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15章 驻守法师鲁迪亚斯的小小研究(上)

  寂静的黑夜中,格里菲斯的心思里翻转着各式各样的念头。

  假设哥布林和活尸是艾西斯制造的,他为什么要猎杀嘉拉迪雅?他的背后是谁主使?还有没有同伙?

  在篝火边已经睡熟的精灵小姐是什么身份?她孤身来到这里是在寻找什么?她竟然会和我一样入学霍蒙沃茨,一起度过几年的时间!

  我这几天的遭遇是巧合还是某种力量的安排?为什么是我?

  有些答案或许可以在拜耶兰得到解答。预备军司令部的海因茨老师会提供帮助。

  这时,轻微的脚步声和灌木从远处传来,向着格里菲斯他们所在的方位缓缓靠近。

  见习骑士立刻蹲起身来,向着声音传来举起盾牌,另一只手拍拍熟睡中的嘉拉迪雅。

  “有情况!”

  ……

  “晚上好,亲爱的旅行者,我是驻守法师鲁迪亚斯,”来者从树木后走出,掀开兜帽露出自己上了年纪的面容和灰发,“我的法师塔就在附近,虽然寒酸,但还是比睡在野外舒适一些。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和我一起喝一杯吗?”

  “晚上好,尊敬的法师大人。”警惕的格里菲斯和刚刚从睡梦里被叫醒还迷迷糊糊的嘉拉迪雅一起说道,就像两个小学生。

  鲁迪亚斯!

  竟然是鲁迪亚斯,艾西斯曾经跟随过的,被指控进行了黑魔法研究的驻守法师!

  白天刚刚看到有关他的案卷,晚上竟然就遇到了他。

  “感谢你的好意,驻守法师。”嘉拉迪雅轻抚着挂在脖颈上的蓝水晶吊坠,微微看了格里菲斯一眼,神色平和地说道,“能够睡在床上真是再好不过了呢!”

  ……

  驻守法师塔隐藏在到路边的树林里。灰色的石墙和屋顶看起来很简陋,客厅外的小院里种着油桃树和花卉。这里的气息平静和温和,如果不看高高的尖顶,根本无法让人想到这是管辖非凡事件的法师驻地。

  格里菲斯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调查记录上的文字——没有侦测到黑魔法残留的魔力。

  别说黑魔法了,这里几乎没有魔法的波动和气息,就像个乡下贵族的私宅。

  “高贵的精灵能够驾临寒舍,真是蓬荜生辉啊!”驻守法师乐呵呵地向嘉拉迪雅躬身致意,“我感觉到了强大的力量,阁下是序列8的非凡者吧?”

  “嗯。”精灵随意地回答道。

  “你是破法者途径的序列9,是吗?”鲁迪亚斯请两人在客厅的长桌边坐下,温和地向见习骑士问道,“未来可以晋升为序列8破障者,然后是让我们头痛的破法者?”

  “是的,法师阁下。”格里菲斯回答道。破法者是一个常见的非凡序列,序列7据说就是成长的上限。这些信息众人皆知,没有保密的必要。

  回答了这个问题,格里菲斯就低头去看桌上的茶水。破旧的茶杯里飘着一片茶叶,假装自己是一杯茶。简单的木桌上放着一些饭菜,却没有看到从事杂役的仆人。

  “请稍等,”驻守法师转身走进厨房,端出两份汤来招待自己的客人,“吃过晚饭了吗?不介意的话可以尝尝我的手艺。”

  格里菲斯望了望桌上的食物。宽大的盘子里盛着汤,飘着几片菜叶,一个光秃秃的鱼头竖在汤盘里,瞪大了眼睛仰望着屋顶……

  就算没有吃过晚饭,两人也无论如何咽不下这道菜……嘉拉迪雅轻轻地把鱼头推倒在汤里,给无法瞑目的眼睛盖上一片煮烂的菜叶子,勉强微笑着问道:“法师大人,你是怎么找到我们的?”

  两人宿营的地方在偏离大路的山坡上,距离法师塔有一些距离。

  “我的法师塔虽然寒酸,但也是一地的驻守法师营地,”鲁迪亚斯笑道,“除了昂贵又不实用的传送阵以外,应该有的非凡特性监测法阵也是按规定绘制在附近的区域,你们一来我就感知到了。在野外露营实在不符合您这样美貌高贵的身份,所以我冒昧地提出邀请,请不要嫌弃。来,尝尝我的手艺。”

  嘉拉迪雅微微点了点头,没有与法师客套。

  格里菲斯看了看低头喝汤的法师,又望了望没有装饰的客厅。虽然格里菲斯只是最低的非凡序列,但是长期的锻炼和战斗让他养成了敏锐的直觉。

  这座法师塔太平常了,一定有问题。

  驻守法师不是普通的法师而是特指一个施法者专属的行政职位。他们往往是一个地区非凡者的最高领导。虽说很多偏远的地方很难找到强大的法师任职,但是魔法议会和王国方面每年一次的审查与考察是不会松懈的。

  如果他们拿不出足够的研究成果,官方会加以申斥,甚至剥夺他们的职位另选他人。

  鲁迪亚斯身处这样的位置,驻地却几乎没有魔法的扰动和残留,他是怎么通过任职年审的?

  “阁下最近在做哪方面的研究?”嘉拉迪雅问出了格里菲斯关心的问题,“年度审查不轻松吧?”

  “使魔,”驻守法师简单明确地回答道,“别看我这样,我也是官方指定的使魔研究者和供应人呢!”

  使魔是魔法培育的生物奴仆,可能是猫头鹰,蝙蝠,也可能是兔子,猫,狗或者别的什么。

  格里菲斯扭头看向自己的同伴,恰好与嘉拉迪雅的双眸相遇。两人都想到了一种特别的生物。

  “总所周知,这个世界上有多种不同性质的力量,”鲁迪亚斯慢条斯理地介绍着,“通过对魔法的构型我们可以驱动魔力;非凡者有各个序列专属的能力,不需要魔法构型就能发挥出类似于魔咒的神奇力量,而且不会被破法者的血气干扰。”

  驻守法师看了格里菲斯一眼,接着说道:“除此以外,神眷者可以通过祈祷获得罕见的力量,与魔法类似却不成系统。在这其中,圣光的恩惠最为普及,却很虚伪。最有意思的,是那些不可言说的古神的力量。

  “是崇高的,创造生命的力量。”

  嘉拉迪雅慢慢放下刀叉。尽管理念与本源不同,法师们对于圣光教会也一向是充满敬意的,对圣光的公开蔑视是很少见的行为。但是,鲁迪亚斯的问题不仅限于此。从他的言论中可以确认,这位边远地区的驻守法师正在研究一些禁忌的力量。

  格里菲斯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退了两步,手按在佩剑的剑柄上。虽然他们进入法师塔还没有多久,但是这场聊天已经要进行不下去了。

  “那么,阁下邀请我们,是准备给我们介绍下那些有意思的力量吗?”嘉拉迪雅揉了揉额头,视线转向一旁的侧门。那里通向地下室,一股暴虐而血腥的气息正从那里泄露出来。

  有什么东西隐藏在那,随时就会出现。

  “真的不喝点我的汤吗?”鲁迪亚斯遗憾地说道,“只要喝一口,我们就可以免去许多不愉快又血腥的经历哎~你们是怎么发现的?我的药水应该是无色无味才对啊!”

  只是喝不下去而已。格里菲斯瞥了眼让人无法直视的鱼汤。

  “好吧,那就让我介绍一下,我的一些微不足道的工作,”这个时候,鲁迪亚斯打了一个响指。一直高度紧张的格里菲斯跳了起来,拔出长剑用圆盾护住自己。嘉拉迪雅敏捷地一闪而过,挽起长弓隐蔽在他的身后。

  刚刚还平静的法师塔里突然被涌动的恶意充斥。客厅边的小门后隐藏的某种混乱而扭曲的生物破门而出!

  “请看,兽人和精灵之血的完美结合,强兽人。”鲁迪亚斯伸出手去,“这样的研究,你们一定没有见过吧!”

  伴随着隆隆脚步,一个两米多高的强壮身影推开侧门大步走了进来。

  这个强壮的生物有着兽人的青铜皮肤,身材匀称健美,两只尖耳能看出一丝精灵的痕迹,但是他的面容异常丑陋、凶残,充满暴虐之色的红眼睛扫过嘉拉迪雅的脸庞,瞬间浮现起猥琐而贪婪的神色。

  “

精灵作为母体培育起来还真是困难啊,而且仅仅是与哥布林结合的成果并没有太出彩的特征,”鲁迪亚斯面色得意地说道,就像是主厨在介绍自己的菜品。

  哥布林!格里菲斯立刻意识到为什么法师塔没有魔力的痕迹。

  鲁迪亚斯的研究并未驱动魔法的力量,而是以魔法生命的繁衍创造出新的生物。

  嘉拉迪雅紧咬了一下嘴唇,一道流光直射强兽人的心窝。

  “呵,”这个巨汉用赤裸的上身硬接了这一击,在精灵的近距离强击之下只是稍稍摇晃身子。箭矢插进了厚实的血肉却没有致命。强兽人随即伸手拧断箭杆,大步向前走来。

  嘉拉迪雅闪电般又射出一箭,这一次她瞄准了强兽人的左眼。

  电光火石之间,强兽人左手一抬,利箭深入他的手腕却没能命中要害。

  好快的速度!格里菲斯都惊到了。这个生物不但仅凭肉体就可以硬抗嘉拉迪雅的攻击,他的动作甚至能捕捉到近距离射来的利箭!

  这可不是见习骑士和精灵可以对抗的敌人。

  “撤退!”格里菲斯急忙举起圆盾,强兽人的重击接踵而至。

  格里菲斯甚至没能看清对方的动作,自己的圆盾和左手小臂的骨头就被击碎,他自己则直接倒飞出去,击中了正急速后退的精灵。两人一起拍在身后的墙上,同时跌倒在地。

  “是不是叹为观止?”鲁迪亚斯搓着手,满脸兴奋地说道,“哥布林和精灵交配后诞下的子体太弱小了,却能继承一点点宝贵的源质。我通过强壮的兽人基因进行补强,诞生了更加强壮、敏捷的全新兽人。”

  格里菲斯挣扎着站起身来,立刻就被强兽人抓住丢向一边。双眼赤红的强兽人一把抓住正要起身的嘉拉迪雅的黑色长发,向着墙上重重砸去。精灵精致的脸蛋被砸得鲜血四溅,血流从额头和眼角流淌下来,半边脸都看不清原来的容貌。

  “噢!”鲁迪亚斯看着都被吓了一跳,“这样的兽人再和精灵交配之后,极小的概率下所产生的子体拥有各自的优点。更高、更快、更强、更美!!”

  嘉拉迪雅挣扎着想要触摸腰间的一个吊坠。强兽人迅疾地抓住她纤细修长的手指用力一拧。

  “啊!”

  让人胆寒的骨裂声、惨叫声让格里菲斯怒不可遏,他抽出腰间的两把匕首向着敌人投掷过去。强兽人竟然不闪不避,用后背硬接下了攻击。

  “抱歉忘了说了,”法师兴高采烈地说道,“我的强兽人拥有狂化的兽人特性,无法致命的攻击只会刺激他的肉体,让他更加凶猛。啧啧,小精灵的身体可承受不住。”

  就像是要证明法师所言不虚一样,强兽人将伤痕累累的嘉拉迪雅往地上重重一砸,接着便开始撕扯精致的轻甲和衬衣。

  嘉拉迪雅的身上闪烁起好几道晶莹的光芒,护身的魔法实拍开始提供防御,但是在强大的力量压制下只坚持了一会就被粉碎。

  格里菲斯转身扑向驻守法师,挥剑就朝着他的脑袋砍去。

  “展开火焰构型12;塑形,球;叠加,投掷!”驻守法师已经挥动魔杖,飞快地念出早已设定好的语言启动了一个魔咒,“火球术。”

  一个炽烈的大火球从魔杖前端射出。格里菲斯迅速地向下一沉,炙热的烈焰擦着他的肩膀掠过,直接击中了强兽人的后背。

  “轰!”强兽人竟然被这一击打飞出去,在墙壁上砸开了一个大洞飞进了庭院的花田里。

  “你故意的?”鲁迪亚斯歪歪头看看被砸开的大洞。

  格里菲斯也不答话,UU看书 www.uukanshu.com抬手就将手中的利剑向着法师掷去。

  “无用无用!区区序列9的攻击对高贵的法师根本不够看啊!”鲁迪亚斯来不及再次吟唱,他迅速地撕开身上的一个护符,预制的蓝色的护盾魔咒出现,弹飞了长剑。

  话音刚落,格里菲斯已经冲到了法师面前,一个闪身绕到鲁迪亚斯的左手处,不等对方吟唱就一拳打去。

  鲁迪亚斯当场就被打得向后仰去,脑袋里乒乒乓乓响成一团,白色的牙齿混合着血迹飞溅而出。

  格里菲斯一把扯住法师的衣领向前一拽,朝着他的下巴一击勾拳。鲁迪亚斯被打得飞了起来,向后砸在自己的书桌上。

  下落的瞬间鲁迪亚斯的身上银光闪耀,自动触发的快速施法形成一道无形的墙壁挡住见习骑士。

  这就是法师塔的威力。虽说魔咒的使用可能被干扰和打断,但是在预设的阵地上和法师交战就已经落了下风。

  格里菲斯取出自己的利斧,向着护盾发力砸去。

  “没用的,大兵,”鲁迪亚斯刚一恢复神智就笑道,“这种程度的武力是无法攻破我的护盾的。怎么样?既然你什么也做不到,不如和我一起欣赏下强兽人和精灵的美妙场面,那可是,相当狂野的……”

  被火球击飞落入庭院的强兽人已经站起身来。他精神抖擞,强壮的双腿踩在精致的草坪上,仿佛刚才遭到的攻击只是给自己挠痒一般。

  强兽人的手里还抓着一块破布,这是他刚才撕扯精灵衣领时的成果,在被击飞的时候一起扯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