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7章 惊变

  怎么办?你们就这样看着不准备再来试试吗?格里菲斯隐藏在黑暗中注视着村庄外沉寂的黑暗。

  哥布林拥有良好的夜间视力,在首轮攻击受挫以后如果还要继续战斗下去的话,它们多半不会再选择正门而是翻越围墙进行攻击吧……但是,这里已经死了一百多哥布林,墙外的哥布林还有什么理由非要进攻不可吗?

  为了掠夺牲畜、粮食和人口袭击的族群肯定会撤离,不会搭上剩下的族人冒险,维系族群的生存是生物第一要务。

  “格里菲斯,它们行动了!”躲在墙上观察的嘉拉迪雅突然低声提醒道,“数量有上百头,正在向南面迂回,可能想要从没有防守的地方翻跃围墙进来。”

  什么?怎么可能!

  这就很奇怪了……哥布林们添油般的战术只会不断给村庄和自己造成伤亡,这样做的意义在哪里?

  难道它们已经到了不攻下村庄就会灭族的境地?还是说族群的规模大到可以无视数百伤亡的程度!

  由于暂时没有时间在这个问题上思考太久,格里菲斯留下一些村民守卫正门,自己和嘉拉迪雅带着部分民兵一起向着哥布林迂回的方向堵截过去。

  哥布林们跑了一段距离就累得气喘吁吁,选定了一小段围墙就架上梯子开始翻越,越过围墙后又放下绳索从墙头滑下。

  他们还会造梯子!格里菲斯从围墙上屋顶上看到了哥布林的行动,更加震惊了。

  黑暗中它们的行动非常迅速,转眼就有十几个越过了村庄的土墙进入内侧。

  “不要动,等它们进来一些再动手,”格里菲斯伸手阻止住跃跃欲试的民兵。他的计划是等着哥布林们一半进入村庄再发动进攻。

  翻过了土墙的哥布林竟然没有也立刻动手,站在原地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难道在等待哥布林武士?格里费斯回头看了眼附近的屋顶,嘉拉迪雅正埋伏在那里。

  有了精灵射术的辅助,就算是哥布林武士我也能对付。格里费斯看着那张精美的反曲弓,心里稍稍安定了一些。

  就在这时,许许多多漆黑的东西从墙外丢了进来。哥布林们拿起丢进来的物体,纷纷聚集到墙角下。

  还不等格里费斯看明白情况,几支燃烧的火炬被丢过土墙。哥布林们立刻捡起来点燃手中的物体。

  扔过来的东西竟然全都是火把!

  哥布林们出乎意料地一手拿武器一手拿着火把,嚎叫着四散开来给村里的房屋开始点火。

  “住手!”民兵们跳了起来,端着武器就冲向了去敌人。

  “不要分散!”格里菲斯急忙喊道,“盾牌挨着盾牌压过去,不要散开!”

  然而根本没人听他的呼喊。大家关心的都是村里的房子被点着了。

  “干掉它们!”马尼萨村的民兵队长挥舞着盾牌和铁剑带头冲锋。刚才的战斗很清楚地显示出哥布林的战斗力很弱,一对一的情况下根本不是成年男性的对手。

  民兵队长挥舞着铁剑砍翻一个哥布林,又学着格里菲斯的样子把盾牌抡了一个半圆,把另一个敌人砸得脑浆迸裂。

  没问题!我很强,这些小怪物不是我的对手。民兵队长眼看着哥布林的脑浆混合着鲜血飞溅出来,紧张的心都放松了不少。

  “小心下面!”

  不等民兵队长听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一个矮小的哥布林已经从脚边跳起,手里的尖刀插进了他的小腹。

  格里菲斯飞奔过来帮忙,一剑刺倒了哥布林。但是民兵队长摇晃了一下便扑倒在地,在哥布林的尸体间剧烈地抽搐起来。

  没救了……格里菲斯一边反击,一边后退到一面墙壁下。在他的头顶上,嘉拉迪雅正连连射出羽箭,将蟑螂般涌进来的哥布林不断击倒。

  越来越多的哥布林增援过来,翻过围墙加入混战中。后来加入的哥布林并没有手持火把,刚才的纵火看起来只是它们的某种战术。

  由于哥布林们已经将火把投向远处的房屋,接战的土墙下十几个个民兵在昏暗的光线中遭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围攻。不时有人被砍断脚筋或者打断膝盖跌倒在地,紧接着便被围殴致死。

  格里菲斯计划的阻击破产了。

  “向我靠拢!背靠墙壁!”见习骑士高声呼喊着,竭力挽救即将崩溃的马尼萨民兵。

  但是村民在激烈的战斗中迅速崩溃了。在感觉到自己的身边到处都是窜来窜去的敌人,身边的朋友又不断受伤倒地之后,好些民兵丢了自己的武器不知道跑到了什么地方去。

  在这种混战当中,嗜血的哥布林变得更加疯狂起来。它们击倒一个村民之后就一拥而上,欢呼着用木棒和石块猛砸受害者。甚至有些特别残暴的直接开始啃食血肉。

  “格里菲斯,我的箭只剩三支!”嘉拉迪雅收回长弓,宣布了一个糟糕的消息,“民兵们瓦解了,我们快跑吧。”

  村庄里的哥布林正在东一群西一群地乱战,只有少数对格里菲斯发起攻击。但是随着战斗的进行,哥布林们迟早会注意到这片开阔地上的见习骑士,然后以压倒性的数量干掉他。

  “不,不能跑,否则这个村庄就完了!”

  “不快点跑我们就完了。”嘉拉迪雅从屋顶上跳了下来,站到见习骑士的身边。村庄里的房屋彼此间距很大,没法让她在屋顶上跳来跳去。

  “那我们转移进攻!”格里菲斯转身向着两个被包围的民兵跑去。

  这些民兵身边已经倒下了几个村民,要不是被团团围住他们肯定已经逃之夭夭了。

  “跟着我,”格里菲斯一剑把一头哥布林砍成两段,“跟着我你们才有活路。”

  已经被吓破了胆的村民一下就被说服了,跟着格里菲斯跑向另一个混战的地点。在那里,三个伤痕累累的民兵正在被七八个哥布林围殴。

  “这些交给我!”嘉拉迪雅抽出腰间的两把略带弧线的银色利刃,身形一闪就出现在哥布林背后,挥舞双刀旋转起来。

  三四个哥布林就像被风暴席卷的树苗一样,齐刷刷地扑倒在地。剩下的哥布林还没有反应过来,格里菲斯已经赶到面前将它们斩杀。

  这一下把混战中的大部分哥布林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它们一看这边聚集着七个人,立刻尖叫着从四面八方围杀过来。

  “退到那个巷子里去,我掩护你们!”收拢了五个民兵的格里菲斯持盾抵挡住哥布林的进攻,掩护着他们向着一个小巷撤退下去。

  没想到的是,这一退就不可收拾了。刚刚救下来的民兵中有三个人丢了武器,挥舞着手臂就逃得无影无踪了。剩下的两人也是一脸惶恐,犹犹豫豫地服从着格里菲斯的指挥。

  “别跑!这是你们的村庄,跑能跑到哪里去!~”焦急的嘉拉迪雅和格里菲斯保持着两米的距离以便掩护他的右侧,向着包抄过来的哥布林挥出致命一击。银色长刀挥舞起来掀起漫天血雨,就像是在落樱下舞蹈一般美丽。

  有那么一瞬间,格里菲斯被嘉拉迪雅舞步般的刀术吸引,几乎要沉醉到唯美的画面中去。这种效果似乎不仅仅对格里菲斯有效,那些试图围攻嘉拉迪雅的哥布林也是一脸眩晕,连动作都变得迟缓了。

  格里菲斯带着没有逃跑的两个民兵一直退到小巷里才站住脚。这条小巷是好些个院落的土墙连接而成,仅能让两人并排通过,短时间内不会被哥布林包抄。

  “守住这里,”格里菲斯面朝着哥布林扑来的方向站稳脚步,转眼间,一大群已经尝到了人血滋味的哥布林们挥舞着长长短短的武器,像一股巨浪一样朝着见习骑士压了过来。

  这些哥布林一个叠着一个,瞪大了饱饮鲜血而变得通红的眼睛,裂开满嘴尖牙发出让人牙痒的叫声。

  “它们太多了!”嘉拉迪雅都被蜂拥而来的敌人吓了一跳。跟在她身边的两个民兵一看这场面,吓得惨叫一声扭头就跑。

  “上房顶去,格里菲斯!”精灵弓手大喊道,“我们挡不住的!”

  “不。”

  格里菲斯最后一个后退到了巷子的入口,用盾牌抵挡住前方,抬起右手按在自己的头盔面甲上,扭头对脸色发白的精灵女孩说道:“我已胜券在握。”

  在嘉拉迪雅惊骇的目光中,黑色的面甲落下。自信而坚定的面容转而变更成了冷酷又狰狞的怪物。在黑铁的缝隙中,刀锋般的目光如同被鲜血浸透的红月一样诡异而邪恶。

  见习骑士微微侧身,向着左侧小退一步,左手边仅仅留出狭窄的缝隙。他的长剑斜向对着右侧,那里将是哥布林的突破口。

  “嘭!”哥布林在狭窄的通道中撞上了格里菲斯的盾牌,发出沉闷的声响。见习骑士的利剑闪电般刺出,一击便杀死了撞上来的敌人。

  蜂拥而至的小怪物们从盾牌下方和左侧的缝隙扑来。

其中一个撞上了胫甲跌倒在地,还不等它爬起来,沉重的铁靴就重重踏下,这只哥布林当场被踩得胸口塌陷下去。

  格里菲斯向着左侧一撞,正要那里的缝隙钻过来的哥布林被挤压成一团肉饼。

  完成了这一套动作的格里菲斯顺势向后退出一步,又一剑刺倒右边扑来的敌人。

  后面的大群哥布林踩着前面的尸体,呼喊着跳扑过来。这个时候格里菲斯已经完成了后退,跳上来的哥布林在剑锋上插个正着。

  一块石头飞过来,在黑铁头盔上发出“咚”的一声响,险些弹到后面的嘉拉迪雅脸上。精灵看到见习骑士被砸得一个趔趄,但是立刻稳住身体挥剑向下刺去,把一个试图钻过来的哥布林戳死在地上。

  见习骑士用自己的盾牌和宽阔的肩膀堵了大半个巷子,他几乎不挥剑攻击,只是一边后退,一边不断地向试图钻过空隙的哥布林刺去。

  在成群结队的哥布林看来,这个高大的人类虽然凶恶,但是脚下和左手都有缝隙,右手一侧更是有着很大的空档,挤一挤可以塞进两个哥布林,只要再冲一冲就一定能杀死他。

  格里菲斯且战且退,他弯着腰,盾牌恰好抵住哥布林的路线,就算是这些矮小的生物想要钻进来也要匍匐下身子;右手保持着快速的刺杀,每当剑刃刺穿一个哥布林毫无防护的身体后就向后退小半步,并不追求当场击杀,只是留下鲜血飞溅倒地惨叫的敌人。

  哥布林时不时能够挤过来,用手中的利器或者钝器狠狠地打在格里菲斯的皮甲或者铁制护手上。但是这种攻击无法击穿双层甲的防御,无甲的哥布林又很快就会被见习骑士的反击杀伤。随着伤者不断跌倒在地,狭窄的小道上满地都是挣扎哀嚎的哥布林。

  它们惨叫着抓住同伴的手脚,哀求拉自己一把。

  就这样,在哥布林此起彼伏的吼叫声夹杂着一种诡异的声响。哥布林的攻击由于满地的伤兵变得越来越困难。格里菲斯的剑锋穿透哥布林干瘦身体的时候,发出“噗呲”的声响,随着战斗的进行,这种怪异的声响连绵不绝,就像是谁在用破旧的锯子锯木头一样。

  嘉拉迪雅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几次想要上去帮忙都无从下手。见习骑士如同狂风巨浪中的礁石一样,任凭无止尽的攻击侵袭都无所动摇。他维持着机械而略微扭曲的姿势,用小幅度的动作快速收割着敌人的生命。他的攻击就像是磨盘一般,不断有新的生命注入,然后生产出一具又一具的残破肢体和涂了一地的浓稠血迹。

  被吸引来的哥布林越来越多,它们踩着前面死去或重伤的哥布林,一脚深一脚浅地在血水里跋涉,好不容易扑倒敌人面前以后就向着自己的左前方扑去,然后被一剑撂倒;或是向着盾牌与地面和墙壁间的空隙钻去,接着被敲碎脑壳用脑浆涂抹泥地。

  偶尔有这么一两个哥布林好不容易扑到了格里菲斯的身边,换乱中挥舞它们手中的武器就朝着披甲的人类打去。格里菲斯毫不惊慌地用双层甲接下攻击,同时挥剑将它们击倒在地,紧接着继续向后小退一步。虽然哥布林也挥舞着各式武器,但是在盾牌的阻隔下,劣质的砍刀、斧头和短刀很难穿透皮甲和锁甲的双层防御。

  在短短的几分钟里,格里菲斯只受了一点轻伤。他已经向着小巷里退了二十几步,一路上遍地都是死伤的哥布林。在这些死伤的哥布林上面,是乱七八糟的哥布林队伍。增援上来的哥布林踩着倒下垂死的哥布林,一边尖叫,一边你推我搡地向着见习骑士挤过去。

  突然之间,这个拥挤的队伍停了下来。脚下满是尸体的哥布林们眼里的凶残和疯狂已经被消磨得一干二净,满脸惊恐地看着脚下死尸铺成的道路和道路尽头挡住了视野的人类甲士。

  从刚才开始,哥布林们不断地往这里投入兵力、气势和血肉,活着的同类已经全部站在满地碎肉和血水中。

  “呼~”一口热气从黑铁的面甲下呼出,哥布林们纷纷紧张地向后一缩。

  “Hurrah!”格里菲斯稍作蓄力,持盾向前重重一撞,紧接着向着右前方一剑刺去。两个哥布林应声倒下。紧跟在它们背后的哥布林像被推倒的骨牌一样倒下一片。

  拥堵在小巷里的哥布林立刻动摇了,密密麻麻的队伍像是腐朽的房梁一样瞬间崩塌。刚刚还在前进的队伍集体调转头,向着来时的方向拔腿便跑。

  地上密密麻麻的尸体和发黑的血迹在刚才进攻时只是有些麻烦,现在就成了要命的天堑。哥布林的短腿被同类的血肉残肢绊倒,UU看书 www.uukanshu.com几乎是寸步难行。

  格里菲斯把盾牌随手扔下,拔出腰间的利斧和长剑一起挥砍起来。两道寒光风暴般卷过哥布林的后颈,把挤成一团的它们一个个砍翻在地。

  尸体上叠着尸体,脓血和脑浆混合。哥布林的大队彻底崩溃了,它们向着小巷的出口夺路而逃。好些哥布林被地上的尸体绊倒,后面的哥布林就踩着它们的脑袋和胸膛想要爬过去。被踩在脚下的哥布林痛不欲生地拼命挣扎,奋力去推上面的同类想要从剧痛和窒息中逃出来,结果把更多的哥布林也绊倒在地,眨眼间就堵成了一人高的肉墙。

  哥布林萨满就在小巷外面目睹了这一切发生。它和其他幸运的部下们也被吓破了胆。当格里菲斯踩着一人高的尸堆出现在顶端的时候,那些尚未参战的哥布林都被吓得瘫坐在地。

  “还有谁?”格里菲斯站立在尸堆上,喘着气,用沙哑的声音喝道。在他的脚下,仅有的几个幸运哥布林正在拼命地把自己从尸体中拔出来。

  话音刚落,见习骑士抬起铁靴用力一踏,尸堆下正试图钻出来的哥布林张口就吐出一团内脏横死当场。

  “还有谁?是你吗?”格里菲斯举起滴血的长剑指向前方一个吓瘫的哥布林,血红的目光穿透黑暗的面具投射到小怪物身上。

  “还是你!?”格里菲斯举起斧头,向着目瞪口呆的萨满丢了过去。

  只见一道血光闪过,哥布林萨满的脑袋被一劈两半。其他哥布林就像装了弹簧一样从地上一跃而起,向着村庄的土墙狂奔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