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4章 马尼萨村的袭击

  全副武装的格里菲斯穿过平坦的乡间小路,跨过小溪越过丘陵。对他个人来说,这样的行军是过去两年里的家常便饭。

  按照他的计划,只需要在良好的道路上行军30里赶在黄昏以前抵达就行,在行动过程中他还要保持随时可以战斗的状态。

  先前见到的四人冒险小队走的非常匆忙,就好像他们不是去战斗而是去抢购免费苹果一样。

  虽然他们看着就很不靠谱,但是格里菲斯习惯上还是觉得应该要尽快和友军汇合。排除掉需要在野外宿营的民兵大队这个选项以后,也就只能试试看能不能劝说冒险小队先在村庄里坚守一晚,等待第二天和民兵主力汇合以后剿灭巢穴。

  ……

  离开镇上两个小时以后,那支冒险小队模糊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道路前方。照这个速度,太阳下山以前赶到马尼萨村应该没有问题。

  一想到冒险者们似乎对和外人组队这事很排斥,格里菲斯也放满脚步,默不作声地先和他们保持着一段距离。

  通往山区的道路开始变得弯曲又狭窄,茂密的林木把两边的山坡遮掩得看不清楚。格里菲斯立刻警觉了起来。在这种地方,伏击简直是无法防范啊!

  这个时候,一股淡淡的血腥味从前方飘来,隐约还能听到带着痛苦的哀嚎声。

  格里菲斯急忙握紧长枪,弯腰俯身进入了一旁的树林,从树林间迂回过去。

  那支冒险小队过了一会也察觉到了情况,纷纷拿起武器,向着前方冲了过去。

  很快,前方传来一阵阵厮杀和怒吼的喊声,走在前面的冒险者小队已经进入了战斗。

  战斗和喊叫声很快就平息了下来,等到格里菲斯赶到的时候,发现在道路的边缘停着一辆破损的马车。车夫和拉车的驮马被利器捅进了肚子,已经没了呼吸。

  冒险小队的四个人正围在马车边,瘦小的见习修女正在为一个伤了腿的男人治疗,巴度则挥舞着他的大斧头,从散落在四周的几个绿色尸体上砍下脑袋,一边砍一边嘴里嘀咕:一个银郎,两个银郎……“”

  “你来晚了,这些都是我们的战利品!”拳师小姐乌兰注意到格里菲斯靠近,立刻就板着脸喊了起来。

  是是是,我知道。见习骑士乖巧地朝拳师小姐点点头,绕开他们检查着现场。

  “这位艾西斯先生在驾车经过这里的时候遭到了哥布林的袭击,车夫被害,”少年剑士安迪一边擦拭着长剑上的血迹一边指指地上的尸体说道,“幸亏我们来得早,杀掉了四个,还有六个逃走了。哦对了,这位是东方军的格里菲斯见习骑士。”

  格里菲斯顺着少年剑士手指的方向,看到了四具被斩下脑袋的矮小尸体,潺潺的黑血正从伤口里流出。

  “你好,见习骑士先生。”坐在地上正在接受治疗的中年男人忍着痛说道,“我是法师学徒艾西斯,奉法师大人之命前来这里调察情况,结果半路,哎呦!”

  见习修女急忙连连道歉。她的祈祷不娴熟,在治疗伤口的时候发生了一个小失败,把本来不怎么严重的刀伤又撕裂了一点。

  “你好,法师学徒先生。”

  格里菲斯点了点自己的头盔算是打过招呼,继续审视战斗的现场。

  车夫的肚子被挑开,肚肠都被扯了出来,满脸都是僵硬的痛苦。已经干涸的血迹和破碎的肠子胡乱地散落在路边的草地上。

  “艾西斯先生,你是什么时候遇袭的?”

  艾西斯一边包扎着伤口一边说道:“大约半小时以前,四只小怪物突然从树林里跳出来杀害了车夫。我只能站在货架上用木棍自卫,还好它们矮小一时爬不上来,就这样僵持了一会。

  “然后,其中的两只开始撕扯车夫的肚子,剩下两个继续攻击我,还划伤了我的大腿。”

  “然后我们就赶到了!”拳师少女得意地说道,“这些家伙竟然还有伏兵,从林子里又窜出来六只,但是被我们轻轻松松打跑了。”

  “为什么它们会选在白天袭击?”格里菲斯抬头看了看太阳,现在的日头还早,阳光依旧炙热。

  “谁知道呢~”安迪无所谓地耸耸肩膀。

  这个时候巴度说道:“对了,继续赶路的话我们可以在天黑以前赶到村里,还是去搜索它们的巢穴?刚才那几头哥布林受了伤,血迹会把我们带到他们的巢穴附近。”

  “慢慢慢,”格里菲斯急忙阻止道,“各位,我们一起去马尼萨村吧,明天和镇上的民兵汇合再去围剿巢穴比较稳妥。”

  冒险小队的其他人都思考起来,拳师少女非常坚决地要去巢穴里把哥布林一锅端了,但是另外两人脸上有些犹豫。

  “等等!”艾西斯嚷嚷起来,“我出钱,10个银郎,请你们把我的包裹抢回来,那里面都是我好容易才搜集到的材料和药品,被那些狡猾的哥布林抢走了。我们可以顺着它们的血迹追踪。”

  听到这个要求,冒险小队的意见开始统一了,拳师少女觉得这是个好主意。

  “见习骑士先生,你能否一起来?”艾西斯恭敬地询问道。

  “不了,我要赶往马尼萨村支援。”

  “没必要,我们四个足够了!”

  格里菲斯和拳师少女的声音几乎是同时响起。少年剑士安迪的脸上也明显松了口气。

  “如果快天黑的时候你们没有取回包裹,就尽快到马尼萨村来,”格里菲斯对于把冒险者小队一起带回村里防守已经不报希望了,但还是关照了一句,“夜晚的森林很危险。”

  “知道知道。”拳师少女不耐烦地摆摆手。她的同伴巴度开始在地上挖坑准备掩埋车夫的尸体,安迪则是搀扶着法师助手先一步往树林里走去。

  ……

  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单独行动的格里菲斯已经可以望见马尼萨村的影子。从山坡上向村庄所在的平原望去,村民们正在驱赶着牲畜返回村里,一派祥和的景象。

  还好,赶上了……

  “桀桀桀桀~”

  一阵尖利的怪叫突然传来。渐渐昏暗的土地上突然涌出来一片大大小小的黑点。它们在平坦的土地上快速移动,勉强可以看清黑点将一些不幸的村民扑倒在地。还没有返回村庄的村民们乱作一团,凄惨而惊恐的叫喊声响彻田野。

  竟然在这个时候发起进攻!?是准备乘村民返回村庄的时候拿下大门吗?

  离开了前线的见习骑士没有战马可以驱使,他一边小跑着向着村移动一边继续观察四周的环境。

  远处的村庄大门涌出了好些人影,手持着长长短短的东西挥舞起来。但是他们似乎并不敢离开村大门太远,只是拼命挥动手中的武器叫喊。

  “这样可不行啊!”格里菲斯已经距离村庄不到200步,他随手抛下肩上的包裹,双手握紧短枪向着追赶村民的袭击者背后扑去。

  双方的距离很快拉近,在昏暗的光线下见习骑士看到的是几十个比孩童高不了多少的小怪物。它们长着尖耳朵,全身绿色的皮肤,无论胖瘦高矮都只在腰间裹着肮脏的破布,手持木棍、砍刀和短枪。

  哥布林!

  这些生物一边尖叫一边扑向被他们抓住的村民,一棍打倒在地,紧接着一大群小怪物蜂拥而上,用各式各样的武器雨点般地殴打下去。偶尔还有几个女人被抓住,这些哥布林揪住女人们的头发和衣服,拖着她们就往后跑。

  哥布林完全没有注意到从背后逼近的格里菲斯。但是,一旦开始战斗,它们注意到也是早晚的事。

  必须尽快打垮它们的组织!

  格里菲斯快步扑了上去,双手持枪侧身一击。劣质短枪借着冲击速度给两个哥布林的头盖骨上分别开了一条大口,红色、白色的液体飞溅而出。还在尖叫呼救的女人突然发现抓住自己的力量消失了,接着便听到扑通一声。

  格里菲斯看都不看自己的战果和被救下的女人,继续小跑着前进。田野上的哥布林像面饼上的芝麻一样撒的到处都是,格里菲斯挥舞手中的短枪左右突刺,所到之处哥布林如秋风吹过的麦浪般纷纷倒下。

  倒下的小怪物有些尚未立刻死去,一边打滚一边发出凄厉的尖叫声。喧嚣的田野上,背后骤然遭袭的哥布林队伍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就像是扔在地上的布丁一般崩裂开来,大部分放弃了自己的猎物紧张地四处查看。

  格里菲斯不慌不忙地边作战边移动,专挑强壮的哥布林战士或者还抓着村里女人不放的哥布林下手。他的敌人中也不乏狡诈凶残之辈,手持着利刃就向见习骑士反扑,但是在长兵器的攻击下这些怪物毫无一合之力,转眼间就被杀死。

  一个绿色的影子突然跃出草丛,从侧面扑向格里菲斯。见习骑士顺手一枪就把它从空中刺了下来。

  几乎是与此同时,一股力量重重砸在头盔上。格里菲斯被打得一个趔趄,伸手就从脑后拽下一个拿着锤子的哥布林。

  配合相当娴熟啊!是巧合吗?见习骑士把哥布林向着地上重重砸去,抬起铁靴就踩烂了它的脑袋。

  “桀桀桀!”又有三头哥布林扑来,它们在距离格里菲斯四五米远的地方突然分散,一个从正面扑来,两个从两翼包抄。

  见鬼!不是巧合!格里菲斯双手一松,还不等短枪落地便抽出一把匕首向着右边掷去,紧接着向右侧横跳,在跳跃的过程中拔出另一把匕首投向左边扑来的哥布林。UU看书 www.uukanshu.com

  “呀!”两个小怪物一阵惨叫。与此同时正面的敌人已经扑了上来,用一把剔骨尖刀奋力刺向格里菲斯的胸口。

  格里菲斯抬手一挡,坚固的护手上擦出一片火光。紧接着不等惊讶的敌人反应过来,格里菲斯反手就抓住了哥布林的胳膊,用力砸向地面。

  “呯!”小怪物的脑袋在一块石头上撞得四分五裂。

  它们能够进行简单的协同……有人训练过这些生物!

  见习骑士喘了口气,收回投出去的匕首捡起短枪,向着一小股敌人冲去。剩下的敌人中已经没有配合如此娴熟的小组了,格里菲斯在不太大的战场上往来了好几圈,直到所有胆敢作战的哥布林都被杀死为止。残余的小怪物嚎叫着,一直向北逃进森林的深处。

  差不多杀掉了十五个,十五个银币,恩。格里菲斯满意地扫视着田野上横七竖八的尸体,确定没有活着的敌人才拔出斧头,挨个砍掉这些小怪物的首级装进一个口袋。

  这些肮脏、凶残的生物除了仅有的破损武器和腰间的破布之外,真的是一无所有。

  格里菲斯迅速地收集了战利品捡回自己的行囊,然后向村庄大门走去。

  在马尼萨村的大门口聚集着好些村民,他们一边安慰着侥幸逃生的邻居,一边瞪大了眼睛盯着见习骑士穿过大门,向着村里走去。

  肩扛短枪,身披双层甲的格里菲斯迈着沉稳的步伐,铁靴踏过地面的石子发出噼啪的声响。惊魂未定的村民们像遇到礁石的潮水一样自觉地向着两侧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