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全职艺术家

首页

第278章 他会屠榜

“全职艺术家 ()”

之所以做宣传是因为《调音师》的后期制作本月就能完成,别的电影都是在无数拍摄完成的素材里寻找方向,羡鱼的电影镜头却富有目的性,所谓剪辑只是把顺序排好,然后添加配乐等等东西……

省略了斟酌的过程。

速度快的像一部烂片。

林渊本以为赛季榜的风声喧嚣一阵就过去了,不过他没想到的是,楚加入秦齐合并之后,后续并发症似乎比当初齐加入后来的更严重一些?

接下来几天。

楚的膨胀似乎愈发厉害了,甚至有楚的大牌音乐人公开宣称楚的音乐不比秦差,楚最大的几家媒体更是公开为自家音乐人擂鼓,从各个角度来分析楚在音乐方面的建树,于是羡鱼这个去年底风光无限的小曲爹再次被楚媒拿来当背景板举例说明了……

这一时之间。

形势愈演愈烈。

倒不是针对羡鱼,这其实也和蓝星背景有关,秦在音乐领域的统治力是全球公认的魁首,但凡事有第一就有第二,楚就是排名第二的音乐大洲,这一点蓝星也是基本承认的,不过楚对于这个说法似乎不是特别认可,他们觉得自己的音乐不比秦州差!

所以才有眼下这出好戏。

楚似乎想要借合并之机和蓝星音乐人正面刚一波,万一刚赢了楚就是蓝星音乐第一,选择羡鱼做最大背景板只是因为羡鱼刚好上个月击败了两位曲爹,又刚好在本赛季排名被楚压制所以不算高而已。

“秦楚音乐大战的节奏?”

这还是第一次有地方敢挑战大秦音乐之乡的地位,当初齐合并的时候只敢说自己的电影牛批,可不敢在音乐上跟秦争锋,所以同样是合并区域的齐省人看到楚合并后上竟然演了这么一出精彩的大戏,虽然内心更偏向于秦但还是选择了旁观,有颇些看戏的意思。

果不其然。

在楚的接连叫板之下,接下来几天陆续有歌王和曲爹级的大秦著名音乐人发声,准备拿下今年的第二赛季,显然是打算在下个月给大楚以迎头痛击,以贯彻音乐之乡的声誉!

这其中。

甚至包括林渊最爱的人物卡本尊,星芒最强的曲爹杨钟明,不知道是不是楚人激怒了这位曲爹,还是星芒希望杨钟明出手给公司攒一波声望,总之杨钟明准备出手了。

哗啦啦!

随着大佬们的入场,网络上彻底热闹起来,秦楚音乐大战的话题毫无悬念的部落热搜第一,热搜下面更是有秦齐楚三地网友们的键盘大战上演:

“大楚威武霸气!”

“都说秦省是蓝星音乐之乡,我觉得我们大楚的音乐也非常不错,只是秦的名声太大了,加上以前有文化墙的隔离,所以外界对我们缺乏了解,其实我们不比秦省差!”

“听听大楚的音乐!”

“大楚刚加入合并就包揽赛季榜前三还不能说明问题吗,别说什么大秦的曲爹没出手,我们大楚这边也有好多高手还没下场呢”

“就是。”

“我们大楚很多领域其实都在蓝星非常领先,比如我们出品的动画片,比如我们出品的电器,比如我们的汽车品牌等等,就和这些领域一样,我们的音乐也不容小觑。”

“……”

看来不仅仅是大楚的音乐人对于自身音乐有信心,就连大楚的普通人也有类似的想法,所以才会有这番大战的序幕拉开,不过秦人自然是不可能服气的:

“音乐之乡是白叫的?”

“整个蓝星都认可大秦的音乐成就,就你们楚人不认可,既然这样那就拭目以待好了,另外别老拿羡鱼当背景板,你们搞了半天不过是在和我们秦州艺术学校还没毕业的大学生比划而已。”

“这波是班门弄斧啊。”

“蓝星乐坛里的顶级音乐人大多出自大秦,另外无论是曲爹还是王牌都属我们秦人最多,真要比板凳强度你们楚人可没什么机会啊。”

“……”

秦楚的网友争的不可开交,齐省的网友则是各种推波助澜插科打诨,一边承认秦的音乐地位,一边鼓励大楚加加油灭灭秦的威风。

羡鱼的微博下面。

更多粉丝开始呼吁小曲爹出征了,在骨子里有种骄傲的秦人看来,楚在音乐方面只是个弟弟,现在大楚一直拿羡鱼说事儿,羡鱼要不回应搞得好像怕了他们一样。

“别光搞电影了。”

“羡鱼老师快出手!”

“最近楚人很嚣张啊!”

“羡鱼老师再拿出一首《红日》,绝对可以让楚人闭嘴,创作肯定需要时间,二月不行就三月,三月不行就四月嘛,总归要说点什么,要不然岂不是白白被他们楚人消费了?”

“……”

不仅仅粉丝。

秦省的音乐圈,也在猜测羡鱼会不会出手,如果不是十二月赢下了诸神之战,秦省音乐圈不会有这么高的期待,但现在的羡鱼在很多人眼中是有机会赢曲爹的!

“好像要出手了?”

秦楚的网友可谓是代入感极强了,连本来对这事儿不怎么在意的林渊都隐隐感觉到自己这波得给出点回应才行,仍然不是因为生气,而是林渊从中发现了商机!

是的,商机!

秦楚音乐大战搞得各地人都这么团结,简直是把一个前所未有的机会送到了林渊面前,如果抓住这个机会,林渊肯定可以狠狠的刷一波声望!

“声望值啊……”

如果自己可以代表秦州音乐出征,林渊仿佛可以看到好多声望值正在朝着自己招手,他甚至不用特意去定制什么新歌,因为作品就是现成的:

电影里的几首钢琴曲!

而且这还是一个很好的蹭热度的机会,林渊完全可以借着这一场音乐大战,达到宣传《调音师》这部电影的目的,要知道宣传对于一部电影也是非常重要的!

那还等什么呢?

这一次林渊没有太多犹豫,直接用羡鱼的账号发布了《钢琴师》的海报图,同时在自己的动态里透露出消息:“电影别名为钢琴师,顾名思义,我为这部电影创作了一些音乐,包括几首钢琴曲,大家可以在这部电影里得到想要的答案。”

唰唰唰!

明明和上个动态一样,羡鱼还是在聊电影,但这次粉丝的心思却是被勾了过来,他的部落评论区直接炸开了,无数网友都在下面疯狂的留言:

“要出手了?”

“做了电影配乐?”

“别说了,我买票!”

也有人发现了羡鱼的小心机:“这波是变相的电影宣传啊,你可真是个宣传鬼才,要是看完电影没听到满意的曲子,羡太师可别怪我发飙哦。”

“阁下就是宁王?”

“要当场尿个尿吗?”

“电影啥时候上映啊?”

“看来我们羡鱼老师很喜欢在电影里夹带私货嘛,上次是诗句和对联,这次竟然直接为电影创作了钢琴曲,而且电影别名就叫《钢琴师》,所以这是一部音乐体裁的电影?”

“可以,羡鱼出征了!”

“其实羡鱼出不出手都一样,咱们大秦不少大佬都出手了,大楚这波都得死,不过谁让大楚一直拿羡鱼举例呢,老虎不发威,你当羡鱼老师真是条鱼啊?”

“……”

虽然有蹭热度的嫌疑,但没有人对此反感,因为羡鱼的新电影真的很扣题,似乎就是为了这次秦楚音乐大战而特意准备的一样,不会给人很强行的感觉。

林渊的策略奏效了。

他这热度一蹭,新电影的关注度唰唰唰上去了,很多人都开始搜索这部电影的相关信息,某些电影评分网站甚至已经出现了《调音师》的词条,只是具体信息不详。

“聪明啊!”

八号结束年假。

重新回到公司上班这天,老周乐的合不拢嘴,第一时间找来羡鱼:“你这波宣传做的非常好,已经有院线联系我们询问《调音师》的上映情况了,后期什么时候做好?”

“十五号。”

林渊开口道,因为这次不走网络大电影的路线,而正常情况下一部电影上映要等档期等排片,上映日期还真不太受本人控制,但如果是借着秦齐音乐大战的东风,那这些问题都将不再是问题!

从这个角度来说。

林渊甚至有些感激楚人一直拿自己当背景板,正是楚人不断的拉仇恨,激起秦人的团结,才让这么多人开始对自己的电影如此关注!

“不过……”

老周有些担心道:“你电影里的曲子我还没听,质量有保障吗,如果你没把握的话,我可以让公司几位曲爹帮帮忙,他们手上应该还有没发布的作品,质量非常不错。”

“没问题。”

林渊很有信心。

他的信心从来不是来自自己,而是来自于前世脍炙人口的经典作品,《梦中的婚礼》绝对是无可争议的大杀器,可以说这是林渊信心最足的一次!

“有信心……”

老周点点头,他对于林渊的作曲能力没有怀疑,不过这件事情牵扯太大,万一《调音师》里的曲子没有足够的说服力,不仅仅电影要崩盘,羡鱼这个作曲人的威望也会受到极大的打击。

蹭热度是双刃剑。

这场关乎荣耀的秦齐音乐大战,

的确可以让《调音师》得到极大的关注,但同时也无限拉高了很多人对于这部电影中出现的作品期待,如果这期待最终没能达到很多人设想的标准,后果将会不堪设想。

羡鱼也很难承受。

所以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提议道:“要不我让杨钟明听听看,他或许能给你一些建议,我不是不信任你这次的作品,只是这次的作品真的太重要了!”

林渊道:“随便。”

这次是真金不怕火炼了。

老周点点头,直接带着林渊上了十四楼,十四楼是公司作曲部的最高楼层,同时也是杨钟明负责管理的部门,对方是蓝星顶级的曲爹,老周肯定不能让杨钟明去见林渊,应该林渊去见杨钟明才合适。

这是晚辈应有的礼仪。

林渊对此也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对于杨钟明,他其实有一种特殊的感情,如果撇去系统提供的这些作品不谈,林渊觉得杨钟明才是让林渊收获最多的人——

对方算是林渊真正的老师!

因为林渊真正的作曲知识,其实大部分都是杨钟明的人物卡传授的,哪怕杨钟明本人并不知情,林渊也确确实实是通过对方学到了很多东西。

没过多久。

十四楼到了。

老周领着林渊进入一间安静的办公室,敲了敲门,等里面传来请进的声音,他才推门走了进去,然后林渊便看到一名约莫四十岁出头的男人正抬头看着自己。

这个男人一米八左右。

高高的个子,但脸颊有些瘦削,眼窝略有限深陷,似乎是长期没有休息好的样子,头发有着中年男人常见的稀疏,可以想象年轻的时候应该是个非常帅气的男人。

“杨老师好。”

林渊主动开口道。

这是两人第一次见面,杨钟明绝对想象不到,自己的这幅形象,林渊其实已经非常熟悉了,甚至对于自己脑海里的那些作曲知识,林渊都不算陌生。

事先得到了老周的通知。

杨钟明对于林渊的出现并不感到意外,他只是盯着林渊,用一种好奇的眼神探究般盯着林渊看,过了好久才缓缓的开口道:

“我知道你。”

老周笑道:“事情我刚刚跟你提过,听听林渊这次的曲子,你要说可以,那我也就放心了,这事儿处理不好会毁了羡鱼,希望你能上心。”

“羡鱼不能毁。”

杨钟明的表情忽然有些严肃,然后才对着林渊轻声道:“《屋顶》这首歌没有任何问题,只是楚人小心思有点多,给他们占了点便宜罢了。”

林渊点头。

他当然知道《屋顶》没有问题,不过杨钟明这话有些安慰的意思,所以林渊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打开手机道:“我把曲子放给您听?”

杨钟明道:“会弹吗?”

林渊点头:“会一点。”

杨钟明看了眼窗口的钢琴。

林渊会意,直接坐到钢琴前,他没有选择电影里的其他曲子,而是选择弹奏《梦中的婚礼》,这是电影中分量最足的一首曲子,也是林渊早期抽到作品后一直珍藏的心头好。

老周坐定。

杨钟明则是笔直的站着,看向林渊的眼神里有些期待,这个圈子里出现过很多新人,但不是每个新人都可以得到曲爹的关注,羡鱼是为数不多的,出道就被不少人关注的新人。

触摸钢琴。

林渊微微晃动着身体,修长的手指在琴键上熟悉的跳跃,仿佛是雨天河畔里自由游翔的小鱼,穿梭在水与自然之间,恬静的钢琴之音使人仿佛置身云雾中。

不算激烈。

但林渊的琴音却分明有一股说不出的力量,仿佛平静的湖面上,被指腹敲起的一个个音符坠落,在杨钟明的心底荡起一阵阵涟漪……

老周眼神微变。

哪怕他的音乐鉴赏能力比不上杨钟明,也能意识到这首曲子的不俗,更让他惊讶的是,林渊的演奏技巧非常专业,没有无数的训练根本达不到这种水平!

杨钟明微微闭上眼睛。

这琴声似乎有种魔力,让他此刻的心境如皎洁的明月般清纯,而跳跃在黑白琴键上的手指仿佛在讲述着美丽动人的故事,伴随着莫名的伤感。

林渊的左手加快速度。

钢琴的音色向来单纯而丰富的,柔时如冬日阳光,盈盈亮亮温暖平静,清冷时如钢珠撒向冰面,粒粒分明颗颗透骨,在这深如暗夜的平静中,有声若无声,自有无底的力量漫向天际。

几分钟后。

林渊停下演奏。

最后一个尾音从他的指间溜走,这时老周已是笑容满面,而杨钟明却是手指于空气间游动,似乎在对照林渊刚刚的琴谱演绎,颇有些沉浸其中的意味……

“UU看书 www.uukanshu.com咳,怎么样?”

老周忍不住打破了空气的宁静,他需要老周的专业能力来判断,在他听来这首曲子非常厉害,但让他具体去描述厉害在哪,他又没办法专业性的评价,这也是绝大多数人听钢琴的感受,无非是两种:

好听和不好听。

杨钟明微微睁大了眼睛,看了老周一眼,似乎有些不满于对方打破自己的状态,然后他眼神紧紧盯着林渊,第一次有种看不透一个后辈的感觉。

“弹得不错。”

老周有些无语:“咱先不讨论钢琴弹奏水平,我们聊聊这个曲子吧,杨老师觉得这个曲子有没有修改的空间,还是说直接放在电影里就能用?”

“你说的都是废话。”

杨钟明没给老周留面子,搞得老周脸色微微涨红,然后内心安慰自己,这货毕竟是曲爹,反正平时羡鱼也没给自己留什么面子,这两人某种意义上来说还挺像……

又一阵沉默之后。

杨钟明的嘴角流露出一抹笑容,这是林渊和老周进门之后他第一次露出笑容,结果还没等老周说话,杨钟明便再度开口道:“二月我退出了,周主管帮忙发一下声明。”

“为什么?”

老周瞪大了眼睛。

杨钟明看向林渊,笑容竟然有些温暖起来:“因为这个二月属于他,我就不凑热闹了。”

“可是……”

“他会屠榜。”

杨钟明打断了老周的话。

老周的眼神瞬间瞪的老大,似乎瞬间被人扼住了喉咙一般,连呜了好几声,才嗓音略有几分颤抖道: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