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全职艺术家

首页

第84章 笔落惊风雨

  拨通电话,林渊问:“你现在有时间吗?”

  钟余耳朵和肩膀之间夹着手机:“我在食堂吃饭,大神有什么事儿请吩咐。”

  林渊道:“吃完饭,麻烦你带上所有水粉工具,来一趟东大楼五十二号教室。”

  “去干嘛?”

  “出黑板报。”

  钟余一愣,旋即道:“立刻就到。”

  说完,钟余饭也不吃了,直接站起身道:“你们几个跟我出发吧。”

  “啊?”

  钟余旁边有不少同学,纷纷开口问:“出什么事儿了?”

  钟余道:“大神那边好像要出黑板报。”

  众人呆了一下:“大神是大二组的吧,大二组的黑板报下午就要评选了,时间是不是太赶了?”

  钟余没好气道:“你们干什么吃的?”

  众人恍然,忽的大笑起来:“对哦,我们这么多绘画狗聚在一起,还能被一个黑板报难住嘛,大神是准备出水粉黑板报?”

  “嗯,抄家伙。”

  钟余动身,顺便在一个群里发了条消息:“大神的班级需要出黑板报,水粉比较厉害的人都到作曲系的教室来一趟,东大楼五十二号教室。”

  哗啦啦。

  群内反响热烈。

  “等着,这就到!”

  “大神需要,岂敢不来。”

  “大神出黑板报,还需要我们这群菜鸡?”

  “是不是傻,大神擅长素描,又不是水粉,这两者本来就不是一个路子的。”

  水粉是水粉。

  素描是素描。

  水粉画的怎么样,和素描画的好不好,压根就是两回事,二者间没什么必然的联系。

  “对哦,没想到我也有被大神需要的一天。”

  “是时候让大神看看我的水粉技术了,我要用水粉实力,找回我画素描时在大神面前失去的尊严!”

  “你们冷静点,黑板报用不了这么多人。”

  “好吧,那少去几个,水粉成绩最好的去吧。”

  “距离黑板报评选还有几个小时,七八个人绰绰有余了。”

  “……”

  群内无疑是很热闹的。

  因为这个群的名字,是字母“L”。

  食堂内剩下的一群人也不吃饭了,一个个直接跟着钟余一起出发,他们同样是林渊的素描学生。

  “你找的谁?”

  作曲系的教室内,曹斌愕然的看着林渊打完电话。

  林渊道:“绘画系的朋友。”

  “大几的?”

  “大三。”

  曹斌长大了嘴巴,忽然大喜过望:“对啊,要说谁能在这么短时间内搞定黑板报,也只能是绘画系的人了吧,而且还是经验丰富的大三学长!你记得多叫几个人过来一起出,咱们还有希望!”

  林渊道:“我就叫了一个。”

  曹斌急了:“一个哪够啊,必须得多来几个人啊,要不然时间赶不上,你能再打个电话吗,让你朋友拜托拜托绘画系的学长们,毕竟这么大一块儿黑板呢,而且你可能不知道这个事情的严重性,严梦佳上学期因为身体原因休学了一段时间,所以她学分不太够,现在她是这次黑板报的主办人,黑板报拿到好成绩她是可以得到学分奖励的,你知道咱们学校的规矩,学分修不够压根不让毕业,这次黑板报出问题她其实是非常痛苦的,但她没有责怪值日的同学……”

  曹斌越说越急。

  他确实是一个好班长。

  但说着说着,曹斌的声音忽然停下,呆呆的看向窗外。

  走廊上忽然出现黑压压的人群,他们涌现进教室的大门,因为人数实在夸张,最后教室的门几乎快要挤不下了。

  “你管这叫一个人?”

  曹斌茫然的看了林渊一眼。

  林渊也意外,为首的是钟余,但钟余身后这群人,貌似都是自己绘画社教过的学生。

  钟余笑道:“大神。”

  林渊点头,也不废话:“时间有点赶,麻烦你帮我整理一下颜料。”

  钟余此时正在思考黑板报的构图,以至于没听清林渊的话,语速飞快道:“时间有点赶,快来人准备颜料,另外记得去打点水过来,各司其职赶快的……”

  说话间。

  钟余拿出手机,查一下网络上的构图,黑板报其实是属于临摹的艺术,只要找好图画出来就行。

  几分钟后。

  钟余找到了一张比较满意的图,但当他转身,却发现所有人都愣愣的盯着黑板,仿佛傻了似的。

  “怎么了?”

  钟余也看向黑板,然后他看到了一副极为震撼的画面:

  只见林渊正站在摆的整整齐齐的椅子上,拿着把大号刷子,以极快的速度铺了一层底色,连粉笔素描架构的过程都直接省略了,而后便是用大号画笔,飞速勾勒出一片神韵极强的青灰相间的山脉!

  两个学生负责捧着颜料盒。

  林渊换了之粗笔,完全不用思考般,唰唰又蘸了几个色号的颜料,精准的调出了颜色,一层层的渐变才刚下手,就把山脉的立体感展现的淋漓尽致!

  三分钟……

  七分钟……

  十五分钟……

  三十二分钟……

  时间静静的流淌,没有人说话,所有人都呆呆的看着林渊的黑板前挥毫,美术系最会画水粉的一批人此刻竟然只能沦为给林渊举颜料盒的角色,然而没有人不满,他们的眼睛里仿佛都有光!

  “唰唰唰。”

  林渊用最快的速度画最狠的画,UU看书 www.uukanshu.com他仿佛能够背诵出哪些颜料可以调制出哪些颜色,他似乎又不在意底层的架构,每一笔都能精准到仿佛那里已经铺设好了底层的素描架构。

  “碰。”

  有人换了张颜料调色板,举着颜料盒的学生也换了两个,毕竟这样高举颜料盒手会很酸。

  林渊聚精会神。

  定下了大体色调,后面用的画笔号数就越来越小了,海上是竹筏,竹筏上是带草帽的小人儿,强烈的明暗对比下,这幅画仿佛是动态的:

  青山黛色!

  瀑布飞流!

  水势湍急!

  劲松挺立!

  天高云深!

  林渊的状态前所未有的夸张,他的怀里揣着三支笔,嘴里叼着一支笔,左右手还各拿着一支笔,用完一支丢一支,除了调颜料,眼睛几乎没有离开过黑板。

  岸边是不知名建筑。

  水中是不知名的游鱼。

  沙滩上是横着走的螃蟹。

  地平线是被风吹鼓的白帆。

  当小号画笔完成最后的一抹勾勒,林渊感觉自己脖子是酸的手腕也是酸的,整个人都处于中极度疲惫的状态。

  而黑板上。

  山海已经相连,松树藏在云雾蔼蔼的半山腰中,有落霞缤纷的华彩散落一地,有海鸥与秋水共长天一色的纵情豪迈。

  笔落惊风雨!

  这一刻,负责给林渊举颜料的学生,负责给林渊递笔的学生,负责给林渊打水的学生,负责给林渊洗调色板的学生,内心生出两种感受在纠缠。

  荣幸,与自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