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全职艺术家

首页

第27章 气抖冷

  接下来一周。

  电影《鱼龙舞》的票房数据持续升高势头喜人。

  而《大鱼》作为电影的印象曲,热度更是不断发酵,被越来越多人所喜欢。

  秦艺作为相关院校,自然也是第一时间关注到这首歌曲。

  校园论坛以及各系的大群小群里,关于这首歌的讨论不在少数。

  尤其是校园内的声乐系学生,这次尤为激动:“看到了吗,优秀的演唱,对于歌曲的重要性,也是不言而喻的!”

  秦艺是艺术院校。

  这里的生态环境比较趋于专业性,所以作曲的重要性,一直要比演唱高,之前《生如夏花》大火更是有大半个学校的学生都在高呼——

  “曲爹带飞!”

  “曲爹凯瑞!”

  “录音棚栓条狗都能火!”

  我们孙耀火学长不要面子的吗!

  反正声乐系学生们看着这些帖子,气得是浑身发抖,大热天的全身冷汗,手脚冰凉。

  作曲系那群孙子太特么优越了。

  他们声乐系什么时候才能站起来?

  没想到,反击的机会这么快,就来了!

  同样是羡鱼的作品,但这次的《大鱼》,可不是谁都能演唱的歌曲,江葵的嗓音,对这首歌的加成毋庸置疑,也因此,秦艺的声乐系学生们燥起来了!

  作曲系优越惯了。

  怎么可能任由声乐系嚣张?

  很快就一堆帖子出来反驳声乐系。

  “你们知道什么叫官方定制吗?”

  “你们知道这歌的hook有多绝妙吗?”

  “你们知道这首歌的旋律要契合电影剧情有多难得吗?”

  “你们知道吗,对于曲爹来说印象曲属于定制类歌曲,风格一块儿就直接被限制死了,相当于戴着镣铐起舞,可曲爹愣是在小框架之内写出了这么一首歌,简直是完美级表现!”

  “……”

  更有作曲系的学生几乎赌上尊严,倾尽自己的大学知识,从技术层面深度分析《大鱼》这首歌的作曲到底有多牛叉:

  “这首《大鱼》的主歌部分以级进为主,夹杂跳进,其中首句采用了连续级进,造成了很强的推动性,连续级进的跨度达到了一个八度,主歌部分是典型的五声调式,简约而不简易,牛!”

  声乐系逐渐式微。

  作曲系却讨论的愈发热烈。

  “最让我觉得佩服的是,这歌曲用到的旋律发展手法非常丰富,其中包括严格重复还有变化重复以及引申和顶针乃至模进等等手法。”

  “是的。”

  “本曲的高潮部分,许多大跳的比例,如mi-sol-do-si-mi , mi-re-do-la-do , re-mi-la,此外,本曲中出现的大跳大部分都有反向的预备。”

  “演唱都是现成的曲谱,但这些东西要烧死曲爹多少脑细胞?”

  “这首歌的4、10、16乐句是同一个旋律片段,副歌部分也采用了严格重复的手法,所以听上去才会那么优美,而到了和声部分,这首歌已经直接超神不解释。”

  “……”

  声乐系彻底败退。

  好在作曲系只是为了维护曲爹的高贵。

  一顿分析之后。

  他们也并没有否定演唱部分的加分:“当然江葵唱的很好,用游戏来比喻吧,如果说上次孙耀火学长是躺赢的话,那么这次江葵就是那个开团的人,她开了个好团,但团战胜利依然靠曲爹爆炸输出。”

  “要我说,这首歌能成功,作词部分也功不可没!”

  秦艺可不止有声乐和作曲专业,还有作词的相关专业,也算是秦州这个音乐之乡的特色。

  现在作曲系和声乐系都杀红眼了。

  作词专业的学生怎么可能无动于衷?

  某作词专业的学生发帖道:“怕你飞远去,怕你离我而去,又怕你永远停留在这里,这句你们不觉得狠吗?短短一句话,既写出了白龙和小女孩之间的微妙心境,契合了动画电影的意境,也写出了无数家长们对于孩子的期望,你们想想有多少家长是既希望孩子能够展翅高飞,又舍不得孩子离开自己的?”

  “诗句一般的文字!”

  有作词专业的学生补充:“印象曲所需要的歌词画面,在这首歌词里得到了充分的展现,丰富的同时又不乏动人细节,从恢弘场景过渡到细腻情感,充满了我们蓝星传统的文化美感。”

  音乐类专业都这么热闹。

  就连编曲系都忍不住插了一脚:“

词曲和演唱都是极好的,但你们千万别忽略了编曲对这首歌曲的重要性,这首歌的器乐和鼓点搭配,又不抢人声的空灵部分,甚至连歌手的气声都有乐器搭配,简直是浑然天成。”

  编曲系有个说法:

  编曲就像化妆师,负责把歌曲打扮的漂漂亮亮的,UU看书 www.uukanshu.com厉害的编曲可以如顶级的化妆师,把一个本不漂亮的人打扮的很惊艳。

  不过……

  无论在地球还是蓝星,编曲的地位都要弱于作曲和演唱,曾经有人问编曲大师钟星明,什么时候编曲才能站起来,钟星明的回答是:“要靠我们自己的努力。”

  言下之心酸不言而喻。

  但讨论了一圈,某个看热闹的非音乐系学生才忍不住说了一句:“可是你们讨论了半天,除了演唱部分之外,这首歌的作词和作曲以及编曲,都是羡鱼一个人啊。”

  音乐系集体:“……”

  于是所有争论瞬间烟消云散,大家的讨论焦点集中到羡鱼这个人身上:“这位新冒出来的曲爹真的有点东西啊,词曲包办也就算了,总共发了两首歌,还特么连编曲都不放过。”

  “这是王牌的节奏吧?”

  “不出几年羡鱼必王牌!”

  “这特么还需要你来预言?”

  某个作曲系的学生叹气:“上次考完《生如夏花》我已经开始抗拒羡鱼了,但他新歌一出来我还是屁颠屁颠的吹了起来。”

  “楼上加一。”

  “我和你们不同,上次你们狂吹羡鱼我却担心他只是昙花一现,毕竟谁都有灵感爆棚的时候,但这首新出来的《大鱼》证明,他的水平确实很牛。”

  “谁让秦州是音乐之乡?”

  “秦州音乐圈就是人才济济!”

  于是,这股优越感从作曲系层面,上升到了整个秦州层面,甭管哪个专业,都觉得自己又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