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全职艺术家

首页

第51章 死亡之组

  秦州很大,城市众多。

  林渊所在的地方叫做苏城,这是秦州最繁华的几座主城之一,而他的家乡则是一个叫做云城的地方。

  六个小时的高铁。

  林渊终于抵达云城。

  “开学见。”

  同行的简易与夏繁和林渊告别。

  送走二人林渊并没有立刻回家,而是坐公交车前往商场,买了一堆东西——

  都是送给妈妈和妹妹的礼物。

  走出商场,林渊拎着大包小包一堆东西,坐公交车很不方便,只能选择打车。

  他家住在县城南边。

  类似于城中村的地方。

  走到记忆中熟悉的家门前,林渊敲响了房门,开门的是一个穿着毛绒睡衣的漂亮女孩。

  “妹。”

  林渊笑着打招呼,这是林渊的妹妹林瑶,长得很漂亮,和林渊一样继承了父母的优点,今年高三。

  “哥。”

  女孩也笑着点点头。

  林渊走进房门,换了双拖鞋,冲着屋里喊:“妈,我回来了。”

  “可算是回来了。”

  老妈穿着围裙出来,手上还有血迹:“我在给你做红烧鱼。”

  “好。”

  林渊说着,把东西拎进屋内,拿出一身衣服和鞋子对妹妹道:“这是给你的礼物。”

  “谢谢。”

  林瑶接过林渊的礼物,打开一看,发现是粉丝的羽绒服,皱眉道:“我不喜欢粉色。”

  “那你喜欢什么颜色?”

  林瑶不假思索:“白色。”

  林渊又拿出一套:“这样的?”

  林瑶惊奇的看了林渊一眼:“妈说你发财了,原来她没有骗我,那你能给一百块钱给我,买一套学习资料吗?我有打折券,本来要一百二,满一百减二十。”

  “行。”

  林渊爽快道:“我在商场还领到了一张烤鱼店的优惠券,回头我们一起去吃。”

  林瑶点头:“嗯。”

  老妈看着兄妹两人的交流哭笑不得:“难怪小时候周围都说你俩兄妹性格古怪……”

  “为什么?”

  林渊和林瑶同时看向老妈。

  老妈笑着摆摆手,虽然这对兄妹都是属于沉默寡言的性格,不像姐姐那么活泼,但她知道三个孩子的感情还是很好的。

  林渊坐在沙发上休息。

  今年高三的林瑶则是在桌前做题。

  这是一个两室一厅的家,光线不是很好,装修和家具也都很简陋,比如林渊屁股下的沙发就破了好几个窟窿,不过房子虽然简陋,但很干净,打理的井井有条。

  等发工资,要买个房子。

  林渊的心中闪过这个想法。

  很快饭做好了,林渊回来前给老妈打了电话,所以中午是很丰盛的四菜一汤。

  红烧鱼,糖醋排骨,辣子鸡,青菜炒香菇,以及一分西红柿蛋汤。

  “吃饭吧。”

  三人围坐桌前,老妈还怪可惜:“你姐年假还没开始,要是她在,这些菜肯定吃的完。”

  林渊点头。

  姐姐是家里最能吃的人。

  相比之下,林渊和林瑶就属于比较挑食的那一类,只喜欢吃肉。

  老妈笑着提醒:“多吃青菜。”

  于是林渊和林瑶很有默契的挑出一片青菜,两人用筷子一人分一半。

  “……”

  老妈笑着道:“瑶瑶,你哥现在开始赚钱了,以后你有什么需要可以跟你哥哥讲。”

  “嗯。”

  林瑶眼睛一亮,看向林渊:“哥,你能帮我吃掉这片青菜吗?”

  “食食物者为俊杰!”

  林渊拒绝:“据说吃青菜的人可以让人保持年轻,我有个朋友就经常吃青菜,所以他永远十八岁。”

  林瑶:“……”

  林渊提醒:“他永远十八岁。”

  林瑶困惑道:“哥,你是在讲笑话吗?”

  林渊有些遗憾的想,看来不是自己幽默,而是孙耀火学长的笑点比较低,他对自己的笑话可是没有一丁点抵抗力的。

  ……

  林渊提前开始了自己的假期,但星芒的各部门却还在为工作而忙碌。

  艺人部。

  江葵终于完成《气球》的录制,此刻正开开心心的向赵珏汇报战果。

  就在这时。

  老周出现在艺人部,找到了赵珏:“有个坏消息,咱们的春节计划可能得有所调整。”

  “怎么了?”

  赵珏皱起了眉头。

  老周叹了口气:“今年春节,公司不是有十首歌的计划吗,其中有一首出了点问题,审核部那边查出来那首歌的旋律与楚州某首歌的旋律太相似。”

  “抄袭?”

  “不是抄袭,我了解那位作曲人,他应该是偶然间听过那首歌所以无意间写出了类似的旋律,这种事情在作曲部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了。

  “那今年九首歌不行吗?”

  作曲人的作品撞旋律确实挺常见的,尤其是一些流行歌,大家常用的和弦经常大差不差。

  “不行。”

  老周同样在烦恼:“关于这首歌的宣传资源都安排打点好了,不上的话,太可惜了点,偏偏咱们又不能随便上一首歌,否则也太浪费这么好的宣传资源了。”

  “那换谁的歌?”

  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不约而同的转头,看向一脸茫然的江葵。

  “我?”

  江葵嘴巴微张,UU看书www.uukanshu.com瞬间明白了二人的意思,开始叫苦:“《气球》是我为三月准备的歌……”

  “我明白。”

  赵珏叹了口气:“《气球》的质量还不错,放三月也许能好好冲一下榜单,但问题是现在咱们二月的作品还缺一首。”

  “可是二月是死亡之组,那么多一线歌手竞争。”

  江葵委屈,死亡之组意味着二月的榜单竞争非常激烈,当初《大鱼》就是发在十二月的死亡之组所以才没拿到什么好名次。

  这就是死亡之组的可怕!

  其他赛季可以登顶的歌,放到了二月发布,可能前十都进不去。

  “话是这么说。”

  老周劝慰道:“可我们二月缺一首歌,而你这首歌的质量又比较好,万一火了呢?”

  赵珏点头。

  江葵:“……”

  咱也不敢问,咱也不敢说。

  胳膊拧不过大腿,她只能拿林渊当挡箭牌:“你们和羡鱼老师沟通吧。”

  “我打电话。”

  老周开口,然后拨通了林渊的电话,此时林渊正在陪妹妹在外面买学习资料,接到电话,得知原委后,开口道:

  “可以。”

  老周挂断电话道:“林渊那边没问题,咱们就这么愉……咳,就这么决定了。”

  羡鱼老师也沦陷了吗?

  江葵的眼神顿时一片绝望。

  我怎么老是遇到死亡之组啊?

  的确《气球》是一首不错的歌,放三月大概率会出成绩,但放在二月死亡之组,难道是要炮灰的节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