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23章 不可思议的奇妙屋

  几天后,霍蒙沃茨的参考书名单被送到了拉莫尔府上。从贵族学生到普通学员,以及特别生的修托拉尔们都要前往霍蒙沃茨在拜耶兰的产业——学院路采购自己课程的教材。大部分的新生都是魔法科,每个学期要完成至少二十门的必修和选修课程。

  这可是相当花钱的事,每一本新书都可以让普通人过至少一周。部分教授甚至会每年改编一本新书……

  霍蒙沃茨本校建立在拜耶兰北方省份的一个小镇上,只有一部分机构和产业留在拜耶兰城区。学院的校训“人生而平等”就铭刻在学院路的入口,这里是霍蒙沃茨在拜耶兰城里的产业。如果没有特别的许可,男仆和女仆都不能进入。

  除店家以外,不是非凡者的普通人也不得入内。

  从踏入这片霍蒙沃茨产业的那一刻起,自认为比普通人更加平等的勋贵的子嗣们就只能靠自己了。

  和他们即将进入的高等魔法学院一样,在社会阶级受到极大削弱的地方,勋贵的子嗣们和普通年轻人一样要面临学业压力(无法作弊),担忧社交环境(没人围着自己转),甚至连处理日常事务(打点着装)都成了前所未有的重大挑战。对很多女孩子来说,怎么把和砖头一样厚重的课本搬运到快递中心都是个严肃的问题。

  但是,勋贵子弟们有自己的解决办法。

  那就是修托拉尔——伙伴骑兵。只有真正的名门世家才能选拔出合格的修托拉尔并且能够负担得起他的费用。

  几十年前,一个在自己的学生时代饱受校园欺凌的大贵族向校长进言,将那些为王国的安全和繁荣作出重大贡献的血税们纳入到新建的学院军事指挥科中。

  每一个经过选拔的少年士官生在前线服役满2年以后都有资格申请进入这所综合性学院。他们在和别的学生一样读必修课,同时可以完成高阶军事指挥学业的课程。

  博学的校长一开始还没有发现这一举措的真实目的。毕竟,从多样性、教育和社会的需求上来说,这是一个非常棒的建议。直到他发现强壮、忠诚、一往无前的修托拉尔少年少女们各个都是对主家忠诚无比的封臣……

  在这个弱化了社会阶级,强化了学习、运动和外表价值的学校里,修托拉尔立刻受到了教授和学员们的极大的欢迎,连带着就形成了以勋贵子弟和他们的修托拉尔为核心的一个个小圈子。

  等到霍蒙沃茨校董发现这个问题的时候已经无能为力了。一部分校董觉得这真是个天才的想法棒极了,不但极力阻碍任何改革措施,还把自己的子嗣和封臣都打包送了进来。

  ……

  除了厚厚的课本,魔杖对于一位魔法科的新生来说特别重要。

  对于施法者来说,如果想省去许多繁琐的构型和吟唱,你就必须持有一把魔杖并且预先设定命令。如果有法杖就更好了。

  在使用魔咒的时候,预设的指令可以缩短吟唱时间,只要几个简单的短语就能发动魔咒。在实力相差不大的情况下,只要夺取或者解除对方魔杖/法杖就能处于必胜之地。

  据说,曾经有两位身份尊贵的半神法师在决斗时围绕着对方的法杖反复争夺。因为彼此都有极高的魔法抗性和充分的防御措施,最后的场面变得像是两个手持木棍的混混对殴一样。

  “《魔法导论》、《基础炼金》、《基础魔咒》,嗯哼我都会!《魔药学实验》,哎……”索尼娅满心欢喜地从书架上取下一本本装订精美的新书,交给跟在身后的格里菲斯,“格里菲斯,你不拿自己的书吗?是不是太重了?”

  见习骑士抱着半人高的专业课本和辅导书摇摇晃晃地跟在金发少女身后,从书堆里探出脑袋,“我的选修课程不太一样,索尼娅小姐。而且新书对我的薪水来说太贵了,等会我会去一下旧书店。”

  “唔~”索尼娅没想到这个问题,“可以记在我的账上!”

  “谢谢你的好意,小姐,”格里菲斯微笑着摇摇头,“不过修托拉尔的惯例如此,使用主君的费用会打乱自己的财务规划,这也是我们的必修课之一。”

  “好,好吧~”索尼娅微微垂下宝石般的眼睛,“那~那不要再叫我小姐了!叫我索尼娅就行,再过几天我们就是同学了。”

  “你的意志就是我的行动,”格里菲斯把跳到嘴边的“小姐”一词给吞了回去,“索尼娅。”

  给索尼娅买好了课本之后,格里菲斯把这一堆书交给了快递公司,他们会负责送回到拉莫尔府邸。伯爵千金兴高采烈地和几个女孩子去街边的咖啡馆休息,剩下的时间可以交给见习骑士自己支配,只要下午三点的时候来接她就行。

  “旧书店……旧书店……”格里菲斯在人来人往的街上转了几圈,终于在一个拐角处找到了他的目标。

  三层的灰色小楼塞着满满当当的各色书籍,甚至连上楼的楼梯都没有,全靠书店老板用一架小梯子爬上爬下。

  “《魔法导论》、《神秘学通识》……”格里菲斯先是向老板报出了必修课书目,接着说出了自己的专业课书目,“《初级步兵指挥学说》、《标准营垒》、《标准参谋部导论》。”

  “噢,修托拉尔!欢迎你!”瘦高的店主用快乐的音调回应道,“不用说了,我知道你们要什么?每年都一样?要不要来一本丹东写的《血税的起源》,这本小册子很受欢迎。”

  “不必了……我还是挺了解自己的。”

  就在这时,店门被打开了,一群男孩女孩像是旋风一样冲进了书店。

  “看到吗!(只要2个银郎!)”带头的是一对长得一模一样的高个男生,用相同的音调同时说着话,“剩下的钱可以买很多怪味豆。(别忘了给我们一点作为报酬!)”

  这对孪生兄弟用欢快跳脱的语气说着:“快给亚伦大人来一套新生教材。(可不能是脱线的旧书,最好带着笔记的那种!)”

  “亚伦?”书店主人惊呼道,“亚伦·伦迪卢斯?天呐,你长得和你爸小时候真像。”

  说话间,亚伦已经来到了书店中。虽然穿着低调的外套,但是他柔软细腻的金发有着太阳的色彩,皮肤光滑又细腻,像女孩子一样,高挑的鼻梁和英俊的侧脸足以媲美剧院之星,最引人注目的是那双血红色眼眸,仿佛有一种夺人心魄的力量。

  “诸神在上,我怎么会有这样的荣幸!”旧书店主用一种马上要白送他一套的喜悦语气喊道,“我要给你打八八折!”

  “这人是谁?好像很有名的样子。”格里菲斯靠在书架边以免被兴奋的同学们撞倒。

  “亚伦·伦迪卢斯,德伦·伦迪卢斯之子,你不知道吗?”一个身材高大的少年从格里菲斯背后的书架钻了出来,“胜利归于拜耶兰。”

  他穿着干练的外套,腰挂佩剑,体型魁梧且线条分明,刚毅的面相看起来有些凶恶狰狞,却又像是已经在努力压抑澎湃的力量。

  “拉纳!”格里菲斯欣喜地锤了下胸膛,“你也是修托拉尔?”

  “夏龙伯爵,菲欧娜·德·夏龙小姐,你见过她了吗?”拉纳比起格里菲斯还要高出大半个头,是联队里让人畏惧的骠骑兵和狂战士。但是现在的他看起来却很温和,甚至还捧着一堆课本。

  “我已经见过夏龙小姐,原定等会我们就会集合的。”格里菲斯答道,“她们似乎有什么活动要我们一起参加。”

  拉纳把手里的一堆书交给店主结账,点头说道:

  “好像是,菲欧娜让我带上武器。

  “说起亚伦,他十五年前唯一能够从遭到记录抹杀刑的那位手中幸存下来的人,尽管当时他才一岁。无法理解怎么做到的。他的身上可能隐藏着很多秘密,我们在霍蒙沃茨期间要留心。

  “另外,亚伦的意思是圣光的恩惠,他的家族名伦迪卢斯意为优胜者。从他的经历来看,他们家族确实很受神祗的宠爱。”

  “有意思的名字,你竟然了解这些名字的词源,”格里菲斯赞叹了一句,“真是博学多闻。”

  “这不是理所应当的吗?我们修托拉尔以后会成为主君家族的军官和纹章官,这是我们的必修课,”拉纳耸耸肩,

“如果你想了解的话,我可以借你一本书。”

  格里菲斯忍不住将视线投向成为话题的少年。

  在热闹的旧书店里,亚伦平静地站在人群中,仿佛被放逐的君王那样带着一丝厌倦和烦闷。不停恭维的店主和身边的一群小跟班们热烈地说着什么,亚伦偶尔回应一下,立刻让他们欣喜若狂。

  那双血红色的眼眸仿佛有着无尽的力量,将身边人的注意力吸引吞噬。

  亚伦的眼睛突然望向格里菲斯。在视线相交的瞬间,格里菲斯感觉到了一个针刺般的冲击和触动,以及,强大的精神波动。好奇、警惕和各种奇怪的感情混合在一起,让他无法抗拒地凝视着不远处金发红眼的少年。

  亚伦也在凝视着他。

  “走吧,”这时,拉纳拍拍见习骑士的肩膀,打断了他的注意力,“我们该去和小姐们汇合了。”

  ……

  采购了课本和必要的工具以后,大家在咖啡厅门口集合。索尼娅取出魔杖,施展了一个简单的寻路术,便带着大家走进学院街背后的小巷。

  想不到这里竟然这么幽暗深邃。

  有一瞬间,格里菲斯怀疑自己是不是迷失在了梦境的迷宫里。

  霍蒙沃茨高等魔法学院在拜耶兰的产业大的惊人。在人来人往的商店街后面,竟然还有着一大片鳞次栉比的旧屋和窄巷。

  “我们,没有走错吧?~”菲欧娜不确定的问道。

  “没错的!”索尼娅走在最前面,“我们要去的地方在弯角巷,据说和拜耶兰的城墙一样古老。只有非凡者借助特定的魔咒或物品才能找到。”

  “好——吧。”菲欧娜咬了咬嘴唇,跟在拉纳的身后。

  身边的寂静和幽暗变得更加浓郁,格里菲斯仿佛出现了幻觉,总觉得在触手可及的黑暗中有什么动物悄悄跑过,或是有某些人在低语。

  他试图静下心去聆听或者感知这些奇怪的动静,但是薄弱的灵感让他一无所知。

  最后,大家来到了一座突兀地矗立在空地上的废弃的大屋前。破破烂烂的门牌上写着几个歪歪扭扭的字,就像是万圣节的涂鸦——

  “不可思议的奇妙屋。”

  霍蒙沃茨的产业里怎么会留着这么一个破房子?我们来这里干什么?格里菲斯非常想问一堆问题,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合适。

  “这座奇妙屋出现于上次大战前不久,也就是17年前,”伊修斯指指前方孤零零的大宅,“访问者据说可以在那里得到非常美好的经历,甚至找回遗失的记忆和物品。”

  格里菲斯疑惑地望了望伊修斯身边的修托拉尔缪拉,结果这位金发的见习骑士也是一脸茫然。

  菲欧娜小姐注意到了他们的困惑:“伊修斯的父亲,上一代子爵在一次南方的探险中遇难。他们家族的家主代代守护着一个秘密,这个秘密伊修斯在小时候听他的父亲说起过,是有关对抗黑魔法的重要武器。”

  “我的父亲是位了不起的法师,我将来也会如此,”清瘦的伊修斯说道,“听闻那个秘密的时候我还太小。但是借助这个奇妙屋的帮助,我就能回忆起来。不仅是我,每一个进入这座大屋的人都会想起某些特别的回忆,或者看到某种景象。你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格里菲斯、拉纳和缪拉一起摇晃了下脑袋。

  “对思维、记忆的掌控是施法者途径非凡者最重要的能力,藉此我们才能在需要的时候调动知识,完成具体的魔法构型从而使用魔咒,”菲欧娜给大家解释道,“在我们晋级序列8博学者之前需要完成一项专属的特别仪式——重现一段被遗忘的记忆,可以在这里完成!”

  “我们为此而来,”索尼娅闪闪发光的双眸里满是期待,“对于修托拉尔来说虽然不是你们序列必要的仪式,但是也能提升你们的精神力,对学习和记忆很有帮助的。”

  嗯……三个见习骑士一起沉默了,总感觉哪里不对。UU看书 www.uukanshu.com

  “这座大宅难道是一件未被官方管理的封印物?!”拉纳突然想明白了,“私自启用封印物不是违法的吗?”

  “嘿嘿~是吧……”菲欧娜把脑袋飞快地转到一边去。

  “这可能会有危险,”格里菲斯感觉巨大的压迫感正在压制自己的心头,“封印物可能隐藏着未知的负面作用,需要长时间的测试才能投入实用。”

  “以三位的天赋,就算不借助这件封印物也能完成晋升仪式,没必要在这里冒险。”缪拉也附和道,“而且这个封印物没有被登记管理,可能隐藏着邪教徒或者黑暗力量。”

  格里菲斯他们说的没错~但是那样的话我的精神力就要按部就班地提升,开学以后的魔咒实践可能会很不顺利……索尼娅轻轻咬了咬嘴唇,把探询的目光投向菲欧娜。

  万一,我是说万一,我在晋升博学者的过程中耽搁了,施展不了新学的魔咒,那多丢脸啊!菲欧娜假想了一下魔咒课上的窘境,觉得好羞耻,不自觉地看了看索尼娅。

  “没事的,我们彼此间不要距离太远就行。”伊修斯自信地说道,“就算真有危险,我们这里有三个修托拉尔。从战场上回来的你们对于心智魔法有着很强的抗性,血气还能打断吟唱,无论是肉搏战还是对施法者战斗我都不担心。我唯一担心你们的血煞之气不要影响这座奇妙屋的运作就好。”

  “嗯,说的对!”索尼娅终于下定了决心,“这里没有特别的魔咒或者物品是无法找到的,所以不用担心被坏人当作据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