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28章 另1种可能

  两人聊着天穿过静谧的林荫,来到热闹的市区。宽敞的道路两侧是一排排装饰精美的店铺。店家的门口挂着精心绘制的画板,简单明了地突出店铺特色。每个几步还有对外敞开的摊铺,上面摆放着各色糖果、首饰和衣服。

  身材健硕的店员穿着短褂,在一个烤炉上铺上铁板,“呲啦呲啦”地翻炒着香喷喷的食物。

  “我还不知道离使馆那么近的距离有这种地方,看着不错嘛!”嘉拉迪雅一下竖起耳朵,“我以为你要带我走很远才能吃到午饭呢!”

  “我们到拜耶兰已经好几天了,你都没有研究过周围的好东西吗?”格里菲斯拿出一个贴着花花绿绿纸片的小本,看看其中一页纸上画着的地图又看看前面的街道,“来,在那里。”

  “你手里拿的是什么?”精灵好奇地凑了过来,“这些花花绿绿的又是什么?”

  “攻略?你到一个新的大都市不向身边的人咨询一下做个行动指南吗?”

  “首先,我的身边平时没有‘人’,精灵大都是对生活没什么追求的,如果今天没有吃到好吃的,大不了等一个月看看有没有好吃的就行了嘛~反正时间有的是!”嘉拉迪雅满不在乎地摆摆手,“其次,我平时很忙的好吗?不是学习就是训练,还要应酬~哪有空出来玩耍。”

  “好吧,”格里菲斯取下一小片红纸片递了过去,“这个是打折券。店家为了招揽客户发放的凭证,实际消费的时候只要支付七成到八成的钱。”

  “噫,你这个人~”嘉拉迪雅把打折券揉成小团扔到格里菲斯的脑袋上。

  两人来到一家店铺前,格里菲斯撩起门口的布帘,横着拉开贴着薄薄纸片的木门:“店家,两个座位。我有预订,名字是布兰顿先生。”

  “请坐,先生,”胖乎乎的店主一瞥见嘉拉迪雅,立刻绽放开花朵般的笑容,“哎呀,尊贵的精灵小姐,您的到来真是让小店蓬荜生辉!”

  “嗯嗯,别说这些有的没的,快把好吃的都拿出来!”嘉拉迪雅欢快地在椅子上坐好,好奇地东看看西看看。

  格里菲斯翻开自己的笔记本,飞快地点好菜。胖店主立刻精神抖擞地取出食材准备起来。

  女招待首先端来一大盘切碎的翠绿蔬菜,在上面浇上白色的酱料,接着给两人端来装满了白色晶莹颗粒的陶碗。

  “嗯,水稻的种子?你们也开始吃这个了?”嘉拉迪雅用小勺舀起吃了一小口,“非常香糯!”

  “这次的大战,王国开拓了南方行省,”格里菲斯先吃了一大口蔬菜,“在那里有一条由南向北留流淌的大河,每年泛滥之后会留下肥沃的淤泥,那片土地上无论是小麦还是稻米的产量都很高。航运稳定以后,从那里输入的粮食每天都在增加。”

  “那以后发生饥荒你们就可以少吃点土豆了,水稻和小麦一样耐储存的,”嘉拉迪雅瞪大眼睛盯着胖老板正在煎烤的肉排,心不在焉地说道,“真是一件大好事!”

  感受到焦急目光的胖老板飞快地为两人端上剪成小片的烤肉,以及装在小碟里的三色粉末和酱料,除此以外还有两双细长的小棍:“美丽的小姐,请用这两根木棍夹住肉片,先蘸一下棕色的烤酱,然后再抹上一些细细的粉末就可以品尝了。另一种酱料是黄豆酱。”

  嘉拉迪雅点点头,学着店主的样子夹住烤肉送进嘴里。

  “不错,不错哎!明明只是把牛肉烤一下,但是为什么会有这样满足和幸福的触感,”精灵的耳朵竖了起来,“让我仔细再体会一下!”

  一大块烤肉又被嘉拉迪雅吃了下去。

  “这是牛的隔膜?恰到好处的炙烤,让油脂和烤酱的味道渗入其中,和新鲜牛肉的口感交融在一起,”嘉拉迪雅飞快地又吃了一块,“单独抹上黄豆酱之后的风味也非常独特。仿佛一头幸福的哞哞在欢快地嚼着黄豆,让我体会到了乡间安逸的生活气息。”

  “……”格里菲斯无言以对,只能让老板又加了两份,“吃慢点,还有别的种类,你要是这就吃饱了就吃不下别的了。”

  “我不听!”

  “那吃口蔬菜吧~如果只是吃烤肉的话,你很快就会腻得吃不下去的,”格里菲斯看着容貌精致的精灵女孩用飞快的速度吃个不停,忍不住拿起一勺饭递了过去,“来~吃一口米饭,这样搭配很好吃的。”

  “还要吃米饭?这不就是钱不够吃烤肉吃到饱只能靠谷物把自己塞饱吗!”嘉拉迪雅躲闪不了,不得不皱着眉头被一勺子塞进嘴里,勉强吃了一口。

  “啊!”

  “啊什么?”

  “不错哎!在烤肉洋溢的幸福中加入一勺米饭和蔬菜,带来了完全不同的新鲜感觉,”嘉拉迪雅充满嫌弃的眼睛一下闪亮起来,“不是那么热烈,但是无比充实和安全,这就是你们人类所谓‘家’的感觉吗!”

  格里菲斯眼看着嘉拉迪雅把烤肉和米饭一起扒拉到嘴里。她已经完全忘了文雅和礼仪是什么了,吃饭的样子就像是饿了三天的码头搬运工一样。

  “慢一点……”

  “水!水!”精灵女孩突然痛苦地敲打着桌子。格里菲斯吓了一条,急忙把一大杯水递了过去。

  “咕咚!咕咚!”

  “呜哈!”嘉拉迪雅抹了抹嘴,“太可怕了,差点就死了……”

  “如果你这么噎死了,那得是多么骇人听闻~”格里菲斯用手捂了捂脸,“秋天入学以后你可要注意点啊!”

  “哼,都是这个喉咙太窄了,不方便,”嘉拉迪雅戳戳自己的脸颊,稍微收敛了一点。

  格里菲斯慢慢地吃着面前的食物,面带笑容地看着同伴吃东西。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嘉拉迪雅吃东西的样子看起来特别香,仅仅是看着她就让人心情格外快乐。

  那些在遥远的东方留下的痛苦又恐怖回忆时不时的会从记忆的深渊里伸出魔爪,努力想要抓住什么爬上来。但是,一看到嘉拉迪雅明亮的双眼和翘起的嘴角,格里菲斯就感到似乎难以言说的快乐和幸福。

  如果可以的话,他甚至希望此刻的时光能够停止。

  等到店主端来饭后甜点的时候,格里菲斯终于鼓足了勇气:

  “等会你有空吗?下午或者晚上在帕拉蒂尼剧院上演很好的歌剧。”

  说出这话的时候,格里菲斯感觉自己的心都要从胸口里跳出来。他紧张地看着女孩拿筷子的手停了下来,世界仿佛一瞬间定格了。

  “恩~我也听说了,拜耶兰的歌剧不容错过,”精灵女孩慢慢地开口说道。

  格里菲斯好像产生了错觉,在女孩那一向表情丰富的细眉和嘴角上隐隐约约看到一点点不同于往常的慎重和犹豫。

  “今天的剧目听说会看到一段受到百般阻挠的爱情,我早上看报纸上说的,”嘉拉迪雅弯弯绕绕地说着,“不过~”

  果然还不行呐~

  “不过晚上有我的生日宴会,我等会就要回去做准备了。晚上使馆办公室可能给我安排了活动,说不定我们会在剧场里遇到!”嘉拉迪雅终于把话说完整了。

  好吧……格里菲斯有点失望地点点头。

  “不过不过!”精灵女孩眼睛里突然闪过一道光芒,“再过几天我们就要入学了!等到了霍蒙沃茨就没那么多人管着我了!”

  两人一时间陷入了沉默。格里菲斯其实还有一个疑问,但是这会提出会非常,尴尬。

  嘉拉迪雅和我在东方行省的相遇也许并非偶然,

她也一直没有解释到底在那里执行什么任务或者寻找什么物品,只提到对她晋升更高序列有所帮助。

  经历了一连串的巧合以后,格里菲斯的思路变得更加清晰。当他转换角度审视这些事件的时候,他突然发现了一种可能。

  也许,嘉拉迪雅出现在马尼萨村这件事本身就是为了和我建立某种联系?

  执政官的千金,月神的宠儿会寻找一个默默无闻的见习骑士这件事初看起来确实荒唐,但是神秘世界本身就是由许许多多的不可思议组成的。

  ……

  第二纪1443年8月29日。

  格里菲斯像往常一样早早起床,在短衣外面穿上细密的锁甲,又伸手从衣架上取下一套蓝色的制服。

  这身衣服昨晚才刚刚送来,做工相当精良,手感像丝绸般细腻顺滑,肩膀、袖口和腰线经过精心的裁剪和修饰,浆洗后无需熨烫都能保持挺拔的外型,恰到好处的弹性丝毫不会对舞会和战斗带来妨碍。崭新的牛角扣自左肩而下依次扣好,严肃的立领配上黑色的长靴,让人联想起骠骑兵的制服。短外套的袖扣、可以加挂双侧佩剑的腰带上都有纯银的拉莫尔家纹章,清晰地显示出此人的身份。

  这样的春夏常服至少要求购买两套。伯爵府执事阿什福德先生亲自监督了量衣和定制的过程,确保别人不会对伯爵府的财政情况和体面有所误解。

  这还只是春夏的常服。冬季校服柔软温暖的羊毛围巾和斗篷要用分隔王国西境和南境的瓦伦歇亚山脉特有的高地羊绒制成。虽然校方允许学员们穿上私服参加舞会和宴会,但是这样一套精美的制服用来出席公共活动也毫不逊色,据说有毕业生连婚礼都用学院制服款式。

  不过,格里菲斯遇到了一个小问题。这套制服尺寸太合身以至于他没有地方塞进随身的武器。

  利刃毫无疑问是不受魔法学院欢迎的。校方设计的制服只在要带上留出了魔杖和必要的小包位置,显眼的佩剑只有在特殊的场合才能佩戴。

  格里菲斯想了一会,最后还是把两把匕首插进了长靴里,还有三把匕首扣在后腰本来应该留给魔杖的位置。

  天色才蒙蒙亮,但是今天没有让格里菲斯去餐厅吃早饭的时间。他拎起随身的包裹,往客厅走去。

  “见习骑士先生,你准备好了吗?”

  索尼娅的贴身侍女安娜已经等在那里。她带来了几块夹着火腿、煎蛋和番茄的三明治,用纸包好交到见习骑士的手里。

  格里菲斯立刻察觉到同在客厅里的几个男仆异样的目光。贴身侍女可不用费心其他人的起居!

  没等格里菲斯反应过来,安娜已经靠了过来,踮起脚尖为他整理领口和勋章缎带,凑近耳边轻声说道:

  “有几个事,你可记住啊!

  “索尼娅小姐的首饰和化妆品在粉色的路易安琪小箱里,上面有标签,送到学校以后要立刻确认没有被打开和损坏。

  “书箱是蓝色皮箱,衣服分装在两个箱里,宴会礼服要在当地另外订做。

  “实验材料被伯爵夫人没收了,校方会说是意外丢失,但你要悄悄告诉她第二套材料我会在两天后通过联合快运发出。UU看书 www.uukanshu.com

  “帕露露小姐,就是那只猫头鹰,它的……”

  格里菲斯连连点头,急忙问了一句:“能不能给我张纸记一下。”

  “不行啊!”贴身侍女掐了一下格里菲斯的胳膊,把他往走廊上推,“五分钟后拿着清单去大厅检查行李。”

  片刻之后,格里菲斯就来到了大厅里。学院方面给修托拉尔准备了专用的训练铁甲和武器,但就算是这样,格里菲斯和索尼娅需要运送的行李也堆的一人高,伯爵府的佣人们还不停地从楼上搬来新的衣箱和用品。

  那些不能跟着一起入学的侍女和仆人们会继续留在伯爵府工作,安娜作为贴身侍女会被安排在教会学校学习文法、算术和礼仪,确保她未来也能为伯爵一家服务。

  早上九点,索尼娅在哥哥的陪伴下走下楼来,向伯爵、伯爵夫人和一大堆来送行的人告别。拉莫尔家的千金穿着修身的淡蓝色连衣裙,精湛的做工勾勒出青春的线条,单薄的衣料和露出的香肩就算在夏日也让人担心她会不会着凉。白色的轻便高跟鞋让纤细脚踝上的细绳格外惹眼,长长的金发随意地披在腰间,完全是去海边旅行的少女的打扮。

  格里菲斯安静地站在一旁,忍不住把伯爵小姐的容貌和嘉拉迪雅比较了一番。

  又花了半个小时,索尼娅终于听完了伯爵夫人的嘱托,不得不又拿了一件和裙子不太搭的少女几乎不会用的短披肩。看到夫人终于满意了,伯爵和诺兰先生如蒙大赦,立刻就把索尼娅送上马车,呼啦啦就往海湾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