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全职艺术家

首页

第24章 大鱼

  “口罩带好。”

  周晓丽笑声提醒赵盈铬。

  作为秦州影响力最大的选秀节目,《盛放》的关注度每年都很高,赵盈铬这个节目的年度冠军还是很有知名度的,在电影院很容易被粉丝认出来——

  今天是周二。

  电影《鱼龙舞》上映的日子。

  提前买好票的周晓丽直接跟赵盈铬来到了电影院。

  这部电影的投资中等,算不上什么顶级大卡司,但喜好这种类型的观众却不在少数,此刻赵盈铬所在的影厅里坐了不少人。

  落座之后。

  电影很快就开始了。

  赵盈铬和周晓丽一边吃着爆米花,一边观看电影,感觉非常解压。

  大荧幕亮了起来。

  剧情的开头,讲述一个小女孩和父母在外出旅游时,通过一条神奇的隧道,误入了一个奇幻世界。

  这个世界既美丽又危险。

  妖魔鬼怪,神奇异象,浓重的奇幻感扑面而来,色彩纷呈。

  来到这里。

  小女孩的父母因为贪心,破坏了这个世界的规矩,被一个会妖法的老婆婆抓了起来,只剩小女孩在这个危险的世界游荡。

  她数次险象环生。

  但在她即将被一只漂亮却致命的蛇精吃掉时,一条可以化为人形的强大白龙救了她。

  只是小女孩没想到。

  这条白龙是妖法老婆婆的手下。

  刚开始小女孩害怕白龙,甚至有些抵触,因为老婆婆是白龙的主人,还抓走了她的父母,但随着二人的相处,她被白龙的友善感染了。

  逐渐的。

  两人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并且一起经历了许多事情。

  不过,小女孩一直有心事。

  她从未放弃过拯救自己的父母。

  感觉到小女孩的渴望,白龙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他背叛了老婆婆,帮助女孩救出了父母。

  但。

  救出女孩父母的那一刻,他自己,也遭受了来自老婆婆的邪恶诅咒。

  原来。

  他被老婆婆控制了。

  白龙永远不得背叛主人,一旦背叛,就会诅咒发作,彻底失去龙身与人形,并且一生只能生活在深海里无法再上岸——

  他重新变成了鱼。

  体型很大很大的鱼。

  强忍着诅咒带来的痛苦,他以近乎奇迹的力量在天空中飞翔,用庞大的身躯为女孩引路,一路上保驾护航,带着女孩和女孩父母,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

  即将抵达出口时。

  他们路过一片海。

  已经成为大鱼的白龙再也坚持不住了,哀鸣着跌入海中,与女孩进行最终的告别。

  这是一片神奇的海域,拥有神奇的力量,可以让人回忆起过往。

  于是,电影以倒叙的方式,讲述了这个故事的源头。

  原来,小女孩年幼时,曾经拿着攒了半个月的零花钱,准备买自己最爱的零食。

  但路过海边,年幼的小女孩看到有人渔民在卖一条很漂亮的鱼,她觉得这条鱼很可怜,于是花钱把鱼买了下来,并且将之放生了——

  那条鱼,便是白龙。

  然后是属于白龙的回忆。

  他曾经还是一条鱼的时候,经过无数次的努力,终于越过龙门,拥有了白龙之身和强大的修为,也拥有了他梦寐以求的人形。

  他那么的努力是因为……

  他想要找到小女孩,并且报答她。

  但他没想到,化龙那一刻,他却被邪恶的婆婆抓住,被迫成了老婆婆的宠物。

  故事的起源出乎了观众的意料。

  原来这场偶遇,竟然是一场久别的重逢。

  但真正让观众再无无法控制泪腺的,却是一首随着海水泛起的回忆,倏然响起的那首歌:“海浪无声将夜幕深深淹没,漫过天空尽头的角落,大鱼在梦境的缝隙里游过,凝望你沉睡的轮廓……”

  钢琴阵阵。

  歌声袅袅。

  电影院变得安静。

  听闻着耳边这海浪般的歌声,赵盈铬送往嘴边的爆米花动作定格在这个时刻,仿佛一瞬间被什么东西被击中,怔怔的出神。

  “怕你飞远去

  怕你离我而去

  更怕你永远停留在这里

  每一滴泪水

  都向你流淌去

  倒流进天空的海底……”

  大鱼与女孩依依不舍的告别,歌声与故事遥相呼应,下一刻,几乎美到极致的和声,环绕在所有人的耳边,像是来自电影里那个神秘的世界,多少人在这一刻头皮发麻。

  “嘶。”

  影厅内有观众开始轻声啜泣,赵盈铬右边的周晓丽拿出纸巾,但转眼已经用去半包,哭到眼睛红肿。

  电影院愈发安静。

  这首在电影末尾的歌,配这部电影,就是一部重磅的催泪弹,而歌曲的和声部分则是将这颗催泪弹彻底引爆,整个影厅,无一幸免。

  友情?

  爱情?

  电影从未阐明这一点,但当大鱼归海,夕阳下只露出宽阔的背渐行渐远,女孩肆虐的泪水中,仍在拼命的挥手告别。

  远远地地平线。

  大鱼潜入了海底。

  电影的结束,

也是这首歌曲的结束,而最后一句带着颤音的歌词,则如锋利的匕首,彻底捅穿了无数观众的心脏:“每一滴泪水……都向你流淌去……倒流回……最初的相遇……”

  ……

  电影出现结尾字幕的时候,整个影厅无人离去,微酸的氛围里,伴随着许多讨论,只是大多数讨论都带着浓重的,类似于哭腔的鼻音:

  “我忍着一个多小时的眼泪,最后却败给了一首歌。”

  “每一句歌词都是一把刀子,直接冲着我心口扎,最后一句,直接暴击,我死了。”

  “我怀疑我没有勇气重看这部电影了,除非把最后这首歌剪掉。”

  “谁写的歌啊,劳资的眼泪不要钱的嘛!”

  “我现在怀疑整部电影就是最后这首歌的mv。”

  “我太天真了,我以为这是一部治愈片,没想到是一部致郁片,最后这首歌杀人诛心!UU看书 www.uukanshu.com”

  “……”

  还有红着眼眶的女人揶揄身边的男人:“老公,你不是说你看电影从来不哭吗,你不是说你最讨厌煽情那一套,所谓煽情都是导演骗取观众眼泪的专业技巧嘛,咋哭成这熊样?”

  “我看电影的时候真的没哭……直到我听到这首歌。”

  这是一个男人最后的倔强。

  “纸用完了,你还有吗?”周晓丽搓着鼻子,用胳膊捅了捅赵盈铬的手臂。

  “……”

  赵盈铬置若未闻,泛红的双眸死死盯着电影最后的鸣谢字幕。

  “你在看什么?电影都结束了。”

  没找到纸巾,周晓丽只能用袖子擦眼泪。

  赵盈铬仍未回应,直到她看到电影最后的字幕,这是她在从电影结束后就一直寻找的信息——

  【插曲/印象曲/配乐/片尾曲:《大鱼》】

  【作词/作曲/编曲:羡鱼老师】

  【演唱:江葵】

  【特别鸣谢:羡鱼老师】

  “大鱼……”她喃喃念出这两个字,紧接着,她似乎回想起了什么,脸上忽然涌现出一抹潮红:

  “羡鱼,羡鱼!”

  刚哭完的周晓丽带着浓重的鼻音,奇怪的问:“什么羡鱼?你怎么神神叨叨的?”

  “羡鱼啊!”

  赵盈铬的声音有点颤抖:“电影的这首配乐是羡鱼写的,今天星芒发来的歌,是不是羡鱼写的?”

  周晓丽如梦初醒:“好像是……”

  赵盈铬猛然起身:“我们回去听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