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在大唐有后台

首页

第四百一十五章 【有人在暗中搞事】


  顾天涯忽然问道:“新丸城主还活着吗?”

  这个问题十分突兀,渊盖苏文明显一怔,不过随即反应过来,摇头道:“已经死了,战死沙场。”

  说着迟疑一下,又道:“据说此人死的时候极其英勇,身中数刀仍然奋力拼杀,怒眼圆睁,气绝不倒。”

  顾天涯微微皱眉,再次问道:“可是我怎么听说,此人在战场上想投降?但他杀了赵老四的十几个同袍,导致士卒们对他恨之入骨,所以,没有纳降。”

  渊盖苏文又是一怔,愕然道:“莫非是我的消息不准?”

  顾天涯转身俯瞰全城,沉吟道:“赵老四性格憨厚,没有太多的心机,他不可能对我撒谎,他也没那个脑子撒谎……”

  渊盖苏文面色渐渐肃重,道:“也就是说,新丸城主确实不是英勇战死。而是在战场上摇尾乞怜,可惜却没有被士卒们纳降。”

  他说着微微一顿,迟疑又道:“既然如此,为何竟又传出他英勇战死的消息呢?”

  顾天涯忽然笑了起来,语带深意的道:“这是一种很简单的套路,虽然简单但却很有效果,英雄战死,传承遗志,如果以此激发高句丽人的同仇敌忾之心,必然能让民众们滋生出强烈的仇和恨……”

  “随着这个消息不断传播,民众的仇恨也就不断增长,如此一来,想要安抚归化就更难了。”

  顾天涯说到这里停了一停,转过头来看着渊盖苏文,意味深长的道:“显而易见,那些复国势力之中有高人。而你曾是高句丽的第一权臣,熟知高句丽内部的一切事,那么你来说说,对方这个高人会是谁?”

  渊盖苏文陷入沉思。

  足足半晌过去之后,渊盖苏文才缓缓开口,低声道:“当日高句丽皇城被破,所有皇族被我屠戮一空,至于朝中的文武大臣,同样也被我杀个干净,但是,有一个人提前逃出了皇宫。”

  他说着看向顾天涯,顾天涯则是满脸微笑,两人几乎同时开口,说出了一个人的名字,道:“高句丽国主,高元。”

  渊盖苏文深深吸了一口气,满脸森寒的道:“此人当了三十年国主,最擅长的就是玩弄权术。现在看来,新丸城主战死沙场就是他放出来的消息。”

  说着停了一停,猛然眼中杀气一闪,又道:“末将现在就动身,搜遍高句丽全境也要把他揪出来。原本我认为他已经是丧家之犬,所以并没有把他放在心上……想不到他竟不死心,依然还在暗地里搞事。”

  顾天涯呵呵一笑,道:“人家毕竟是一代帝王嘛,陡然失去江山怎能甘心?至于他在暗地里搞事,由他继续去搞好了。”

  渊盖苏文又是一怔,再次愕然道:“不把他抓出来吗?”

  顾天涯笑着摆手,一脸深意的道:“不抓,不抓,留着他更好,让他不断的伪造假消息。”

  渊盖苏文满脸迷惑,道:“这却为何?”

  顾天涯转头看向远方,道:“每当他伪造一个假消息时,我们就放出一个对应的真消息,他在暗地里搞事,我们则在明处宣扬,那么这个真消息和假消息的对抗过程,也就成了高句丽民众的心里转变过程。”

  “如今你已经是我麾下重臣,堪可算是我的亲信嫡系,所以我不妨跟你透露个秘密,我原本就打算找人去散播假消息。”

  “现在有高元主动配合,岂不是正中我的下怀?”

  顾天涯说着一笑,又道:“民众的安抚和归化,有时候需要反其道行之。先让他们心中滋生仇恨,然后我们才去出手弥消,而民众的仇恨越强,弥消之后的彷徨就越重……”

  “至于民众为什么彷徨?是因为失去了精神寄托!甚至不是失去精神寄托,而是发现精神寄托是伪造的,这时候,你猜他们会不会无比失落和颓丧呢?”

  渊盖苏文深深吸了一口气,缓缓道:“何止是失落和颓丧,这是无比沉重的心神打击。”

  他说着看向顾天涯,语带钦佩的道:“在这种打击之下,没有哪个民众能够承受,到了那个时候,他们会转而去恨曾经的精神寄托。”

  连精神寄托都开始恨了,又何谈心存复国执念呢?

  顾天涯转过身来,首次采用下命令的语气,沉声道:“三日之内,布告全境,关于新丸城主摇尾乞怜的事,我要求每一个高句丽人都听闻。”

  渊盖苏文躬身一礼,道:“臣即刻去办。”

  这次他没有自称麾下,而是试探性的自称为臣,顾天涯微微一笑,点点头道:“等我开国那一天,必然会给你排个臣位。”

  渊盖苏文一脸惊喜,显然是放下心中一块大石,连忙道:“臣暂时先当好这个安东督护府的大都督,用尽一切能力帮您归化高句丽的民心。”

  顾天涯再次点头,笑着打趣道:“这可是大功一件啊,看来我要封你个爵位才行。”

  ……

  世事总是极其凑巧。

  当顾天涯和渊盖苏文说起高元的时候,高元同样也在跟人说着顾天涯……

  这是高句丽境内的一处密林,距离新丸城竟然不到三十里,自从辽东大战之后,新丸城设置安东督护府,从那一天开始,十多大军驻守。对于高句丽的复国势力而言,新丸城乃是最凶险的地域。

  偏偏,曾经的高句丽国主就藏在这片地域。

  “汉人兵法有言,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尔等以为本国主在冒大危,却不知道这里才是最佳之地。”

  “我们距离新丸城只有三十里,随时盯着那座城的动向,汉人们永远都不会想到,高句丽复国势力的大本营就在眼皮子底下。”

  不愧是曾经的帝王,即使国破仍可侃侃而谈,只见高元负手而立,面色带着一抹悠然,仿佛他并没有落魄,而是继续当着皇帝。

  忽然他看向身前众人,
淡笑问道:“消息散播出去已经两个月,新丸城的民众反应如何?是不是心中充满了仇恨,恨不能把汉人撕咬成碎片?”

  “陛下英明!”

  人群中走出一个文士,拱手朝着高元行了一礼,道:“自从新丸城主战死沙场的消息传播后,很多民众都被他的‘英勇不屈’所折服,激发同仇敌忾之心,恨不能生啖汉人血肉……”

  “哈哈哈哈!”

  高元仰天大笑,悠悠然道:“这还只是开始,以后会更有趣。汉人侵占朕的国土,顾天涯把它变成疆域。然而就算变成了他的疆域,但他却永远也得不到民心。”

  “那是朕的高句丽百姓,永远不会服从汉人统治。”

  ……

  傍晚将至,小乞丐干了一整天的活。

  远处响起洪亮的吆喝声,那是汉人工匠在招呼大家收工。小乞丐伸手擦了一把汗,随便找个地方坐了下来。

  他双手抱着膝盖,仰着头呆呆出神,眼中似有一些迷茫,很快又变成坚定。

  他心里藏着一股很深的恨意。

  也就在这时,他身后传来脚步声,随即,是一个极其温和的声音响起,问他道:“小家伙,又在发呆吗?”

  小乞丐不用转头就知道,这是负责他们队伍的汉人官吏。

  这两个月以来,这个官吏对他很好。

  很习惯的,他仰起了头。

  果然很快就感觉到,有人在轻轻抚摸他的额头,动作很温柔,透着一股子亲切,小乞丐下意识想躲,最终却选择了接受。

  他心里渴望这种被人宠溺的幸福。

  哪怕宠溺他的是一个可恨的汉人……

  这时他又听到温和的声音,显然是汉人官吏再次跟他说话,笑呵呵道:“小家伙,别发呆啦。今天的活儿已经干完,咱们按规矩进行一下点算。”

  说话之间,官吏手中的册子递过来,温笑又道:“还是老一套,摁个手印就可以。”

  小乞丐习惯性的抬手,将自己的手印摁上去。

  官吏呵呵笑着,UU看书 www.uukanshu.com又想抚摸他额头,然而这次小乞丐却轻轻躲开,扭开头低声道:“我干了一天活,”

  顾天涯说着一笑,又道:“民众的安抚和归化,有时候需要反其道行之。先让他们心中滋生仇恨,然后我们才去出手弥消,而民众的仇恨越强,弥消之后的彷徨就越重……”

  “至于民众为什么彷徨?是因为失去了精神寄托!甚至不是失去精神寄托,而是发现精神寄托是伪造的,这时候,你猜他们会不会无比失落和颓丧呢?”

  渊盖苏文深深吸了一口气,缓缓道:“何止是失落和颓丧,这是无比沉重的心神打击。”

  他说着看向顾天涯,语带钦佩的道:“在这种打击之下,没有哪个民众能够承受,到了那个时候,他们会转而去恨曾经的精神寄托。”

  连精神寄托都开始恨了,又何谈心存复国执念呢?

  顾天涯转过身来,首次采用下命令的语气,沉声道:“三日之内,布告全境,关于新丸城主摇尾乞怜的事,我要求每一个高句丽人都听闻。”

  渊盖苏文躬身一礼,道:“臣即刻去办这件事。”

  


  (https://)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