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13章 疑点

  “你会驾车的是吧?”嘉拉迪雅把自己的行囊丢上租来的马车货架,然后自己也跳了上去,铺好毯子舒舒服服地躺好,这才转头来看在马前忙碌的见习骑士。

  “会的,我曾经和同伴们伪装成运送粮草的车夫吸引半兽人伏击者,”格里菲斯拍拍货架,“我把锁甲穿在麻布外套下面,其他人就躲在你现在躺的位置,手里拿着弓弩,上面盖着稻草和麻布袋。”

  “真狡诈~”精灵女孩微微翘起嘴角。

  格里菲斯的时间紧迫,来不及像其他客人一样想等定期帆船。他以军团士官的身份从伊兹弥尔的商行里租了一辆马车,支付一定的租金后就可以用马车代步,最后在北面靠近海峡的另一个城镇商行里归还就行。

  嘉拉迪雅似乎对什么都无所谓,只要别继续住在农舍里就行。两人沿着陆路一直向北,向着首都拜耶兰的方向旅行。

  两天后他们来到了巴雷西镇。穿过这里以后再往前走一段路就会抵达间海的东岸。这片海域连接着破碎海和宁静海,是王国核心领土包围的内海,搭船可以在一天之内抵达拜耶兰。

  战争胜利的消息已经传到了这里,据说信使一边高呼着战争胜利的消息一边从城镇里狂奔而过,紧接着这个城镇的信使又向着附近的城镇狂奔而去。

  欢喜的人们正在街上载歌载舞。许许多多的小商贩也带着他们五花八门的商品售卖起来。

  在热闹的城门口,格里菲斯和嘉拉迪雅看见张贴在街边的布告,不用再送年轻人去从军的魔法协会和教会正在招募新人,12到17岁的年轻人都可以报名参加。

  “你,不想试试看吗?”精灵游侠晃晃脑袋,对着见习骑士说道,“脱掉你这身硬梆梆的盔甲,穿上法袍过上体面的生活,以后你就不用在荒郊野外烤黑面包吃了!”

  “我的魔法亲和力非常普通,受到血气的影响很难完成魔咒的构型,军队里的牧师给我们做过测试,”格里菲斯摇摇头,“就算被录取了也只能做做勤杂工吧。”

  “勤杂工不好吗!”嘉拉迪雅笑着挑了挑眉毛,“很多伟大的法师都是从不起眼的角落里起步,先是勤杂工呀挂名学徒什么的,然后凭借自己的努力和机缘巧合,在垃圾堆、旧书库、瀑布下的山洞里找到了秘笈或者被灰尘掩盖的宝物,然后逆天改命一路扮猪吃虎越级挑战大杀四方的!是不是听起来超刺激!”

  “这……这是哪位英雄的传奇吗?”格里菲斯惊讶地望望同伴。

  “怎么~你不知道吗?卢西恩呀,林雷呀,一票人嘞!”

  “这都是谁!?”

  “你这人真没劲,”嘉拉迪雅摇摇头,“人类的图书馆里没有小说吗?”

  “少年士官学校里的书籍偏向军事科学和工程方面,偶尔能看到一点历史书,”格里菲斯叹了口气,“在战场上大都时候只能读到条例、军报,或者从尸体上捡两封信看看。”

  “抱……抱歉,是我不对,”嘉拉迪雅急忙摆摆手,“快别说了,气氛一下子凝重起来我都要哭了。”

  “倒也没什么,我之所以提前从前线返回是因为接到了拉莫尔家的推荐,9月可以免费就读霍蒙沃茨这样的高等综合性学院,”格里菲斯一点不介意地说道,“没能赶上最后的攻坚有点可惜,但是能进入这样知名的高等学府就没什么可抱怨的……虽然这是魔法学院,但是也有对应我的专业课程,那里的藏书一定是满坑满谷!”

  精灵微微笑着:“也就你们人类会这么做~高等魔法学院的破法者。

  “说起来为什么我们会这么巧遇到……嗯,见习骑士,有东方的实战经验,年纪合适,被选中成为修托拉尔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伊兹弥尔又处在东方航道上……”

  嘉拉迪雅似乎在想着什么,但是很快打消了念头。她张望着街边熙熙攘攘的店铺,拽了拽同伴的衣角:“走,我们去吃那家!钱都在你这,你可得请我吃好点呀!”

  这里的酒店和伊兹弥尔的小酒馆一样陈设非常简单,但是也同样坐满了庆祝胜利的公民。

  “见习骑士先生是从东方回来的吗?要不要尝尝我们的特色羊排?”招待小姐看到格里菲斯走进酒馆,立刻亲切地靠了上来,“我还可以给你推荐下本镇容易赚钱的工作呢!”

  你们的营销套路是统一培训过的吗?每个人说得都一样……格里菲斯想到了伊兹弥尔的蒂娜小姐,微笑着摇摇头。

  “真的不用一份工作介绍吗?很容易赚钱的,那~那你们要不要住店呐!”招待小姐有些失望地接着说道,“最近荒野的旅人失踪了好几个,镇长急着找人加强巡逻呢……”

  格里菲斯谢绝了招待小姐的好意,在木头椅子上坐好,点了两大块面包,一些肉和一盘蔬菜,稍作犹豫又加了一叠蜂蜜。

  又是20个苏……一个哥布林的脑袋才能换来一顿这样的午饭,和平的生活原来是这样的啊……听说首都的大贵族们一顿饭可以花费上百银郎。

  诸神在上,这脑袋岂不是一桌子都堆不下!

  见习骑士翻滚着各式各样奇奇怪怪的想法,咬了一口干涩的肉排。

  嘉拉迪雅坐在格里菲斯面前,看看桌上的食物又看看他。

  “不吃吗?”见习骑士把一大块面包往前推了推。

  容貌漂亮又精致的精灵皱了皱细细的眉毛,轻轻叹了口气:“明明拿了那么多赏金,就请我吃这个吗?这面包好硬的,是用木头锯出来的吧!我要扣你五分!”

  “这里可是东方的内陆城镇,战争刚结束,没有新鲜的渔获,交通也不太方便。不能要求太多,越靠近首都我们就会吃得越好。”格里菲斯急忙舀了一大勺蜂蜜又递了过去,“我保证,到了拜耶兰请你吃好的。”

  “嗯,蜂蜜倒是不错,”精灵尝了一口金黄的蜂蜜,眼神立刻灿烂了起来。

  在她的面前,见习骑士铺开一卷信纸,用羽毛笔沾上墨水,飞快地书写起来。

  “你在写什么?”嘉拉迪雅一边吃着蜂蜜,一边把蔬菜盘也端到了自己面前。

  “我在士官学校的老师,他被调往预备军司令部任职,我在预约拜访他的时间,”格里菲斯说道,“这里有往来于拜耶兰的渡鸦,我想提醒他注意这次的袭击事件中出现的哥布林,派遣当地的驻军进行搜剿。另外,我们要在这里稍微等一会,镇治安官已经接到了有关调查艾西斯法师学徒的命令,等会可能会给我带来点消息。”

  “你担心艾西斯的同伙会袭击我们吗?倒也是有这个可能,”精灵游侠收起笑容,严肃地问道,“为什么特别关注哥布林,它们是,很恶心。但是剿灭他们连步行封建骑士都不用出动。相对来说复活的尸体才更加诡异和危险吧!”

  “活尸没有自己的族群和组织,甚至连长时间维持生存都成问题,暂时不足为惧,”格里菲斯说道,“这些哥布林,却是有着自己的智力和族群。”

  这张小小的信纸将会通过城镇间的渡鸦送往拜耶兰。在这封信上,见习骑士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字迹。

  “尊敬的海因茨老师,

  “请原谅我由于战事紧张许久未能向您问候。我没有参加阿塔纳战役最后的攻城战,现在已经踏上了返回首都的路途。相比牺牲在战场上的同伴,我无疑是万分幸运的。两年来的诸多经历与感悟,希望能当面与您分享。

  “就在书写这封信的前几天,我在海港城市伊兹弥尔北面的马尼萨村参加了一场与哥布林强盗的战斗,

战斗中还遭遇了复活的尸体。这些邪恶生物相信您一定有所耳闻,我不再加以赘述。

  “战斗胜利之后,我和友军共同深入了哥布林在山林中的巢穴,试图拯救被虏的村民。在那里,我目睹了战场上都未曾一见的骇人场景。

  “只比儿童大一些的哥布林捕捉了村中的女性和猪、羊牲畜,不加区分地进行交配,产下形态各异的哥布林幼崽。现场的各种暴行令人作呕。从调查结果上看,如果母体处于恰当的受孕时间,这种怪物从交配到生产仅需三天。

  “同样令我震惊的是,哥布林虽然丑陋、脆弱,但是它们对环境有着极强的耐受力,对食物毫无挑剔。我自认为即便是东方战场上最艰苦的时期,我所享用的补给和营地也比哥布林巢穴好上一万倍。

  “哥布林们可以食用腐肉、树皮,甚至某些排泄物。据幸存者说,在部分母体生下哥布林幼崽后,成年哥布林还会杀死母体进行食用。可怕的景象让在场的所有人大为惊骇。从西部和平的海峡到血腥的东方战场,我从未见过比它们更加令人作呕的生物。

  “这个族群有着极强的繁殖能力,如果加以放任,东方甚至整个王国都将陷入灾祸。

  “我还注意到哥布林对村庄的袭击方式存在许多令人费解之处。这些生物在战斗已经失败的情况依然发动毫无意义的攻击,这种行为与它们的生存现状和种族特征相互矛盾。它们对村庄的进攻更像是对战术的检验而非以生存为目的的袭击。遗憾的是,由于种群内的上位种已经被击杀,我无法获取更多情报。有关它们与活尸现后出现的袭击过程我会提交详细的报告。

  “尊敬的老师,这次恐怖的事件让我无比困惑和担忧。我认为背后存在着更深层次的阴谋,而这一切并未受到当地官方的重视。

  “我以一个军人的身份请求您,从首都施加影响,对当地的哥布林进行彻底的清剿和调查。这个族群目前尚不成气候,东部的驻军尚有余力。如果错过这一机会,我们可能会付出百倍的牺牲。

  “向您致意,

  “您的学生,格里菲斯·布兰顿。”

  写完正文以后,格里菲斯估算了一下日期,附上了预约拜访日期的便条,然后小心地收好。

  “我要去一下镇公所送出信件,”见习骑士问道,“那里可以打听到艾西斯的情报,如果官方发现了他的情报的话。”

  ……

  在镇公所的办公室里,格里菲斯看着办事员取出了一份文件。

  “艾西斯的协查工作已经完成了,二级小队长。”接待他们的工作人员效率高的出乎意料。

  “这么快!”格里菲斯和精灵都有些难以置信,“查清他的社会关系了吗?”

  “那是自然,艾西斯是本地驻守法师鲁迪亚斯大人的学徒,两年前因为盗窃珍惜的非凡材料而逃亡,”办事员翻了翻文件中的附录,“即便在逃亡过程中,他还不断地诽谤可敬的驻守法师大人。根据最近的记录,他一度在拜耶兰活动,但是官方并未抓捕他。”

  嘉拉迪雅一边翻阅着案卷,一边轻轻敲击着领口的一颗蓝水晶。灵动的仿佛会说话的双眼中罕见的闪烁着冰冷和戒备的寒光。

  办事员拉了拉衣领,UU看书 www.uukanshu.com往椅子边缘挪了挪。

  “调查局对鲁迪亚斯大人进行过询问吗?”格里菲斯问道。

  “调查了,还不止一次,”办事员翻开一份有着很多黑色涂抹的文件递了过来,“昨天就有调查员来查看了这份文件,你可以看一下,虽说我不觉得能发现什么。”

  格里菲斯展开了这份文件。一旁的嘉拉迪雅也探过脑袋。

  “《有关艾西斯法师学徒控告鲁迪亚斯法师的调查记录》(概要)

  “调查员:东方大区71分局督察博隆、见习督察安格鲁。

  “密级:普通。供当地分局留档备查。

  “以下为控诉及调查发现:

  “艾西斯,人类,男性,资质平庸的法师学徒,未在高等学府中深造。1441年12月,他向所在地分局举报,控诉鲁迪亚斯法师进行了禁忌的黑魔法研究,研究内容为【信息抹除】。

  “经过71分局对鲁迪亚斯法师的调查,未发现存在控诉罪行的证据。驻守法师的法师塔内未检测到黑魔法的魔力残留。

  “鲁迪亚斯法师反诉艾西斯偷窃非凡材料和研究成果。71分局对此亦进行了调查,调查期间艾西斯失踪,驻守法师未说明被偷窃的材料和研究的详细情况。

  “尊敬的【信息抹除】前来亲自对控诉的内容进行了聆讯和调查,未检测到黑魔法的魔力残留。调查工作随后终止,有调查员记录并向中央调查局报备。

  “备注:本次调查的案卷已经过保密处理,查阅案卷需向中央调查局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