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9章 活着的尸体

  微弱的火光中,隐约可以看到一个癫狂的人影翻进农舍的小窗。惨叫声立刻就从那间农舍传来。

  黑暗中传来沙沙的奔跑声,像是人,又像是不曾见过的野兽。

  格里菲斯不由得一阵阵头皮发麻,翻身就跃上了附近的屋顶。他刚刚翻上房顶,就看见一个身影从黑暗中一晃而过,下意识地一把抓去。这一抓却是落了空,手腕反倒被拉扯旋转,带动身体被凌空掀起,向着屋顶摔去。

  格里菲斯还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摔投技,慌忙就要稳住重心,但是身披双层重甲的他被甩了出去,轰的一声砸穿了屋顶,带着稻草和房梁一起摔了进去。

  那个矫健的人影也一下失去了立足之地,但是动作却是一丝不乱,像猫一样凌空翻滚旋转,灵巧地调整了落地的姿势,踩在见习骑士的身上稳稳落地。

  “嗷——!”

  砸在地上的重击和腹部的挤压差点让格里菲斯把胃都吐出来。不等他从摔得七荤八素的坠落中缓过气来,踩着他的人影已经拧过他的手腕夺过长剑直指咽喉。

  冰冷的剑锋让空气都窒息了。

  “啊啦~你什么时候跑到我的脚下去的?”

  破败的茅屋一时间非常安静。

  格里菲斯睁开眼睛,淡绿色的月光下,嘉拉迪雅正一脸严肃的用剑指着自己。

  “快起来,活尸马上要来吃我们的脑子了!”精灵从见习骑士的肚子上挪了一步下来,“哥布林之后是活尸,这个小村庄难道是邪神的孵化场吗?”

  “有一个冒险者被感染了这种尸化的瘟疫,除此以外,有一些村民的尸体在午夜的时候失踪,”格里菲斯挣扎着爬起来,顾不得腹部的酸痛,匆匆问道,“你之前去哪里了?”

  “找了个地方躲起来休息,”精灵随口答道,接着又补了一句,“事先声明,如果你怀疑美丽优雅的精灵和这种邪恶的勾当有关,你会被吊树梢的。”

  格里菲斯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道:“我只是想说,如果我们轮换着警戒休息,也许能阻止这一切。”

  精灵晃了晃脑袋,一字一顿地否定了这个想法:“我们才认识几——个——小——时——唉!”

  格里菲斯突然觉得自己和嘉拉迪雅一旦说起话来就有些没完没了。在这样混乱的状态下,两个人站在毫无视野的破农舍里你一言我一语,简直是失了智!

  见习骑士把这个感想吞进肚子里,转身向屋外走去。他刚刚推开小屋的木门,一个黑影突然挤开门缝,呲牙咧嘴的一口咬向他开门的手腕。

  “铛!”满口尖牙在铁制的护手上崩掉了好几颗牙齿。不远处的嘉拉迪雅吓得往后跳了一跳。

  格里菲斯只觉得手腕上一阵剧痛,就像是被匕首猛刺一样。他举起左手的斧头,朝着黑影用力砸去。黑影的脑袋挨了重击,像个西瓜一样炸裂开来,当场就瘫软了下去。

  “离开这里!”格里菲斯喊了一声。精灵立刻跟上来,两人一起向屋外冲去。

  一个个野兽般的黑影正在村庄中流窜。它们还保持着人类的轮廓,但是前肢已经肿胀拉长,奔跑的时候经常像豺狼一样四肢着地。牙齿和指甲异化成了锋利的锯齿和匕首状,甚至可以轻松地攀上房顶和围墙。

  这些怪物既有人类,也有哥布林。一开始还只是零散地出现,没几分钟就已经是成群结队的袭击掠食。

  见习骑士和精灵走了一会就发现暴露在外面非常危险。那些游荡在黑暗中的怪物随时会从墙角的黑暗中窜出来发起袭击,似乎唯一安全的地方就只能是逃出村庄躲进树林。

  嘉拉迪雅飞快地观望了一下树林,似乎在思考退路。片刻后她匆匆说道:“不能出去,今天的月亮是碧绿之月,林中的妖魔会特别疯狂强大!”

  “那就去村长的大屋,那里比较结实!”格里菲斯喊道。他刚刚在夜晚打了一仗,装备损坏非常严重,体力也只回复了四五成,没有把握在逃窜中保命。

  两人互相掩护着一路奔跑,沿途偶尔遇到的妖魔都可以轻松击杀。但是,没有多久,那些成群结队的怪物就开始关注到他们的行踪,嘶吼着纷纷追来。

  “就是这里!”嘉拉迪雅在黑暗中的视野似乎也很不错,一把拉住差点要错过村长大屋的见习骑士,把他推进了附近的围墙。

  “快开门!”翻过围墙,格里菲斯立刻锤响了面前大屋的木门。村长的秃脑袋从里面探出来,看清两人的容貌后急忙开门,把他们迎了进来。

  宽敞的大屋里已经聚集了好几个人,除了村长一家,还有拳师小姐乌兰,见习修女,艾西斯先生和五个村民。

  “诸神在上,您平安无事真是太好了!”村长看见两人活着出现在面前,惊喜的走来握他们的手。

  “我们要封锁出入口等待天亮。”嘉拉迪雅飞快地躲开村长的手。

  不等大家接话,乌兰直接说道“要不是为了等你们,我们早把这个门堵上了。”

  这么大脾气……格里菲斯眼看精灵就要开口回怼,急忙先一步说道:“这些怪物的体质异化的非常厉害,龟缩是没用的,我们要想法救出更多的人。”

  还不等乌兰发作,门外已经传来了阵阵沉重的敲打,夹杂着恐怖的嘶吼声。一群活着的尸体扑到了大门外,正试图闯进来。

  村民们乱作一团,格里菲斯拔出长剑,将结实的木门打开一条门缝,不等精灵阻拦就一剑向外捅了过去。

  剑锋传来透过肉体的感觉,与此同时,强大的冲击力就要撞开大门。

  格里菲斯用身体顶住门,右手持剑向着外面乱刺。活尸的血肉和黑血四处乱飞。

  几分钟后,门外安静了下来。一具接着一具的尸体在门外堆成了一堵矮墙。

  格里菲斯感觉自己的力气又消耗了许多,急忙往后一撤,关上大门。

  大屋里又恢复了平静,一直没帮上忙的众人用各种表情看着满身污血的见习骑士。最后,村长开口说道:“也许我们应该堵上门,等天亮再说。”

  “还有几个小时就天亮了,村长说的有道理,”艾西斯先生也发表了一下意见,接着指指房子的烟囱,“我觉得那里也要堵上。”

  也行吧……格里菲斯非常疲惫地点点头,走到一边席地坐下。村民们立刻跑了过来,用桌椅和柜子堵在门后。

  ……

  成群结队的吼叫声在屋外此起彼伏,不知道有多少生灵已经被转化成了行尸。

  躲在屋里的大家也不敢开灯,沉默地各自坐下。

  艾西斯照料着伤员,乌兰和见习修女帕西菲卡坐在一起,村长则是和村民在挤成一堆。大家就这样沉默地干坐着等待着天亮。

  格里菲斯坐在精灵不远的地方。身为序列9的非凡者,虽说他的体力超过常人,但是在这样持续的战斗中得不到休息也是让人绝望的。不知不觉的,他就沉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昏昏沉沉的格里菲斯被摇醒。他听见黑暗中传来轻轻的啃噬声,就像是老鼠在咀嚼桌角一样让人心慌的声音在寂静中被放大,让人感觉非常诡异。

  还有难以辨认的窃窃私语,好像是谁在述说,又像是诅咒。这声音似乎是某种古老的密语,让人无法听懂其中的意义。

  “快醒过来。”

  耳边传来了清澈的低语声,格里菲斯感觉自己的胳膊被拍了拍,一股淡淡的林间草地的清香轻柔在在鼻尖跳动。

  格里菲斯抬起头,发现嘉拉迪雅正跪坐在他的身边,双手拉着他的胳膊。

  “跟我来,轻一点。”

  见习骑士顺从地悄悄起身,跟着精灵来到客厅附近的厨房里。嘉拉迪雅小心地检查了一下墙角和桌底,掩上门小声说道:

  “有大麻烦了,整个村庄里的活尸好像都聚集到了四周,已经包围了我们。”

  什么!格里菲斯瞪大了眼睛:“难道说所有的村民都已经遇害,只剩下我们了。”

  “应该不是,我能感知到外面有一百多个人形生物在走动,从脚步上判断像是部分村民和哥布林,”嘉拉迪雅灵动的眼睛几乎把她的忧虑说了出来,“活尸应该没有灵智,只有吞食和杀戮的本能。我怀疑有人在操控这些复活的尸体。”

  “会是什么人?目标是谁?”格里菲斯脱口而出,但是立刻就有了自己的答案,“目标是你?”

  “总不会是你,那些冒险者或者村民吧?死者复生成为行尸需要禁忌的黑魔法或者封印物,就算是奥术议会的资深法师也很难做到,”精灵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我来到这个村庄是因为根据预言的指引,我必须离开族人单独调查才能找到一件对我晋升序列非常关键的线索。这次行动应该是保密的。

  格里菲斯认真说道:“如果是基于这样的假设,那就说的通了,要猎杀一个精灵游侠得有足够的人手。

  “就目前的情况来说,幕后的主使花费了相当大的代价,在人类的核心领地制造哥布林和活尸这种事我闻所未闻,如果仅仅要屠灭一两个村庄那代价和收获相比也太荒唐了。”

  “现在我想从烟囱里溜走都不容易,”嘉拉迪雅咬了咬嘴唇,“大意了哎~对了,还有件事。”

  “什么?”

  “要小心那些冒险者,”精灵在嘴边竖起一根手指,做了根噤声的手势,“听到了吗?这轻微的咀嚼声,那个拳师打扮的女孩子已经疯了。”

  像是老鼠咀嚼的悉悉索索声在黑暗中回荡,听着让人头皮发麻。

  “确定吗?”格里菲斯问道,“她也许只是收到了惊吓。”

  “你们人类的理智就这么一点,在未知和恐惧下被摧垮心智,成为邪神的信徒和傀儡可不少见,”嘉拉迪雅正色说道,“我听说曾经有位勇敢的王子在多次目睹自己的人民被瘟疫转化为活尸以后陷入了不可挽救的疯狂,屠杀了一整个城市的居民,又谋害了自己的父王。最后自己甚至成为了邪教徒的爪牙。”

  “他也许只是没有别的选择,”格里菲斯摇摇头,“这不是重点。只要活尸不冲进来,我们就能拖延到日出。”

  “日出对它们不一定有效哎,又是不是血族那群可悲的家伙!”嘉拉迪雅晃着脑袋,“我有一个想法,操控这些哥布林和活尸的幕后人就在这间大屋里。”

  “怎么会?”格里菲斯急忙瞥向客厅里的众人,“为什么这么说?”

  “很简单啦~”嘉拉迪雅拍拍他的脑袋,“活尸出现以后,我一直都在移动变换位置。村庄里有那么多农舍,这些怪物却能够准确地包围上来,这说明幕后人对我的行踪了如指掌。”

  就在这时,一阵撕心裂肺的呻吟声打断了两人的对话。客厅里休息的人全都惊醒了过来。

  拳师少女乌兰的喉咙里发出奇怪的声音。接着,她站起身来,摇摇晃晃地向着大门走去,嘴里念叨着不可辨认的词句。

  “乌兰,怎么了?”见习修女惊慌地问道。紧接着,她看到自己的同伴开始疯狂地推开堵住大门的桌柜。

  “拦住她!”艾西斯先生反应了过来,惊慌地大叫道,“她要把活尸放进来!”

  嘉拉迪雅闪电般地张开强弓,弓矢指向疯狂的乌兰。

  “住手!”见习修女大吃一惊,急忙挡在同伴身边,“你们在干什么?都快住手!”

  村长和村民们都惊呆了,刚才昏昏沉沉的睡梦中醒来就看到这样的景象,一时间都不知道如何是好。

  “嘭!”

  利箭从强弓中射出,在这样的距离上,哪怕有人阻挡也无法妨碍精灵的射术。

  嘉拉迪雅贯穿了乌兰的肩膀,把她射的一个踉跄跌倒在地。

  “不要!”见习修女见同伴受伤,尖叫一声就用手里的木杖向精灵打了过来。

  她的木杖还不及挥下,一只强壮的手已经扼住了她的手腕,轻松地将她摔倒在地。

  “都不许动!”格里菲斯大喝道,同时向乌兰快步走来。雷鸣般的吼声震慑住了其他人,连房顶似乎都抖了一抖。

  “轻点声啊!”嘉拉迪雅气的跺脚。

  话音刚落,屋外便发出了密密麻麻的抠抓声。上百头活尸低沉而恐怖的嘶吼起来,开始拼命攻击大屋的门窗。

  “它们在外面!”

  “它们要冲进来了!”

  惊恐的村民们一起发出凄惨的叫声,纷纷向着看起来最厉害的精灵跑去。在一片混乱中,格里菲斯突然调转了方向,向着人群里的艾西斯扑了过来。

  “哇!”法师助手大叫一声便被撞飞了出去,重重砸在后面的墙壁上。

  还不等村长等人询问这是怎么回事,格里菲斯包裹着铁甲的大手已经一把拎起瘦弱的艾西斯,扼住了他的咽喉。

  “是让我拧断你的脖子,还是你自己把外面的活尸停下来,”见习骑士冰冷地问道。

  “你,你说什么?我不明白?”艾西斯拍打着抓住自己的胳膊,拼命挣扎起来。

  “是你,故意在必经之路上求援,分散支援的力量,引诱一部分援兵前往陷阱,”格里菲斯飞快地说道,“否则,只有当援军分散开,你的哥布林和活尸才有攻击的空隙。

  “也只有你,才知道嘉拉迪雅的准确位置引来活尸的围攻。UU看书 www.uukanshu.com她是你的猎物。”

  疯狂挣扎的艾西斯眼中突然闪过一丝狰狞,右手抓着什么东西向着格里菲斯的胳膊刺去。

  “嘭!”

  一支利箭射穿了他的手腕,死死钉在墙壁上。一把涂抹着碧绿色液体的小刀从艾西斯手中掉了出来。

  屋外的活尸已经快要拆毁木门和小窗,枯朽腐烂的手臂钻进了破裂的缝隙。

  “最后一遍,把活尸停下来。”格里菲斯冷酷地说道,锁住艾西斯喉咙的手随时会拧断他的脖颈。

  脸色苍白的法师学徒嘴角突然翘了起来。紧接着,他用力咬碎了什么,咀嚼了一下。

  “别让他服毒!”嘉拉迪雅立刻反应过来。

  格里菲斯闪电般地捏住艾西斯的下巴发力一拧。法师学徒惨叫一声,下颚脱臼了。

  各个种族的间谍和阴谋家都有在牙齿中隐藏毒药的习惯。当他们被抓住以后,只要用力咬碎一颗假牙,致命的毒药就可以免去他们接下来的痛苦。

  作为东方军团的一员,格里菲斯参与过多次抓捕和审讯间谍的工作,拧断他们的下巴是唯一有效的途径。但是,有着丰富经验,也不是每次都能来得及。

  艾西斯的脸色骤然变成青紫色,白沫从嘴角涌了出来。他的毒药如此致命,一瞬间就生效了。

  嘉拉迪雅冲了过来,查看了一下法师学徒的情况,遗憾地看了格里菲斯一眼。

  与此同时,屋外的骚动平息了下来,那些嘶吼的活尸停止了攻击行动,开始漫无边际地四散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