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全职艺术家

首页

第776章 文学界的祸害

倒也不是精分不精分的。
  
  主要是林渊没有忘记易安写诗的本来目的。
  
  归根结底还是为了《少年派的奇幻漂流》这部电影。
  
  楚狂歪楼了。
  
  而林渊最初目的已经达到。
  
  接下来几天,少年派这部电影热度节节攀升,票房成绩亦是非常喜人!
  
  整个星芒都洋溢着兴奋的气息!
  
  “杜导好!”
  
  “杜导牛逼!”
  
  “杜导您电影拍的太美了!”
  
  “……”
  
  走在星芒电影部,杜岸走到哪里都能收获同事的热情,这让他下意识昂首挺胸!
  
  是的。
  
  少年派大火,杜岸收获了无数的赞扬!
  
  哪怕他不是剧组核心,他对这部电影也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这一刻。
  
  杜岸还真有点庆幸自己丢到了核心制导演的架子,主动以附属姿态,和羡鱼合作了一部电影。
  
  或许有点食髓知味了。
  
  杜岸发现自己竟然不那么反感跟核心制编剧合作了。
  
  电影是大家的嘛,剧本再好,难道导演的功劳还能被埋没?
  
  要知道。
  
  杜岸以前可不这么想。
  
  在以前的杜岸看来,编剧核心制就是业界毒瘤,那些编剧根本不懂正式的拍摄!
  
  电影是导演的艺术!
  
  编剧只负责剧情,是辅助导演的角色,怎么能当一部电影的核心?
  
  这不是杜岸的偏见。
  
  整个蓝星影视业,到处都是导演核心制与编剧核心制拉开的对立面。
  
  没错。
  
  蓝星导演核心制和编剧核心制的核心首脑互相看不顺眼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两边的理由也都非常充分。
  
  那些担任核心地位的剧组编剧认为,剧情才是电影的关键,没有好的剧情,导演水平再高也没用。
  
  核心制导演则认为:
  
  导演的宏观调控是关键,蓝星缺少的从来不是什么好故事,而是把好故事拍出味道的好导演,那些编剧再怎么学习拍摄相关,也不可能比导演更加专业。
  
  这次别看大家一股脑的夸奖少年派。
  
  其实不乏一些对杜岸口诛笔伐的声音。
  
  都是来自于一些坚决拥护导演核心制的从业人员。
  
  他们认为杜岸堕落了,是导演核心制的叛徒,竟然向编剧核心制低头,乖乖当编剧的工具人!
  
  对此杜岸也有些煎熬。
  
  他从业以来一直担任剧组核心,少年派是他第一部由编剧说了算的电影,偏偏这次合作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以至于杜岸都有些迷茫了。
  
  “不对。”
  
  坐在办公室,杜岸深深的思考之后,他忽然发现自己走进了一个误区。
  
  羡鱼是编剧核心制没错,但羡鱼和其他核心制编剧不同,其实他并不会过分插手自己的拍摄,甚至可以说是让自己放手施为,哪怕不完全照着对方的剧本拍。
  
  羡鱼只负责看成品。
  
  如果对成品满意的话,无论是不是和他剧本以及设计一致,羡鱼都会大方的同意。
  
  或许。
  
  自己不应该再对编剧核心制避之如蛇蝎了,至少自己没有必要抗拒和羡鱼合作,只要是足够打动自己的故事,他不介意给对方再当一次所谓的“工具人”!
  
  至于核心制导演们的攻讦?
  
  管他呢。
  
  ……
  
  林渊并不知道杜岸的想法。
  
  反正他对杜岸还是很满意的,不是每个导演都能拍好少年派。
  
  不同剧本在不同导演手上拍出的效果也是不同的。
  
  就算林渊剧本里标明了分镜,也不可能完全百分百落实,导演本身的才能以及拍摄过程中产生的灵感火花都会导致电影呈现出不同的艺术效果。
  
  尤其是对于文艺片来说。
  
  这方面易成功做的比较突出,他对剧本的还原能力一直是林渊很认可的。
  
  话说回来。
  
  因为《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大获成功,网上关于羡鱼和神龙奖的舆论风向变了。
  
  这一次,网友都认为羡鱼明年必定拿大奖!
  
  楚门!
  
  少年派!
  
  这两部经典要是被神龙奖无视,那简直就是无视大众的审美!
  
  至于《夜幕》虽然不错,但玩设定比不上楚门,玩隐喻又比不上少年派,反而是处于一个尴尬的境地了。
  
  只能说神仙打架,有赢家就会有输家。
  
  关于这一点,林渊也只能且关后效,不去思考太多。
  
  他还有事情别的要关注。
  
  比如动画版《火影忍者》已经开始制作了。
  
  这是星芒继《灌篮高手》之后第二次推出新番,鉴于漫画原作的人气,外界对这部动画的期待感很足。
  
  包括《海贼王》也进入了动画筹备期。
  
  此外。
  
  死神小学生之类的动画以后也要做出来。
  
  林渊的影子身份被董事长知晓后,公司对动画部门的重视力度非常高。
  
  就这样。
  
  数日过去了。
  
  这几天有很多热闹,比如蓝运会的如火如荼,比如电影少年派的热映,还有楚狂和易安的两首《蝶恋花》引发媒体报道——
  
  后两个报道都和林渊有关。
  
  这天。
  
  林渊如往常一般坐车去公司,走到一半忽然发现车不动了。
  
  “堵车了?”
  
  林渊抬头看向前方,密密麻麻的全是车。
  
  “是的,林代表,今天我们绕路走的,因为平时走的那条熙春路暂时封掉了。”
  
  保镖兼职司机的李兵王回答道。
  
  林渊没有在意,只是随口问了一句:
  
  “修路?”
  
  “不是,学生高考。”
  
  “高考?”
  
林渊愣了愣,蓝星和地球的高考时间不一样。
  
  李兵王笑道:“看来林代表家里没有参加高考的孩子,我侄子今天高考,哪怕是绕路我们也是不准按喇叭的,就怕影响到孩子考试。”
  
  给林渊当了这么久司机,他已经可以和林渊闲聊几句了。
  
  “应该的。”
  
  林渊没有抱怨,反正他没什么急事儿,就算中午到公司都没人说他什么。
  
  能去就不错了。
  
  事实上也没堵太久,林渊到公司只比平时晚了半个小时左右。
  
  而此时。
  
  谁也不知道。
  
  此时秦洲的各大考场上,学生们正在经历怎样一种煎熬。
  
  林渊本人也不知道。
  
  很多高考生的煎熬,就是来源于他这个罪魁祸首。
  
  ……
  
  李怀是一名高中生。
  
  今天是他参加高考的日子。
  
  高考的第一门就是语文。

  
  作为一心扑在学习上的好学生李怀,他平时既不上网也不玩游戏,就算偶尔上网也是为了查询学习资料。
  
  最近唯一关注的新闻就是蓝运会。
  
  因为蓝星高考,会有时事相关的题目,总要适当了解一些的。
  
  对于这次考试,他很有信心!
  
  事实上。
  
  这样的好学生,只要不紧张,高考都是可以发挥很好的。
  
  李怀拿到语文卷之后,也确实做得很顺利。
  
  然而。
  
  当做到阅读理解的时候,李怀忽然有些懵了。
  
  今年高考的阅读理解题是一首词,词牌名叫做《蝶恋花》!
  
  李怀会背足足五首《蝶恋花》,按理说这样的阅读理解根本难不倒他!
  
  用语文老师的话来说就是,这叫送分题!
  
  然而。
  
  让李怀茫然的是,眼前这首《蝶恋花》,他却是闻所未闻!
  
  什么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
  
  什么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词写得极好!
  
  李怀语文赏析能力还行,很快就能感受到这首词的高明之处,但奇怪就奇怪在这:
  
  这么好的词,自己为何从未听说过?
  
  更让李怀怀疑人生的是,这道阅读理解下面的第一个问答就是:
  
  【请写出这首词的作者。】
  
  我特么怎么知道这首词的作者是谁?
  
  第二个问答。
  
  【请写出这首词的白话译文!】
  
  我第一次看到这首词,对内容一知半解啊!
  
  第三个问答。
  
  【请赏析“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这句话。】
  
  你妹的,谁出的题!
  
  第四个问答。
  
  【请问这首词表达了诗人怎样的一种思想感情?】
  
  别问,问就是思念家乡!
  
  后面还有问题,但李怀大脑已经发懵了。
  
  靠!
  
  这特么哪里冒出来的一首词,明明写的这么好,自己却从来没有听说过?
  
  这道题太难了,我不会做啊!
  
  李怀这样的学生,语文背诵能力很强,一些古代经典诗词的答案他都能倒背如流。
  
  可当他遇到这种没背过的文章就有些难顶了。
  
  无奈。
  
  他只能硬着头皮,按照自己的理解写。
  
  与此同时。
  
  考场上其他学生面对这道题,脸色也是古怪。
  
  不是每个人都像李怀这样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有人在网上看过这首词,知道这首词的作者是楚狂。
  
  但问题是……
  
  谁特么知道楚狂这首词表达了什么样的思想感情?
  
  谁知道楚狂的诗句中为什么要选择用“消”之类的字眼?
  
  谁知道这首词怎么翻译?
  
  出题老师提出的这些问题,谁知道?
  
  尤其是像李怀这样的学生,考完语文都不知道自己阅读题答成了什么鬼样子,还是休息时间的短暂交流,他才从周围的讨论中知道了这首词的情况。
  
  “阅读理解竟然是楚狂的词!”
  
  “我曹,原来作者是这个老贼!?”
  
  “靠,大爷的,那道题我答的是李白,楚狂没事儿写个鸡儿的词呦,给我爬!”
  
  “文学界怎么出了他这么个祸害!”
  
  “李白可还行,这首词是楚狂前几天刚写的,这破高考题竟然围绕这么短的时事出题,谁特么能想到啊!”
  
  “阅读理解要是问《大侦探福尔摩斯》我肯定对答如流!”
  
  “你咋不说考你《鬼吹灯》的知识呢。”
  
  “这次被老贼害惨了,UU看书 www.uukanshu.com我好恨!”
  
  “他竟然都开始祸害高考了,老贼不死终究是个祸害!”
  
  “可恶啊,这个老贼是真的害死人,我被这货荼毒太深了,看他小说我都没时间写作业了,他还写词来为难我阿虎!”
  
  “……”
  
  考场之上!
  
  学生都在骂楚狂老贼!
  
  李怀也在骂。
  
  谁说好学生不会骂人!
  
  虽然李怀甚至都没怎么看过楚狂的任何作品,毕竟他是个不看课外书的好学生。
  
  骂声一片!
  
  考生们怨声载道,痛沉老贼的恶行,尤其一一细数之后,发现这货真的是罄竹难书!
  
  而当时间到了中午。
  
  楚狂那首《蝶恋花》成为高考题的消息终于传到了网上……
  
  ————————
  
  ps:感谢【燕子523】大佬的又一个白银,为大佬献上膝盖▄█?█●,这些天一直在打赏,我都开始心虚了,真的非常感谢支持!!
  
  ps2:感谢【幻羽】大佬的盟主,为大佬献上膝盖▄█?█●,你无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