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16章 驻守法师鲁迪亚斯的小小研究(下)

  一个高挑的倩影走出破损的墙壁,甩动着长长的秀发向花园走来。

  嘉拉迪雅的上衣已经被撕坏,露出白皙如玉的双肩,额头上的鲜血顺着脸颊,把左脸和左肩都染红了。

  失血过多有些摇摇晃晃的她从腰间取出一瓶红色的晶莹液体一口喝下,抹抹嘴边的血迹便将水晶瓶丢在一边,面色冷漠地直视前方的强兽人。

  一向欢乐而漂亮的眼睛里寒光闪闪,如同刀锋投向敌人。她樱唇微启,轻声吟唱克敌的话语。

  “我指认,面前的生物为自然之敌。”

  她的左眼不知道什么时候变的像红宝石一样晶莹夺目,只是看一眼仿佛就要夺人心魄一般。

  “呵,精灵,我喜欢,狂野,”强兽人的目光从嘉拉迪雅裸露的双肩向下扫去,上下打量了几次露出满意的表情,一字一顿地说道,“别的,雌性,脆弱。你,不错。”

  话音刚落,强兽人的双脚骤然弯曲发起,如同迅雷般扑向精灵游侠。

  “嘭!”弹跳离地的强兽人突然重重地摔倒在地。平整的草坪上竟然凭空长出了一团茂密的荆棘,死死缠住了他的双脚。

  “这是啥?”室内的鲁迪亚斯惊呼一声。

  “杂草!”强兽人伸手便去撕扯脚上的荆棘,但是自己的双手就像是喝醉了酒一样不听使唤,抓了几次都没有能够抓住。

  “这是什么魔咒?!不对,为什么没有吟唱和真言?”鲁迪亚斯不顾正在攻击护盾的格里菲斯大叫起来,“这不是魔咒?”

  在格里菲斯全力攻击下,透明的护盾已经开始出现碎裂的征兆。

  嘉拉迪雅完全无视法师的叫喊。在她的身边,一株大树垂下树枝,卷起遗落在地上的长弓恭敬地交到精灵手中。

  精灵游侠娴熟地取下弓弦,在双手绕紧并拉扯了两下,迈开曼妙的步伐向着强兽人走去。

  “我知道!我知道的!”鲁迪亚斯不顾自己的护盾已经破损,继续大叫大嚷,“你竟然是精灵的上位种,接受神灵恩赐的眷者!不是之前那个能比的!强兽人,抓住她!快抓住生命进化的线索!”

  强兽人终于挣脱了脚上的荆棘,跳起来就像精灵扑去。

  但是这一次他的扑击却落了空。明明是扑向近在咫尺的精灵,但是强兽人却不知为何只抓到空气。

  “你的眼神不太好呢~”嘉拉迪雅顺势用弓弦缠住了扑空的强兽人脖颈,一个闪身骑到他的后背上,收紧弓弦。

  “嗷!嗷嗷嗷!”强兽人发出野兽般的嚎叫,疯狂地挣扎起来。它挥舞着双手像背后抓去,魁梧的身躯在草地上跳个不停。但是收紧的弓弦锁死了他的咽喉,他越是挣扎,越觉得自己的肺部像是要炸开一样。

  这个力量和速度惊人的强悍生物不知道如何对抗这样的绞杀,陷入无法挣脱的窒息。

  “我的杰作!”鲁迪亚斯眼看着自己的造物渐渐失去眼中的生机跪倒在地,痛心地哀嚎起来,“不!!”

  护盾骤然失效,法师像弹簧一样跳了起来扑向庭院,正好撞上格里菲斯挥下的斧头,当场身首两地。

  ……

  格里菲斯看看自己的滴血的斧头,又看看满地打滚的法师脑袋,沉默地拿起一条毛毯,一瘸一拐地走上前给嘉拉迪雅披上:“你还好吗?”

  “嗯,大意了,”精灵女孩被血糊了一脸,漂亮的上衣也被撕扯得破破烂烂,但是她的伤口已经止血开始恢复,“我太相信占卜了。”

  “占卜?占卜什么?”

  “接受邀请之前,我占卜了一下危险程度和结果,”嘉拉迪雅抬起满是血的脑袋朝见习骑士微笑了一下,“你猜当时的结果是什么?”

  “是……什么?”

  “经历一定的危险之后取得有意义的结果,”嘉拉迪雅又恢复了自己明亮的笑容,“切!这还叫一定的危险吗?我都差点要变成那啥啥了!等我回去,我要把卖饰品的奸商吊起来打!”

  “抱歉。”格里菲斯颇为惭愧。

  “为什么要道歉?”精灵挑了挑细细的眉毛,“要不是你引来那个火球,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收场~强兽人快把我捏碎了。”

  格里菲斯惊异地发现,嘉拉迪雅的左眼好像是被额头上流下血迹染红了。但是仔细一看,闪耀的光芒比宝石还要瑰丽,短暂的对视竟然让他有种坠入漩涡的无力感。

  “快收拾收拾。”精灵急忙裹着毛毯转过身。摄人的红光消失不见的同时,格里菲斯立刻从眩晕中挣脱了出来。

  难道是魔眼?格里菲斯从未见过这样的能力,但是也曾有所耳闻。魔眼自带着独特的非凡能力,无需吟唱就能发挥魔法的力量,每一颗都极其宝贵、珍稀。

  难道这就是嘉拉迪雅被袭击的原因?

  格里菲斯从地上捡起武器重新武装,

又返回到法师塔里,从法师的柜子里搜出了几瓶装在晶莹水晶瓶里的蓝色药水。

  “这些是魔力恢复药剂和精神增强药水,当作战利品我们俩分了把,”嘉拉迪雅凑过来看了一眼,然后拿出一瓶红色的药水交给格里菲斯,“你也应该准备点生命药水,虽然用你们人类的货币来衡量是很贵,但是关键时刻能保命翻盘的。”

  “多贵?”格里菲斯身上断了好几处骨头,正痛的要命,想都不想就一口喝了下去。

  “UU看书www.uukanshu.com8个金弗罗林,一瓶。”

  “噗!”格里菲斯差点一口喷出来。他捂着嘴,把药水咽了下去,“我回头给你钱。”

  “送你的,”嘉拉迪雅一手抓着包裹自己的毛毯,一手拍拍见习骑士的脑袋,“赶快恢复好,我已经用魔法物品向本地的人类非凡者发出区域求援的信息,附近的法师和驻防骑士很快会赶来支援。在他们赶来以前,我们先搜索一下这个法师塔。可能还有别的受害者,也可能有陷阱和爪牙。”

  红色的治疗药水带着温暖的气息在身体里弥漫开来。格里费斯发现自己的伤口在快速止血,断掉的骨头飞快愈合,也不再疼得厉害。

  驻守法师大概在培育强兽人上消耗了太多的资源,他的法师塔简直是一贫如洗,不但家具陈设非常简陋,连应有的施法材料都并不多见。

  在干燥、整洁的实验室里,格里菲斯发现了书柜上满满当当当的书籍,各式各样的烧瓶、试管和实验设备。

  “这些是炼金术的工具,”嘉拉迪雅拿起一罐半成品闻了闻,“看来鲁迪亚斯在培育怪物的同时也没有忘记法师的基本功。”

  “《中级炼金》、《魔法生物配置导论》……”精灵又抽出几本书翻阅了一下,“都是些普通的印刷品,在大部分魔法学院里都能找到。有价值的是那些手写的实验记录和笔记。比方说那一本!”

  格里菲斯顺着嘉拉迪雅手指的方向望去,在这间实验室最中间的书桌上发现了一本黑色的笔记本。

  《魔药调制笔记》(作者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