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全职艺术家

首页

第63章 戛然而止

  很快韩济美就发现自己的脑补有多离谱。

  楚狂当然不会写那种为了讽刺而讽刺的剧情。

  【这个不富裕的家里,有两样东西最为珍贵,一样是a先生三代祖传的金表,另一样是德拉的头发。如果有钱又漂亮的女人住在天井对面的公寓里,a夫人总有一天会把她的头发悬在窗外去晾干,使那位女士的珠宝和礼物都相形见绌。如果有钱的男人把他所有的财富都堆在地下室里,a先生每次经过那儿时准会掏出他的金表看看,好让对方妒忌得吹胡子瞪眼睛。】

  这是一种极为特别的表达手法。

  因为蓝星没有英译汉的腔调,所以第一次看这种文字表述,韩济美觉得拗口之余,竟然感受到了浓浓的趣味性。

  好吧,韩济美已经知道,a夫人是打算卖头发。

  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因为这是a夫人最钟爱并引以为傲的。

  【她那美丽的头发披散在身上,像一股黑色的小瀑布,奔泻闪亮。

  她的头发一直垂到膝盖底下,仿佛给她铺成了一件衣裳。

  她又神经质地赶快把头发梳好。

  她踌躇了一会儿,静静地站着,有一两滴泪水溅落在破旧的红地毯上。】

  文字越是描述a夫人的头发有多美,

  韩济美越能体会到这个女人的不舍与辛酸。

  但这个女人终于还是把自己一度引以为傲的头发卖了,并成功换得了二十元资金。

  而她购买的礼物是一个白色的表带,价值二十三元,这是她跟老板砍价半小时后的巨大收获。

  带着身上仅剩的八毛钱回家,a夫人欣喜雀跃。

  原来……

  【先生的那只表虽然华贵,可是因为只用一条旧皮带来代替表链,他有时候只是偷偷地瞥一眼。】

  回到家,她反复照镜子。

  短发的她绑着绷带,活像个逃课的小学生。

  她这才开始担心起来。

  先生会生气吧?

  会狠狠骂我一顿吧?

  毕竟他曾经无数次夸赞自己的头发,没有了长发的自己,在他心里还那么美吗?

  她踌躇着,忐忑着。

  看到这里,韩济美忍不住心疼起这个女人来。

  如果这个世界有唐朝,韩济美一定会联想到“贫贱夫妻百事哀”的说法,然后为此而担心。

  然而该来的总会来。

  故事依然是a夫人的视角:

  【门打开了,她的先生走进来,随手把门关上。他很瘦削,非常严肃。可怜的人儿,他只有二十二岁——就负起了家庭的担子!他还需要一件新大衣,连手套也没有。】

  她真的很爱自己的先生。

  不是楚狂一直在用文字去描述她的爱情有多真挚,而是透过字里行间的细节可以看到的诸多情绪。

  先生会生气吗?

  韩济美竟然有点不敢往下看,但她最终还是继续看了下去:

  【“你把头发剪掉了吗?”先生吃力地问道,仿佛他绞尽脑汁之后,还没有把这个显而易见的事实弄明白似的。】

  这算是生气吗?

  韩济美和a夫人一样,好奇于先生此刻的心理,她不知道下一刻,会不会是一个大巴掌甩过来——

  渣男才会这么做!

  如果是这样,她以后都不会轻易再看楚狂的小说了。

  【“非但剪了,而且卖了。”a夫人问:“不管怎样,你还是同样地喜欢我吗?虽然没有了头发,但,我还是我,不是吗?”】

  她小心翼翼到有些卑微。

  此时故事竟然已经到了尾声。

  韩济美想不通这个故事会如何结尾,直到她看到接下来这段文字:

  【先生从大衣口袋里掏出一包东西,把它扔在桌上。

  “别对我有什么误会,亲爱的。”他说,“不管是剪发、修脸,还是洗头,我对我姑娘的爱情是决不会减低的。但是只消打开那包东西,你就会明白,你刚才为什么使我愣住了。”

  白皙的手指敏捷地撕开了绳索和包皮纸。接着是一声狂喜的呼喊;紧接着,哎呀!突然转变成女性神经质的眼泪和号哭,立刻需要公寓的主人用尽办法来安慰她。】

  是梳子!

  摆在眼前的,先生掏出来的东西,是那套插在头发上的梳子——

  全套的发梳,两鬓用的,后面用的,应有尽有;

  那原是在公寓远处最繁华街道的一个橱窗里,a夫人渴望了好久的东西,但太贵了,

她舍不得,也没有钱去购买。

  这可是纯玳瑁做的!边上镶着珠宝的美丽的发梳!

  来配a夫人那已经失去的美发,颜色真是再合适也没有了。

  夫人知道这套发梳是很贵重的,心向神往了好久,但从来没有存过占有它的希望。现在这居然为她所有了,UU看书 www.uukanshu.com可是那佩带这些渴望已久的装饰品的头发却没有了。

  “……”

  韩济美张大了嘴巴。

  她无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

  不过文字用细节如实还原了a夫人的心情:【她把这套发梳搂在怀里不放,过了好久,她才能抬起迷蒙的泪眼,含笑对先生说:“我的头发长得很快!”】

  然后a夫人拿出了表带。

  她期待的看着先生说:【“漂亮吗,吉姆?我走遍全市才找到的。现在你每天要把表看上百来遍了。把你的表给我,我要看看它配在表上的样子。”】

  韩济美逐渐释然,并露出熟练的姨母笑。

  虽然a夫人卖掉了头发,但先生并未生气,只是叹息于梳子暂时失去了用武之地——

  真好。

  故事这样结尾真的充满了美好的意像,叫人几乎忍不住想要恋爱,尽管韩济美是个已婚的女人。

  喝了口茶。

  韩济美看向最后一段文字,她以为这会是一段总结性的文字,短篇小说很喜欢在最后进行一个总结。

  比如“这是一段美好的爱情”之类?

  但看到接下来的一段话,她口中的茶几乎要喷到杂志上:

  【先生并没有照着她的话去做。

  他只是倒在榻上,双手枕着头笑了起来:“我们把圣诞节礼物搁在一边暂且保存起来,它们实在太好啦,现在用了未免可惜——我是卖掉了金表,换了钱去买你的发梳的。”】

  故事到此戛然而止。

  这一刻,韩济美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