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全职艺术家

首页

第823章 中国风之最


  事实证明,孙耀火真的可以。

  数日后。

  歌曲《青花瓷》成功录制。

  有系统道具,孙耀火的歌曲驾驭能力提高了不少,已经可以把这首歌曲完美发挥出来。

  可惜。

  当林渊尝到甜头再想买这种能够改变人唱功的道具时系统已经不卖了。

  加钱都不行。

  林渊怀疑,可能是自己给的还不够多,不过他也给不起更多了,只能就此作罢。

  而就在录完歌不久。

  林渊的办公室内,包括桌椅以及柜子等所有木质用具全部被替换掉。

  孙耀火特意找人订制的。

  据说都是难得的好东西来着。

  林渊具体说不出这些物件有多好,只是感觉这些桌椅柜子变好看了,使用体验也有不错的提升。

  倒是顾冬对这些东西有所了解。

  她激动的跟林渊科普,说这些新用具是什么什么顶级木材制作,无论木头本身的珍稀程度还是各方面的制作工艺都堪称大师级的艺术品云云。

  林渊仍然没什么概念。

  直到有天董事长路过,眼神发亮的看着林渊办公室,甚至忍不住上手抚摸了一会儿那个尺寸刚好契合房间,比原来更大了许多的柜子,林渊才大概知道这东西约莫是真的很值钱。

  而在董事长离开后不久。

  林渊的办公室,还莫名其妙的热闹了一番。

  不少公司高层都借着这样那样的理由,来他这闲逛了一圈,目光难免在桌椅柜子上来回打转。

  不乏有人学着董事长上手抚摸。

  “林代表,咱们这现在可是全公司最豪华的办公室,要是有人进来随便顺点东西,就能狠狠的发一笔,且不说董事长上次送来的青花瓷,就算在你这随便弄点茶叶,或者搬个椅子跑路,都绝对会满载而归。”

  顾冬事后偷笑道。

  林渊料想,这便是大家都来参观的原因了。

  都是些生活上的小插曲。

  而继诸多参观林渊办公室的高层之后的某天,杨钟明和郑晶竟然也来了。

  刚进门。

  郑晶就笑道:“小鱼儿,我听说你的办公室最近火了?”

  “紫红梨香檀。”

  杨钟明敲了敲桌子,然后点头道:“好东西。”

  “眼馋了?”

  郑晶揶揄了杨钟明一句。

  杨钟明没搭理她,只是看向林渊:“十一月的歌曲录好了?”

  林渊点头:“嗯。”

  杨钟明道:“过两天,我们出去见个人。”

  “行。”

  林渊没意见。

  郑晶奇怪道:“小鱼儿,你怎么不好奇我们要去见谁?”

  “陆盛。”

  林渊开口道。

  杨钟明意外的看了林渊一眼,郑晶则满脸纳闷:“你怎么知道?”

  “因为你们想帮我。”

  林渊笑着道,内心有些温暖。

  这两位长辈对林渊向来多有照顾,此时突然发出邀请,肯定和下个月赛季榜有关,而与此关联最大的人,就是自己今年最大的对手陆盛,偏偏陆盛这个人和杨钟明还有比较特别的关系,虽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情况,但这二位的目的肯定还是为了让自己稳稳拿下诸神之战的入场券。

  ……

  林渊没有猜错。

  杨钟明和郑晶要带他见的人正是陆盛。

  十月的最后一天。

  公司外。

  某会所内。

  林渊见到了陆盛。

  陆盛长相很年轻,应该是个注重保养的人,穿着也讲究,平时应该很注意个人形象,头发都梳的一丝不苟。

  “羡鱼老师。”

  陆盛笑着开口,气度卓然。

  林渊看着眼前这个曾经拿下了十二连冠,被誉为蓝星有史以来最年轻曲爹的男人,礼貌回应:“陆盛老师。”

  “既然见面了,那剩下的事情我来说。”

  旁边的郑晶道:“陆盛你不应该选择十一月出手,这会导致小鱼儿提前拿出他为诸神之战精心准备的歌曲,到时候,就算小鱼儿赢了你,也很难再去和中洲争锋了,别告诉我你不知道中洲那边的人会在年底出手狙击,他们是什么行事风格你应该很清楚。”

  “今天是十月底的最后一日。”

  陆盛笑道:“晶姐的意思是,让我现在对外宣布,退出十一月?”

  郑晶劝说道:“没人要求你鸽,十一月随便放首歌出来得了,这对你来说应该不算什么难事儿吧。”

  “钟明哥也是这个意思?”

  陆盛看向杨钟明。

  杨钟明道:“给我个面子。”

  陆盛挑了挑眉。

  林渊在旁边没说话,意思却是通过三人的对话,彻底听明白了。

  杨叔和郑姨认为,自己既然敢冲击十二连冠,手上应该有一张底牌。

  所谓底牌,往往是一个作曲人最有信心的王炸级歌曲!

  而这样的歌曲,任何作曲人,都会选择在最关键的时刻发布。

  于眼下的林渊而言,最关键的时刻,莫过于今年底的诸神之战了。

  如今陆盛半路杀出。

  这两位长辈担心自己要提前抛出为诸神之战准备的底牌。

  毕竟这是陆盛,曲爹中的曲爹。

  想要在不动用底牌的情况下击败对方,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林渊一旦动用了为诸神之战准备的歌曲,那年底怎么办?

  要知道。

  年底那波,林渊即将遭遇的对手,可能和陆盛是同一个水平线。

  那如果不动用底牌?

  那十一月输了,更难受。

  这是一个悖论。

  十一月和十二月,前有狼后有虎。

  这就是杨钟明和郑晶的担忧。

  所以他们找陆盛,想要让陆盛退一步,不要提前逼出林渊的底牌。

  “……”

  意识到这一点。

  林渊有些哭笑不得。

  他完全可以理解二人的担忧,甚至非常感动,毕竟用常规的逻辑思维来判断分析,两位长辈的这种担忧完全合理。

  不合理的是自己。

  确切说,不合理的是系统。

  十一月和十二月,确实是前有狼后有虎。

  然而眼前这三位的前置条件却彻底搞错了。

  前有狼后有虎是没错。

  可谁说自己的枪里只有一颗子弹呢?

  十一月,自己对付陆盛,用出一张底牌又如何?

  对于年底的诸神之战,自己也做好了非常充足的准备啊。

  ……

  林渊心思电转,分析好情况,正要开口之际,陆盛突然笑了。

  “钟明哥的面子,不能不给,不过……”

  陆盛话音一转:“我这人向来自负,尤其是晶姐还说,羡鱼为诸神之战准备的歌曲能赢我,那不如我们比比看晶姐这判断是否属实。”

  “喂!”

  郑晶不高兴了:“不是说给老杨面子嘛,怎么还要比,况且我只是说小鱼儿的底牌可能赢你,又没说一定。”

  “晶姐别急。”

  陆盛突然看向林渊:“退出十一月赛季榜,也算是让你踩我一头去打诸神之战了,到时候估计全网都在说我新歌不如你,这对颇好虚名的我而言算是不小的牺牲了,羡鱼老师要不要拿那张底牌,私下里跟我这首歌比比?”

  这还差不多。

  郑晶撇了撇嘴,这次倒没有阻止,只是私下里比比,外界并不会知晓。

  况且陆盛没说错。

  他无论是突然退出十一月赛季榜,还是随便丢首歌出去应付差事,最终都会输给羡鱼,这等于是主动让羡鱼压了他一头。

  归根结底,还是陆盛吃亏了。

  毕竟陆盛有选择什么时候发布歌曲的自由。

  难道羡鱼要拿十二连冠,所以陆盛就有义务在十一月让路?

  没这个道理的。

  也就是杨钟明和郑晶这两人面子大,才让陆盛退后这一步,甚至主动让羡鱼压过自己一头,成就对方更璀璨的光环。

  “行。”

  林渊答应了:“我先放歌。”

  陆盛摇头:“麻烦你稍等一会儿,我给钟明哥这个面子,十一月算我主动认输好了,到时候外行人可以说我新歌不如你的好,这个无所谓,但我陆盛可不能在熟人面前丢了面子,否则多半要被那群家伙取笑了,所以你不介意我喊几个朋友过来吧?”

  “你是真的好面子。”

  郑晶狠狠瞪了陆盛一眼。

  陆盛的意思很简单,这场私下里的比试,要让圈内一些曲爹见证。

  到时候。

  外界怎么说陆盛输给羡鱼都无所谓,事实真相,业内的曲爹们心知肚明就行。

  “他的要求很合理。”

  杨钟明道:“我喊人过来,羡鱼,你有意见吗?”

  林渊摇头。

  杨钟明点点头,打了几个电话。

  陆盛在旁边提醒:“记得把尹东喊来。”

  郑晶扶额:“你这是想刺激尹东?”

  陆盛笑道:“前段时间刚归秦,和几个老朋友聚会,席上大家都说尹东逢鱼必输,我这不是想替尹东兄弟扳回一局嘛。”

  “兄弟俩字到你嘴里都变味了。”

  郑晶没好气道:“你这纯粹是恶心他,到时候要是翻车可就好玩了,小鱼儿这首歌可是准备用在诸神之战的底牌。”

  林渊:“……”

  尹东他当然记得,对方和费扬合作过几次,与自己也有很多交集。

  林渊平时也会听别人的歌。

  他的歌单里,有好几首尹东作曲的代表作,内心甚为喜爱。

  “尽管来好了。”

  陆盛似乎信心十足。

  ……

  这个会所是杨钟明和郑晶与圈内曲爹私下聚会的地方。

  杨钟明打完电话没多久,会所便热闹起来。

  数位曲爹陆续赶到。

  其中也包括陆盛特意提醒杨钟明邀请的尹东。

  一个小时的功夫。

  这个会所的房间里已经坐了足足二十多位曲爹!

  这个阵容放在音乐圈,绝对能吓死人!

  其中还有一些曲爹主动和林渊打了招呼,表现出相当的友善。

  因为林渊参加过《我们的歌》,和其中一些曲爹关系还行,
比如当初和林渊争过赛季榜的叶知秋也来了,同样与林渊打了招呼。

  只是要论年纪来说,林渊和其他曲爹们实在是格格不入。

  换了别人在林渊这个年纪,身处这群曲爹之间连说话的资格都没有,更别说还有曲爹主动的跟他打招呼,以完全平等的姿态。

  似乎曲爹们已经认定羡鱼必将会成为新的曲爹了。

  房间内。

  曲爹之间也在交流。

  随着情况的介绍,大家很快便知晓了这里发生的事情,现场气氛颇为热烈:

  “有意思!”

  “能看到羡鱼和陆盛打架,我这趟可真是来值了!”

  “其实我早就想说了,陆盛你怎么选择十一月发歌,把羡鱼诸神之战的底牌逼出来,不是让中洲捡了便宜嘛,还是这样私下里比较一番最好。”

  “话说回来,要是没这出,咱也不会提前听到羡鱼为诸神之战准备的歌曲啊。”

  “得亏是杨钟明老师,不然谁能这么大面子,让你陆盛让步。”

  “哈哈,搞不好陆盛要输哦。”

  “姜还是老的辣,陆盛搞这么大的阵仗,你以为他没藏着招?”

  “这倒是。”

  “估计就是故意整了这出,好让咱看看他陆盛的厉害呢。”

  “……”

  大家聊得很开心。

  曲爹之间不少都是熟识,难得可以借机会聚在一起,兴致颇高。

  况且接下来还是陆盛与羡鱼的对决。

  前者是蓝星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曲爹,曲圣奖获得者;

  后者是眼看着就要打破前者史上最年轻的曲爹纪录,近几年声名鹊起的妖孽级天才!

  这两人的巅峰对决有多精彩,大家可以想象!

  哪怕是对于曲爹们而言,这场对决也是非常值得期待的!

  只有尹东摆着一张臭脸。

  他当然知道陆盛这是想装逼,当着自己的面,看看他陆盛是如何击败羡鱼的。

  故此,尹东本来就是面瘫,现在脸色就更不好看了。

  旁边的叶知秋瞧见尹东这架势,偷笑了好几秒,才咳嗽了一声道:

  “人也差不多来齐了,可以开始了吧?”

  “行,大家请坐。”

  陆盛看向林渊道:“你先还是我先?”

  “随便。”

  林渊无所谓道。

  陆盛耸了耸肩:“听说你们中一些认参加《我们的歌》时有个先手必输的诅咒,我这人偏偏不信邪,就先放我的歌好了。”

  众人大笑。

  当然没人把这种玩笑当回事。

  房间里就有相关设备,陆盛自己去拨弄起了音响。

  片刻后。

  陆盛表情严肃了起来:“我这首歌叫《水韵》,古典风格,花了半年时间创作,也算是目前的得意之作了,各位品鉴。”

  房间内,曲爹们安静了下来。

  能让陆盛自称得意之作的歌曲,值得所有人重视!

  别看大家前面一通打趣。

  其实所有人都知道这个场合的严肃。

  林渊的表情也颇为认真,他并没有因为怀揣《青花瓷》就小觑陆盛这种顶级曲爹。

  “开始吧。”

  杨钟明开口,眼睛微微眯起,旁边的郑晶亦是没有说话。

  笑了笑。

  陆盛点击了播放。

  房间内,有竹笛声响起。

  清脆的旋律,瞬间牢牢抓住了所有人的耳朵。

  而当各类古典乐器轮番登场,歌声也缓缓响起了。

  ……

  陆盛接受采访时说,这首歌的灵感来自于《东风破》。

  然而在实际上,陆盛这首歌无论旋律还是意境全部和《东风破》无关。

  硬要说哪里相似,大概就是那种惊艳的古典风格。

  歌名叫《水韵》。

  音乐中,似乎伴随着水滴坠落的声音。

  不知不觉中。

  众人的脸色变了。

  就连杨钟明,也是露出了沉醉之色。

  林渊也在默默感受着这首歌的意境,恍惚间竟有种坠入其中的感觉。

  这首歌只有三分多钟。

  然而当整首歌放完的时候,大家却有意犹未尽。

  房间内却是更为寂静了。

  “如何?”

  陆盛找了张椅子坐下,笑眯眯道。

  “完美。”

  叶知秋感慨道:“我以为羡鱼这首《东风破》是古典风格的极致,无人出其左右,但你这首歌却与之交相辉映了。”

  “你这手借鸡生蛋的本事没得说。”

  旁边一位曲爹也是有些唏嘘:“能把《东风破》的精髓处化为己用,偏偏还能走完全不同的风格,以水喻情,寄情山水,厉害。”

  “钟明哥说说?”

  陆盛很期待杨钟明的评价。

  杨钟明点头道:“古典,精致,高雅,从旋律到编曲都是绝妙,你没有用琵琶作为主音色,而是选择了古琴,整首歌浑然天成,我挑不出毛病。”

  “挑毛病我擅长啊,陆盛你有鸡贼的嫌疑。”

  郑晶朝着陆盛眨了眨眼睛:“明明是学习《东风破》的创作手法,却又自己另辟蹊径一番,开创了属于自己的天地。”

  “这话我承认。”

  陆盛看向林渊:“我自认为这种风格的乐曲几乎无法超越《东风破》,所以我选择写一首属于自己的东风破,羡鱼老师怎么看?”

  “好!”

  林渊认真道。

  陆盛不由得哑然失笑。

  这个评价虽然简单,但对方真挚的表情,并不失庄重,所以他并没有觉得对方敷衍:

  “轮到你了。”

  “行。”

  林渊拿着手机,把音源连通音响,然后学着陆盛向大家介绍道:

  “这首歌叫《青花瓷》,新古典乐。”

  蓝星没有中国风的说法。

  新古典乐,是《东风破》被专业领域所赋予的命名。

  陆盛的表情变了变。

  杨钟明嘴角微微勾起。

  郑晶则是目光亮了起来。

  其他曲爹也是面面相觑。

  这是大家事先没有预料到的。

  羡鱼竟然也写了一首古典风格的歌,直接和陆盛撞风格了。

  偏偏陆盛的歌曲创作手法学的就是《东风破》!

  而羡鱼本人,则是《东风破》这种新古典风格的开创者!

  作为开创者,羡鱼拿出的新古典的风格,质量方面会差吗?

  答案必然是否定的!

  更别说他这首歌是为诸神之战准备!

  叶知秋瞥了陆盛一眼,笑道:“有耳福咯。”

  陆盛没说话。

  他在想,羡鱼能够超越自己的《东风破》吗?

  不可能!

  他很快便有了判断。

  这让他略微放松了些许。

  类似的考虑,也出现在其他人的脑海中,而后众人也得出类似结论。

  新古典风格,《东风破》已经很完美了。UU看书 www.uukanshu.com

  就连陆盛也只能另辟蹊径而不是在《东风破》的基础上超越。

  因为《东风破》在风格上已经很完善了。

  恐怕今天,这两人之间,是很难分出一个胜负了。

  而在一群曲爹心思各异之际,林渊已经点击了歌曲《青花瓷》的播放。

  笛子……

  古琴……

  古筝……

  蓝星传统乐器轮番响起。

  其中还辅以弹拨、打击、管乐等传统演奏手段,瞬间把人拉入了歌曲的意境之中。

  中国风歌曲的区别在哪?

  单论曲之精妙格式之规范,最好的中国风歌曲其实是《东风破》。

  然而真正把中国风带上巅峰的歌曲,被称为“中国风之最”的歌曲,却是此间响起的《青花瓷》。

  这就是二者的区别。

  ————————

  ps:这段剧情想写的完整些,整了个二合一章节,下章这首歌就能写完了。

  


  http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