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全职艺术家

首页

第367章 卧薪尝胆

费扬不开心了。

我不要面子的吗?

陈志宇拿万年老二倒也无妨,毕竟对手是羡鱼。

况且陈志宇也只是个一线,可自己不一样,自己好歹是个歌王啊,而且是那种正当红的歌王!

歌王不可辱!

……不好意思,跑错片场了。

反正费扬是不爽了。

旁边的助理自然很清楚部落上发生了什么。

他瞒着没跟费扬说就是怕对方不高兴,现在见事情已经瞒不住,只能安慰道:

“费哥不用太在意网友的无聊玩梗,现在的年轻人就喜欢来这一套,他们没什么恶意的。”

“害。”

费扬道:“上次演唱会被黑粉破口大骂我都没介意,跟这群喜欢开玩笑的网友较什么劲。”

“黑粉?”

助理失笑:“上次那个黑粉,事后被您举报,拘留了好几天。”

“呸。”

费扬翻白眼,没好气哼了一声道:“那是因为他后来骂我家人——我就是想赢羡鱼一次,让他也尝尝第二的滋味。”

“好啦。”

助理当然知道费扬的脾气在歌王里算是不错的,他只是缓和一下气氛而已:“其实想赢羡鱼也不是很困难的事情,毕竟快年底了。”

助理若有所指道。

费扬眼神微微一闪:“是呀,快年底了。”

用圈内的说法,年底就是乐坛一年一度的乐坛诸神之战!

诸神之战非常热闹。

每当这个时候,都少不了歌王歌后以及曲爹们的下场。

去年羡鱼以《红日》摘下冠军曲目的桂冠,不服气的可是大有人在,绝不仅仅只有费扬是憋了一口气想要赢回去。

所以。

今年底,费扬作为大势歌王,依然会参加这场诸神之战!

而羡鱼九月就开始回归,这架势显然也是要参与年底诸神之战的。

到时候,费扬和羡鱼,可就又碰上了。

憋了一年的费扬,可就指着今年底翻身老二把歌唱了。

“话说回来。”

助理提醒道:“羡鱼敢把《十年》这首歌放在九月发布,而不是年底,说明羡鱼有自信,年底可以拿出更好的歌!”

“这倒是。”

费扬的眼神有些凝重。

网友们戏称他为新的万年老二,这样的情况下,费扬不可能不关注羡鱼。

况且《十年》这么火,哪怕不是羡鱼的歌,费扬肯定也要听听看。

而且最近还冒出一首《明年今日》,以至于羡鱼一人包揽前二,在歌坛的风头一时无两。

哪怕一心想要找羡鱼复仇的费扬,也不得不承认《十年》这首歌很优秀。

这个对手,容不得费扬一丝一毫的懈怠。

“除非羡鱼不参加年底的诸神之战,但凡他参加,拿出的歌必然是极高水平!”

助理的表情很认真。

费扬咬了咬牙:“有去年的教训,今年我做了更充分的准备,提前半年就开始准备年底的歌曲,就是为了跟他打这场硬仗!”

费歌王踌躇满志。

提前半年就开始准备年底的歌,这份卧薪尝胆的决心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不都说羡鱼歌词写得好吗?

刚好费歌王为年底准备的新歌也是词曲贴合,且词的意境非常高,比曲子不怕,比词更不带怕的!

……

林渊并不知道费歌王正在卧薪尝胆,更不知道费歌王有多渴望让自己也尝尝第二的滋味。

九月十六号。

林渊来到了《忠犬八公》的片场。

他来到片场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是《忠犬八公》的拍摄进入了尾期,电影月底就能杀青,林渊需要来看看。

第二个原因是,易成功这边拍摄遇到了难处,有一场戏他怎么拍都不满意,为此联系了林渊,表示需要林渊的帮助。

所以林渊来了。

见到林渊,易成功的眼神一亮,迅速小跑过来:“林代表,你可算来了!”

林渊开门见山:“哪场戏不好拍?”

易成功拿出剧本,指了指其中的一段:“教授这天准备前往学校,但不知为何,八公今天表现的有些反常,似乎不想让教授去学校,平时八公没有这么黏人,所以教授有些意外,他坐在路口等待火车,这时候八公叼着球走到了教授的腿边……”

林渊明白了。

这场戏需要狗狗配合。

确切的说,是需要南极配合。

南极是这场戏中出现的成年狗,戏份比重不小。

而这场戏则是借动物的灵性,表示八公隐隐预知了主人可能遭遇的不幸。

“叼球跑到教授腿边为止,都不难拍摄,但火车走后,八公会跟着火车跑一段距离,最后又回到他每天都会等待主人回家的地点,这里需要南极流露出一些情绪……”

说到这,易成功尴尬道:“我是不是要求太高了?”

正常情况下,易成功是不可能要求这么高的,至少对另外两条狗,易成功基本不会强求。

但南极不一样,这条狗太灵了。

因为这条狗的灵性,所以易成功忍不住想要提高对南极的要求,

让这场戏更加走心。

“我试试。”

林渊走到南极面前,蹲下身子,摸了摸狗脑子:“你可以体会最亲之人即将离你而去的心情吗?”

南极伸出舌头,舔了一下林渊的手背。

“我知道了。”

林渊由着他舔,内心唤出系统,让系统给南极安排了一个影帝药水。

南极拍戏以来,都没用过影帝药水,因为它本身可以演的很好。

不过面对难度相对较高的戏,林渊并没有吝啬这点钱。

南极还在舔。UU看书 www.uukanshu.com

林渊忍不住道:“拍完就可以回家了,瑶瑶也想你了,前天还念叨着说也要给你洗澡呢。”

南极摇了摇尾巴。

林渊起身道:“可以拍了。”

易成功已经习惯林渊把狗当人的对话方式,点点头道:“那我们准备吧。”

剧组当即开工。

然后剧组再一次见证了林.德鲁伊.渊的实力。

之前总是拍不好这场戏的南极,出奇的配合,顺顺利利的完成了这场戏,当南极注视着远去的火车而有些恍惚的时候,甚至有人眼眶微微一热。

“别哭!”

易成功呵斥道:“鸡蛋都给你们吃了多少了!”

众人本来想哭,听了这话,噗嗤全笑了起来。

原来,因为这部戏太虐,所以大家拍摄到后面,经常会被剧情感动,然后哭得一塌糊涂。

有时候,大家一天能哭好几回。

几次一哭,一个个眼睛就肿了,剧组只能提供鸡蛋给这群人揉眼睛。

结果这群人倒好。

拿着鸡蛋,眼睛没怎么揉,光顾着剥鸡蛋壳吃鸡蛋了。

有人感慨道:“这部电影一出,是要血流成河的节奏啊。”

旁边的人呵斥:“会不会用成语,那叫泪流成河!”

林渊则是目睹着这场戏得完成,内心隐隐有些被感染了,因为悲伤而导致略微的牙疼。

————————

ps:就剩一个多小时了,看看能不能给张月票,距离上一名就差一点点啦,再前进一名就剩月票榜22名,污白需要2的意志!!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