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24章 重现被遗忘的记忆

  “呵~呼……”格里菲斯隐藏在圆形铁盾之后,竭力调整着自己的呼吸。

  在他的面前,一个如同铁塔般健硕的绿皮兽人赤裸着上身,手持战锤,双目赤红地紧盯着他。

  纯血兽人小队长……想不到如此棘手。

  灰烬和废墟遍布的战场上,三个甲骑兵躺在地上呻吟着。

  十几分钟前,格里菲斯的小队在混战中遭遇了一队敌人,虽然他们仗着长枪重甲飞快地杀光了半兽人战士,但是却被带队的兽人武士打垮。

  克丽丝塔和另两位甲骑兵都受伤倒地,唯一还站着的格里菲斯与兽人相距二十步,战斗一触即发。

  兽人是比半兽人更高位、更强壮的生物,数量虽少但是非常危险。格里菲斯需要独自一人面对这个强壮的敌人和他的兵器。他瞥了眼地上另一个甲骑兵破损的盾牌,确信防具无法阻挡可怕的伤害。

  那柄重锤,我的力量无法抗衡……格里菲斯审视着眼前的强敌,大脑飞快地运转着。

  “嗷!”兽人怒吼一声,向着浑身是铁的敌人直扑过来。格里菲斯也急速向前,将沉重的盾牌向着对方掷去。

  “哐当!”旋转的盾牌被重锤打飞,兽人战士以难以想象的敏捷再次举起可怕的兵器,朝着见习骑士的头颅砸下。

  格里菲斯向下一跪,身体极限后仰,借着冲锋的惯性滑向前方,堪堪避开呼呼生风的战锤,举起长剑劈去。

  “嗷!”兽人发出一声出乎意料的惨叫。利刃从他的下身劈砍而过,掀起一大团血肉。遭到重创的兽人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这可是我留着压箱底的大招……格里菲斯迅速起身,手腕一翻,利刃抵住强壮兽人的肩窝,用力刺下。

  ……

  “三级小队长格里菲斯·布兰顿,为表彰你非凡的勇气和杰出的表现,晋升你为二级小队长。”熟悉的长官走到见习骑士面前,打开一个小小的盒子,“此外,授予你铁鹰勋章。”

  “格里菲斯!格里菲斯!格里菲斯!”

  上百个甲骑兵一起敲打着胸甲。

  旗队长将勋章扣在见习骑士的领口,地拍拍他的肩膀。格里菲斯立刻被巨大的荣誉感充满了,就算现在要他独自向一千个敌人冲锋,他也会毫不犹豫地执行命令。

  “欢庆吧!勇士们!”旗队长振臂高呼,“今天的战斗以后,我们已经扫清了通往阿纳塔的障碍,胜利就在眼前!”

  “Hurrah!”成百上千的战士齐声欢呼。

  ……

  “格里菲斯,”娇小的克丽丝塔绑着绷带靠在军医帐篷外的一块大石头休息,今天的战斗伤到了她的腿,虽然已经过神术的治疗,但是为了更好的恢复,医官还是建议她打上一段时间的石膏,她笑着向同伴招招手,“今天多亏了你。”

  “你的腿怎么样?”

  “不太好,要多休息,”克丽丝塔指指远处的营火,“能给我找根拐杖吗?长枪也行,我不想错过今晚的大餐。”

  “那么,失礼了,”格里菲斯俯下身来,把见习修女抱进怀里向着庆功宴的方向走去,“你好轻啊!要多吃点东西。”

  “快,快放我下来!会被人看到的!”克丽丝塔紧张的满脸通红,轻轻捶了下见习骑士的胸甲。

  “只是送你到瓦尔基里那里去,就算被人看到也没什么,”格里菲斯微微歪歪头,面带笑意地说道,“就算被看到,也只是戈洛纳他们来揍我一顿吧~不会给你带来困扰的。”

  见习骑士怀抱着少女,两人穿过已经空空荡荡的宿营区,向着远处喧闹的火光走去。

  “呐~格里菲斯,”克丽丝塔像只适应了新家的小猫一样蜷缩在结实的臂膀中,“等我们的服役期满了,你想做点什么呢?”

  “嗯,这个嘛~到时候会让我们每个人填志愿表的吧。”

  “快说嘛!”

  “我应该会去拜耶兰。向拉莫尔家族报道,申请就读陆军指挥科,”格里菲斯调整了一下姿势,把怀中的少女抬了抬,让她能够枕在自己的肩膀上,“成为军官以后,我的薪水能多不少呢~”

  “噢……那我们……”克丽丝塔还以为他的话说完了,正要把自己埋藏了许久的心思说出来,微弱的几乎听不见的话语就被格里菲斯打断了。

  “如果成为参谋军官的话大概率可以留在首都工作,”格里菲斯自顾自地幻想起来,“我想在海峡边买一座房子,晚饭的时候可以看见大海听见涛声,到了夜晚,整片星空都是自己的。”

  “那一定要买在埃米尔区!”克丽丝塔欣喜地欢呼起来。

  “为什么是那里?”

  “那里有一片面朝海峡的山坡,不算很偏僻但是价格一定不贵!”克丽丝塔用闪闪发光的蓝眼睛望着见习骑士,“而且那里距离我要去的圣光礼拜堂不远。”

  “那不错啊!”格里菲斯一脸向往地说道,“我会把房门钥匙藏在门口的桃树下面,你们的勤务结束以后想来就来。”

  “哈哈哈哈!谁说过我要从正门进来的!”

  宁静的星空下,两人一起开心地笑了起来。

  “呐~格里菲斯,”克丽丝塔双手抱在胸前,似乎不这么做的话,她的心就会从胸口跳出来一样,“有件事……”

  “说吧,今天是胜利的日子,我还升职加薪了,可以答应你一个不过分的要求。”

  “真的?那我说了!格里菲斯这名字,总觉得有些凶狠的味道。”

  “我还挺喜欢的。”

  “我能叫你格菲吗?”克丽丝塔用尽自己的勇气问道。

  “嚯嚯,当然,为什么不呢?”格里菲斯点点头,“瓦尔基里她们有时候就这么叫我,你不知道吗?”

  “什么!!?她们!她们是谁?为什么是复数?怎么可以这样!”克丽丝塔握紧了腰间的钉锤,一副要冲进远处的宴会拼命的样子。

  “被抢先了吧~”见习骑士盯着那柄不知道会用来砸破谁的狗头的钉锤,“你可以换一个要求。”

  欢笑和喧闹声从前方传来。再拐过一片树林,两人就会加入胜利的喜庆中去。

  “等一下!”克丽丝塔已经来不及犹豫了,她伸出胳膊搂住见习骑士的脖颈抬起身来。

  “嗯?克丽丝……”

  见习骑士的话语被堵在了嘴里。

  ……

  一股强大的恶意突然涌入意识,美好的回忆化作飘渺的烟雾。刚刚还清晰的就像是发生在眼前的一幕幕场景消失不见。格里菲斯回过神来时,发现自己正手握利剑站在客厅里。

  回忆?好清晰的回忆!每一丝的细节都像是发生在眼前一般。自从那一天以后,有关克丽丝塔的一切只会带来要撕裂自己的心痛,早已被刻意掩埋在记忆的尘埃中。

  这座宅邸在读取我们的意识?格里菲斯用手指轻轻抚摸了一下自己的嘴唇,用力甩了甩头,转身向一旁望去。

  索尼娅就像是石化了一样呆呆地站立在房间的正中央,几乎在同时清醒了过来。

  “好奇妙~”索尼娅一脸回味地揉着额头,“这都是真的回忆吗?我以前一点都不记得。”

  “你还好吗?”格里菲斯警惕地戒备着。这所旧宅回荡的气息在刚才分外鲜明,让他感觉就像是有别的人在场一样。

  “我没事,但是有人进入了这所旧宅,他的恶意无比清晰,”索尼娅抬起头来,“大家可能都在危险之中。我们必须赶快集中起来。”

  “跟在我后面,”格里菲斯指了指一侧的楼梯,“我们先去和菲欧娜小姐汇合,然后是伊修斯。”

  两人离开房间,在不远的地方找到了菲欧娜和她的见习骑士拉纳。

  菲欧娜急匆匆地问道:“你们感觉到吗?刚才有一个清晰的,不属于我们任何一人的意志闯入了这里。”

  为了今天的活动,拉纳和格里菲斯都是全副武装,他俩互相看了一眼,一前一后地掩护着自己的主君向伊修斯的方向移动。

  为了取得良好的魔法效果,伊修斯和缪拉选定了走廊另一侧的房间进行仪式。还不等格里菲斯走到那里,大家就听到了清晰的打斗和怒吼声。

  “轰!”见习骑士缪拉直接撞开了一堵门跳了出来。清瘦的伊修斯子爵被他抱在怀里,已经晕了过去。

  “准备战斗!”拉纳怒吼一声,不等和格里菲斯商量就挥剑就扑了上去。

  他们的敌人是一个容貌丑陋的如同蟾蜍一般的男人。他的皮肤如同死人一般灰白,双眼鼓出,巨大的舌头无法容纳在嘴里,不断滴落出唾液。

  索尼娅被吓了一跳,和菲欧娜一起向后退去。

  “不要离开我们太远,”格里菲斯一面戒备一面瞥了眼正在后退的两个女孩。

  同样持剑在手的拉纳大喝道:“你是何人?为什么要袭击我们!”

  “为什么?为什么呢!”蟾蜍一样的男人诡异地转动着凸出的眼球,打量着堵在他面前的三个修托拉尔,“我是库克黑帮的执行队长杰洛斯,听说有几个年轻貌美的贵族少爷小姐来这里玩耍,就想着把他们抓起来卖掉桀桀桀桀!金发的贵族小美人可是能卖个好价钱的!”

  “只是个低劣的人贩子吗?刚才幻觉中感受到的陌生气息就是他的?”缪拉已经把晕过去的伊修斯送到了后面,重新转身上来站在前排,“喂!杰洛斯,这里可不是你的下水道,看到我们的剑之后还不投降吗?”

  “不过是三个护卫桀桀桀!”杰洛斯伏下身体,用四肢在地上慢慢移动着,打量着面前的三个见习骑士,“你们想必还不知道杰洛斯大人的异能吧!”

  “什么异能?魔法吗?”拉纳小声问道,“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三个配合可以完全压制。务必不能伤到菲欧娜小姐她们。”

  索尼娅刚扶着晕倒的伊修斯倚靠在墙角边,听到怪人和见习骑士的对话急忙喊道,“小心!异能不是魔法!”

  不是魔法?是非凡者的某种特有能力吗?格里菲斯在这以前也没有在战场上遭遇过魔法之外的特殊能力。对他们这样的战士来说,使用条件复杂且无法和大军配合的能力者也就是骑枪一戳的事情,如果一戳解决不了,那就再戳一次。

  三个见习骑士一瞬间都有些茫然。他们还没有在这种近似于斗殴的环境下遭遇特殊能力的经历。

  “接招吧!杰洛斯大人的能力!”蟾蜍般的杰洛斯突然张嘴,大团白色的黏稠液体向着三个修托拉尔飞溅而出。

  这是什么东西!

  格里菲斯等人的背后就是他们的主君,因此根本无法闪避,只能在第一时间用自己的长剑和护臂抵挡飞来的液体。

  这种黏稠的液体在空气中迅速凝固,转眼间就变得和岩石一样坚固。格里菲斯他们措手不及,双手立刻动弹不得。

  “中招了吧!还没完没完呢!”杰洛斯继续吐出大口的黏液,将三个见习骑士的双脚也定在原地。

  格里菲斯都惊呆了!

  他是头一次见到这种不是魔法,也不受血气干扰的非凡能力,竟然在如此便捷高效。

  三人就像是被蜡封住的昆虫一样,无论怎样挣扎都无法从坚固干硬的液体中挣脱出来。

  “哼,怎么样?在我杰洛斯面前毫无还手之力吧!”杰洛斯来到被固定住三人身边,打量着自己的作品,圆鼓鼓的眼睛紧接着转向索尼娅的方向,“这两位漂亮小姐我就带走啦~真是极品的美人啊!”

  索尼娅和菲欧娜齐齐地向后退了一步。

  “菲欧娜,快跑!”羞愧万分的拉纳大喊起来,他雷鸣般的声音差点震隆格里菲斯的耳朵,“跑出去,在外面求救!”

  菲欧娜飞快地转身向着门口冲去。还不等她抵达那里,一大团白色的黏液喷射过来,把门栓牢牢堵住。

  “你们跑不掉的,”杰洛斯淫笑着走上前来,打量着站在原地的索尼娅,“咦?这位小姐你不跑吗?是不是吓坏了动不了腿?我可以帮你揉揉。”

  格里菲斯在石头一样的凝固黏液里竭力挣扎着。今天的遭遇真是让他羞愧万分,没想到竟然在这样的斗殴里翻了车。现在他的手脚都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杰洛斯向索尼娅走去。

  杰罗斯用淫邪的目光上下打量着面前的小美人,似乎对自己能领到这份美差非常得意。

  “我在想?”索尼娅突然歪了歪头,“这种液体你自己应该也不能随意解除凝固状态的吧?UU看书 www.uukanshu.com”

  “那是自然,杰洛斯的粘液需要至少半个小时才会溶解,”杰洛斯毫不在意地回答道,“不过你问这些有什么用呢?难道想试试看杰洛斯大人白色的液体喷在身上的感觉?桀桀桀。”

  “这样我就放心了,”索尼娅晃了晃金色的长发,湛蓝色的眼睛略带厌恶地看着杰洛斯,“如果你的计划是将我掳走,那用这东西来控制我的行动就不太合适了。”

  “那又如何……”杰洛斯一边说一边向着女孩伸出手去。就在这时,索尼娅突然一闪来到他的侧面,敏捷地抓住了他的胳膊向前拉去。

  杰洛斯立刻失去了重心,不等他反应过来,索尼娅抓住他的胳膊向上一抬。身材矮小的杰洛斯一个趔趄,不等站稳他的胳膊就已经被向后翻折过去。

  “嘭!”杰洛斯只觉得天旋地转,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已经被摔倒在地。他立刻像条死鱼一样翻滚起来。索尼娅纤柔的胳膊虽然控制不住杰洛斯的挣扎,立刻抬起膝盖压向他的小腹。

  “呃!”杰洛斯被这一下撞得两眼发晕,张嘴又吐出一团黏液命中了索尼娅的右手,很快就凝结成一大团。

  “呵呵!吓我一跳,但是你又能做什么呢!”杰洛斯讥讽地看着半跪在身上的贵族少女,“我这就……”

  杰洛斯的话就这么卡在了喉咙里。

  索尼娅满脸好奇地挥了挥急速凝固的黏液。她的整个右手已经变得像是一个白色的大锤。

  “还挺沉的~”索尼娅抡起右手,向着杰洛斯的脸锤了下去。

  “吧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