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全职艺术家

首页

第824章 我上我也行

会所内。

房间中。

音乐带着淡淡的惆怅。

惆怅中又夹杂些许厚重。

房间内的曲爹们细细品味着《青花瓷》的前奏。

主歌,第一次响起:

“素胚勾勒出青花笔锋浓转淡

瓶身描绘的牡丹一如你初妆

冉冉檀香透过窗心事我了然

宣纸上走笔至此搁一半……”

随着主歌第一段的响起,本来信心满满的陆盛突然抬起头,心底掠过一丝波澜。

清素。

淡雅。

婉转细腻的歌词伴随着旋律,还是新古典风格的味道,只是这个歌词一瞬间就把他给惊艳到了!

不仅仅是陆盛。

房间内的其他人,也各自泛起异色,显然都被这歌词给惊艳到了!

“釉色渲染仕女图韵味被私藏

而你嫣然的一笑如含苞待放

你的美一缕飘散

去到我去不了的地方……”

仍然是美到让人沉醉的歌词,随着歌声的继续响起,陆盛心中的波澜终于有了起伏!

噗!

如同石子落入湖心,波纹向四面八方晕开!

他下意识调整了自己的坐姿,以至于椅子和地面产生摩擦,形成略显刺耳的声音。

这摩擦音转瞬即逝。

现场没有任何人出声交流,但在座曲爹们却是相继抬起了头,一道道眼神中明显起了变化!

人群中。

尹东和叶知秋对视一眼,同时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异彩!

就在这时。

歌声陡然提高了音调!

怅惘与凄冷,仿佛清秋的雨滴,丝丝绵绵般坠落,仿佛天地间只剩歌声!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

炊烟袅袅升起隔江千万里

在瓶底书汉隶仿前朝的飘逸

就当我为遇见你伏笔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

月色被打捞起晕开了结局

如传世的青花瓷自顾自美丽

你眼带笑意……”

噼里啪啦,大珠小珠落玉盘!

柔美的曲调,仍然带着一丝彷徨与凄冷感,仿佛那细雨连绵中突然吹来泛着凉意的风,无孔不入般钻入所有人的心扉!

冰凉!

偏偏又滚烫!

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一抹惊骇同时爬上所有曲爹的脸庞,在只有旋律的房间里,形成了标准而统一的目瞪口呆!

傻了!

全傻了!

陆盛的脸上再也不复之前的自信!

他的身体近乎本能的绷紧,嘴巴却微微张开!

乐器被尽情拨弄。

传统的演奏手法,编制出悠然缓慢的曲调,满腹离愁别恨深深浅浅的流淌在房间,歌曲承载着一种说不出的古朴与厚重,仿佛历史和岁月都斑驳了。

宫商角徵羽!

极致的简单!

极致的震撼!

当整首歌结束的时候,整个房间鸦雀无声!

下一刻。

寂静碎掉了。

喧哗的声音交汇成一片,让整个房间沸腾!

“这是新古典风的大成之作!”

“我以为再没有歌曲可以超越《东风破》,就连陆盛那首歌也只能选择另辟蹊径,但这首歌却做到了!”

“五个音阶被运用到了极致!”

“怎么可能!”

“风光之美,喻物之美,情感之美,诸多元素结合却能又如此和谐,这首歌简直比《东风破》还要无可挑剔!”

“……”

纷杂的声音中,一道道目光集中在林渊那张没什么表情的脸上,只是大家此刻的心境已是截然不同!

谁也没想到!

羡鱼竟然真的写出了一首超越《东风破》的歌曲!

恍惚中。

又有人看向陆盛。

陆盛的嘴角泛起一丝苦笑,忍不住对林渊道:“能给我看看歌词吗?”

“好。”

林渊拿出了谱子递给对方。

顿时。

众曲爹同时围住陆盛,看向了《青花瓷》的曲谱,品鉴同时仍伴随着密切的交头接耳。

“果然。”

看着歌词,陆盛有些苦涩的看向林渊:“你这手写词的功力,真是让人拍案叫绝。”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

怎样的惊才绝艳,才能写出这样的歌词来?

如果说走古词风格的《但愿人长久》是毫无疑问的巅峰,那羡鱼这首歌则是走白话风格的歌词巅峰,而且是无可争议的那种!

旁边。

叶知秋感慨道:“无论作曲还是编曲,两首歌都在伯仲之间,可歌词却让两首歌曲拉开了差距。”

“是。”

旁边的郑晶叹道:“不过总的来说还是这首《青花瓷》更厉害一些。”

“歌曲每项标准单拎出来,差距极小。”

杨钟明开口了,就连他此时的声音也不禁带着一抹异样:“只能说羡鱼这首名为《青花瓷》的歌在综合分方面已经达到了新古典的巅峰。”

众人纷纷点头。

作词作曲乃至编曲等等,《青花瓷》每一项的得分都极高,但并不比陆盛的歌曲好很多,说一声伯仲之间并不为过。

包括拿《东风破》对比也是如此。

然而做综合的考量,《青花瓷》却明显更胜了一筹,尤其是这首歌的歌词部分,简直是为新古典风格的歌曲量身打造一般!

整首歌的意境,一半来自旋律,另一半则来自歌词。

两相结合之下,《青花瓷》彻底达到了一个无人能出其左右的高度!

“我上我也行。”

尹东突然对陆盛说了这么一句话。

陆盛翻白眼。

众人哈哈大笑。

是啊。

这波还真是谁上谁都行。

毕竟。

谁上都是输。

……

曲爹们来的也快,去的也快。

当众人怀着无尽的感慨离去,房间里又只剩下杨钟明和郑晶以及林渊与陆盛四人。

“是我计输一筹。”

陆盛坦然一笑:“今天是真献丑了。”

林渊认真的摇头:“《青花瓷》赢在歌词,陆盛老师的作曲没输,对于你那首作品我同样心悦诚服。”

并非有意谦虚。

林渊说的是真心话。

单论作曲,《青花瓷》并没有稳赢陆盛。

陆盛的对手也不是自己,而是周董加方文山的组合!

如果只是比作曲的话,陆盛的《水韵》完全能和周董一较高下!

说到底,《青花瓷》只是赢了一手方文山。

要知道,方文山可是地球的顶级作词人,而《青花瓷》这首歌的歌词更是方文山本人的巅峰代表作!

试想一下。

如果《青花瓷》没有方文山作词的完美发挥,这首歌还能在周董众多同类型歌曲中脱颖而出,成为无数人心目中的中国风巅峰吗?

“不用安慰我。”

陆盛坦然一笑:“我这人虽然好面子,但却不是输不起的人,这首歌你用在十二月吧,十一月我退出。”

“不用如此。”

林渊摇头,语出惊人:

“其实这首《青花瓷》本就打算在十一月发布的。”

陆盛一怔,旋即脸色惊变!

旁边的杨钟明和郑晶也相继露出了愕然的表情!

三人对视。

这首歌,难道不是羡鱼为诸神之战准备的底牌吗!?

能让这三人震惊,可见林渊说出的话语,到底如何的惊人!

“你十二月还有更好的歌曲?”

陆盛声音变了:“千万不要意气用事,我是主动退让,你不用觉得自己占了便宜,毕竟你已经赢了我!”

“十二月还有歌。”

林渊犹豫了一下,开口道:“也许谈不上更好,但也不会太差。”

杨钟明表情古怪:“你认真的?”

郑晶也忍不住道:“你真别乱来啊,这首歌放在十二月发布的话,哪怕是中洲那边出手,对上这首歌也很难有机会!”

“应该没关系。”

林渊心中也有过犹豫,但他最后还是决定把《青花瓷》放在十一月,尽管以这首歌的质量,放在十二月也没什么问题。

况且……

自己凭什么让人家退让,任何人都有选择发歌时间的自由,这事儿自己不占理,只是难免要辜负杨叔与郑姨的好意了。

念及此。

林渊对杨钟明和郑晶道:“谢谢杨叔,谢谢郑姨。”

“你既然这么决定,那肯定有你的理由,看来是我还是小看你了。”

杨钟明摆了摆手:“我本不打算这么做,是你郑姨非要让我出面,再加上我也不忍心看你把底牌用在十一月,现在你既然还有后招,反而让我不用对陆盛心中有愧了。”

“这事儿怪我,该提前跟你商量。”

郑晶爽朗一笑:“我怕你觉得没面子,所以才临时告知,不过你也不用觉得这事儿有多违背原则,音乐圈本来就有相互打招呼的传统,曲爹之间多多少少都有些这方面的默契,没必要上纲上线,回头想想,你自己以前不也给别人让过路么。”

“这倒是。”

陆盛笑着看向林渊:“我十二连冠那年,钟明哥给我让过一次路,如果钟明哥出手,那我那年还真拿不到十二连冠,就这点来说你比我强。”

对于这个结果,三人都有些哭笑不得。

所有人都认为羡鱼只有一张底牌。

那张底牌会用在十二月!

然而谁又想得到,羡鱼手上竟然还有一张底牌!

无论是十一月还是十二月,羡鱼这边都有一定的把握!

三人都没有怀疑林渊在逞强。

十二月就可以见分晓,这种时候逞强毫无意义,更何况这关系到至关重要的十二连冠,没人会在这种事情上开玩笑!

“晚上一起吃个饭吧。”

陆盛突然开口道:“我的这首歌就照常发布好了,也没必要特意去寻个日子了,反正你也不打算更改档期。”

“行。”

林渊答应。

陆盛的歌曲,让林渊看到了这个世界顶级作曲人的实力。

如果他拿出的歌曲不是《青花瓷》,只比中国风歌曲的话,恐怕自己十一月还真没有其他歌能够稳赢对方。

当然。

这里只是说除了《青花瓷》之外林渊没有能稳赢对方的歌曲,但与对方五五开的歌曲,他却还是拿得出来的。

就这样。

四人约了波饭。

席间。

林渊和陆盛交换联系方式,聊得竟颇为投缘。

“其实对你来说,诸神之战并不可怕,这事儿我作为过来人有经验。”

“什么经验?”

“经验就是当一个作曲人能够连胜十一个赛季之后,第十二个赛季无论你歌曲质量怎么样都会有很多人支持你,这叫君子成人之美。”

“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

“你这话说的有意思,难怪能写出《青花瓷》这样的歌,总之赛季榜并非一个纯比实力的舞台,你也不可能要求所有人都完全讲究公平,那人家就是喜欢某某歌手某某作曲人你能怎么办啊,打个比方,假如你是一个新人,那十一月就算你的歌曲比我好,最后赢的也会是我,因为我是曲爹啊,这些场外因素都是影响赛季榜排名的东西,所以你是有势可借的,到时候你会发现一群人都会帮着你,当然你的歌曲如果不够好,场外因素是无法起到决定性作用的。”

“嗯。”

两人聊了很多。

基本都是陆盛在说,林渊在听。

陆盛并不介意林渊这种沉默寡言的性格。

天才性格各异。

林渊这性格在陆盛看来,非常对胃口。

旁边的杨钟明埋头干饭,偶尔掺和着聊一句。

只有郑晶表情古怪的看着林渊和陆盛:

谁能想到这两人是即将在十一月展开赛季榜之争的对手?

饭局结束。

林渊坐车回家。

此时刚好是晚间十点半。

距离赛季榜的更新只剩不到俩小时。UU看书www.uukanshu.com

网络上。

关于陆盛和羡鱼的十一月赛季榜之争,讨论度已经有爆表的趋势!

“还有一个半小时!”

“不知道鱼爹和陆神谁输谁赢了!”

“两边我都喜欢,谁赢谁输我都可以接受,不过对比两人的成就,总感觉鱼爹有点悬啊。”

“不是有大神分析了嘛,这俩四六开。”

“还有人说三七开的呢。”

“那个说鱼爹是小陆盛的才过分,这不是暗示鱼爹必输?”

对于羡鱼和陆盛的十一月赛季榜之争,网上有无数人都在分析。

其中接受度最广泛的结论就是“四六开”。

羡鱼四,陆盛六。

然而。

就在这个论调深入人心,且时间无限接近赛季榜更新之时。

博客上。

蓝星顶级作曲人,上一届十二连冠获得者,被誉为史上最年轻曲爹的陆盛突然发布了一条特别的动态:

【今天听了羡鱼老师的新歌,听完我人傻了,十一月我躺平认输,不过鸽是肯定不会鸽的,建议大家先听我的歌,这首歌应该不会让大家失望,但如果大家先听羡鱼的歌再听我那首可能就有些失望了,话说我这算不算是剧透?】

动态下方附带了一张照片。

照片中,陆盛两腮发红,似乎喝了不少酒,他和羡鱼并肩站立,二人同时对着镜头比了个经典剪刀手。

Duang!

各洲网友傻眼了!

——————————

ps:感谢【缘在分离】大佬的白银盟,为大佬献上膝盖▄█?█●,继续写!</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