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在大唐有后台

首页

第四百一十四章 【又见顾天涯的套路,收归民心】

此时的安东督护府中,顾天涯负手站在顶楼上,这里是城中的最高建筑,几乎可以鸟瞰全城的一切。

忽然他笑着问了一句,语带深意的道:“小乞丐再次接下了赵老四的馒头,对于此事你是如何看待的?”

在他身后不远处,渊盖苏文垂手而立,闻言回答道:“人饿了,要吃饭。”

顾天涯转回头来看他一眼,笑着又问道:“就这么简单吗?”

渊盖苏文迟疑一下,随即缓缓点了点头,道:“回禀家主,就是这么简单。”

顾天涯哈哈而笑,伸手朝他指了一指,大有深意的道:“你啊你,没说实话。其实你不需要如此谨慎,你应该知道我是个开明的人。”

渊盖苏文沉默不语。

直到半晌过后,这人才再次开口,道:“高句丽战败已经战败,民众不该有太多心思。对于他们来说,活着才是最重要的事。如果整天想着反抗,那不适合当一个顺民……”

他说着停了一停,目光郑重看向顾天涯,又道:“这个小乞丐勉强可以当顺民。”

顾天涯同样目光看向他,问道:“为什么?”

渊盖苏文深深吸了一口气,轻声道:“原因很简单,这个小乞丐愿意接下赵老四的馒头。”

顾天涯紧跟着再问,道:“虽然这个小乞丐愿意接下馒头,但是高句丽还有很多人不愿意接,对于这种情况,你认为该如何处置?”

渊盖苏文再次沉默不语。

然而顾天涯却不让他沉默,继续道:“咱们现在打个比方,你和我的身份互换,如此一来,你将如何?”

渊盖苏文又深深吸了一口气,道:“这个比方没法打,因为我毕竟不是您。”

“如果我非要让你换位思考呢?”顾天涯笑意涔涔。

渊盖苏文猛然眼神一森,大声道:“既然家主非要问,那么我就明说吧。如果换成我来处置这件事,我会下令斩杀一批反抗者。如果杀完一批之后还有不服,那么我就继续下令再杀一批……”

顾天涯叹了口气,微微摇头道:“你这样做的话,没法归化民心。”

“那就不归化,让他们畏惧就行!”

渊盖苏文一脸杀气,沉声道:“我还是那句话,高句丽已经灭国,作为底层的民众,他们不该有太多心思……既然他们不肯归化,那就让他们产生畏惧。如此,照样也可以进行统治。”

顾天涯看他一眼,忽然失笑出声道:“你如今已是高句丽人的领袖,怎么可以对自己同胞这么狠?”

渊盖苏文毫不迟疑开口,大声道:“如果我不狠一点,最终受罪的是他们。国家已经灭亡,民众却心存反抗,他们这是要往绝路上走,而我要做的就是把他们拉回来。”

顾天涯叹了口气,道:“可是你的办法不行,靠杀戮是无法把人拉回来的。自古至今,任何时代,杀戮从来不会让人心服,只会让人产生更大的仇恨。”

渊盖苏文冷笑出声,一脸淡然的道:“仇恨又能如何?他们翻不了天。”

顾天涯轻轻摆手,郑重道:“我需要的是子民,而不是心怀仇恨的仇人。所以,还是按照我的办法吧。”

渊盖苏文迟疑一下,试探问道:“您准备继续安抚他们?”

顾天涯徐徐吐出一口气,转头俯瞰着远处的街面,道:“也不算安抚吧,而是以心换心,对于我来说,高句丽的百姓同样也是百姓……”

“虽然他们暂时心存抵触,但这并不能完全责怪他们,而是因为你们这个民族的特性,骨子里有着极其强烈的排外心。”

“他们排外,我则包容,人心都是肉长的,我相信总有一天能感化他们。”

顾天涯说到这里,再次俯瞰远处街面,缓缓又道:“此前我定下的政策,你还是继续执行吧。”

渊盖苏文明显又是迟疑,足足好半会儿才开口道:“您还是坚持要用辽人治辽的政策吗?这个政策很可能会滋生极大隐患……”

顾天涯微微而笑,淡淡道:“你也说了只是隐患!”

渊盖苏文终于不再坚持,郑重点头道:“既然您已决断,我便不再说了。其实对于我来说,这个政策我该支持。因为我毕竟是个高句丽人,我也想高句丽人受到善待。”

顾天涯转头看向他,忽然大有深意问道:“你真不明白我这个政策的意图吗?”

渊盖苏文又是沉默不语。

这次他足足沉默了半盏茶时间,方才极其苦涩的叹息一声,道:“这个政策如果一直推行下去,终有一天世上将会再无高句丽人。那时候的他们将会忘了出身,那时候的他们将会自认汉人。”

顾天涯立马又追问,道:“你接受这个结局吗?”

渊盖苏文缓缓仰头,目光直直看着天空,道:“说实话,心不甘。但是我清楚的知道,这才是高句丽人的未来。”

顾天涯笑着点头,伸出手来拍拍他肩膀,道:“我终于听到了你的一句实话。”

渊盖苏文忽然双手抱拳,弯腰下去深深行了一礼,大声道:“家主,我渊盖苏文感谢您的政策。”

顾天涯没有伸手去扶他,而是静静等待渊盖苏文行完礼。

直到渊盖苏文自己直起腰身,顾天涯方才微笑又问道:“对于高句丽的普通民众,我选择采用以心换心的政策。但是那些躲在山中偷偷练兵的人呢?你认为应该如何使用什么政策?”

渊盖苏文猛然探手腰间,铿锵一声拔出战刀,森然道:“末将认为,一个不留。如果您允许的话,我即刻下令调动军队,大军围剿之下,半个月就能杀个精光。”

顾天涯徐徐吐出一口气,不知为何竟然又摇了摇头,道:“这怕是要杀几十万人。”

渊盖苏文明显一怔,道:“他们是叛军。”

顾天涯笑了起来,道:“眼下是叛军,但不代表将来还是叛军。我认为此事可以拖一拖,暂时先不要派兵去围剿……”

他说着停了一停,微笑又道:“只要那些人没有走出山林,没有在各地进行动乱破坏,那么,暂时先留着吧。”

说着又是一停,再次又道:“这几十万个叛军,总不能都是孤家寡人吧?”

渊盖苏文面带恍悟,一脸若有所思的道:“他们肯定有妻子,也肯定有孩子。而他们的妻子和孩子,应该还生活在各个城池中。”

顾天涯目光望向远方,悠悠道:“当我的辽人治辽政策不断推行之后,这些,这些人的妻子和孩子必然受到善待。那时候如果他们还想搞动乱破坏,很可能破坏的就是妻子和孩子的生活……”

渊盖苏文深深吸了一口气,满脸肃重的道:“末将终于懂了。”

……

此时城中,街道一角。

那个小乞丐双手捧着馒头,脸上现出天人交战的迟疑,但是最终,他选择了把馒头送到嘴边。

两个馒头而已,狼吞虎咽转眼吃下肚,小乞丐感觉身上有了点力气,他慢慢的从地上站起来。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走出了街道的角落。

街面上有个小吏看到他,顿时满脸温和的笑着招招手,远远喊道:“小家伙,快点来,咱们这一队就等你呢,赶紧过来跟着出发。”

小乞丐被那个小吏一喊,顿时感觉心里一阵发慌,他下意识的垂下头,感觉自己的脸上有些烫。

他懦懦低声,不断给自己找借口,喃喃道:“这只是交换,我绝不是服从。汉人给了我馒头,我出气力去干活……并且,干活是为了修建收养高句丽孤儿的孤儿坊。”

他正喃喃念叨着,猛然感觉肩膀被人一拍,顿时他心里一惊,下意识抬头看去。

这才发现,原来他已经走进了队伍。

他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他走进队伍的脚步这么快。

却见拍他肩膀的正是那个小吏,此时正一脸温和的看着他笑,小吏不但笑容温和,语气同样十分温和,柔声问他道:“

你这个小家伙,今天为什么来的这么慢?是不是没有吃饱?如果没吃饱一定要跟我说。”

小吏脸上的笑容,让小乞丐心里又是一慌,他急忙再次垂下头,结结巴巴的辩解道:“不…不是的,我吃饱了。”

“哈哈哈哈,我就说嘛!”

那个小吏一声大笑,顺手又是重重在他肩膀一拍,道:“我刚才还跟赵四将军说,你现在的年龄只需要两个馒头就能饱,结果赵四将军不信,非要给你再加一个。”

小乞丐愣了一愣,呆呆道:“他,他担心我吃不饱?”

小吏点了点头,笑道:“可不是嘛,赵四将军就是这样的人。他总是认为,你这样年龄的小家伙应该多吃点,不能坏了,否则他会心疼。”

小乞丐下意识道:“他,他心疼?”

小吏眼中闪过一抹狡黠,故意不接这个话茬,反而道:“但是我却认为,你的饭量并不大,于是我俩就打了赌,暂时让他先给你两个馒头,等你吃完之后,由我来问问吃饱没……”

说着再次大笑起来,故作得意的道:“现在看来,是我赢了,哈哈哈哈,回头见了赵四将军我就去嘲讽他。”

小乞丐怔怔听着,不知不觉已经把垂下的脑袋抬起来,他也不知为何,突然脱口而出,道:“请你不要去嘲讽他。”

话一说出口,他顿时感觉不对劲,于是立马又急急垂下脑袋,感觉自己的脸上更加火辣辣,懦懦辩解道:“我,我并不是,我没有感激那个将军,我只是随便说说而已。”

小吏的眼中又闪烁着狡黠。

也就在这时,猛听身后响起洪亮大笑,只见赵老四大踏步而来,哈哈笑道:“是谁要嘲笑我啊?你确定自己赢定了吗?”

大笑声中,赵老四走到了队伍前,他也伸手拍拍小乞丐肩膀,一脸亲切的问道:“娃娃,你跟咱说实话,到底吃没吃饱?两个馒头够不够?”

小乞丐只觉的心慌意乱,猛然抬起头来大声吼叫,道:“这只是一种交换,我干一天活只值两个馒头。求你了,不要再问我吃没有吃饱。因为,我干活一天只值两个馒头。”

赵老四像是怔了一怔,随即发出一声叹息,语重心长的道:“娃娃啊,你非要如此倔强吗?”

小乞丐眼圈陡然泛红,但他努力克制不哭,大声道:“对,因为我是高句丽人。而你们,是汉人。不管你们对我如何好,但是我绝不会心生感激。”

赵老四又叹了口气,点点头道:“行,咱尊重你的想法。既然你坚持认为这是一种交换,那么咱们这就是一种交换。”

小乞丐使劲缩进队伍中,不敢用眼睛去看赵老四,再次大声道:“我干活一天只值两个馒头。”

这次赵老四却笑了起来,旁边那个带队的小吏也笑了起来,同时摇头道:“娃娃,这回你可就说错了哟。渊盖苏文大都督刚刚发布了新政策,从今天开始你们干活不止是发给馒头了……而是会发钱,每个干活的人都会发钱。”

小乞丐明显怔住,下意识开口道:“发钱?发给我们钱?”

赵老四一脸温笑,点点头道:“这是安东督护府的新规,整个高句丽疆域都要执行。”

旁边那个小吏突然插话,笑着道:“但是呢,你这个小家伙暂时恐怕没法领到钱,原因很简单,你欠着我们债……”

小吏说着一停,紧跟着又笑道:“你自己一直在喊,干活一天只值两个馒头,然而每天傍晚收工的时候,UU看书 www.uukanshu.com你总是要从工地上额外领取两个馒头。我们都知道那两个馒头不是你自己吃,而是带回去给你生病的母亲吃,对吧?”

“孝心很可嘉,我们很赞许。但是规矩毕竟是规矩,你额外领取的两个馒头算欠的……这事是你自己坚持的,对吧?”

“已经连续两个月了,你每天欠下两个馒头。这可不是小数目哟,加起来大约应是一贯钱。”

“所以我才说,你这小家伙暂时怕是没法领到钱,因为,我们要扣你的账。”

“如果你心里不愿意,那你也可以跟我们提。毕竟这笔欠债是你自己坚持的,我们其实并没有打算记你的账。”

小吏说到这里,故意笑的很恶趣,问道:“那么,你到底如何打算呢?”

“我认账,我要还!”小乞丐几乎毫不迟疑,脱口而出道:“如果我不认账,那两个馒头就成了你们的施舍,我们高句丽人,绝不接受汉人的施舍。”

小吏呵呵一笑,道:“就说是你选择被我们扣账,对不对?这样的话,你暂时可就领不到干活的钱呐。”

小乞丐深深吸了一口气,大声道:“只要我努力干活,我就能不断挣到钱。到时候不但能还清你们的欠账,而且还能赚到钱去买食物,再也不用额外领取馒头,照样可以照顾我的母亲。”

小吏一竖大拇指,称赞道:“真是个孝顺孩子,也是个努力的孩子。”

……

安东督护府顶楼上,顾天涯一脸欣然,微笑道:“干活,挣钱,这是正常老百姓的举动,这个小乞丐正在变成一个正常的老百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