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全职艺术家

首页

第58章 楚狂的稿费

  是的,尤荣不敢报价!

  他当《趣读》的杂志总编十年了,看过优秀的短篇小说无数,眼前这一篇在他这十年的工作生涯中绝对属于最顶级的几部小说之一,当然这是尤荣的个人看法,毕竟每个人对文艺作品的看法是不同的。

  不过尤荣相信。

  任谁看了《麦琪的礼物》,都很难给出差一点的评价,因为这个故事太打动人了,尤其是故事的结尾更是让人出乎意料,回味间又觉得在情理之中。

  但毫无疑问的一点:

  这部小说自己要拿下!

  尤荣深吸了一口气,给楚狂打了个电话,直截了当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很荣幸本人能够成为这篇小说的第一批读者,我愿意代表出版社出价二十万购买这篇小说,不是说这个小说的价值是二十万,而是我们杂志社的稿费一般都有上限……”

  “二十万吗?”

  林渊想了想同意了,毕竟对方只是提供了一个发布《麦琪的礼物》的渠道,自己又不是变卖小说的版权之类,所以他也没有过于苛刻。

  “什么二十万?”

  林渊此刻正在陪姐姐和妹妹逛街,姐姐听到林渊打电话,耳朵顿时竖了起来,不过林渊并不打算暴露自己的身份,只是敷衍道:“工资之类的。”

  “走,瑶瑶!”

  林萱一听这话,拉着妹妹就往回走:“刚刚那身衣服确实很漂亮,虽然价钱三千多块,但谁让你有个这么有钱的哥哥呢?”

  “不要。”

  林瑶根本舍不得。

  虽然林渊好像变得有钱了,但省钱是这几个孩子发自骨子里的习惯,无论林渊还是林萱亦或者林瑶都不可能过于因为骤然有钱而变得大手大脚起来。

  林渊道:“那我们回去吧。”

  林萱哼道:“真小气的哥哥。”

  林渊很配合的露出吝啬笑容,他可不会承认自己之前给林瑶买的那两套羽绒服就没有一套是低于三千元价格的,否则妹妹穿着会有负担。

  回到家中。

  林萱开始频繁的接电话,大概是年假堆积的工作需要处理了,连续数通电话之后,林萱郁闷的躺在沙发上,抱怨道:“公司前辈说作家们每到春节都会拖稿,今年我算是见识到了,下个月估计有五成作家开天窗,总编估计杀了我的心都有了。”

  “开天窗什么意思?”

  妹妹林瑶似乎对此很好奇。

  林萱解释道:“开天窗早期是指杂志或报纸的专业术语,本来专门排好的版面,但该作者却不能及时交稿以至于该板块空白状态,就像开了天窗,在我们小说界,开天窗就是拖稿的意思了。”

  林瑶问:“那拖稿怎么办?”

  林萱叹气:“一般而言对于作家来说是存在死线的,前者就是和编辑约定好要交稿的时候,在这个时间上交原稿还可以进行愉快的改稿工作;而后者则是没有写完就会危及到出版的时间,也就是算上印刷等等情况,也必须要在某个时间完成原稿才行,可以说死线对于作家来说是非常可怕的东西了,不过对于有些天赋和人气并存的作家来说,开天窗踏死线几乎已经是他们的个性标签了。”

  林瑶关心道:“会扣钱吗?”

  林萱摇了摇头:“小作家是不敢拖稿的,我们有合同约束,写不出稿子可以扣他钱,高人气作家的话我们虽然有合同,但其实却不敢因为他们拖稿而克扣稿费,比如东风老贼,这个人是我们出版社合作最大牌的作者,他总是拖好几个月才交一次稿,但我们没人敢多说什么,只会按照惯例的催促一番。”

  “这样啊。”

  虽然是姐姐和妹妹的对话,不过林渊却在一旁听的颇为认真,他虽然顶着楚狂的名头连载小说,但其实并不了解这样的业内生态。

  所以听着还挺有趣。

  比如姐姐说,超过七成的作家都有过拖稿的经历,看来实体出版也跟前世的网文一样,总是让读者烦恼于作者更新不给力的问题啊。

  “也有个好消息。”

  林萱忽然有些兴奋道:“过年前我去拜访了一位刚和其他出版社结束合约的老师,邀请她来到我们出版社写书,最后她竟然同意了,现在她是我负责的最大牌的作者,而且她写的新作我也看了,真的感觉非常棒,估计过完年就会正式出版了!”

  “编辑是拿分成?”

  林渊问了个关心的问题。

  姐姐摇头:“也不是说分成吧,但意思大差不差,主要是编辑业绩考核标准一类,如果手下没有很厉害的作者,那业绩就会很难看,影响到我们最终的工资和奖金发放,所以和分成也没差了,要不然我干嘛要出去辛辛苦苦拉作者呢。

  “楚狂呢?”

  妹妹林瑶突发奇想:“姐姐不是说自己认识楚狂吗,那等他写完手上的小说,你是不是也能把他挖到自己的手上开新书?”

  “……”

  林萱失笑道:“你还挺关心楚狂的呀……楚狂签约的公司叫银蓝书库,这是秦州最大的出版公司之一,姐姐我的公司比起银蓝书库根本不值一提,所以楚狂一般人是挖不动的,UU看书 www.uukanshu.com银蓝书库会想尽一切办法和楚狂继续合作。”

  “那他很火呀。”

  林瑶看了一眼林渊。

  林萱点头:“作为青春幻想类题材小说的新人小说家,楚狂称得上是一书成神,《网王》的销量上个月统计是一百四十万册,在青春幻想读物里总排名第十二位……”

  “才第十二位?”

  “什么叫才十二位,巨大的市场竞争下卖出一百四十万册,意味着楚狂上个月的稿费分成有一百多万,这还是我假设他签了普通新人合约的情况,当然按照这个架势看,过完年他的合约分成该涨了。”

  林渊愕然。

  姐姐竟然知道他上个月的大致稿费!

  不过话说回来,《网王》销量最后能够破百万,应该感谢网球职业选手的助攻,林渊虽然不关心时事却也知道有职业网球选手承认了这本书的专业和价值,给这本书带来了不少的热度。

  紧接着。

  林渊忽然抓住了姐姐话中的重点,问:“为什么说楚狂的合约分成要涨?”

  “这是必然的。”

  林萱言之凿凿道:“《网王》签新人分成是建立在没人想到这本书会大火的基础上,但现在这本书这么火的话出版社一般来说都会考虑给楚狂涨分成,否则下本书他们真的未必能留住楚狂。”

  “有道理。”

  林渊表示认真赞同。

  林萱好笑道:“你又不懂写书,跟你说这些干什么,你在星芒上班,不如跟我讲讲你们公司那些大明星的八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