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全职艺术家

首页

第779章 蝶恋花的国画

庭院深深深几许……
  
  吴极看到羡鱼这首《蝶恋花》的第一句,就已经感受到了差距。
  
  而在地球上。
  
  有人说这首词是欧阳修的作品,有人说是冯延巳的作品,古代有些作品出处存在争议是很正常的事情。
  
  李清照小姐姐就认为这是欧阳修的作品。
  
  她对这首词极为推崇,还曾在自己的作品中引用;
  
  王国维也喜欢这首词,不过王国维倾向于这是冯延巳的作品。
  
  作者是谁存在争议,但这首词本身的质量却毫无争议。
  
  吴极把整首词看完,轻轻叹了口气。
  
  他知道现代文人创作的《蝶恋花》,自己不再是前三甲了。
  
  “这个羡鱼,文采绝不一般。”
  
  这不是羡鱼第一次创作诗词作品了。
  
  此人作品不多,但一出手基本都是经典之作。
  
  难怪行业内外会有“南羡鱼,北楚狂”的说法,且如此深入人心。
  
  而在吴极看到这部作品的同时。
  
  网友们也注意到了羡鱼这个版本的《蝶恋花》。
  
  一时间网络上热闹纷纷,评论区留言蹭蹭蹭的往上涨!
  
  大家都被这首词征服了!
  
  “鱼爹好词!”
  
  “这个版本也好绝!”
  
  “南羡鱼北楚狂,真不是开玩笑的!”
  
  “大家手笔!”
  
  “句子单拎出来没有楚狂和易安那两首振聋发聩,但整首下来一气呵成,却是每句都可反复推敲,用字极为讲究,气象万千!”
  
  “这首绝对能进前三!”
  
  “之前我觉得只有吴极老师的版本可以和那两位相提并论,现在看到羡鱼才发现吴极老师的作品还是略逊了一筹。”
  
  “吴极老师不错了,只是羡鱼更好。”
  
  “鱼爹可是写过《水调歌头》的主儿,他出手又怎么会差呢。”
  
  “不是说三基友同进退嘛,让影子也来一首!”
  
  “影子:滚!”
  
  “哈哈哈哈哈,让影神来一首可还行,漫画家表示很淦!”
  
  “前三甲版本的《蝶恋花》终于确定了,只能是楚狂和易安以及羡鱼!”
  
  “……”
  
  羡鱼这首词得到的评价极高!
  
  甚至有业内人士也纷纷表示肯定!
  
  这场蝶恋花之热,由易安开启,由楚狂将之推上高潮,又由羡鱼终结!
  
  不过网友喊话影子的行为,还是引发了大家的失笑。
  
  哪有这么为难影子的?
  
  人家影子就是个画漫画的!
  
  哪像楚狂和羡鱼,玩起诗词来,动辄就出口成章。
  
  好吧。
  
  主要是因为三基友太深入人心了。
  
  眼看着羡鱼和楚狂都写了《蝶恋花》,网友就下意识的想到了影子。
  
  然而影子和这两位是不同的。
  
  林渊不是没有足够精彩的《蝶恋花》给影子用,他只是觉得没有必要。
  
  这就涉及到三个马甲的定位问题了。
  
  楚狂的定位是作家,有诗词的天赋并不违和;
  
  羡鱼的定位音乐人是兼影视编剧,他的歌词要和文字打交道,他的剧本也要和文字打交道,有诗词天赋同样可以理解。
  
  影子是玩绘画的。
  
  虽然漫画作品有剧本,需要和文字打交道,但重点在画本身。
  
  让影子也来一首《蝶恋花》,有掉马风险,容易让网友产生联想,因此林渊克制了让影子也再来一首的冲动——
  
  是的。
  
  林渊还真有点这方面的冲动。
  
  就如网友所说,楚狂和羡鱼都上了,你影子不参与一下?
  
  忍住!
  
  以后还有机会。
  
  留几首《蝶恋花》,说不定未来哪天还用得上。
  
  林渊如是想着。
  
  话说回来。
  
  谁说影子就一定参与不进去呢?
  
  别忘了《蝶恋花》不仅仅可以作为词牌名出现,同时也可以是一幅画啊!
  
  蝴蝶、花儿。
  
  这些都是国画中很常见的题材!
  
  自己直接用影子身份画一幅《蝶恋花》不就好了?
  
  说干就干!
  
  林渊当即来到工作室,开始了自己的绘画,绘画的主题就是蝶恋花!
  
  至于这么做的原因,倒不仅仅是林渊想要让三个马甲可以共进退,更重要的原因是林渊想要改变网友对于影子的一些固有认知……
  
  影子是画家啊!
  
  不是单纯的漫画家!
  
  这二者虽然有联系,但前者和后者所代表的意义却是截然不同的。
  
  林渊可不甘心让影子只当一个漫画家!
  
  那不是在浪费影子那大师级的绘画才能嘛?
  
  尤其是在影子漫画界登顶之后,想要继续进步真的不容易。
  
  这样的情况下,林渊就更需要让影子这个马甲涉足更广泛的领域了,不然影子迟早还会掉队,成为夹在楚狂和羡鱼之间的小透明!
  
  毕竟漫画只是漫画,无法真正成为所有人都认可的“艺术”。
  
  而绘画本身却是不折不扣的艺术!
  
  但现在的情况是……
  
  虽然影子也给楚狂小说画了插画,可大家对影子漫画家身份的印象太深刻了!
  
  几乎没人关注影子的画家身份!
  
  这就需要林渊有意识的引导,让外界真正关注影子漫画之外的绘画才能,从而摆脱大家对影子根深蒂固的漫画家印象。

  南羡鱼北楚狂,影子在中央。
  
  影子想和楚狂羡鱼齐名,仍需要更高的含金量。
  
  ……
  
  工作室内。
  
  林渊尽情挥墨。
  
  他画的很认真,表情专注无比,大师级的绘画水平展露无遗。
  
  随着林渊的绘画。
  
  旁边。
  
  金木不知何时起凑了过来。
  
  金木没有打扰林渊,只是盯着他笔下的画,目光泛起一阵阵惊艳。
  
  他没有专业级的鉴赏能力,只是觉得这幅画非常好看!
  
  那花朵美的不可方物!
  
  而那只围绕着花朵的蝴蝶,仿佛有了生命一般栩栩如生,围绕花朵微微振翅。
  
  明明是静态图,金木却感受到了一种动态美!
  
  “蝶恋花……”
  
  看到这幅画的内容,
金木已经大致猜到了林渊的目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
  
  林渊终于画完了。
  
  对着画作轻轻吹了口气,林渊感觉还算满意,虽然以林渊大师级的标准来看,这幅画某些地方还是差了点意思。
  
  “我能拍照吗?”
  
  金木见林渊画完,忍不住开口。
  
  “可以啊。”
  
  林渊当然没意见,绘画本来就是给人欣赏的。
  
  咔嚓。
  
  金木将画作拍摄了下来,但仔细对比原画,金木却忍不住摇头:“拍出来的效果还是不如亲自观看实物的效果。”
  
  “喜欢原作的话送你好了。”
  
  林渊笑着开口道,拍摄出来的效果肯定不如原作效果,这是必然的。
  
  “送我?”
  
  金木乐了:“那我回去可得裱起来,这么好的画够我好好充门面了,别忘了在画上题个名啊,影子就可以!”
  
  “行。”
  
  林渊直接写上日期和“影子”二字,运用的是他为影子设置好的字体与笔迹。
  
  林渊很小心。
  
  楚狂羡鱼影子字迹不同,有意识的区分,防止有人从笔迹上扒出自己的马甲。
  
  “你这是想拍下了发到网上?”
  
  金木没有急着收起画,而是一脸的若有所思。
  
  林渊点头。
  
  金木摇头道:“我不介意你这么做,手机拍摄的效果你应该也看到了,和原作真的没法比,要不我联系个画展?”
  
  “画展?”
  
  “你的最终目的不是让影子正式进入绘画界吗?”
  
  “是。”
  
  “那就安排画展吧,画展上识货的人更多,直接放网上,不够庄重,就算以后放网上也不可能直接用手机拍,而应该用更高级的技术尽量还原这幅画的神韵。”
  
  “你来安排。”
  
  林渊觉得金木此言很有道理:“我回家了。”
  
  金木点点头。
  
  把画交给金木,林渊就没有再去管太多了,这幅画不算他的得意之作,只是丢到绘画界试水而已,如果他真的想要画的更好,得更深入眼睛花儿与蝴蝶的神态,这不是一两天就可以完成的任务。
  
  林渊离开后。
  
  金木想了想,给罗薇打了个电话。
  
  金木知道罗薇对国画的研究很深,貌似家中也有这方面的渊源,近期有什么画展罗薇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
  
  很快,电话打通了。
  
  罗薇听金木讲述完原委,语调不由得兴奋起来:“你是说老师准备进军国画了?”
  
  “用毛笔画的,最后还上了色,是国画没错。”
  
  “我明白了!”
  
  罗薇有着让金木无法理解的兴奋。
  
  其实罗薇一直在等待这一天的到来!
  
  要知道。
  
  早在当初比拼国画被林渊狠狠击败后,罗薇就明白自己这位老师的国画水平绝对是行业内顶尖水平,偏偏这样的人却在绘画界无人知晓,明珠蒙尘实在是叫人扼腕叹息!
  
  偏偏自己这位老师低调的很。
  
  明明绘画实力如此恐怖,却不追求名利,反而是带着自己在漫画界横冲直撞,硬生生成了漫画第一人。
  
  罗薇也喜欢漫画。
  
  然而罗薇始终认为,绘画界才是老师的终极舞台,国画才是老师最恐怖的杀招,二者无论是在影响力还是艺术性上都无法相提并论!UU看书 www.uukanshu.com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
  
  漫画完结二十年后,影响的可能只是一代人,下一代人会有新的漫画可以看,这是某种意义上的快餐,属于娱乐性产品。
  
  国画这类艺术品却不同。
  
  质量足够好的话,国画这类艺术,年代越久反而越是经典,其艺术性和影响力是不会随时间褪色,甚至历久弥新,可以永远流传下去!
  
  现在老师终于要进入绘画界了!
  
  罗薇相信以自己老师的实力,绝对可以在绘画界如彗星般崛起,在国画这一领域取得不弱于漫画的成就!
  
  “那画展的事情……”
  
  “今年没有什么顶级画展,不过也没必要等什么顶级画展,过段时间咱们苏城就有个中档规格的画展,到时候会有很多绘画界人士前去参观,就把影子老师的画送到这个画展上展出吧,以老师的实力和名气,举办方应该不会拒绝!”
  
  “需要我出面吗?”
  
  “不需要,我家的情况,你应该也知道一些,勉强算是绘画世家,在这个领域有那么点微末的影响力,只是一个中型画展,完全可以拿下。”
  
  罗薇已经迫不及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