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26章 格里菲斯与骨戒(上)

  “呜啊!”一个手持匕首的混混从黑暗中窜了出来,向着拉纳的腰间捅了过去。

  匕首击中了铁甲,接着便顺着弧线向着一旁滑开。拉纳顺手抓住混混的脑袋,咔嚓一声扭断扔在一边。

  “别过来!别过来!”一个瘦小的混混挥舞着一把破刀,靠在冰冷的墙壁上喊叫着。

  在他身边的地上躺着四具尸体。这些人装备了弓弩和匕首,潜伏在一个拐角处袭击了修托拉尔小队。

  但是,他们低劣的武器连在铁甲上留一个划痕都做不到。不等混混们反应过来,修托拉尔小队就杀死了他们中的大部分人。

  “投降,或者死。”格里菲斯翻出来一条麻绳,向着仅剩的混混晃了晃。

  已经无路可逃的混混紧咬着牙齿,一双明亮的眼睛在火光下瞪着面前的格里菲斯。接着,混混举起匕首,发出一声喊,向着格里菲斯扑了过来。

  “咦呀!”

  身披坚甲的见习骑士轻松地闪向一边,顺手抓过混混纤弱的胳膊轻轻一扭。这个小个子惨叫一声,重重地摔倒在地。

  “这些小鬼都是哪里找来的?”缪拉瞥了一眼地上的混混,“看起来不过十二三岁。”

  “超过十岁就可以加入屠城大礼包了,十二三岁可不小,”拉纳一边在尸体上擦着刀剑一边说道,“只是比较瘦小而已。”

  格里菲斯将小个子的双手拧到背后,飞快地捆绑打上死结,然后从泥水中拎到奥菲莉亚面前:“有什么要问吗?”

  “没有~都是这种程度的伏击有什么好问的,”奥菲莉亚歪歪头,“除了一开始的几队人比较强壮,后面几批只是单纯的小孩嘛!”

  “贵族的走狗!我要杀了你们,杀了你们!”小个子尖叫起来。不等他叫喊几句,格里菲斯就把他拎回到自己面前,双手按住了他的脖颈。

  还在叫骂的小个子尖利的喊叫声顿时不见了踪影。有力的手正按在他的脖颈上,冰凉的钢铁带着死亡的寒意直入骨髓。

  地上的死尸,一个已经被拧到了背后的脑袋正用空洞的双眼瞪着这边。

  颤抖顺着双手传递过来。格里菲斯冷漠地看着眼前的小个子的牙齿正在快速地上下撞击,紧接着这个瘦小的身体也颤抖起来,就像是得了疟疾一样抖个不停。

  “这个我们带着,可能会有用。”格里菲斯把小个子放了下来。

  “Aye~!”见习骑士们毫不奇怪地表示同意。

  ……

  修托拉尔小队已经深入了下水道。根据之前的地图估算距离,接下来库克黑帮已经没有什么地方可以躲藏了。

  “对付法师必须立刻攻击,”奥菲莉亚警惕地扫视着四周,她似乎在黑暗中也拥有良好的视野,“对手是堕落法师,这类人没有经过系统的训练却可能拥有特别的攻击法术,但是防御往往不是长处。”

  “我的匕首会在第一时间结果他,”拉纳说道,“这里的空间狭小,遭遇战也不会间隔太远。我不会让他有机会念咒的。”

  “杀光贵族的走狗!”突然之间黑暗中传出一声怒吼,紧接着混乱的脚步踩在水声音向着这边扑来。

  “噢来了呢!”奥菲莉亚弯弓搭箭,闪电般地一箭射去。黑暗中刚有一人转过路口就被射穿了眼睛,仰头摔倒在地。

  “冲啊!杀!”一个魁梧的大汉手持巨斧身披锁甲,在一群大大小小的喽啰簇拥下奔了出来。

  “攻击,小心隐藏在人群里的法师!”格里芬斯举起短枪将一个混混钉死在地,“披甲的库克来了!”

  其他见习骑士立刻敏捷地丢出匕首,投枪或射出弓箭。手持五花八门武器的混混们像是狂风吹过的麦田一样当场倒下一片。

  “杀!”最强壮的,也是唯一披甲的库克老大身上插着两把匕首,手持大斧劈砍过来。

  格里菲斯双手持枪举过头顶,从盾牌的上方向着库克的左肩刺去。

  破甲的枪头一击便撕碎了锁甲的防御,洞穿了库克壮硕的肩膀从后面穿出。

  “噢~”狂呼酣战的库克一下就没了喊叫声,他一把抓住刺进肩胛的枪头,硬撑着举起斧头劈向缪拉的盾牌。

  格里菲斯眼疾手快,当继旋转了手中的短枪。剧烈的痛楚带着飞溅的血肉在肩膀上炸开,库克浑身一颤,劈向盾牌的一击也变得绵软无力。

  缪拉挡下一击,顺着向前一撞。库克当即被撞得跌倒在地,连斧头也掉落在污水中。

  格里菲斯顺势拔出短枪,向着库克张开的大嘴一枪刺下。

  “呜!呜呜呜!”被捆在后面的小个子俘虏拼命地挣扎喊叫起来。但是他的手被捆住,嘴里也塞着破布,只能发出含糊的声响。

  两米多高的库克已经被枪头洞穿了喉咙。

  “你们看到他使用异能了吗?”拉纳一边询问,一边捅穿了一个冲过来的混混。

  “没有。”大家一起摇摇头。

  发动反击的12个库克黑帮成员没有给修托拉尔小队造成任何损失就被歼灭了。

  “保持警惕,还没结束,”格里菲斯拉了拉绳子,将捆得结结实实的小个子拽到前面,“你走在前面,去看看里面有没有幸存者。”

  被堵住了嘴的小个子被推到了前面。格里菲斯用冰冷的枪刃拍拍他的肩膀,“这是你活命的机会,在前面带路。”

  直到现在,堕落法师的身影也没有出现。这样一个阴影中的危险让修托拉尔们更加警惕。

  终于,在下水道一处干燥的平台上,修托拉尔们发现了两个蜷缩在一起的身影。借着微弱的光线,格里菲斯他们也勉强可以看清两人身上华丽的服饰和颤抖的身体。

  “我们是近卫军的见习骑士,来救你们的,”奥菲莉亚躲在格里菲斯的背后喊道,“男爵,男爵夫人,是你们吗?请抬起头让我们看到你们的脸。”

  抱在一起的夫妇继续颤抖着,男爵本人抬起头来,看了眼五个身披铁甲的救援者:“是,我就是。”

  “哈,太好了,”奥菲莉亚叹了口气,“你们受伤了吗?能行动吗?”

  “我……我们的脚被冻伤了,”男爵抖得更厉害了,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兴奋,“那个堕落法师干的。”

  “继续走,到男爵身边去,”格里菲斯拍拍小个子的肩膀。

  男爵夫妇的身边并没有陷阱,但是他们两人的脚踝被银白色的脚镣拷在地上动弹不得。

  “是冰,冰凝结成的镣铐,”拉纳观察了一下抬起头来说道,“火把给我。”

  两支火把被递了过去,拉纳和米典麦亚小心地在男爵夫妇的脚踝边解冻。其他人就在他们身边警戒。

  “那个堕落法师呢?”格里菲斯问道。

  “他锁住住我们以后就离开了,去了更里面,”卡昂男爵抱着妻子,神色已经略微放松,“早些时候黑帮的人试图掘开一条逃生之路,不知道他们成功了没有。”

  “应该没有成功,”格里菲斯指了指库克等人倒下的方向,“我们干掉了他们的老大。”

  “嘘!别说话!”奥菲莉亚突然竖起食指,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

  现场立刻安静了下来。从幽暗的下水道里传来了悉悉索索的响动声,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朝着这边移动。

  几团明亮的火把出现在通道里,火光照亮了一片明黄色甲胄。两队城防军快步向着这边跑了过来。

  “嘿!伙计们,你们来晚啦!”奥菲莉亚得意洋洋地喊道,“但是大老鼠还在洞里面。”

  “城防军雷克斯中士前来报道,科迪指挥官让我们接受你们的指挥,”带队的城防军向着修托拉尔们敬了一个礼。

  “很好,我们正缺人手,”格里菲斯和奥菲莉亚对视了一眼,“安排几个人带上男爵夫妇和俘虏先撤退出去,剩下的人跟我们一起进去抓捕堕落法师。”

  就在这时,一股凶狠狂暴的气息就从黑暗中蔓延过来。

  “野兽?不完全是,混杂着人类的气息,”奥菲莉亚有些诧异地闻了闻,“也可能是某种黑魔法产物。就在那片黑暗里。”

  黑暗中出现了两团火红色的亮光,像是火炬一样,夹带着腥臭的气息。

  “这是什么?火球吗?”拉纳细看了一会,但是又觉得不像。

  两团红光时不时闪烁一下,幽幽地向着人群慢慢靠近。血红的核心,竟然如瞳孔一般。

  “老鼠!”奥菲莉亚突然大喊一声,弯弓就向着红光射去一箭。

  还不等大家明白发生了什么,红光突然急速闪向一边的墙壁,紧接着向士兵们直扑过来。

  一头比山熊还要巨大的黑色巨鼠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就咬下了一个城防军士兵的脑袋。

  不用人提醒,在场的所有人用所有能找到的武器向着巨型老鼠砸了过去。

  拉纳闪电般地投出飞刀。但是利刃命中黑亮的毛皮后直接偏斜开来,丝毫不能造成伤害。

  遭到攻击的巨鼠闪电般地冲进人群,把一队城防军撞得七零八落。

  缪拉挥舞大盾,向着从自己身边窜过的巨鼠猛击过去。

  “DUANG!”

  难以言喻的波动扩散开来,近处的士兵们全都一个趔趄。那只巨型老鼠也被击倒在地,火红的双眼里一片呆滞。

  格里菲斯强忍着眩晕,持枪上前朝着红眼用力戳下。

  “吱!”这只巨鼠发出了普通老鼠一样的惨叫声,堪比鳄鱼尾巴的长尾横扫过来。

  格里菲斯只觉得自己腾云驾雾般飞了出去,撞在冰冷的墙壁上一时动弹不得。

  米典麦亚大吼一声,挥舞手中的铁铲朝着另一只眼睛奋力插下。血红色的眼球当场爆裂开来。

  失去了双眼的巨鼠开始狂暴地挥舞巨大的尾巴四处攻击,一边张开血盆大口嘶吼起来。

  米典麦亚和拉纳一拥而上,抓住巨鼠想要将它按在地上。但是这头怪物的力量远超他们两人,眨眼间就将他们甩开。缪拉眼疾手快,在两人被甩开的瞬间持盾朝着巨鼠的面门砸了过去。

  又是一阵让人眩晕的波动传来,强壮的巨鼠再次打得一阵呆滞。

  奥菲莉亚定了定神,从箭袋里抽出一支铭刻着烈焰般魔纹的羽箭,

弯弓射进了巨鼠口中。射完这一箭后奥菲莉亚双手抱头就地一滚。

  “散开!”

  还不等其他人反应过来,巨鼠的口中“轰”的一声爆裂开来。尖利的獠牙混合着血肉到处横飞,躲闪不及的城防军当场倒下了一大片。

  “干掉它了!”缪拉距离怪物最近,却奇迹般的第一个站了起来。他看了眼粘的满身都是的血肉和碎牙,抽出随身佩剑朝着还在抽搐的巨鼠一剑刺下。

  “呼~这东西的皮毛是好东西,”缪拉把插进巨鼠脑袋的长剑转了转,“喂!格里菲斯,还活着吗?活着就动一下”。

  “我,我好不容易活着回到世界之都……”奥菲莉亚狼狈不堪地从污水、血肉中站了起来,抹了一把糊了不知道什么东西的面甲,“我可不是为了打这种烂仗!”

  还不等其他的修托拉尔笑出声来,已经死去的巨鼠的腹部突然开始剧烈蠕动,就像是有一个顽皮的小孩躲在被子下面钻来钻去一样。

  “缪拉!快躲开!”

  巨鼠的腹部炸裂开来,从里面飞溅出无数的大大小小的老鼠。它们每一只就瞪着猩红的双眼,向着在场的人猛扑过来。

  惊叫和怒吼声顿时响成一片,所有还能够站立的修托拉尔都疯狂地挥舞武器,朝着黑压压涌出的老鼠猛击过去。

  “嘭!”第一只被击杀的小老鼠炸裂开来,冒出一团白色的冷气。周遭的污水立刻被冻结成了坚硬的冰块。密密麻麻的小老鼠一片片炸开成白色的冰雾。

  “哎呀~糟了!”奥菲莉亚眼看着一团冰雾爆裂开来,恰好糊在自己面甲的缝隙上遮挡了视线。紧接着,她还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就去了意识。

  ……

  一个接着一个的伤者被担架抬出了下水道。

  无论是修托拉尔还是城防军,他们的衣服和甲胄上都覆盖着厚厚的血肉和污泥,这些污浊的东西被冻得结结实实地黏在他们身上。

  “五个修托拉尔受伤,二十五名城防军阵亡一人,伤十三人。”现场指挥官科迪满脸黑线地向海因茨长官汇报道,“很抱歉,虽然救出了男爵夫妇,但是也让阁下的修托拉尔精英打了这么一场烂仗。”

  “他们吃了亏但是都活着,”海因茨·威廉甲骑兵总监摊开双手,“别说这些没用的,赶快把你的城防军派下去,一定要抓住这个该死的法师。”

  在他们的不远处,满身狼藉的奥菲莉亚一瘸一拐地向远处街角的水池走去。有个负责警戒的城防军试图上来搀扶她,但是被拒绝了。

  “见习骑士小姐的伤势如何?”一个医官向这个明显是女性的修托拉尔问道。

  奥菲莉亚艰难地摆动了一下胳膊,然后指指自己被冻住的面甲。医官皱着眉头看了看冻成冰块的污物,摇摇头就走开了。

  “呼~!”奥菲莉亚来到街角的水池边,拎起一桶水往身上浇了下去,转身靠在一旁的墙角歇息。

  一队城防军从她的身边跑过,向着刚刚结束战斗的下水道入口奔跑过去。

  看起来身心俱疲的奥菲莉亚看了看从身边经过的士兵们,艰难地站起身来向着僻静的小巷孤零零地走去。

  “你这是去哪?”一个有些熟悉的沉默嗓音从背后响起。

  奥菲莉亚转过头去,看见同样满身狼藉的格里菲斯就站在她背后的不远处。

  奥菲莉亚无奈地摊摊手,指了指冻结冰块的面甲。

  格里菲斯完全不当回事地走了过来,来到奥菲莉亚的身边和她一起继续向前走:“你怎么看?

  “藏身在下水道里的堕落法师有这么强大的使魔,冰系魔法也非常娴熟。他有这样的实力,为什么一开始不配合库克黑帮的人使用呢?”

  这个问题奥菲莉亚似乎无法回答,她只是沉默地走着。见她不作声,格里菲斯接着说道:

  “即便他有这样的实力,造成了我们这么大的伤亡以后也没有被放过的可能。接下来去对付他的就是正规骑士和大骑士了。

  “在失去了使魔的情况下,他的下场只有死路一条。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借着自己尚有余力的时候挟持人质和库克黑帮一起突围出来呢?”

  奥菲莉亚停在了原地,抬头看着已经脱掉了头盔的格里菲斯。

  附近的居民和城防军都已经集中到了下水道附近的入口。两人就这样在寂静无人的小巷里对视着。

  奥菲莉亚低下来,右手轻轻抚摸着格里菲斯凹陷破损的胸甲,就像是女孩在抚摸男友结实的胸膛一样。

  “这样,不好吧~”奥菲莉亚用陌生的声音说道,“老猫都已经抓住老鼠却不吃,难道不怕老鼠反咬一口吗?”

  白色的冰霜以肉眼看见的速度在格里菲斯的胸甲伤蔓延开来。

  与此同时,格里菲斯闪电般地握住“奥菲莉亚”的手腕,“咔嚓”一声翻转过去。

  “啊——!”身穿奥菲莉亚铁甲的女法师低沉地惨叫一声瘫倒在地。

  格里菲斯伸手扯下已经松动的铁盔,看着满脸痛苦的堕落女法师。

  “我给你一分钟时间来说服我不拧断你的脖子,”格里菲斯抓住女法师的双手举过头顶按在地上,用膝盖顶住她的胸膛。

  被压在身下的女法师的长相倒是出乎格里菲斯的意料之外。她的脸庞颇为圆润,留着短短的褐色头发,五官不算漂亮但是相当端正,闪光的双眼充满了生机,一点没有学习寒冰和黑魔法的阴毒气息。

  “杀了我吧,贵族的走狗,”女法师毫无惧色地看着格里菲斯,“你们杀死了我,还会有千千万万个勇敢的人站出来推翻这个错乱的世界!”

  “我对你的性命没有兴趣。你的精神力很微弱,不是专业训练的法师,你是怎么做到同时掌握冰霜魔法和魔化巨鼠的?”格里菲斯就像没有听到她说话一样问道。UU看书 www.uukanshu.com

  “……”女法师愣了片刻,“我有一枚戒指,每隔一段时间可以使用几次低阶的冰系法术。使魔的控制权是别人给的,与它的联系烙印在我的灵魂上。戒指……我用绳子挂在胸前。”

  格里菲斯一边按住女法师的手,一边脱掉她的铁甲,在她的衣服里面摸索你来。

  女法师转过头去,避开格里菲斯的眼睛:“这是我唯一值钱的东西,拿走了这个就会放我走吧?”

  “我对你的性命没有兴趣,”格里菲斯从女法师身上找出了一枚苍白的骨戒,好奇地端详起来,“走吧,切断你和这枚戒指的精神联系,放弃所有权,另外把交给你使魔的人的名字告诉我。”

  骨戒上仿佛带着无形的屏障,让格里菲斯的意识无法触及。

  “好的。”

  话音刚落,骨戒上突然涌出无尽的呓语,包裹住了格里菲斯的大脑。呓语仿佛在呼唤着什么,但是无论如何聆听都无法听清楚。

  杂乱的大量信息在见习骑士的脑袋里翻滚,他甚至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就扑通一声跌倒在地,全身抽搐起来。

  “呸!走狗!”女法师奋力从格里菲斯身下挣脱出来,用力踹了他两脚。

  女法师默默地看着在地上抽搐的格里菲斯,突然一把抢回他手中的戒指捧在手心,恶狠狠地说道:“蠢货,解除与我的联系以后,魔戒的意志可以碾碎你的脑袋。我不会交给你的,走狗!这是我们推翻旧世界的希望,是属于我们的力量,我的力量!

  “我的……

  “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