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19章 拉莫尔小姐与晚宴

  格里菲斯作为刚刚晋升不久的二级小队长有着1200银郎的年薪,也就是每月能够领到100银郎。身为非凡者序列9 ,他还可以向政府领取每月10银郎的津贴。在战场上的时候他收到每月的薪水大部分都会用来购买、维护自己的私人装具,剩下的可以在物资匮乏的战区买点价格昂贵的食物和日用品。那套已经严重损坏的皮甲和多次修补的锁甲就是他攒了许久的私人财产。

  这也是格里菲斯离开军队时口袋里没有什么钱的主要原因。

  自打离开军团的这一天起,王国就不再给他发薪饷了。他要从拉莫尔府领取自己的薪金直到完成学业重新为国效力的那一天。

  如果王国需要征召他上战场的话,拉莫尔家依然要为他支付工资并且提供装备。不过,格里菲斯本人可以从军队获得额外的任务津贴和奖赏。

  伯爵的管家是一位又瘦又高,看起来非常和蔼可亲的男人,年龄大约50多岁。他身穿着笔挺的黑色燕尾服,如果站立不动的话就像是一尊雕塑。在他的身边还有一个相貌英武的中年人,用挑剔的目光打量着格里菲斯。

  “伍德先生,你看这个年轻人如何?”管家将一块单边水晶眼镜交给中年男人,“他就是此前对你说的,通过选拔的新修托拉尔。”

  在中年男人将水晶镜片戴上的一瞬间,格里菲斯感觉到一股让人不舒服的力量开始与自己的灵感互相扰动。不等他想明白怎么回事,这奇怪的感觉便消失了。

  “在未经历强化的情况下,体力12、力量14、敏捷12、感知11、精神10,能力均衡,血气很重,对魔抗性4级,对于新人来说不错,”伍德摘下水晶镜片,对见习骑士说道,“我是伯爵的侍卫长和拉莫尔家军队的指挥官,大骑士伍德·伍兹,如果你继续努力而且没有在战场上早早被打死,将来你会接替我的位置。”

  为什么我的能力可以用数字来描述?格里菲斯忍住好奇地看那块水晶镜片的冲动,庄重地向大骑士捶胸致意:“是,大骑士阁下。”

  “时刻牢记自己的本分,见习骑士,”伍德大骑士说完便向管家点点头,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房间。

  “好吧,那我们说正事,我是拉莫尔府的管家阿什弗德,伯爵已经通知了我,格里菲斯先生,”黑衣管家用伍德侍卫长身上丝毫找不到痕迹的优雅地从柜子里取出一个盒子,“金币、银币各五分之一,剩余的是王国中央银行票据,你觉得呢?”

  见习骑士获得的哥布林赏金大部分都用来做身上的好衣服或者消耗在旅途上。他现在穷得要命,而且没有听懂管家的话:“票据?很抱歉,先生,我对这个不太了解。”

  “用纸做的钱,和金银等价。如果你接下来要去订做衬衣,去那些体面的餐馆和商店,票据会给你和店家省下一些麻烦,”管家微笑着说,“拜耶兰的先生们不习惯带着一大包叮当作响的金属片出门,那不体面。你现在看到的小绿纸在这个城市的生活中,嗯,非常重要。”

  格里菲斯接过了这一袋钱,满心欢心地拿出了一叠绿色的票据。这种流通券印刷非常精美,带着一股油墨的清香,印着拜耶兰国王的冠冕和数字。

  “对着太阳照可以在这里看到防伪标记,一面鹰旗,你应该很熟悉了,”阿什弗德给见习骑士示范了一下,然后看着满脸喜悦的格里菲斯说道,“见习骑士先生,我建议你尽快去把这些钱用掉,以免大家问你为什么这么开心的时候你回答说自己刚拿了三个月的薪水,这样会让大家晚饭时多一个话题的。”

  揣着一袋子钱的格里菲斯急忙收紧翘起的嘴角。一个男仆走了进来,领着他去楼顶的房间,匆忙地放下行礼。

  距离晚餐只有一个小时了,格里菲斯必须尽快准备好自己前往餐厅。

  第一个来到餐厅的人是一个清瘦的脸色苍白的年轻人,他看到格里菲斯的时候好像很高兴。

  “你好,我是诺兰·德·拉莫尔,”年轻人礼貌地向他打招呼,“你一定是新来的修托拉尔吧,抽空我们聊一聊东方,我对那里发来的战报有些好奇。”

  啊!伯爵的长子!格里菲斯立刻反应过来,很认真地答应了他的要求。

  格里菲斯还没有介绍多少,伯爵府的主人和宾客们便来了。拉莫尔伯爵夫人是一位非常漂亮而有威仪的金发女子,她身材高挑优雅,穿着高跟鞋以后几乎可以和高个子的见习骑士高度相仿。伯爵夫人挨个和参加晚宴的宾客们打招呼,只是对新来见习骑士不是很感兴趣。

  入席的宾客还包括几位学者、议员和知名的富商。他们是今晚这个小小的晚宴的客人,态度自然地坐在各自的座位上。

  长长的餐桌铺着洁白的桌布。精美的瓷器和银烛台与餐具被光可鉴人,每一位客人的面前都有晶莹诱人的开胃酒和许多不同式样的刀叉。

  麻烦了……格里菲斯意识到自己还没有接受过类似的教导,他连用哪一把勺子喝汤都不知道。

  大家都入座以后,一个女孩子匆匆走进餐厅,来到见习骑士对面的座位上。她的头发是如同朝阳般美丽的淡金色,精致的长裙勾勒出柔美纤细的身材。少女看起来不过十六岁,眼睛像晶莹的蓝宝石一般闪闪发光,略带惊讶地打量了一下穿着红纹黑外套的见习骑士。

  黑色的修身外套,没有教会的标记……这个人是准备在我家随便抓一个人进行决斗吗?少女对这个新来的年轻人非常好奇。格里菲斯挺拔的身姿和还算端正的相貌进一步鼓励了她的好奇。

  “晚上好,索尼娅小姐。”在座的好几位客人殷勤地向迟到的伯爵千金打招呼。

  “晚上好,女士们,先生们。”索尼娅优雅地提了提裙摆,用精致的笑容向大家问好。

  比起已经很熟悉的客人们,索尼现在更关心坐在自己对面的陌生少年是谁。落座以前的一瞥已经足以让聪明的索尼娅掌握许多的信息。

  “他的衣服很新但并不是新款,做工不错,嗯,很可能是为了今天的晚餐刚买的。上面也没有家族的纹章……索尼娅继续总结自己的发现。

  “天呐~他的动作好僵硬,该不会连用哪个勺子喝汤都不会吧!好想提醒他!黑色的头发和冷峻的气质倒是挺般配的。

  “蓝色的缎带,爸爸的客人从来没有戴这个的,应该是我不认识的某种低位勋章。但是,和那些先生们买来的勋章不一样,应该是他用货真价实的功绩换来的。这是他身上唯一显示身份的东西。从严肃克制的气质还有肤色来看,他应该是一个军人,嗯哼~

  “啊哈!我知道了,他是爸爸前几天提到的修托拉尔!那个要监视我上学的小中士。那他的蓝色小缎带应该是一枚铁鹰勋章。有关他的占卜……很微妙哎!”索尼娅对自己的观察感到很兴奋,非常想现在就问问格里菲斯自己猜的对不对。

  不过,现在可不是索尼娅·德·拉莫尔小姐满足好奇心的时间。她有另一套话必须说。

  “抱歉,我来晚了,”索尼娅小姐飞快地推理着格里菲斯的身份,一心两用地说道。

  格里菲斯急忙向着自己对面的女孩子摆出一个僵硬的笑容,像木偶人一样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所幸在场的人没有一个注意到他傻乎乎的样子。

  金发女孩的声音又甜又糯,像是温润的玉石那样让人舒服。如果是她开口拜托什么事情的话,格里菲斯觉得自己肯定无法拒绝。

  “又是看那些危险的书入迷了吗?”拉莫尔伯爵夫人略带责备地说了一句,“等你去了霍蒙沃茨(Homunwards)……诸神在上,你要是再闯祸可不是上报纸的事了。”

  “不会的,妈妈~”索尼娅小声说道,像是要隐瞒自己的小秘密一样低下头去,“我只是在做课程的预习。

  “这是布兰顿骑士的次子,见习骑士格里菲斯·布兰顿,二级小队长,修托拉尔,”伯爵随意地向大家介绍道,“陛下奖赏我的领地里除了小麦和矿产,今年总算也能产出点不同的特产了。”

  嘿!我猜对了!能给一点掌声吗……索尼娅终于可以大胆地注视对面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男孩子,兴奋地用脚尖点了两下地。

  格里菲斯匆忙起身,向着在座的各位行了一个军礼致意。

  “索尼娅九月入学以后,见习骑士先生将一起入学,”伯爵接着说道,“我的一位好友希望他未来能在指挥、法律和行政方面有所建树,为这个家族带来一些新的气象,这都是他在士官学校和东方战场上接触过,或者以后的课程中要学习的。毕竟,你们知道的,我在敖德萨大区的领地盛产老鼠。”

  宾客们一起笑了起来,其中一位客人笑着问格里菲斯:“告诉我,见习骑士先生,你们在东方战场上厮杀的时候,一定和都市很不一样吧?”

  “这位是最高法院的阿瑟拉顿法官大人,”伯爵的长子,好心又帅气的诺兰为格里菲斯介绍道。

  餐桌上坐着都是声名显赫的大人物,留给我回答问题的时间要按秒来计算。如果回答得不好,大家会觉得我是个大傻瓜,如果我考虑得太久,大家也会觉得我是个傻瓜……格里菲斯感觉冷汗正从脖颈上滴下来。

  “尊敬的法官大人,我们军团的辅助兵很多来自东方行省,当战事严峻的时候,行省对农民们征收了很重的税负,”格里菲斯斟酌了一下,在大家的耐性承受范围内尽可能简短地说道,“为了得到教会的祝福,东方行省的辅助兵们试图将自己的土地交给教会。王国的法律并不支持这样的行动。辅助兵们便将土地赠给朋友,请他们将土地上的大部分产出交给教会。”

  “嗯,教会土地是免税的,王政府不允许向教会转让或赠送地产,”阿瑟拉顿法官略有些惊讶地说道,“东方行省的公民在试图绕过国王的成文法。”

  “我注意到见习骑士所说的情况和转让有一点区别,法官阁下,”拉莫尔伯爵被这个话题引起了兴趣,“东方的公民们在把土地交给朋友以后,嗯,收益给教会。这种情况下仍然视同为转让,需要获得特许吗?”

  “这个问题,值得研究,”法官点点头,“我想最高法院很快就会收到有关案件的上诉。见习骑士先生,你觉得呢?”

  格里菲斯没有想太多便说道:“因为税收导致的土地集中已经发生了,接下来的诉讼将会是政府、法院和教会之间争论。”

  格里菲斯注意到在座的宾客中有好几人露出了惊讶的神色,阿瑟拉顿法官大人赞许地点点头。这个新来的年轻人不是一个乡下出来的文盲士兵,多少有点自己的想法。看起来伯爵似乎也对这个话题有兴趣,阿瑟拉顿法官便提出了更多的问题,晚宴一下热闹了起来。

  这个有意思的话题是碰巧的吗?还是说这个边境来的见习骑士事先准备过想在大家面前留下个好印象?

  索尼娅抬起眼睛看了看格里菲斯的脸,又看了看他胸前铁鹰勋章的缎带。她原以为进入霍蒙沃兹以后家里就再也管不到她了。但是刚才的对话让金发女孩突然意识到爸爸很可能故意安插了这么一个厉害角色在她身边。

  她努力控制自己不鼓起腮帮子,“我和朋友们在霍蒙沃兹里放飞自我的时候,这个有头脑的大兵会不会按照爸爸发出的指令监视然后报告邀功呢?占卜显示我们的相性应该还可以的呀~否则也不会选中他,UU看书 www.uukanshu.com啊!他在干什么!”

  这个煎小牛肉真好吃啊!

  格里菲斯完全没注意到女孩子的目光,专心致志地吃着面前的菜。还没等他吃完,侍者们已经送来了下一份餐点,把其他宾客面前只动了两口的食物撤下来。

  格里菲斯赶忙叉起剩下的肉片,一口塞进嘴里,乐呵呵地等着侍者给他送来一碟鲑鱼。在长桌对面,索尼娅正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一干二净的盘子。

  伯爵府的晚宴吃了整整一个半小时。参加晚宴的宾客们就像是有说不完的话一样,从外交使团的访问一直说到南方行省新发现的植物,每个话提结束前伯爵还会点评两句。

  我已经,吃不动了……

  一开始格里菲斯还数着上过几道菜并且在心里点评一下哪个最好吃,每道菜都吃得一干二净,没多久他就被撑爆了。满肚子食物的见习骑士歪了歪身子,看看能不能在胃里再挪点地方出来。他和高贵的客人们没什么好聊的,而且实在是难受得不行了。

  坐在格里菲斯前面的索尼娅小姐含着笑举起晶莹剔透的酒杯,抿了一口清香的果酒,看着难受得要命的格里菲斯,悄悄地翘起了嘴角。

  “各位,失陪了,”拉莫尔伯爵对着还在吃甜点的宾客们点点头,转身离开了餐厅。坐了一个多小时的客人们又闲聊了一阵,这才纷纷向伯爵夫人告辞。

  已经被食物顶到喉咙的格里菲斯僵硬地站了起来,努力不去扶桌沿和墙壁,在索尼娅带着笑意的眼神中,跟在人群的最后面慢悠悠地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