的海水一样退了下去,把他留在视线的中心。不过,站在他附近的一男一女两个新生没有离开,有些窘迫的停留在原地,也许是他的朋友,也可能是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退下了。

  场面一时有些尴尬。亚伦既没有回答费舍尔也没有响应伊修斯的话语。

  他鲜红的瞳孔毫无波澜,带着淡淡的微笑目视前方,仿佛加冕的君王走过自己低眉顺眼的群臣。

  附近的教授和校工们也无意打扰新生们的聊天,清点完人数就带着他们来到一个大厅前的露台上。

  “接下来,各学院的导师会逐一报出你们的名字,听到名字的学员上前来,领取纹章加入你的学院,”四位导师站在学生面前,转动魔法水晶。水晶放射出不同颜色的光芒,在墙上投射出一连串的姓名。

  “艾德里希·哈兹,图拉真。”代表图拉真学院的导师指了指背后的长桌,“到那里去坐好。”

  格里菲斯注意到叫作艾德里希·哈兹的人是一个看起来很瘦小的男孩,他立刻走到报出他名字的导师,顺从地走向大厅。他走路的时候,双手贴着裤缝,手指细长而灵活,但是他的神色却非常拘谨。

  “艾拉哈·艾丁,希拉。”有一位导师报出名字。

  人群中传出一阵低低的喝彩声,被喊到名字的艾拉哈努力抑制住脸上的笑容,飞快地跑向长桌。这个男孩身材挺拔,长相十分阳光英俊。

  这是有什么区别吗?格里菲斯颇有些好奇。

  “南德·格林,罗兰德。”

  进入罗兰德学院的男生身高体壮,古铜色的皮肤和格里菲斯最近开始熟悉的拜耶兰都市里皮肤白皙的居民有所不同。

  “这个分组是有什么讲究吗?”格里菲斯小声问一旁的嘉拉迪雅。

  “你猜!”精灵女孩扬了扬细细的眉毛。

  “伊修斯·冯·伍尔索普,密涅瓦……”

  四位导师飞快地报着名字。

  “菲欧娜·德·夏龙,密涅瓦。”

  “索尼娅·德·拉莫尔,密涅瓦。”

  格里菲斯孤零零地站在原地,看着两个金发女孩轻快地走向她们的座位。

一起乘坐飞叶号的那些名字带着“德”、“冯”的年轻人几乎都是密涅瓦的一员。嘉拉迪雅也早早地被喊到名字,坐在长桌的中心位置。

  原来是这么分组的啊……

  来到这所学院的都是拥有或强或弱非凡特性的年轻人。但是非凡者之间也有不同。

  有着家族传承的贵族或法师家族的子嗣们的学院是传承知识的密涅瓦。

  来自富裕家庭和上流社会的孩子们加入象征和谐的希拉。看起来就孔武有力身体强壮的年轻人属于罗兰德。

  余下的人倒是各有各的不同,图拉真可是大人物啊……格里菲斯走近同样被留在原地的拉纳:“图拉真是什么意思?”

  “嗯?创造?字面意思,”高大而且有些凶恶的拉纳在修托拉尔中却是博学多闻的一个,他一时没反应过来,疑惑地看了格里菲斯两眼,“啊哈,你问这个。他们是生产者,魔法物品、附魔材料、魔药的生产调整需使用精神力,图拉真的同学们是这个社会的基石。”

  “那我们会去哪?”格里菲斯看了看渐渐稀疏的人群,“罗兰德?”

  “怎么可能,”拉纳耸耸肩,“我们当然是去……”

  “格里菲斯·布兰顿,密涅瓦。”

  学院导师报出水晶上映射的姓名,还留在原地的新生们沉默地看着格里菲斯,已经在密涅瓦落座的少男少女们则向他投来欢迎的目光。

  嘉拉迪雅拍拍她身边的位置。团团簇拥在她和索尼娅身边的男孩女孩们非常自觉地给格里菲斯留出一个空位,没有人试图把屁股挪到那里去。

  大家还在等待分院结果的时候,在长桌间奔走的布朗尼就已经在忙着布置宴席。

  长桌上铺着洁白的桌布,银制的餐具和烛台闪闪发光,精美的瓷器就像冬日的初雪一样惹人怜爱。

  霍蒙沃茨的厨房给密涅瓦的长桌呈上的晚餐前菜是清香的火腿片、冰草和色拉,每人还有一小瓶紫色的气泡开胃酒。有些忍耐不住的新生在分院的时候就吃的干干净净。布朗尼立刻给他们送来金枪鱼和深海扇贝的刺身。

  格里菲斯发现手边的餐具中还有自己熟悉的筷子,但并非是木头材质,光滑、温润,有着如同玉石一般的舒适手感。白色的小瓷碟里,从遥远南方运来的酱油里撒上了山葵,正散发着神秘而诱人的香味。

  索尼娅坐在他的对面,纤纤玉手娴熟地夹起冰块上的一片刺身送入口中。UU看书 www.uukanshu.com密涅瓦的其他新生们似乎也已经熟悉了这种餐具和饮食,安静而略带赞许地慢慢品尝。

  这未免太奢侈了……格里菲斯的心里已经有些不安,饮食就这样靡费,那拉莫尔家到底是替我交了多少的学费。

  这个时候,附近的长桌上却是传来一阵阵喧闹声。虽然立刻有维持秩序的侍者前来劝阻,欢乐而惊讶的声音还是此起彼伏。

  格里菲斯转过头去,发现喧闹起来的是另外三个学院的学员。他们面前的餐桌上,金黄的炸鸡块在大餐盘里堆的像小山一样。好几个男生正兴高采烈地两只手各抓一块啃得不亦乐乎。

  格里菲斯惊奇地发现这三个学院的餐桌上却是没有新鲜的刺身和精细的餐具,布朗尼也没有慢悠悠地区分前菜和主菜,而是推着小车运来满满的炸鸡、烤玉米、司康饼,大块的香肠、黄油面包和蛋糕随意取用。

  看着也不错啊!我也想来一点……格里菲斯下意识地想到。

  “见习骑士先生,你一定在担心战争时期如何给这些家伙提供补给吧?”坐在不远处的伊修斯友好地向格里菲斯问道,“我敢打赌,三个大兵也比不上他们一个人的胃口。”

  长桌边的密涅瓦新生都轻声笑了起来。格里菲斯急忙从其他分院收回视线,却正好发现远处的费舍尔正带着恶意和嘲讽的表情看着自己,眼神中还有一点遗憾。

  是我失礼了……格里菲斯心跳了一下。如果不是伊修斯提前打开了话题,他这会听到的应该就是来自费舍尔的挖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