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14章 晚餐与可可脆饼

  “督察博隆、见习督察安格鲁两位在这里吗?”

  看完记录的格里菲斯不抱希望地问道。

  “两位调查员已经调任到外地了,镇上没有他们的人事记录,”办事员回答道,“我们和调查局互不隶属,只是给他们保管一下案卷。”

  “走吧,”优雅而恬静的微笑又一次回到嘉拉迪雅的脸上,她轻轻拍了下格里菲斯的肩膀,便向外走去。

  ……

  离开了小镇的两人穿过田野和小山,在傍晚的小溪边休息下来。这一带的人烟已经比较稠密,但要在旅途中找一个吃饭住店的地方也不那么容易。

  “这是什么?你不是有一面盾牌了吗?”嘉拉迪雅好奇地看着格里菲斯从包裹里取出一个盾牌大小的圆形物体扔在车架上发出“咚”的一声响。

  “我们的晚饭——另一块黑面包,制作的时候用面粉掺杂燕麦、大麦和各种豆类烘烤,嗯对了,还有麸皮。便于保存,但是很硬,”格里菲斯在篝火上架起一个小炉,开始费力地切那块盾牌一样的大面包,“烤炉一般是公用的,公民们每隔几天就要烤一个这样的面包。然后,就变成这么个样子了。”

  “你确定这东西啃得动吗?”精灵摇摇头,“哥布林的小刀都切不动吧!”

  “确实……很硬,蟊贼潜入农夫家里盗窃,结果死于家庭主妇的黑面包之下;或者夫妻争吵的时候抄起面包当作凶器,这样的情况也不在少数,”格里菲斯掰碎了一块黑面包倒进小炉里煮了起来,“煮软了比较好吃。”

  “你们怎么过得这么惨!”精灵拍着碗喊道,“为什么每天就给我吃这个!?”

  “因为战争才刚刚结束,在这种地方只能买到黑面包,天地良心,这面包里没有掺沙子和木屑已经很不错了好吗!”格里菲斯嚷嚷着从包裹里取出了从镇上买来的肉干、西红柿放进锅里,又加入了一些路边采来的野菜,“虽然现在物资供应已经大为好转了,但是供应白面包的日子还要等上一段时间。”

  两人马上就要吵起来了。

  短暂的沉默以后,嘉拉迪雅看着面包、肉块和蔬菜在水里翻滚,转身取出一个小包裹放在修长笔直的双腿上,笑眯眯地看了看正在煮东西的见习骑士。

  格里菲斯感受到她的视线,抬起头来问道:“那么,你是怎么在野外冒险的?食物和休息都挺麻烦的吧?”

  “并没有,前几天我还有同伴呢!”嘉拉迪雅说道,“最后我实在受不了他们的性格,再加上别的原因,就决定自己单干了!”

  “以后不要这样为好,最厉害的英雄背后也不长眼睛,”格里菲斯非常诚恳地说道,“再讨厌的同伴也是同伴。”

  “知道啦知道啦!”嘉拉迪雅从包裹里取出一小块东西递了过来,“给你吃个好吃的!这可是我们的秘制美*灵的食物!这种东西只在书上看到过。见习骑士立刻欢喜地接了过来,发现这是两块夹着什么东西的小脆饼。

  “快吃吃看!几块就能吃饱了,按规矩是不能给你们人类吃的呢!”

  格里菲斯轻轻咬了一口,金黄色的小饼带着淡淡的清香,饼干中夹着的东西又软又滑,香甜中满是浓醇的口感。

  真好吃!这是什么!格里菲斯瞪大了眼睛掰开小脆饼,发现里面夹着一层黑色的固体。他好奇地舔了一口,浓郁的口感比蜂蜜还要美味,而且还带着一种让人愉悦的满足感。

  “哈哈哈哈!你好可爱!”嘉拉迪雅看着格里菲斯两口把饼干吃完,就像是在看一只橘猫吃小鱼干一样舔舔手指,“这是用以可可树果实作为主料,压榨以后和别的配料混合发酵焙炒做出来的干粮,浓郁香甜的口感很厉害吧!”

  “真好吃啊!”格里菲斯舔舔手上融化的可可液,“从破碎群岛到东方的草原,我从来没有吃过这样的东西”。

  “不给你了!”嘉拉迪雅把腿上的小包裹收好,“这是我的储备粮,要是都让你吃掉,我就只能喝你煮的不可名状汤度日了!”

  “其实这汤没有这么不堪~毕竟还加了肉干,西红柿,”格里菲斯取出一小块镇上买的奶酪放进汤里,特别的香气离开弥漫开来,“这一次的战争中王国占领了南方大陆的几个省份,那里是一大块富饶的土地,有许多闻所未闻的物产。战后大家的生活也会因此富足起来的。”

  肉干、西红柿和奶酪可花了不少钱。

  “噢嚯~”嘉拉迪雅闻闻空气中弥漫的香气,感觉这汤好像也还行,“想不到你这个小军士还关心南大陆的事情。那里不是在破碎群岛以南,遥远的遥远的南方吗?”

  “卑微的职位不是见识短浅的理由,这是我的老师说的,”格里菲斯舀出了一碗汤递了过去,“说不定有一天,遥远的世界就会成为你的故事的一部分,不是吗?”

  嘉拉迪雅接过热气腾腾的汤,舀起一勺煮软的面包就着汤吃了下去。

  “怎么样?”

  “还——行——吧。”

  两人悠闲地吃了晚饭。嘉拉迪雅在柔软的草地上铺好毛毯,非常舒适地坐了上去。

  在精灵女孩的不远处,格里菲斯正在篝火边看着镇上买来的书。

  “你这么喜欢读书吗?”

  “嗯,我的大脑需要书本,就像是利剑需要磨刀石一样。”

  “这话说的不错!”嘉拉迪雅由衷地赞美道,“听起来像是哪个大人物的名言。”

  听了赞美的格里菲斯合上手里的书,又从包裹里取出一叠纸。

  “这又是什么?”精灵好奇地问道。

  “画册,据说看了可以放松一下,”格里菲斯小心翼翼地展开画册,“买书的时候附赠的,白天都没来得及看。”

  好奇的嘉拉迪雅把脑袋也凑了过去。

  “……”

  “……”

  “不是这样的!”精灵女孩嚷嚷起来。细细的眉毛几乎要拧在一起,长长的尖耳朵向上竖起。

  白天,两人路过小镇的时候,镇上的商贩给一看就知道刚从战场上回来的见习骑士送了一卷“可以让心灵得到平静”的画册——画满了各种衣着暴露,身材性感的美女的画册,有人类也有精灵。

  格里菲斯看了一会,心灵非但没有平静反倒骚动起来,紧接着他大胆地打量了一番容貌、身材、气质都上上等的同伴。

  嘉拉迪雅给了他一拳,把画册也抢走了。

  “不是这样的好吗!不许再看了,下流胚!”嘉拉迪雅一把夺过格里菲斯手里的画纸,拿出一支炭笔,刷刷地就在一张纸背面画了起来,“污蔑!这是疯狂的污蔑!”

  不得不说这位精灵小姐真是多才多艺。不消片刻,一幅令人惊叹的画作就呈现在格里菲斯面前。

  身披重甲的精灵战士手持双刃扭合的长刀,排列成刀劈剑砍般的笔直战列,以冷漠而坚定的目光注视着扑向他们的兽人大军。

在画面的最近处,一位面容英俊、刚毅的精灵将军咆哮着挥出利剑。他的形象完美地融合着优雅、自律和勇气,让人毫不怀疑这是青史留名的英雄豪杰。

  “看看!看看!”嘉拉迪雅嚷嚷道,“全身甲和大盾的坚固防御,远近皆精的娴熟战技,坚守和人类的古老同盟,与战士共同奋战在前线的领袖,有力的战吼,智慧的化身,邪恶的天敌,真!正!的!精!灵!”

  “再看看你的!”嘉拉迪雅拍打着格里菲斯的画册。画册上的精灵女子身穿单薄衣衫,竭力展现出自己性感的身材和娇媚的容貌,“情趣内衣一样的服装,软弱无力的浮夸魔法,莫名奇妙的种族主义,自以为是妖艳无用的女王,迷茫的表情,无用的种群,胜者的陪衬,虚!假!的!精!灵!”

  “嗯,对不起,我不看了。”格里菲斯老老实实地回答。

  “这还差不多。”

  “人类的那几张能还给我吗?”

  “……”嘉拉迪雅愣了一下,卷起画册朝着见习骑士的脑袋拍去。

  ……

  没有了画册以后,格里菲斯只能认真地看了会书。突然,他想到了一个问题:“你们真的不老不死吗?”

  “怎么可能~”没收了画册的嘉拉迪雅靠着树干,望着面前的火堆出神,“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有不死不灭的存在呢?普通的精灵可以活300岁,强大而高贵的那一群寿命接近600。我倒是听说过有至尊大法师活了一千年,但是并没有亲眼见到。这个生命力已经赶上巨龙了吧。”

  “嗯哼~”格里菲斯转了个身,可以充分地欣赏同伴修长笔直的腿部线条,“那你们的繁衍速度一定不快,否则这个世界上肯定到处都是精灵。”

  “是呀~”嘉拉迪雅毫不介意地回答道,“我在家的时候,大家见面的问候语都是‘今年的生育率又下降了呢~’,就和你们人类见面聊天气问吃了没一样。”

  “真的假的……”

  “如果你成了大英雄,精灵的国度会向你敞开大门。在这以前,嘛~反正你也无法核实,”精灵躺倒下来,用毛毯把自己裹的好好的,“像你这样的人,就算在霍蒙沃茨深造也不可能成为施法者,猎魔人有另一套培养途径。你会在教会的‘圣骑士’和军方的‘破法者’两个路径中选择,是吧?”

  格里菲斯用好奇而无知的目光看着精灵女孩,然后茫然地摇摇头:“士官学校里没怎么说过非凡者培养的事。半年前军团对我进行过一次考核,评价是我处于破法者途径序列9新兵的位置。UU看书 www.uukanshu.com伯爵府会考虑这些问题。”

  “嗯,”嘉拉迪雅点点头,“那就是‘圣骑士’和‘破法者’的预备人选。圣骑士途径不会浪费精神力,你的封君多半会替你选这个,和你们人类的大英雄罗兰骑士同一成长轨迹。”

  这个人我知道!格里菲斯听到罗兰的名字立刻兴奋起来。

  这位伟大的英雄曾经也是一名在军团中效力的见习骑士。命运给了他登上时代舞台的机会,在十几年前著名的篡位者之战中他和他的同伴们一起粉碎了黑魔法势力的阴谋。

  屠龙者,王国之剑,圣光先锋,精灵与土灵的挚友……不同种族的国王们毫不吝惜地将尊号赐予他,吟游诗人、学院和军队赞颂他的丰功伟绩。

  心潮澎湃的格里菲斯坐了起来,一边回味罗兰骑士的故事,一边认真检查自己的装备开始值夜班。

  两人现在所处的地区已经位于东方行省的西部边缘,距离繁荣的王国中心不过几天路程,不再算是人迹罕至的地区。但是即便如此,两人也不会因此大意,野外如果在外宿营一定会安排轮换警戒。

  在这一带,豺狼等猛兽早已被清剿得一干二净。当地还驻扎着一支小部队,在严密的巡逻体系下也没有各式各样魔物的活路。

  照这么说来,酒吧招待小姐说的旅行者失踪的又是怎么回事?

  格里菲斯竖起耳朵,不放过黑暗中任何可疑的响动。面前的火堆偶尔传来噼噼啪啪的声响,不时还能听到几声虫鸣鸟叫。黑暗中似乎并没有那种不详的气息和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