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全职艺术家

首页

第66章 曲爹是不会错的

  “出现了!”

  隔壁琴室的女生正是顾夕,再次闻听这首未曾发布的曲子,顾夕又是雀跃又是心酸!

  雀跃是因为……

  自第一次听到这琴音开始,时隔四个多月,她终于等到了这位神秘的曲爹再次光临琴室!

  心酸是因为……

  这么长时间以来,为了找到那位神秘的曲爹,顾夕几乎每日的课闲时间都蹲守琴室,甚至连午休时间都在琴室度过,晚上结束课程也是最后一个离开琴室,生怕再一次的错过!

  可时间实在太久了。

  顾夕以为对方不会再出现了。

  而今天,她却再次等到了对方的出现,这一刻顾夕非常庆幸自己坚持了这么久仍然没放弃!

  心脏砰砰跳。

  顾夕飞快的进入廊道,然后飞速看向隔壁的琴室。

  她确定,琴音就是从这间琴室里传出来的!

  伸出手,想要打开房门,她忽然又止住。

  贸然的打扰会不会惹曲爹生气?

  顾夕有些紧张,很多曲爹的脾气不是很好,如果自己给对方的第一印象太差,那可就完犊子了。

  第一印象可是很重要的!

  “等琴音停下的。”她今天就死守在门口,说什么都不会离开半步,曲爹总不能长翅膀飞了。

  五分钟后。

  里面的琴音暂时停下,现在进去正合适。

  顾夕知道机会来了,她深深吸了口气,上下整理了衣服和头发,确定自己没有什么失礼的地方,然后轻轻敲门。

  不敢敲的太急。

  她很讲究的扣了三下。

  室内的林渊意外,不知道谁会来琴室找自己,甚至下意识的担心——

  该不会这台钢琴也是有主之物吧?

  他开口道:“请进。”

  门被拉开,林渊看到敲门之人,微微皱起了眉头。

  顾夕?

  林渊记得这个女孩的名字,据说是学校里弹钢琴最厉害的人,钢琴老师上课的时候也提到过她。

  不过林渊对这个女孩的印象不好,因为每次和对方相遇,都会发生一些不愉快的事情。

  相比起林渊的皱眉。

  顾夕的心中,却是出现了惊涛骇浪,以至于眼睛瞬间瞪得滚圆,大脑一片空白!

  “有事吗?”

  林渊等了几秒钟,对方还是没开口,只能主动问了一句。

  “刚刚!”

  顾夕开口才发现自己今天的嗓子有些干涩,她的心里抱着最后的侥幸:

  “那首曲子是你……咳……是您写的吗?”

  “是。”

  林渊承认这种事情并没有什么心理负担,而且他确信这个世界上没有类似的曲子。

  完了!

  林渊一句话让顾夕的所有侥幸心理都消失了。

  看着林渊那毫不掩饰的皱眉,她此刻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

  他竟然就是那位神秘的曲爹!

  顾夕幻想过无数次曲爹的身份,比如学校里某个低调的老师或教授,再比如某个外面路过的曲爹……

  唯独没想过对方是跟自己一样的学生!

  原来自己第一次见面就把曲爹给得罪死了,亏自己还在想怎么留下一个完美的第一印象?

  我之前到底都做了些什么啊?

  这就叫,一天一个自杀小技巧吗?

  顾夕并不怀疑林渊的话语真实性,更不会因为林渊和自己年龄相仿,就理所当然的认为对方写不出那样优秀的曲子。

  这个世界上是存在天才的。

  如果说自己是演奏的天才,那眼前这个被自己疯狂得罪的曲爹,就是更为恐怖的创作天才!

  而且,现在回想起来,之前每次自己去找曲爹,似乎都会和对方擦肩而过。

  当时没察觉,甚至还以为对方是故意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目的是引起自己的注意。

  现在回过神细细一品,才发现那一幕幕琴室偶遇,简直是对方那曲爹身份的铁证!

  现在道歉还来得及吗?

  不管来得及还是来不及,顾夕有着近乎本能的求生欲,这种时候还死要面子是非常愚蠢的行为!

  必须要补救!

  她毫不犹豫的弯腰低头道:“对不起,之前是我不对,请您原谅我的无知和无礼。”

  低头的瞬间。

  顾夕的脸已经一片羞红。

  自己之前还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以为曲爹和那些围着身边转的狂蜂浪蝶一样是对自己有想法,这种自作多情简直是羞耻到爆炸……

  林渊愣了一下。

  顾夕这是良心发现了?

  虽然不喜欢对方,但也没到厌恶的程度,既然对方诚心的道歉了,林渊自然不会死抓着不放。

  于是他起身离开,路过对方的时候,开口说了句:“没事。”

  “谢谢!”

  顾夕有些心虚的抬头,发现林渊已经向门外走去,似乎不准备继续在这待了。

  “……”

  她看着林渊的背影,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最终却又把到嘴巴的话给咽了回去。

  虽然不知道对方的原谅是出于礼貌,还是真的不计较自己之前的那些得罪,UU看书 www.uukanshu.com但至少对方的态度没有变得更差。

  这就意味着,自己还有机会!

  而且现在自己不用担心曲爹失踪,她已经知道对方的身份了!

  “不对……”

  顾夕忽然有些懊恼的揉了揉脑袋,她竟然忘记问对方的名字了,这个疏忽差点让顾夕忍不住追上去。

  转念一想,她停下了脚步。

  既然是这个学校的学生,那想要知道对方的名字,对顾夕来说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如果现在追上去,曲爹还以为我在死缠烂打……

  虽然自己某种意义上来说,确实有死缠烂打的想法。

  “我一定要得到曲爹的认可!”

  以对方的年纪,能够创作出这么优秀的作品,顾夕几乎可以想象对方未来的成就,这样的机会摆在任何一位钢琴家的面前,对方都不可能无动于衷!

  “怎么办?”

  顾夕有些犯难:“我得制定一个作战计划才行。”

  曲爹对钢琴家的要求是很高的,以对方那首曲子展现出的水平,就算是比自己更厉害的钢琴家他也能随意挑选着合作。

  “我的优势是,我和他是同龄人,而且我们还是校友,近水楼台先得月。”

  想到这,顾夕再次懊恼于自己之前的行为:“如果我之前没有把曲爹得罪的那么狠,也许事情可以相对轻松一些,我真的是被自己蠢哭了!”

  有因必有果。

  这都是报应啊。

  什么,谁对谁错?

  抱歉,曲爹是不会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