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10章 血税

  僵硬的尸体零零散散地遍布在村庄的各个角落,一动不动。

  “它们已经失去了活力,”嘉拉迪雅探过头来,仔细地观察了一会,“我感觉不到力量和魔力的涌动。”

  ……

  这些从死亡中复生的怪物完全失去了生机。

  吓坏了的村民们直到村长敲着锣把他们从家里喊出来,才惊恐地审视着村庄里可怕的景象。

  格里菲斯黑着眼圈,摘下头盔靠在一个墙角边休息。

  在昨晚的战斗中,他发现被砍掉了脑袋的哥布林都没有复生,原模原样地倒在地上。天一亮,他就坚持着亲手剁了上百个脑袋,堆在一辆小车上。

  他的额头在战斗中被石块击中,虽然带着防具但依然被砸得头破血流。干涸的血迹糊住了半边脸,右手、右胸和肩膀上满是伤口,虽然双层甲挡住了致命的攻击,但是依然给他留下了密密麻麻的伤口和淤青。

  “别动,我看看!”嘉拉迪雅四处检查了一番,确认没有新的敌人以后来到见习骑士的身边,帮他解开破损的皮甲,又卸掉锁甲仔细地看了看看他的伤口,“我给你涂点药,你别乱动。”

  精灵拿出了一种绿色的药膏抹在格里菲斯的伤口上。阵阵舒适的凉意传来,格里菲斯刚想夸奖一句,伤口上立刻就变成火辣辣的疼痛。

  “啊!好疼,为什么这么疼!?”格里菲斯呲牙咧嘴地问道,“精灵的秘药不应该和吃布丁一样舒服吗?”

  “谁和你说的?他骗你的~你的皮甲都快碎了,”嘉拉迪雅的手指在见习骑士的伤口边缓缓划过,“你真是遍体鳞伤啊……明明穿着着两层甲,竟然还会有那么多处淤青和伤口。”

  “盔甲也不是万能的,听说魔力护盾可以实现全面防御,”格里菲斯感觉到纤细冰凉的手在自己的身上游移,整个人都心猿意马起来,有点尴尬地说道,“接下来你还要去搜索它们的巢穴么?”

  “嗯,据守巢穴的哥布林数量应该大大减少了。而且它们不是没有头脑的牲畜。被强迫进行了这样血腥的战斗之后,等幸存者带着消息逃回巢穴,会有很多逃离原有的族群吧。”嘉拉迪雅打量了一翻结实强壮的肉体,“线条不错,如果没那么多伤口就更好了。快点穿上衣服。”

  “快看!快看呐!”村头的土墙上突然响起了民兵们兴奋的呼喊声。

  一支武装的队伍从远方的道路开来。他们由几十个手持长矛和木盾的平民构成,一个身穿皮甲的武士走在队伍的最前面。

  村长看到这个队伍的第一时间就奔了过去,握住带队武士的手激动地说道:“可把你们盼来了。”

  “村里情况怎么样,魔物们上哪去了?”带队武士看了看村中地面上大片的血迹,颇为惊讶,“我们昨晚遭到了一些哥布林的袭击,伤了好几个人。”

  “被赶跑啦,村里死了好多人。最后多亏了这两位!”村长把武士带到格里菲斯和嘉拉迪雅两人面前。两百多哥布林首级就堆在两人不远处,看得武士和民兵们惊骇不止。

  “我是伊兹弥尔民兵队长,艾登家族的武士,你是东方军团的士兵吗?好样的!”武士先看看格里菲斯,颇为满意地点点头,“这位是?精灵?真是没想到竟然会劳烦游侠阁下。”

  嘉拉迪雅向武士轻轻点点头,然后拍拍格里菲斯的肩膀就转身向一边的小屋走去:“我要休息一会,出发的时候通知我一声。”

  ……

  几个小时以后,格里菲斯和嘉拉迪雅跟随着几十名的民兵离开马尼萨村,向着丘陵开进。情况可疑的乌兰被村民们关在屋里,由见习修女照料。

  嘉拉迪雅已经掌握了哥布林巢穴的位置,但是就算没有大家也能找到。

  昨晚的战斗中有少数哥布林逃出了村庄,时断时续的血迹从村庄一直延伸到树林的深处。进入森林以后,不时还能看到一两个伤重而死的哥布林的尸体。脚步和血迹很密集,看起来这些生物在逃跑时并没有逃散。

  “它们依然保持着组织,”格里菲斯面色严峻地说道,“你们注意到吗?就算是遭到了昨晚那样的重创以后它们还能够集合在一起逃生。”

  “昨晚的战斗里我们消灭了它们的萨满,”嘉拉迪雅走在最前面担任猎兵的角色,一路检查着有没有哥布林设下的陷阱,“在这种情况下它们依然会抱团向着巢穴移动,说明在那里有着其他的上位种。”

  “哥布林战士吗?”带领民兵的武士说道,“我听教官说过,这是一种非常强壮的哥布林,如果遇到的话要小心。但是这不合理,有这样的战斗力不应该投入到昨晚的战斗中并且让萨满留守巢穴吗?”

  “也是……”嘉拉迪雅困惑地歪歪头,“可是一个巢穴里不会有两头萨满,这就更奇怪了。从习性上说,哥布林对于宝物和老巢其实不会特别在意。”

  格里菲斯想了想说道,“这从另一个侧面说明哥布林的目标是你。在围攻村庄的计划之外,也不排除你会直接前往巢穴的可能,所以留下了一部分力量留守。”

  精灵的目光波动了一下,沉默着不说话。

  走了一会,民兵队长想起了什么事,向两人问道:“我出发前听说有些冒险者领取了任务,他们的情况怎么样?”

  格里菲斯简单说了下冒险小队的情况。

昨晚的事情之后,乌兰被拘禁在村里,由见习修女照顾她。她们同伴的遗骸也已经被收敛,等待着本地驻守法师和官方机构前来调查。

  民兵队长听了以后,也只是轻轻叹了口气,没有什么可说的。

  东线的战士持续了整整五年时间。在最靠近战场的东部省份,拒绝兵役或者徭役的公民将会失去继承权和从事公职的资格。健康的适龄年轻人如果不想被征召入伍投入到绞肉机般的东线,就只能选择逃离家乡成为冒险者。

  相对来说,冒险者会根据实力领受不同难度的任务,从剿灭下水道里的巨型老鼠到驱赶袭击村庄的魔物。

  任务的难度其实是很难评估的。发布任务的官方机构只能根据村民和商人的报告来描述魔物的力量。冒险者小队在战斗中遭受伤亡也是时有发生的事情。

  当冒险者们带着死伤的同伴和情报返回城镇以后,官方才会了解到底在面对什么,相应地派出民兵或者申请正规军的支援。

  “你们的世界真是凶险~”中途休息的时候,UU看书 www.uukanshu.com嘉拉迪雅坐在一棵大树下,打量着累坏的民兵说道,“人类的新手只接受了几年的战斗训练,没有充分的知识和装备就开始战斗,遇到难以战胜的对手之后又跑不快。”

  “嗯。”格里菲斯点点头。

  “也就是你们数量多,否则这样排着队送命早就绝种了,”精灵女孩轻轻揉着自己的脚踝,“太不珍惜自己的生命了。”

  “如果他们不成为冒险者的话,大都也只能成为农夫或者军队里的辅兵,”格里菲斯一边检查着装备一边说,“我们在东方的战争已经持续几年了,这一带靠近前线,是补给和辅兵的主要来源,当地人靠土地里的产出缴纳赋税和糊口非常艰辛。冒险者虽然危险,但是拿到的赏金能在地方上买到很多好东西。”

  “你很清楚的样子嘛~是考虑过当一个冒险者吗?”嘉拉迪雅抱着修长的双腿,把头靠在膝盖上看着身边的见习骑士。

  “我是拥有领地的封建骑士的次子,虽然没有继承权,但是也上过国立学校,接受过系统的战斗训练,”格里菲斯摇摇头,“在我十二岁的时候,军队征召我进入免费的少年士官学校,十五岁的时候我作为修托拉尔,也就是青年近卫军被派上战场。”

  “嗯~”嘉拉迪雅点点头,“这我知道,如果家族一代人中没有人为王国和军队服务,整个家族就会被剥夺封地和头衔,这是一种不用货币形式缴纳的税赋。人族语里叫什么来着?”

  格里菲斯向后仰起头,靠在树干上,轻声说道:

  “血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