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25章 这是阴谋的味道

  格里菲斯他们等了好一会才摆脱了凝固黏液的束缚。要不是格里菲斯拦着,羞愤难当的拉纳和缪拉当场就要把已经被锤的满嘴碎牙的杰洛斯剁成肉泥。

  “我们要了解一下他都知道什么,”格里菲斯说道,“我们的行踪怎么会被一个街头混混知道。”

  “也不是普通的街头混混,”索尼娅看着白色的凝固体在眼前变成粉末,“这应该是怪物途径序列9半人所特有的可以具象化的非凡能力。每个途径各序列的能力有很大差别,你们晋升以后也有机会掌握其他力量的。”

  “这种能力在战场上应该很少见吧,”菲欧娜拍拍拉纳的肩膀,“据说在都市中不少见,非常适合小范围战斗的瞬发能力,不像魔法那样会受到干扰。”

  “非凡能力的种类千差万别,每个非凡者能够掌握的能力数量是有限的,不像魔法那样可以标准化学习和训练,也不可控,”伊修斯已经从昏迷中清醒了过来,“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东西。”

  “你的回忆,找回来了吗?”索尼娅好奇地问道。

  “嗯,回忆,嗯,”伊修斯点点头,

  “当然。”

  ……

  “所以,一个叫作杰洛斯的混混从某种渠道知道了子爵和小姐们的行踪,在那里袭击你们?三个甲骑兵,竟然打不过一个非正式的非凡者?”全身黑衣的调查员坐在格里菲斯的前面,面色严厉地说道,“你觉得我们会信吗?”

  拜耶兰警方在这两天中来了好几次,询问了有关袭击事件的经过,并且向伯爵府保证立刻搜剿库克黑帮。王国的都市和大部分市镇里都已经设置了专业的警察局,取代城防军和治安军打击犯罪。除此之外,王室还建立了中央调查局对跨区域和发生在王领内的犯罪进行侦破和打击。

  中央调查局和警察部门有大笔的经费,虽然他们比不上陆军系统那么强大,但是也有庞大的人手、装备和情报支持,以及专属的非凡者。有了他们的介入,格里菲斯是不需要也不能对库克黑帮案件插手的。

  不仅不用插手,还要接受严厉的询问和调查。调查员和警方在得知此案以后第一个怀疑的就是他们三个修托拉尔,怀疑他们有人在与黑帮窜通。

  “杰洛斯的能力很有特点,虽然实力不强,却能够将非凡特性具象化,”格里菲斯老老实实地说道,“很出乎意料。”

  调查员用一种难以描述的目光审视了他几秒钟才说道:“你可以离开了,在下一次调查以前如果有什么要汇报的,通过伯爵府的信差联系我们。”

  ……

  我这两个月的经历还真是精彩啊~

  先是精灵执政官的千金遭遇袭击,现在想来,袭击的威力虽然不大,但是艾西斯这个弱小的法师学徒竟然能够规避精灵的预言和占卜,用哥布林和活尸布置陷阱,让嘉拉迪雅和她的家族事先一点准备都没有。艾西斯猎杀嘉拉迪雅能有什么好处?他曾经跟随的鲁迪亚斯到底有没有和他同谋?

  接着伯爵千金和她的朋友们私密的外出计划又泄露了出去。除了在场的六个人,应该没有别人事先了解出行的计划,是谁泄密?我不是叛徒,难道拉纳和缪拉是叛徒?想不到你们两个浓眉大眼的……

  最不合理的是,为什么我会被牵扯进来?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啊!

  索尼娅遇袭可以说是我规避不掉的,那么嘉拉迪雅和我相遇又是怎么回事?

  格里菲斯用炭笔在纸上把自己想到的一条条罗列出来,试图找出其中的关系和联系。但是,这些零碎的事实和线索之间怎么也无法串联。

  也无法解释为什么我会被卷入这些事件和阴谋……太巧合了,这是阴谋的味道。

  格里菲斯越来越困惑,缺失的信息和隐晦的线索仿佛一张蛛网包裹着他,无论往哪个方向都无法逃出。

  等一下!难道是因为?

  不对,不对,这可能吗?

  但是,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解释!

  一个闪电般的念头出现在格里菲斯的脑海中,让他脊背发凉。

  ……

  离开士官学校2年之后,格里菲斯的学业虽然在前线依旧继续,但是和正规教育还是不能比。在袭击事件发生以后,他每天的大部分时间都在拉莫尔家的图书室里学习,为不久之后的学业做准备。

  调查员离开以后,格里菲斯刚刚回到图书室坐下没多久,海因茨旗队长就派人将他召唤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让他对前几天的事件做一个详细的说明。

  格里菲刚结束汇报,一个军士敲响了房门,向海因茨总监说道,“旗队长阁下,首都大区副总指挥召您前往下城区塔索克街。”

  “噢?还说了什么?”甲骑兵总监有些奇怪地站起身来,拿起自己的帽子和外套向外走去。

  “副总指挥命令就近动员修托拉尔小队一同前往,”军士回答道,“之前袭击子爵、拉莫尔小姐、夏龙小姐的黑帮团伙已经被找到,正被警察和城防军包围在塔索克街。”

  ……

  格里菲斯他们赶到现场的时候,塔索克街已经被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围了起来。

  披甲的武装马车守住了各个路口,上面匍匐着手持强弩的王都警察。在远处的下水道窨井口,警官们已经撬起铁盖派人堵住了那里。

  一个身披黄色铠甲的城防军军官正在马车旁指点着地图,将增援过来的人手分派到各个位置。发现海因茨旗队长带着格里菲斯过来以后,他立刻立正站好行礼。

  “我是地区指挥官科迪。黑帮分子据守在这片下水道里,我们封堵了附近街区的下水道出口,但是不确定能困住他们多久,”负责现场指挥的军官说道,“黑帮分子不知道从哪里雇来了一个堕落法师,挟持了一对路过的男爵夫妇,新婚不久。两人的家族已经人来了现场,对我们迟缓的进展非常不满。

  “现场的情况非常复杂。我们的士兵在漆黑的下水道里遭到了四面八方的伏击,根本无力还手。所以我们请示了上级,希望能得到骑士的增援。”

  汇报的指挥官看了看四周,五名修托拉尔正在整顿他们的装备和武器。

  “如果是骑士或者大骑士……”科迪指挥官想了想,还是鼓起勇气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我注意到在场的都是来自各个家族的见习骑士,他们面对堕落法师可能力有未逮。”

  “我明白,科迪指挥官,”甲骑兵总监海因茨·威廉已经披挂整齐,“如果这些年轻人无法对抗下水道里的老鼠,就证明他们没有资格得到王国进一步的培养。等他们失败了,你会看到骑士们登场的。”

  ……

  格里菲斯很快和自己的临时小队的另外四人汇合。为首的一人是个身材高挑,容貌艳丽鲜明的金发女孩。

  她披挂着银色的精良铁甲依然能显示出诱人的曲线,双瞳分别是湛蓝与鲜红色,艳丽的让人侧目。

  “你好,我是奥菲莉亚·冯·伊修塔尔,突击骑兵501联队的二级小队长,专精是侦察、射击和近战,”异瞳的修托拉尔向着一边摆摆手,指着一个气质沉稳的金发男子说道,“这是沃夫冈·米典麦亚,重步兵。”

  另外两人则是格里菲斯已经认识的缪拉和拉纳。他俩看同伴报出了专精,也都开口说道。

  “重步兵缪拉。”

  “膘骑兵拉纳,

白刃突击。”

  格里菲斯右手捶击胸甲,向着临时小队的同伴说道:

  “格里菲斯·布兰顿,502联队二级小队长,枪骑兵。”

  “嗯,我们是东方战场的邻居嘛~”奥菲莉亚点点头,“枪骑兵,那等会你走第一个?”

  “不,我走第一个,格里菲斯跟在我后面,”缪拉拍拍手里的盾牌,“之前下去的城防军遭到的袭击都是阴影中的暗箭。我会抵挡住的。”

  “那格里菲斯后面是我和拉纳,”奥菲莉亚点点头,“米典麦亚最后,带好你的铲子。如果下水道塌了我希望能尽快逃出来。”

  五名修托拉尔全副武装,踏入了阴暗潮湿的下水道里。

  最前面的缪拉举着长方形的步兵大盾,整个人都躲藏在盾牌后面。跟随在身后的第二名和第四名战士分别警戒左右,奥菲莉亚手持强弓位居中央。在小队的最后,全身重甲的米典麦亚手持钢斧,背后还背着铁锹和铁铲。

  这是一个标准修托拉尔战术小队。当他们在王国的边境进行丛林作战或者巷战时就采用这样的配置,即便遭到数倍于己的敌人突然袭击和埋伏也能坚持到援军赶来。

  格里菲斯手持短枪,轻手轻脚地跟在缪拉的背后。在下水道这种狭窄的区域,短枪虽然不方便挥舞但是依然有很大的作用。

  一道道微弱的光线穿过头顶的缝隙或者小孔,洒在银色的铁甲上。修托拉尔们举着两支火把一脚深一脚浅地在黑暗中小心前进。

  “铛!”一支羽箭从黑暗中向着火把射来,在缪拉的盾牌上撞得粉碎。

  “小心!”

  话音刚落,又一只羽箭飞来,掠过缪拉的头盔“嗖”地一声从格里菲斯的脑袋边上擦了过去。

  修托拉尔们向着羽箭飞来的方向扑了过去。奥菲莉亚拉开弓弦,向着阴影中一箭射去。

  她这一箭竟然带着银白色的光芒,照亮了下下水道湿滑的墙壁。格里菲斯顺着光亮望去,只见两个面色惊恐的男人正在给手里的弩机上弦。

  银白色的光芒转瞬即逝,拉纳手疾眼快,拔出一把飞刀就投了过去。最靠前的敌人惨叫一声就跌倒在地,他的同伴慌乱中丢了弩机拔腿就跑。

  奥菲莉亚张弓一箭射去,黑暗中传来扑通的一声响,接着便是痛苦的哀嚎和划水声。

  格里菲斯赶了上去,手持长枪一脚踏在被射中的敌人背上,“投降或者死。”

  “呜——,”被抓住的混混满嘴都是污水地喊了两声就被一把拉了起来。

  “别杀我,我只是打杂的!”混混顾不得疼痛喊了起来,“库克老大说只要我们在这里拖延三个小时就能凿开墙壁逃出去。”

  “你们有多少人?”格里菲斯问道,“有没有盔甲?”

  “不到50个人,大部分都去凿墙了,”混混忍痛说道,“库克老大有一身锁甲。”

  “还有什么?”

  “没,没了!”

  昏暗的光线中,混混瞪大了眼睛望着火光下全身铁甲的见习骑士们。空气突然沉默了。

  格里菲斯抽出腰间的匕首,UU看书www.uukanshu.com插进混混的右手向上划去。

  “啊啊啊!”混混立刻惨叫起来。但是其他的修托拉尔们全都无动于衷,或是沉默地看着他,或是事不关己地警戒着。

  “继续。”格里菲斯从坚固的面甲后吐出毫无感情的两个字。

  “法师,我们有个法师,他能把水冻得像长矛一样,”混混嘶吼道,“我知道得不多!真的!他一直带着面具,也不说话。”

  “有陷阱吗?”

  “有几组人带着弓箭和长矛!”

  “还知道什么?”

  “没有,真的不知道别的!”

  “嗯,他没说假话,”奥菲莉亚轻声说道,“看来他并不知道更多信息。”

  “噢,你是怎么知道的?”格里菲斯望了眼同样带着面甲的同伴,顺手就拧断了混混的脖子,“暂且就这样吧,我们继续前进。”

  “嘿!你不抓俘虏吗?”奥菲莉亚抱怨道。

  “他试图隐瞒己方情报。”

  “那也不用这么干脆,我们已经回到拜耶兰了,要是还像以前把人当狗来杀,善良的拜耶兰公民们会怎么看我们!”奥菲莉亚摆摆手,“算了,现在也没有人手把他押送回去。但是下次杀俘虏的时候得和我们说一声。”

  “嗯,没问题,”格里菲斯在混混的衣服上擦干匕首的血迹,重新插回腰间的刀鞘里,“你说得有道理,是我考虑不周。”

  解决掉了这一处麻烦之后,修托拉尔们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继续前进。下水道里不但光线昏暗,道路也弯弯绕绕分不清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