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20章 破法者

  格里菲斯的房间在伯爵府最高的阁楼上,是一个只有床铺、桌子、椅子的小卧室。窗外是倾斜的屋顶和内院的花园。他的行李和武器已经被送到了这里,塞在床下的空隙里。

  “呼~”

  爬楼梯消化了一点食物的见习骑士一进屋就瘫坐在床上。庭院里宾客们的马蹄声远去以后,银色的月光洒在洁白的床铺上,安静的听不到一点声音。

  离开热闹的军营以后,格里菲斯一直在和嘉拉迪雅一起旅行。像这样独自一人安静地享用一个房间已经是不知道多久以前的事情了。

  突然,一个念头闪过格里菲斯的脑海。

  啊,其他客人的每一份食物都没有吃完,都只吃了一点点!格里菲斯突然意识到了哪里不对。莫非这是餐桌上的礼仪?

  那我把所有的食物都吃光岂不是很傻,怎么没有人提醒我……这么好吃的晚饭不吃掉也太浪费了。哎哟,胀的睡不着啊!

  格里菲斯在床上滚了滚,又一次穿好衣服往楼下走去,看看能不能找一把扫帚打扫下房间消化一下。

  幽深的府邸让人辨不清方向,几个转弯以后格里菲斯就迷失了方向,愣愣地站在一闪大门前。门上还铭刻着漂亮的小字。

  图书室。

  小心地推开大门,见习骑士发现伯爵府的藏书极其惊人,偌大的双层书库里层层叠叠地摆放着书架,还有滑动小梯和轨道方便取阅。

  格里菲斯激动的颤抖起来,看这些书都不用花钱啊!他抚摸着精美的封皮慢慢走着,一时竟然不知道看哪一本为好。

  突然,不远处书桌旁有一团黑影蠕动了一下,竟然在化作了人形。

  变异生物!

  格里菲斯从未想过在伯爵府上竟然会出现寄生在阴影中的怪物,惊的连心跳都停了两秒,手立刻就按在佩剑上。

  随着这团黑影慢慢展开,一张苍白而英俊的人脸出现了。

  这时候,格里菲斯才看清原来书桌边只是趴着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年纪的年轻人。他穿着一身黑衣服,手边的蜡烛也熄灭了,看起来像块木头一样安静。

  “晚上好,”见习骑士有点沙哑地说道,“我是格里菲斯·布兰顿,二级小队长,伯爵府的修托拉尔。”

  “嗯,晚上好,见习骑士先生,”黑影中的年轻人缓缓站起身,打量了一下格里菲斯,“我是真理修道院的阿尔芒斯·索伦,见习修士。”

  圣光教会那边的人!格里菲斯顿时放松下来。圣光教会的见习修士和修女有许多人都在军队中服务,是他的好朋友。

  面前这个年轻的男孩子脸色白的吓人,不知道是饮食还是休息不好的原因,让人感觉随时都会大病一场。话说回来,克丽丝塔也是如此,纤弱中有着一丝执着的意志,感情丰富的眼睛在忧郁和坚定中徘徊,分外惹人怜爱。

  索伦就像格里菲斯一样穿着黑衣服,但是更加朴素,连坠饰的花纹和线条都没有,蜷缩成一团的时候当真是一团漆黑。

  “你在这里做什么?”格里菲斯望了一眼桌上摊开的书本,“功课吗?”

  “是的,白天我担任伯爵的秘书,晚上必须赶上课程进度才行,”索伦回答道,语气有些冷漠和高傲。

  但是,他的眼睛却没有离开格里菲斯笔挺的外套、腰间的佩剑和脚上的长靴。虽然他的眼神波澜不惊,但是执着的目光却让人感觉非常火热。

  “你从前线回来?”索伦问道,“是甲骑兵吗?”

  “是呐~”格里菲斯点点头,“在我们联队里也有你这样的修士,是我的好朋友。你在军队服役过吗?”

  “没有。”

  这话也就是随口一问。索伦见习修士的个子很高,但是相当单薄,那张比少女还白皙的脸让人看了会担心他突然就要晕倒。

  不过,他还真是英俊,眼睛也很漂亮,嗯,那种符合大城市审美的漂亮……格里菲斯不自觉地转头望了望窗户上自己的影子,刚硬的棱角就像块硬梆梆的石头,全身的气质都土土的。

  “修托拉尔对神秘学有兴趣吗?”索伦说话的时候也盯着见习骑士的佩剑和长靴,眼睛里几乎都要长出手来,像发条玩具一样卡卡顿顿的说道,“如果你在准备霍蒙沃茨的课程,我可以给你推荐一份书单。”

  “那可真是太感谢了!”

  格里菲斯看到见习修士从书架上取下精装的著作和小册子,立刻就被吸引了。这些书籍和文件记载着拜耶兰的建立,拉莫尔家族的起源和近代史,魔法和非凡特性通识,都是他以前没有看过的好东西。

  见习骑士立刻取下佩剑放在桌上,拿起一本小册子就看了起来。

  这是一本季度刊物,上面记载着拜耶兰的黑市与地下交易……

  在拜耶兰下城区的塔索克街,泥土和碎石下盘踞着上百年的垃圾和尸骸,疫病和罪恶在不详的土地上滋生。由于混乱的恶灵在那里徘徊不去,侦测与追踪魔咒的效果受到了很大影响,这条城南的长街成了走私犯和邪教徒的庇护所。

  大量来自东方和南方的非发物品正在那里交易。

  看到这里,格里菲斯的心思不由得动了起来。

  魔法物品在大军混战的战场上容易被血气与煞气的波动扰乱形成不可靠的能量,但是小规模的战斗中效果极佳。哪怕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法师挥挥魔杖形成的护盾都能在一对一的战斗中挡住格里菲斯的攻击。

  每当想起这事,格里菲斯就想要给自己添置一些魔法物品。

  只不过,这些好东西的生产和交易都需要备案,专供贵族和部分非凡者使用。以格里菲斯的身份来说,大部分种类的物品连持有都是违法的。想要入手的话只能从黑市入手。

  格里菲斯飞快地扫过塔索克街的信息,便将小册子放到一边,取出一本神秘学近代史的著作。

  上面记载着数个非凡途径的珍贵知识。

  格里菲斯翻开最关心的破法者途径,发现那里依旧只有残缺的信息。

  “破法者途径序列9,UU看书 www.uukanshu.com称号‘新兵’。这一序列的非凡者可以通过长期的体能锻炼获得晋升机会,必要的文法和数学知识也必不可少。一旦成为非凡者,‘新兵’可以获得强韧的身体和不俗的力量、敏捷、耐力,并且可以驱动一定魔法物品的精神力。‘新兵’可以选择向破法者,圣骑士,猎魔人三途径进行不可逆的晋升。”

  这就是格里菲斯的状态。在战场上度过了两年以后,官方的鉴定认为他正在不可逆地向着破法者的下一序列发展。与圣骑士和猎魔人不同,破法者途径的高序列知识已经在岁月中遗失,如果不采取措施的话,格里菲斯很可能会止步于序列7。

  “序列8‘破障者’,这一序列的非凡者可以削弱直接作用在身体上的魔法效果,并且有一定几率勘破幻象,抵抗恐惧、魅惑等心智类法术。除此以外,非凡者在晋升过程种可能掌握一到二种不同的非凡能力。”

  “序列7‘破法者’是已知的破法者途径的最高序列。非凡者拥有强大的抵抗直接作用魔法的能力,并且能够对近距离的施法活动造成明显干扰。他们无法消除间接施法的影响。非凡者在晋升过程种可能掌握一到二种不同的非凡能力。本序列的非凡者需要丰富的实战经验才能获得晋升,一场酣畅淋漓的大战是最好的催化剂,甚至有观点认为血战是他们晋升所必须的仪式。

  “虽然序列7‘破法者’足以担任军队的核心,但是进一步晋升所需的材料、知识和仪式均已在第一纪元遗失,由此导致破法者军官在遭遇强敌袭击时往往处于劣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