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三国之江东鼠辈

首页

第1章 温酒斩华雄

  袁绍在笑,他笑的很诚恳,也很真挚,以至于孙坚都不好意思拒接他的美意。

  “敬以此酒,预祝孙文台将军斩华雄于马下。”

  这话单独来看是没什么问题。

  可结合刚刚喝过酒的俞涉和潘凤,都已经被华雄斩于马下之事实。这杯酒就显得不那么吉利了......

  东汉末年,宦官专权,以张让为首的十常侍把持朝政。

  受到威胁的外戚首领,大将军何进,先发制人,杀死一批宦官。

  可在已经反杀十常侍近半数成员的优势情况下,何进居然脑子抽风,听信袁绍之计,引董卓率西凉兵以胁太后,进而谋权。

  不过董卓还未进京,何进就被十常侍之首张让,带着剩下的宦官把他给收拾了。

  结果就是最后到场的董卓捡了个便宜,直接接管了何进所属部曲,又使吕布干掉了执金吾丁原,吞并其众,进而由西凉军全盘接受京城军力。

  这下董卓不得了,直接获得了汉庭的最高权力与军力。

  接下来,董卓善兵专权,废少帝,毒太后,立刘协为傀儡皇帝。自封相国,封郿候“赞拜不名,剑履上殿。”引起天怒人怨。

  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袁绍呢,则是灰溜溜的逃离了洛阳,撒手不管了。

  最后还是曹操反应快,散尽家财,招募曹氏、夏侯氏子弟兵,然后首举义旗反董。

  运气不错的袁绍,由于是曹操死党,便第一个被曹操找到,邀请他作为盟主,广招诸侯剿灭董卓,为大汉建功。

  于是,袁绍这个罪魁祸首反倒获利最大,成了反董联军的盟主,自封车骑将军,率领十八路诸侯讨伐董卓。

  但是,袁盟主的动机可不单纯。

  借着这个机会,他自己一路来保存实力,反而尽其所能的趋使其他诸侯与董卓交战,削弱他人实力。

  就这还不算完,袁绍还暗暗给淮南袁术和冀州韩馥的大将,送下了药的酒,导致这两位诸侯的大将,莫名其妙的战前乏力,最后被华雄斩于马下!

  如今,身为一路诸侯之首的孙坚愿意亲自出战华雄,更是绝佳的借刀杀人之时。

  借华雄的刀,斩了日后的一大竞争对手。袁绍求之不得!

  什么?盟友坑完了,董卓万一最后反杀自己怎么办?

  那就不是袁绍担心的了。

  他自恃有颜良文丑两大底牌,军力又在十八路诸侯中最大。削弱后的董卓与诸侯,都不会是自己的对手!

  这一次,袁绍自信,最后得赢家一定还是自己。

  “谢盟主赐酒!”孙坚倒也是狠人,管他吉利不吉利,接过酒杯便打算领命:“孙某若斩不下华雄,便提头来见!”

  此话一出,满座皆惊。

  看样子,孙坚这是准备不死不休!

  这简直不是狠人,是狼人了!对别人狠,对自己也狠!

  袁绍对这个局面自然是十分欣慰的:“好,孙将军果然英雄!”

  正当孙坚刚刚从袁绍手中接过酒杯的同时,一个稚嫩的声音却突然响起:“我爹爹英勇盖世,斩华雄何须凭借酒力。”

  众人环顾而去,只见一个七八岁的小孩手舞足蹈道。

  “权儿,不得无礼。”孙坚放下酒杯,对孙权教训道:“这里不是小孩说话的地方。”

  被孙权这么一闹,孙坚的酒,倒是没有机会喝下去了。

  不过,平日里言行得体,颇有教养的孙权,今日一反常态,倒是另孙坚有些奇怪。

  “爹爹去去便可回,此酒大可先留于此处,我替爹爹保管!”

  正当孙坚疑惑的同时,孙权再次有些失礼的高吼道。

  反常,太反常了!

  这不是自己那个聪慧的二儿子会做的事。

  孙坚就算再迟钝,也该清醒了!

  如果儿子没有问题,那有问题的,就是手里这杯酒了......

  孙坚倒不是愚蠢,如果是平常,他或许早也发现这其中或有问题了。

  能坐上袁术与韩馥首席大将位置的,又怎么可能是庸庸碌碌之辈。

  潘凤等人如此轻易的被华雄所斩,很难说其中会没有任何问题。

  只是,孙坚实在是不敢相信,“四世三公”的袁盟主,竟然会做出如此下作之事。

  他孙坚为大汉千里赴战,做盟军的急先锋,打最硬的仗,和董卓主力硬拼。

  可背后的盟友,竟然是如此龌龊的卑鄙之徒。

  这一刻,孙坚的内心有些发凉。

  他此次前来会盟,本想做大汉的又一个“霍去病”。但是,这样的朝廷,这样的联军,真的值得他送命吗?

  孙坚有些轻蔑的笑了笑,然后迅速回复心情,环顾四周:“吾儿尚有此意,为父岂会不迎。热酒暂斟权儿处,我去去便回!”

  言尽于此,尽管有些尴尬,

但袁绍也只好眼见着孙坚把酒递给了自己的儿子。

  当初孙坚带来这个小孩进入议事大厅的时候,袁绍还没当回事,买个面子让孙坚的小儿子参与了这场遍布诸侯豪杰的大场面。

  没想到,这熊孩子竟然坏了自己的好事。

  看来,孙坚实在是教子无方,竟然养出这么一个不看场合,不懂礼节的熊孩子来。

  一心以为孙权只是无理取闹的袁绍,自然没有听见一旁曹操低声的夸赞:“养儿子就该像他一样啊!”

  算了,事已至此,就让你孙坚装个逼。UU看书 www.uukanshu.com看看你的能耐有多大,能不能打赢华雄,还另说呢?

  袁绍自我安慰着“华雄身为西凉骁将,斩你孙坚应该也不是问题。”

  可事实又让他大跌眼镜了。

  只见孙坚言罢,出帐提刀,飞身上马。众诸侯听得关外鼓声大振,喊声大举,如天摧地塌,岳撼山崩,众皆失惊。

  袁绍正欲探听,却见鸾铃响处,马到中军,孙坚提华雄之头,掷于地上。

  其酒尚温!

  这……祸事了!

  要是现在让孙坚喝下那杯药酒,他袁绍之前干的事,必定败露!

  这酒不能喝了!

  就当袁绍满头大汗,思虑计策的紧急时刻,一直在席上默不作声的曹操善解人意的发话了:“孙文台将军温酒斩华雄,实为一段佳话,必为后人传送。”

  “不过,”曹操起身肃立,背着手踱步走向孙权,和蔼的笑着摸了摸孙权的小脑袋,拿过他手里的酒杯:“温酒虽有余热,终不如重新酾热酒一杯。”

  说罢,他把这边药酒递给了一旁袁绍的侍卫:“快,给我们的大功臣重新换杯热酒来!”

  过去的事,最好就让它过去,无非是看破不说破罢了。

  曹操明白,孙坚已经察觉,就连他那个七八岁的小儿子也已经察觉。各路诸侯中,指不定有多少人察觉到了其中的奥秘。

  可是,成年人的世界,有的窗户纸是不能捅破的。

  给人留面子,比打人的脸更需要艺术。

  况且,比起这堆破事,当下还有更要紧的事得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