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全职艺术家

首页

第371章 勇敢3兄弟

“全职艺术家 ()”查找最新章节!

“身体不适,原定计划十月发布的新歌《爱或不爱》延期发布,希望大家可以理解。”

“因感冒而导致嗓子状态不佳,耽误了原定计划十月发布的新歌录制,只能改档,反正我公司让我这么说的。”

“关于新歌改档十一月的说明:想要拿冠军曲目,所以我不跟羡鱼对线。”

“……”

原定十月发歌的三位一线歌手,全部改!档!期!

第一位一线歌手还藏着掖着,找了个身体不适的理由。

第二位虽然也藏着掖着,但好歹暗示了一句“公司让我这么说的”。

第三个干脆不遮掩了,直白的挑明改档原因:我要拿第一,所以要远离羡鱼。

就是这件事,导致无数网友目瞪口呆,就连业内一些音乐人看到这一幕一时间都是无言以对!

尼玛。

全跑了?

被羡鱼吓破胆了?

你们仨好歹是一线啊!

这是约好了一起避开羡鱼?

网友和一些业内人士还真就猜对了,这三个一线歌手真是约好了一起逃离十月赛季榜的。

三个一线歌手背后所属的公司进行交涉,一时间意气相投相见恨晚,于是共同下达了这个决定。

要是只有一个一线歌手改档期,未免显得太怂了些。

但如果是三人一起,就不会显得其中某一个人那么突兀了。

业内几乎可以想象:

如果羡鱼十一月不发歌的话,今年十一月,将会是一群一线歌手的乱战。

因为这三个改档的一线歌手,发现羡鱼十一月不下场,大概率会加入到十一月的赛季榜争夺。

对于这三位一线歌手来说,他们宁愿去十一月和更多的一线歌手竞争,也不想留在十月和羡鱼打一场实力不对等的冠军曲目争夺战——

注定拿不到第一,干嘛还要硬碰?

如果全是一线歌手竞争,就算档期挤了点,起码大家人人平等,谁都有机会登顶啊。

可一线毕竟是一线。

为了避开羡鱼,三个一线同时更改发歌日期的场面,实在是有些壮观,把网友们都秀傻了。

“真实!”

“这是躲避鱼灾?”

“哈哈哈哈哈,据说音乐圈有个恐鱼症的说法,以前不太懂,现在我懂了,果然是恐鱼症!”

“这哥仨真秀到我了!”

“我愿称他们为勇敢三兄弟!”

“面对羡鱼唯唯诺诺,面对一线重拳出击?”

“羡鱼:这里怎么这么安静,人呢?人到哪儿去了?”

“可以,三兄弟集体改档,名场面!”

“这哥仨是要笑死我吗,尤其第三个要改档的哥们,你好歹学学前两位,飚一下演技啊,直接说出原因也太真实了吧?”

“……”

本来十月是三位一线的冠军对决,可看性比九月的赛季对垒强多了,现在竟然一下子变成了羡鱼的独角戏。

反倒是非一线歌手丝毫不慌,甚至笑出了声!

要知道,非一线歌手很有自知之明,他们本来就没指望拿第一,自然没那么大的心理负担。

虽然十月有羡鱼,但对于非一线歌手来说,羡鱼和那三位一线歌手一样:

都是我们打不过的人。

既打不过一线,也打不过羡鱼,那有没有羡鱼都一样,最多就是大家的排名集体下降一名。

这就是非一线歌手的心里觉悟。

结果三个一线歌手被羡鱼吓跑了,等于赛季榜一下子空出了三个名次!

这些非一线歌手,能不兴奋,能不笑出声吗?

“我第一次发现,和羡鱼同期原来这么幸福!”

“本来我已经做好了争夺第五名的准备,反正第一肯定是羡鱼,二三四肯定是改档的哥仨,现在我才知道原来我还有竞争第二名的本事!”

“第一名是羡鱼,第二名就是我们的战场!”

“我宣布,以后羡鱼几月发歌,我就跟上去,反正碰到羡鱼,一线都会跑路的。”

“孙耀火这是要躺着上一线啊!”

“本来那三个一线并非毫无机会,结果这三个人被吓破胆了,那孙耀火还不是躺赢?”

“孙耀火的运气还用说?业内公认最幸运的歌手!”

“……”

参与十月赛季榜的非一线歌手在狂欢!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因为和羡鱼同档期而这么高兴,生活果然充满了黑色幽默。

而林渊本人对这个情况并没怎么在意。

孙耀火倒是暗自狂喜了一番,三个最强的竞争对手跑路,他这波还真是躺赢。

或许就是出于这个原因,

孙耀火后面的录制很顺利。

九月二十五号。

歌曲《白玫瑰》正式录制完成!

歌曲录制完成,宣传中自然可以披露更多的信息,包括这个叫《白玫瑰》的歌名。

当然还包括这首歌曲是齐语版《红玫瑰》的事实。

网友和业界这才知道,UU看书 www.uukanshu.com羡鱼竟然又在玩一曲两词的套路。

如果没有《明年今日》的前车之鉴,或许有人会觉得羡鱼这首所谓的新歌无足轻重。

但考虑到本月的情况,没人敢低估《白玫瑰》。

倒是那三个已经宣布退出十月新歌榜的一线歌手,身边有人提醒了一句:

“其实不是完全没有希望,《白玫瑰》根本不是什么新歌,只是用《红玫瑰》的旋律改了个齐语歌词而已。”

哥仨反应很一致: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上次《明年今日》发布的时候,你们也是这么说的,还扯了一通“只是换个件衣服”的理论!

结果呢?

面对羡鱼,你还敢有侥幸心理?

按照常理来说,一曲两词确实只是换件衣服而已。

但《明年今日》的例子还在九月赛季榜摆着,可谓是触目惊心,谁还敢再小看羡鱼一次?

当然。

内心肯定是有一丢丢后悔的,就像赌狗总感觉自己能翻盘一样,不过这种后悔就是侥幸心理的萌芽。

哥仨果断的掐灭了这个可怕的想法。

倒是很多旁观者仍在犹疑。

羡鱼真的可以继续一歌两词的成功吗?

他还能换个歌词换个齐语,却给听者一种宛如换了首歌的感觉?

这种犹疑,持续到十月初的凌晨,名为《白玫瑰》的歌曲,终于发布了。

这一晚,守夜等待这首歌曲发布的人要比九月初多不少,也从侧面说明,《明年今日》的成功还是影响到了很多人……

——————

ps:三更了,继续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