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在大唐有后台

首页

第四百零八章 【我们仿佛来到另1个世界】


  “幽州,原来那就是幽州。”

  经过一路的艰辛跋涉,我们终于看到了界碑。

  我自小出自江南世家,识字乃是最基本的能力,但是由于经历多年的磨难,导致我不敢再让人知道我的出身,所以那一刻我装作什么都不懂,坐在牛车的锅碗瓢盆堆里装傻充楞。

  界碑上的那三个文字,是被一个识字衙役念出来的。

  当他念出‘幽州界’三个字的时候,迁徙队伍里的所有人全都欢呼起来,而在这个时候,一直护送我们的驿卒们出声告辞。

  他们是上一个驿站的驿卒,领头的是一个黑黑的汉子,话不多,但敦厚。

  我听到他的大声叮嘱,让我们放心的继续往前走,他说,进入幽州地界就不用担心匪患了,所以,也就不需要他们继续护送。

  我看到他远远的挥手,洪亮大笑的跟我们做告别,他说,恭喜你们这群人啊,以后可以过上好日子。

  突然他又骑马狂奔回来,目光仔细的观看我们每一个人,直到他发现我们每个人的气色都还过得去,这才放下心来重新告别而去。

  当他跑出很远很远的时候,我仍能听到他大笑的叮嘱声音,不断道:“你们一定要记住啊,进城之前先雇个导游,如果没有导游的指点,繁华的幽州会让你们看花眼!最主要的是,导游能帮着你们迅速安顿下来。所以,不要舍不得花这笔雇佣的钱……”

  终于,他叮嘱的声音听不到了。

  他和驿卒们的身影也看不见了。

  一个小丫头趴在牛车边上,眼泪汪汪的看着驿卒们离开方向,呜呜哭道:“妞妞不舍得他们,他们是很好很好的人。”

  我们这些大人听了心中一酸,随即也生出浓浓的不舍之情。

  “是啊,他们都是很好很好的人。就像妞妞说的那样,真是有点不舍得他们。”

  我们感激每一个护送过我们的驿卒。

  这一路之上,每隔三十里就会途径一个驿站,而每次只要途径驿站,我们必然会受到免费的接待。

  吃的喝的,敞开了供应。

  衣衫被褥,只要我们短缺必然给补。

  甚至还有那毛糙糙的兵卒汉子,看到我们迁徙导致的风尘仆仆,竟然要帮我们浆洗衣物,结果那一次却弄出了大笑话。

  他是趁着后半夜,等待我们睡熟了,然后蹑手蹑脚的走进来,准备抱着脏衣服悄悄出去。

  然而他伸手去摸脏衣服的时候,可能是由于心里太过紧张,所以在一不小心之下,竟然摸错了放衣服的地方。

  他摸到了我。

  那一晚,我们所有妇女全都轰然大笑,纷纷打趣道:“哎哟喂,这是哪个兄弟想干坏事啊?如果真是馋的厉害,你直接跟嫂嫂们说一声就是了呀。嫂嫂们乖乖的躺好,让你这个兵娃子尝尝鲜。犯不着黑灯瞎火的摸进来,吓得我们还以为是来贼了呢。”

  甚至还有妇女吃吃坏笑,故意装作把我按到床上的架势,大笑道:“来吧来吧,这个娘们已经被按到,兵卒大兄弟,就看你有没有胆量啦。”

  哈哈哈哈!

  那一晚,满屋子响起了欢乐无比的哄笑声。

  我们这些女人啊,一旦说起荤话真是吓人,能把男人说的无地自容,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

  那个毛糙糙的小兵娃子涨红了脸。

  驿站的驿长冲了进来,恨铁不成钢的一脚将他踹倒,呵斥道:“没脑子的东西,摸衣服能摸到人家身上去?幸亏这些嫂嫂开明,没有责怪你的毛糙,赶紧给我滚蛋,别在这里丢人……”

  小兵娃子慌里慌张的跑了。

  但是临走之前竟然还不忘抱着我们的脏衣服。

  他真的帮我们浆洗了衣物。

  这个有趣的兵娃子啊,他似乎忘了我们都是女人,而女人,哪有不会洗衣做饭的啊?

  其实他知道的,其实他是怜悯我们,所以才会想着多帮我们一点,哪怕是毛毛糙糙的洗洗衣服。

  就如妞妞眼泪汪汪的哭着所说,这些驿卒都是很好很好的人。

  这一路上的经历,真好!

  ……

  我们越过幽州界碑之后,基本上就算是到达了地方。

  这时候我们才终于明白,为什么最后一批驿卒会那般叮嘱?果然幽州真是和别处不一样啊,到处都透着令人震惊的新奇。

  比如脚下的官道,泛着一种黑黝黝的颜色,那些铺在地上的应该是石子,然而丝毫没有石子的松散感觉,仿佛是用了一种特殊的油脂,将所有的石子全都浇筑在一起。

  从幽州界碑,到幽州城门,足足五十里的官道啊,竟然全都铺满这种石子。

  “俺的老天爷,这得花多少钱?”

  队伍里的人不断发出惊叹。

  而我则是注意到了官道的名称。

  “幽河公路!”

  这个名称让我满心迷惑。

  虽然我并不懂的什么是公路,但我很确信这就是官道的名称,因为每隔大约一百步左右,官道两旁就会出现一块半尺高的小石碑,而每个小石碑的上面,都会标注‘幽河公路’四个字。

  除了标注这四个字,下面还标注着数字,我通过不断的观察和计算,慢慢开始猜到石碑的用途……每隔一百步设置一块石碑,这分明是用来计算历程的呀。

  老天爷啊,幽州人做事如此细致的吗?

  我下意识攥住小女儿的手,心中生出对于未来生活的无比向往。幽州,原来这就是幽州。

  ……

  我们顺着官道继续往前走,见到了一座巍峨高耸的巨大石碑。

  镇匪碑!

  “踏入此间一百步,世间纷争尽和平!”

  当那个识字衙役大声诵读碑上文字的时候,整个迁徙队伍全都表现的满脸茫然和迷惑,唯有我,瞬间就明悟了许多。

  我本就是书香门第的出身,我比那个衙役懂的东西更多。但是我仍旧没有表现出来,仅是随着大家一起惊呼连连。

  就在我们惊呼连连的时候,我们有幸见到了那座巨碑的威力……一群江湖汉子在追杀人,结果却在石碑之前陡然停住。

  那个叫做赵无极的汉子,他逃到巨碑之前果然是有用的。追杀者不但不敢再追,而且近在咫尺也不敢动手。

  甚至,那伙追杀者的头领竟然反过手来,只一刀,就杀了自己那边的一个人。

  当时大家都被吓坏了,生恐那伙强人要行凶。

  唯有我,隐隐约约猜到了那个头领的心思。

  那个头领连续两次说出一句话,他说赵无极进入幽州以后可能会崛起,而赵无极一旦崛起,必然会找他们报仇。

  所以那个头领为了解决恩怨,直接杀掉了和赵无极有仇的那个人。

  仅仅是一座巨碑,就让一伙强悍的人望而却步。

  而那个赵无极进入仅仅是有崛起的可能,但是那个头领却要杀掉自己的手下解决恩怨。

  当日的那一幕,看的大家啧啧称奇,妇女们都在大呼小叫,叽叽喳喳说着‘这块巨碑真厉害啊’之类的话。

  甚至就连队伍中的几个汉子,以及那些见过世面的衙役,他们也仅是感慨连连,震惊于镇匪巨碑的功效。


  唯有我,心中生出巨大的激动。

  我仰望着那座巨碑,仿佛看到一种盖压当世的伟力,而伟力笼罩之下的地方,谁敢欺压柔弱的百姓?

  那一刻的我,双手紧紧攥着孩子的手,虽然我没有开口说话,但是我心中却不断狂呼。

  “孩子,孩子,这就是幽州,这就是我们即将生活的幽州。”

  ……

  我们顺着官道继续往前走,遇到了三个前来招揽生意的导游。

  其中一个高大汉子,听口音似乎带着山东味,于是队伍里的衙役们一致决定,大家雇佣这个导游最合适。

  但是队伍里做主的并不是衙役,而是赵老四的大媳妇赵田氏。

  呵呵,大媳妇这个说法听起来很唬人吧?

  其实透着辛酸和苦楚啊。

  当初赵家村只有三个男丁,每个男人都要负起巨大责任,全村十七个寡妇,他们必须要接到家里过日子。

  尤其是赵老四,他是最强装的一个汉子,所以,他要照顾的女人也就最多。

  大媳妇,二媳妇,三媳妇,四媳妇……

  听起来似乎都是他的媳妇,其实他只和一个媳妇睡过,至于其余的女人,仅仅是挂名让他养着而已。

  又或者,也许,还有一两个媳妇偷偷跟他睡了,但那肯定是女人们自己主动……赵老四为了养活全家,他每天累的筋疲力尽,哪有力气干那事,哪有心思干那事?

  比如我被安置在赵家村以后,带着两个孩子也跟着他过日子,既然跟着他过,那么就是他的妻子,可他从来没有碰过我,他每天累成那样根本就生不起心思。

  我真是替他感觉心酸。

  他累死累活养着的女人不是他的,他累死累活照顾的娃娃也不是他的。虽然女人和孩子都不是他的,但是这个男人一直咬紧牙关在硬撑。

  或者应该说,赵家村的三个男人都在硬撑。

  这是这个时代男丁们的伟大。

  ……

  大媳妇赵田氏做出决定,我们就雇佣那个高大的汉子。

  可惜当我们决定雇佣的时候,才知道原来他并不是山东老乡,虽然他口音带着山东味,但他是地地道道的河北人。

  最令人恐慌的是,另外两个导游说他曾经是悍匪。

  谭十九自己也哈哈大笑着说,他确实当过一阵子杀人越货的悍匪。

  那一刻,我浑身都在颤抖。

  我仿佛又回到从前,我瞬间又想起经历过的一切……匪,这是带给我一生磨难的人。

  然而我没想到,谭十九这个悍匪不一样。

  他性格真是敦厚啊,每次开口说话之前先要哈哈大笑。

  他还是个死要面子的人,每次都要吹嘘一下自己的断腿,说是被小姐打断的,又说是被仙人给接上的。

  由于大家渐渐熟悉了,所以就开始开他的玩笑,比如妇女们纷纷打趣,用荤话故意调侃他涨红了脸。

  而孩子们也开始不再畏惧,纷纷围在他的身边问东问西。

  孩子们真的很烦人呀。

  看到路边矗立的旌旗,他们叽叽喳喳要问一问是干什么用的。

  看到山上矗立的风轮,他们会满脸好奇的刨根问底。

  谭十九明显被孩子们搞得不胜其烦,大吼大叫的装出一副凶狠架势,可是他烦归烦,很快就会细心的解释起来。

  我能看的出来,他其实是一个老实敦厚的汉子。

  ……

  令我没有想到的是,敦厚老实的人发火那么吓人。

  他胆子好大啊,UU看书 www.uukanshu.com竟敢跟官员大吼大叫,咆哮声声,扯着脖子开骂。

  而那个官员也很古怪,他竟然不使用权势对付谭十九,反而同样大吼大叫,扯着脖子跟谭十九对骂。

  在他们的相互叫骂声中,我渐渐听出了一些东西。

  无论谭十九也好,又或者那个官员也罢,他们其实都是心善的人,他们其实都想帮我们。可是幽州城里有着规矩,做官的人不能破坏规矩。

  其实何止是做官的不能破坏规矩,我们老百姓更不应该去破坏规矩啊……

  我仍然能清晰记起,幼年读书之时父亲的教导,当时父亲跟我说,这世上最强的一批人制定规矩,看似是在约束黎民大众,其实是针对那些不算最强的强人。

  规矩是最强者制定的,但是强者自己不需要规矩,之所以制定规矩,是为了庇护弱小的人……这些规矩真正约束的,其实是那些欺压弱小的半强者。

  ……

  谭十九和那个官员老何的对骂,引来了无数百姓围观看热闹。

  而在看热闹的人群之中,有两个青年带着一个小女孩。

  


  (https://)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