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27章 格里菲斯与骨戒(下)

  堕落法师清明的双眼变得狂热,她果断地拔出格里菲斯腰间的匕首,向着他的后心用力刺去。

  “铛!”匕首撞在坚固的胸甲上,丝毫没有造成伤害。女法师一愣,急忙举起匕首又向着见习骑士的后脖砍去。

  “啪!”格里菲斯突然伸手抓住了女法师的手腕。尽管他还处于头晕目眩和虚弱的状态,但是力量已经足以控制住同样虚弱的女法师。

  “看来……你的状态也不怎么好啊……”全身酸麻的格里菲斯缓缓地转过身来,伸手抓住女法师的脖子,在焦急而绝望的女法师面前一点点扭过匕首,向着女法师的咽喉压去。

  “该死的,放手!放开我!走狗……”

  匕首刺穿了女法师柔软的脖颈,大团的血沫从她的嘴里涌出。

  格里菲斯搅动了两下匕首,这才疲惫地推开已经毫无生机的女法师的尸体,喘着气从地上站了起来。

  他的手里躺着一枚色泽苍白的骨戒,难以辨认的呓语已经消失不见。

  格里菲斯收起戒指,正要向着下水道方向吹响了哨子召唤援军。突然间,一段破碎的记忆涌入他的大脑。

  一个隐藏在黑袍与兜帽下的男人,正将一枚苍白的骨戒递来,唯一一句可以辨认的话语这样说道:“我离开以后,你直接向我的弟子汇报进展。”

  “是,导师。”这句话似乎来自堕落女法师。

  一个又一个的记忆碎片接连涌入大脑,几乎要撕裂格里菲斯的精神。在一片混乱中,他突然看到了闪过的人影中有法师学徒艾西斯的身影,他与堕落女法师说着模糊的计划,态度决绝。在这段记忆的最后,艾西斯拉上兜帽,似乎在向身边的人点头告别。他说道:

  “为了神圣的事业,我会确保毁灭她,不惜代价。”

  见习骑士的精神无法容纳大量的记忆碎片,很快,这些杂乱的信息就像过眼烟云一样消散而去,只留下一段清晰的话语在耳边徘徊。

  “恐惧带来欲念,欲念索取力量,

  “力量突破桎梏,我们终将自由。”

  为什么我获得了这个女人的部分记忆?

  格里菲斯扭动了一下身体,感觉自己除了非常虚弱以外并没有异样。

  根据神秘学的通识,吸收非凡特性的时候有一定的几率获得前任非凡者遗留的记忆碎片。但我是破法者途径,怎么能够吸收堕落女法师的非凡特性?而且,我也没有获取了非凡特性的感觉啊!

  这枚戒指究竟是什么东西?

  ……

  “海因茨总监,敌方堕落法师已被消灭,”格里菲斯将冰冷的尸体交给在场的士兵,向着甲骑兵总监报告道。

  “嗯,还算不太丢脸,”海因茨·威廉看着城防军们将被剥光了盔甲的奥菲莉亚从下水道里抬出来,“谨慎,你的习惯很好。”

  “长官,调查员来了,”一个士兵小跑上前,向着海因茨敬了一个礼,“他们已经接手对俘虏和尸体的调查。”

  在两人的不远处,之前在战斗中被活捉的小个子混混被带到了一边,交给两个全身黑衣的男子。

  “女人?这是个女的,”为首的黑衣人看了小个子一会就转身对身边的军官说道,“我不觉得她这种小爪牙能知道什么,再去看看有没有别的俘虏。”

  他的同伴向着拼命挣扎的小个子伸出手去,在触碰额头的瞬间就让她失去了神智。

  ……

  “唯一的幸存者名叫拉花娜,12岁,女性,父母已故,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经历,也不了解有价值的信息,只是个下水道黑帮的小偷而已,”完成调查的黑衣人来到海因茨,简单地汇报着情况,“被杀死的堕落法师和库克的尸体我们也进行了通灵,但是他们的灵魂被下了禁制,已经消散了。”

  调查一无所获……格里菲斯安静地看着中央调查局的探员向旗队长报告。

  “调查局的人似乎掌握着某种心灵魔咒或能力,可以直接进入被调查者的大脑中翻找信息,”从下水道返回的拉纳也在一旁听着,悄悄和格里菲斯说道,“至于被他们撬开脑袋的人还能不能活下来就没人关心了。”

  “这个小混蛋就地释放,我们的拘押所已经人满为患了,”黑衣人突然转过身,注视着围拢在一边的见习骑士们,“我不知道你们东方军团的士兵有什么扭曲的嗜好,但是,请几位记住,这里是拜耶兰,世界之都,像我这样的公务员会盯着你们的一举一动的。”

  这是在提醒我们?格里菲斯几秒钟后才反应过来调查员在说什么。

  调查局在提醒我们不要对这个叫作拉花娜的小丫头动手吗?

  ……

  回到拉莫尔府以后,格里菲斯还没有进大门就被几个仆人抓住好好冲洗了一遍。接着阿什福德先生把他叫到了会客室里。

  会客室的放桌上放着一叠文件,一个小小的钱袋和一个小盒。管家先生指了指这两个物件,然后退到一边,示意格里菲斯来取。

  格里菲斯来到桌边坐下,首先翻开文件,发现这是一份完成了一部分的报告——“塔索克街库克黑帮事件”。

  报告以第三方的视角详细地记述了几天来库克黑帮杰洛斯发动的袭击,以及库克本人、堕落法师及其党羽有限的资料。

  报告上附带着用铅笔绘制的现场景象,事件中的主要嫌疑人,案发现场及四周的环境都刻画的栩栩如生,不知道是画师本人的技艺精湛还是使用了魔法的成果。

  翻过事件报告和铅笔画册之后,格里菲斯看到一份空白的报告书。

  “见习骑士先生,在注重程序和规则的拜耶兰,提交一份详尽而准确的报告是非常重要的,”阿什福德先生用他那特有的高雅音调慢悠悠地说着,“这是你工作的重要一环,如果你对书写有什么疑问的话可以问我。”

  格里菲斯在军队的时候也经常需要就战斗经过向长官提交报告,对这事已经很熟悉了。他立刻点点头答应下来,然后接着往后翻阅,找到了一份通知。

  “对于格里菲斯·布兰顿见习骑士在本次任务中的表现,经核定,给予如下奖励:

  “50银郎和一天带薪休假。

  “功勋值1点。

  “由于本次任务是见习骑士先生在拉莫尔伯爵麾下执行的首个任务,额外给予1单位潜能强化药剂的奖励。”

  奖励!竟然这么快就发下了奖励!

  格里菲斯的双眼几乎要放出光来。50银郎自然不用说,这可相当于半个月的薪水,对于手头正紧的他来说很有帮助。

  至于功勋值,他也很熟悉了,这是士官和中低级军官提升军衔的唯一指标。而且,在服役满一定年限以后,多余的功勋值可以用来兑换土地或者年金。

  晋升二级小队长的时候已经把格里菲斯已有的功勋值消耗一空,接下来如果他要晋升一级小队长需要拥有10点功勋值,而晋级更高位的突击小队长还要额外的20点功勋值。一旦迈过突击小队长的门槛,他甚至就有希望成为军官和贵族,建立自己的小家族。

  阿什福德先生安静地注视着见习骑士,把他热切的目光全都收在眼里,开口说道:“见习骑士先生,你以前接触过潜能强化药剂吗?”

  对了,这是啥……格里菲斯立刻摇摇头。

  阿什福德解释道:“在军队里你们自然是不需要这种药剂,但是想要快速提升非凡能力的话,潜能药剂是非常有用的。

  “图书室里有关于潜能药剂的情报,你可以慢慢研究。对于比较基础的非凡能力来说,1个单位的潜能药剂就已经可以将提升一阶。

  “但是,越是强大的能力提升起来消耗的资源也就越多,我建议你在使用前谨慎考虑。”

  ……

  格里菲斯每周有一天的假期,这一天一般是周日,如果他愿意的话,也可以在没有紧急公务的那天安排休假。

  今天是第二纪1443年8月22日。

  格里菲斯的房间在伯爵府的阁楼上,是一间比公共马车的车厢大不了多少的单间。硬梆梆的木床紧挨着书桌、椅子和一个小书架,床底下塞着行李箱。朝阳穿过窗户洒在被单上,让刚刚醒来的格里菲斯感觉非常舒适。

  见习骑士早早地从床上爬起来,匆匆洗过脸之后披挂上全套重甲和武器,小跑着离开地下一层的宿舍,沿着上城区宽阔美观的林荫大道跑自己加量的晨练。

  今天是假期,格里菲斯有很重要的安排。

  一路上他遇到了同样全副武装的拉纳和缪拉,彼此间互相点点头就继续自己的锻炼。

  “早——格里菲斯!”高挑轻盈的奥菲莉亚穿着舒适的便服,把长长的金发绑成马尾,随着跑动甩来甩去,“别问,已经没有味道了!再问就打你。”

  整洁的街道用鹅卵石或是方砖铺成,无论刮风还是下雨都非常干净清爽。格里菲斯一开始几天按照军队里的习惯和距离进行锻炼,结果发现还不等热身就结束了。

  拜耶兰上城区最豪华的住宅都建立在半山视野开阔的缓坡上。

曲折的长街上不时传来全副武装的见习骑士或者侍从们训练的响动,但是并不会吵醒附近宅邸里的勋贵们。居住在这里的大贵人们的卧房都在幽静的花园深处,丝毫不在意部下的吵闹声。

  天还蒙蒙亮的时候,格里菲斯便回到了拉莫尔府。府上的厨房昼夜都不熄火,轮班为佣人和卫士们提供四顿正餐和两顿宵夜,还要满足主人和宾客时不时提出的需求。格里菲斯从厨娘那领到牛奶、燕麦、刚出炉的面包和培根,以及其他仆人没有的两个煎蛋。虽然这样的日子已经持续了有一段事件,但是每次早饭格里菲斯还是幸福得像做梦一样。

  用过早餐,格里菲斯回到房间换上浆洗女仆烫得笔挺的外套,迈着轻快的步伐向上城区的埃文森林走去。

  精灵王国的大使馆就坐落在整个拜耶兰最林荫茂盛的地方。在苍天的巨木环绕中,隐约可以看见高耸的尖塔和跃动的身影。

  在使馆区边缘的栅栏边,格里菲斯就被拦下接受询问。负责这里守卫的是人类的士兵,如果无视他们的阻拦继续前进或者贸然闯入,可能就会被不知何处射来的羽箭射成筛子。

  守卫的人类士兵看了看格里菲斯提交的申请便指指一旁的一间小屋,示意他去那里等待。格里菲斯顺从地走了进去,发现这里出乎意料地舒适。

  说不上种类的木材拼接成美观的木制地板和家具。座椅边的小桌上还放着精致的白瓷茶壶和点心盘。

  见习骑士好奇地打开茶壶闻了闻,清香的气味扑鼻而来,让人神清气爽。一旁的点心虽然不多但是非常精致,入口带来清凉的甘甜味。

  “你怎么自己吃起来了!”熟悉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格里菲斯急忙把手里的半块点心塞进嘴里,拍拍手向几天不见的精灵朋友问好。

  自从来到拜耶兰以后,格里菲斯写了几封信给精灵女孩约她一起吃午饭,今天是唯一得逞的一次。

  “很抱歉,我对这个城市还不太熟,一点不值一提的小礼物,生日快乐!”格里菲斯按照上门做客的礼节取出随身的一个精致小盒递了过来。

  “既然是不值一提的礼物,那我就不要了,”嘉拉迪雅严肃地看着见习骑士。

  额……哈?精灵的礼节和我们人类不同吗!这可怎么办才好!格里菲斯一下不知道如何接话了。

  “哈哈哈!逗你玩的!”嘉拉迪雅摇晃了一下柔顺的黑色长直发,“里面装了什么?”

  “蜜桃和百香果加入蜂蜜调制的花茶,常温下可以保存,野外旅行只要加入热水就可以饮用,”格里菲斯就像等待考试成绩的紧张考生一样说道,“之前在野外只能用香草煮茶,我觉得要是当时有这个就好了。”

  好看的花茶装在晶莹的水晶瓶里,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嚯嚯,味道不错,也很好看!”精灵女孩轻轻拿起色彩鲜艳的花茶,竖起鼻尖嗅了嗅,舒展细眉点了点头。

  “嘿!你挺懂的嘛!果然是人类的男孩比较有意思!”嘉拉迪雅满意地重重拍了两下见习骑士的肩膀,“我们精灵的男性送小礼物的时候就是不知道上哪里捡一块破碎的遗迹石像,然后用历史故事和我聊上两个小时。是我不识字不会自己看书还是闲得慌吗!”

  “噢~”格里菲斯想了想,觉得这好像也挺有意思的。

  “而且你知道吗?有时候这些石像还会召来诅咒或者邪神的注视,真是见了鬼了!就是因为这样,每年的生育率才会下降啊~”嘉拉迪雅将花茶放到墙边的一个小柜子里,稍后由仆人送回自己住处,“这样的生活真是让人昏_昏_欲_睡!”

  “说到这个,拜耶兰的人口真是多啊!”格里菲斯打开会客室通向外面的木门,“出去走走吗?”

  ……

  “所以,你和拉莫尔小姐非常巧合地遭到了拥有异能的混混的袭击,”嘉拉迪雅说道,“而这个混混之所以袭击你们,是因为不知道从那里获悉了三位年轻贵族的出行计划。调查局有没有撬开混混的脑子进去看看?”

  据说某个途径的非凡者拥有通灵和侵入思维、梦境的力量,隐私和秘密在他们的力量下无所遁形。

  但是,调查局并没有提交任何有关的情况和报告给伯爵府,至少格里菲斯不知道。

  “没听说有什么进展,”格里菲斯回答,“是不是有魔法和非凡力量可以隔断大脑和记忆妨碍调查。”

  “那自然是有的,神秘侧的力量深不可测~”精灵说道,“再然后,因为第一个事件的原因你参加了围剿黑帮的战斗,遭遇了一个堕落法师并且将她和爪牙全部歼灭。”

  “嗯……”

  “那袭击拉莫尔小姐她们的线索就该断了,UU看书 www.uukanshu.com”嘉拉迪雅说道,“幕后的人做事很周全,不要对叫杰洛斯和拉花娜这些爪牙的调查结果抱太大期望。”

  见习骑士和漂亮的精灵女孩沿着长长的栈桥,在僻静的河岸边慢慢走着。嘉拉迪雅摘下路边的枝条和花瓣,信手编织起来:

  “但是堕落法师是个真实存在的人,从她的生活痕迹和物品入手,也许还能调查出点什么。你还有什么线索吗?”

  “有的,”格里菲斯从手指上取下苍白色的骨戒递给精灵,“我没有向官方汇报这条线索。”

  “这材质……是什么的骨头吗?看着有点吓人。从形状看,这就像是一条卷曲的蛇咬住自己的尾巴,戒托上少了镶嵌的宝石,”嘉拉迪雅拿起戒指端详了一阵,“它的气息被屏蔽了,贸然解除封印会很危险。以你的魔法造诣,也不可能研究出个结果来。嗯对了,这个式样,我似乎在那里看过,我会调查一下的。”

  说完这话,精灵把戒指抛给了见习骑士:“我不喜欢这种猎奇风格的。”

  “戴上这个戒指的时候,我感觉自己被无穷无尽的低语声包围,差点失去意识,身体也失去了力量,”格里菲斯小心地接住戒指带回手指上,“当时已经非常虚弱的堕落法师几乎趁机翻盘,差点杀掉我。”

  “小心点啊!”嘉拉迪雅责备地嘀咕着,关切地瞪了他一眼,“这么说来这还是一件不普通的魔法物品,并且与某个强大的灵魂有着联系。我也只是听说,这种低语往往意味着大量的神秘信息和知识,对毫无准备的人是非常危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