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全职艺术家

首页

第559章 感谢1路上有你

    “全职艺术家 小说()”查找最新章节!
    费扬回归之后,《我们的歌》节目组当天晚上便公布了这一消息,并强调下一期会让费扬和羡鱼合作,网上顿时热闹起来——

    “费歌王回来了!”

    “太期待羡鱼和费歌王的舞台了!”

    “我还以为费歌王为了不和羡鱼合作,打算直接退赛呢。”

    “费歌王肯定不会做这种事情。”

    “你们没看新闻吗,费扬上期缺席跟羡鱼没关系,主要是因为他的父亲突然高血压生病住院了,有记者都拍到他去医院照顾父亲的画面了!”

    “原来是这样。”

    “那费歌王的状态会不会受到影响?”

    “不好说,但可以理解,费歌王听说父亲身体有问题之后第一时间跟节目组请假,在病床前照顾了很久,压力肯定很大。”

    “……”

    节目组和当事人费扬虽然没有解释他上一期缺席的原因,但他的动向还是被记者发现并报道了出来。

    这倒是让很多人打消了费扬是因为不想跟羡鱼合作才缺席的谣言。

    要知道。

    节目组刚宣布费扬缺席一期比赛的时候,很多人都以为费扬是在逃避羡鱼,还引发了一些争议来着。

    “那费扬这时候回归,排练时间是不是短了点?”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准备和排练肯定不如其他歌手充分。”

    “不知道羡鱼老师会给费扬准备什么歌。”

    “该不会又是魔性洗脑类型吧?”

    “鱼爹现在是放飞自我的模式啊。”

    “噗!”

    “我完全想象不到费歌王唱《最炫民族风》这类歌曲的画风!”

    “……”

    羡鱼最近的比赛,拿出的歌曲,全部都很洗脑。

    和他以前的作曲风格完全不同。

    所以很多观众都怀疑,羡鱼会不会延续魔性洗脑风,把费扬的画风也带偏……

    接下来几天。

    网络上围绕着这个事情,进行了各种各样的讨论。

    而费扬也在这几天,抓紧时间的排练。

    终于。

    时间进入了十月!

    作曲人和歌手们迎来了最新一期的比赛。

    依然是直播!

    节目刚开始,无数观众便已经刷起了弹幕——

    “等羡鱼和费扬的舞台!”

    “费歌王的状态调整的怎么样?”

    “费扬有点吃亏,准备时间不如其他歌手充分。”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费扬要唱洗脑神曲了!”

    “费扬现在的状态,不合适吧?”

    “费扬这一场就算拿第二也可以理解……”

    “鱼爹:终究还是输给了二的意志。”

    “……”

    费扬的父亲才刚刚度过危险期。

    这个消息,观众已经基本都听说了。

    这样的情况下,羡鱼如果安排费扬唱快乐的洗脑神曲,大家总觉得有些不妥当。

    而在舞台上。

    安宏露出了笑容:

    “众所周知,上一期因为费扬老师的缺席,羡鱼老师亲自上台演唱了一首歌,本期节目费扬老师已经回归,所以我们今天的第一场,就是上一期未能成功上演的合作,请大家用热烈的掌声欢迎我们的羡鱼老师和歌手费扬!”

    台下。

    掌声响起。

    林渊坐在作曲人席位。

    费扬则出现在舞台之上。

    但当看到费扬的时候,观众都明显感觉到,费扬的精神状态似乎有些欠佳。

    “费扬的精神有点差啊。”

    “他应该是在担心自己的父亲吧。”

    “其实歌手也是一个工作,很忙碌,总是到处跑通告之类,所以平时都没时间陪在父母身边。”

    “这一场,费扬唱的差点,我也会支持他。”

    “如果这一场,羡鱼让费扬唱洗脑神曲,总感觉有些强行了。”

    “是啊。”

    “歌手的心情和状态,是很影响歌曲发挥的。”

    “……”

    虽然大家对羡鱼的洗脑神曲并不反感,但今天这一场,大家都觉得费扬不适合唱那种类型的歌曲。

    话说回来。

    就算费扬状态很好,他唱魔性洗脑风格的歌曲,也总有一种违和感。

    就在这时。

    费扬朝着乐队点了点头。

    乐队开始演奏。

    舒缓的钢琴声,静静的流淌出来。

    与此同时。

    这首歌的信息出现在大屏幕上。

    歌名:父亲

    作词:羡鱼

    作曲:羡鱼

    演唱:费扬

    观众都愣了愣。

    这首歌,竟然是写的“父亲”。

    而听前奏,这首歌显然不是羡鱼前三期那种魔性洗脑的风格。

    这一刻,所有人感慨万千。

    这就是羡鱼啊。

    大家能想到的事情。

    羡鱼当然也想得到啊。

    人们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

    从歌名来看,羡鱼这一场的创作,显然是为费扬准备的。

    该严肃的时候,羡鱼绝对不会拿别人的痛苦开玩笑。

    很多人都觉得,这首歌是羡鱼专门为费扬所写。

    ……

    舞台中央。

    费扬轻轻拿起话筒,唱道:

    “总是向你索取却不曾说谢谢你

    直到长大以后才懂得你不容易

    ……”

    台下本来还有观众在交头接耳,讨论这首歌是否是羡鱼根据费扬的遭遇而写。

    但当费扬的歌声传出,现场瞬间一静!

    无数的屏幕前。

    观众也是心中一震,忽然就沉默了,一时间连弹幕都少了很多。

    这段演唱,没有什么爆炸的高音,没有什么华丽的技巧。

    简简单单的歌词,却瞬间勾起了无数人对父亲的记忆。

    “每次离开总是装作轻松的样子

    微笑着说回去吧转身泪湿眼底

    ……”

    歌词叙述着生活里最常见的小事。

    但费扬的心中却涌动着强烈的酸楚。

    那年自己背着吉他远走他乡。

    父亲偷偷塞进他包里的两千三百块钱皱的很厉害。

    他几乎可以想象父亲拿出这笔钱时的艰难——

    他是辉煌万丈的歌王!

    但他也是农村出来的孩子。

    没有富裕的家庭,没有优渥的生活。

    那两千多块钱,是身为农民的父亲,背朝黄土面朝天,在地里刨出来的。

    他曾经一度骄傲的认为:

    自己现在的成功,是靠着自己的拼搏和坚持获得的。

    他的人生,充满了励志,堪称草根崛起史!

    他的照片,出现在各大杂志的封面,万人簇拥!

    但前段时间在医院照顾父亲,他才意识到,父亲为了让自己可以追求梦想,承受了多少的压力。

    原来在自己痛苦难熬的岁月里,一直有一个男人,为自己负重前行。

    自己能成功,真的是因为自己够优秀吗?

    不。

    鲜花和掌声,不应该属于自己,没有父亲的支持,他费扬算个屁!

    所以费扬自责:

    为什么这么晚才发现?

    或许是因为那个为自己撑起了天空的男人总是那么沉默。

    “多想和从前一样

    牵你温暖手掌

    可是你不在我身旁

    托清风捎去安康

    ……”

    现场愈发静谧。

    后台处。

    歌手们表情凝重。

    有人微微咬紧了嘴唇。

    作曲人们也是眼神沉静。

    都是曲中人。

    副歌还没开始,温暖的亲情,已经伴随着淡淡的酸涩,在所有人的心底氤氲。

    蓦然间。

    费扬放开了音量。

    歌曲的调子升腾而起,那种氤氲的情感第一次迎来了爆发:

    “时光时光慢些吧

    不要再让你变老了

    我愿用我一切换你岁月长留

    一生要强的爸爸

    我能为你做些什么

    微不足道的关心收下吧……”

    音乐阵阵。


    乐队忘我的演奏。

    费扬的眼前,仿佛又闪过父亲在病床上的画面。

    那天。

    他给父亲削了个苹果。

    当父亲艰难的咬下去,他才发现,父亲的牙口,已经有些老化了。

    苹果那么硬。

    他吃不了的。

    他又给父亲剥开了橘子。

    他第一次见到,父亲塞一瓣橘子进嘴里,都能吃得那么开心。

    父亲说:“比咱家里种的甜。”

    当时,费扬的心中却只觉得酸。

    比没熟的橘子还酸。

    他那一刻,就注视着自己的父亲。

    他看到了父亲鬓角的白发。

    他终于意识到。

    曾经那个和自己一样高大的父亲……

    老了。

    他的眼眶终于红了。

    ……

    不仅仅费扬。

    已经有后台歌手,悄悄擦拭起了眼泪。

    大家互相递纸。

    有人假装用力的擦鼻涕,其实是擦眼泪。

    就算是向来高冷严肃的作曲人们,此刻也不禁动容。

    某个房间。

    尹东微微仰起头,似乎在追忆什么。

    他依然是一张面瘫脸,但眼底已经出现一丝浑浊。

    隔壁。

    叶知秋深深叹了口气,什么也没说,只是拿出手机,看向一张他好久都没勇气再次打开的照片。

    他的父亲,已经离开很多年了。

    在他还没有取得成功的时候。

    但他为什么胆怯到为他写一首歌的勇气都没有?

    这曲爹的名头,要来何用?

    再隔壁。

    杨钟明像是凝固的雕塑,只是眼神仿佛失去了焦距。

    或许是女性更感性。

    和杨钟明处于同一房间的郑晶,双手紧紧捂着脸,但泪水却从指尖的缝隙流出。

    情到深处,无法自抑。

    绝大多数作曲人的年纪都不小。

    他们的父亲要么已经去世,要么处于风烛残年。

    岁月对人类从来公平,也从来残忍。

    这首歌,让所有人,直面这些遗憾。

    ……

    而在舞台下。

    越来越多人开始哽咽。

    屏幕前。

    弹幕终于重新出现,以近乎爆炸的形式!

    “我想我的爸爸了。”

    “听哭了。”

    “心里好堵。”

    “我宁愿羡鱼继续搞怪下去,也不想哭成个泪人。”

    “我爸癌症,我最近放下了工作,每天都在医院陪着他,但我一直没有哭,这时候却再也撑不住了。”

    “羡鱼真的好过分,让我们笑了三场,却只用一场就让所有人泪流成河。”

    “我今年一定回家过年,去他码的老板!”

    “爸,我爱你,这句话,我一定会当面跟您说。”

    “谁还敢说费扬唱歌没有感情!”

    “我是费扬的老粉丝,今天这场大概是费扬唱歌最好的一次,我不是说技巧,也不是说声音。”

    “这首歌,用心了。”

    “……”

    所有人都撑不住了。

    而在舞台上。

    费扬也撑不住了。

    他与其说是在唱歌,不如说是在表达自己的情感:

    “谢谢你做的一切

    双手撑起我们的家

    总是竭尽所有把最好的给我

    我是你的骄傲吗

    还在为我而担心吗

    你牵挂的孩子啊长大了

    ……”

    浓郁的情感在宣泄!

    费扬几乎是吼出来的!

    他的声音在颤抖,浓重的哭腔和鼻音中,泪水夺目而出。

    身为歌王,竟然不能自如的控制声音与情绪,真不专业啊。

    就像他作为一个儿子,从没有专业过。

    但请您相信。

    这是我最真挚的情感。

    父亲。

    你听到了吗?

    这首歌,是羡鱼写给我的。

    这首歌,也是我唱给您的。

    您不是说,您的儿子唱歌最棒吗?

    ……

    观众在这一刻的情感冲击面前,脆弱的仿佛纸糊。

    那一道道歌声钻进心底,勾起更多人的回忆与更多人的感伤。

    抑制不住的酸楚和无奈,随着歌声在胸口恣意流淌。

    歌声中。

    无数人的泪水,早已肆虐成汪洋大海!

    所有人都能听出来。

    费扬歌声里的颤抖,是愧疚的。

    带着每一个孩子对自己父亲的愧疚。

    ……

    林家。

    林萱和林瑶看向老妈。

    老妈笑道:“这歌好听。”

    但笑着笑着,眼眶就红了。

    林瑶从小没有父爱。

    因为他的父亲很早就去世了。

    所以林渊的老妈,既是母亲,也是父亲。

    这首歌,表面唱的是父亲,其实是唱给每一个家人。

    ……

    某家医院。

    屏幕前。

    费扬唱着歌。

    一名模样又费扬有七分相似的老人轻轻擦了擦眼泪。

    旁边的老伴递来一瓣橘子。

    老人吃了几口,摇头:“没小扬上次买的甜。”

    老伴道:“这也是你宝贝儿子买的。”

    老人愣了一下,又品尝了几口:“换品种了?”

    老伴没好气道:“换了个人剥。”

    ……

    歌声弥漫在舞台。

    安宏忽然摘下了耳麦。

    工作人员看向他。

    安宏道:“我打个电话。”

    工作人员沉默的点点头。

    很快。

    电话拨通了。

    电话那头惊讶:“你不是在做节目吗?”

    “您也看了?”

    “UU看书 www.uukanshu.com在看呢,我儿子的节目,当老爸的能不看吗……”

    “爸。”

    “有什么话就快点说,看节目呢。”电话那头的声音故作不耐烦。

    “没什么,就是想叫叫您。”

    “听到了,挂了吧,你一会儿不得上台主持么,小心导演扣你工资!”

    “好。”

    安宏笑着道。

    这时,电话那头,舞台这头,响起了几乎同步的歌声,那是歌曲的最后一句:

    “感谢一路上有你!”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562章 感谢一路上有你)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喜欢《全职艺术家》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