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在大唐有后台

首页

第四百零六章

    片刻之后,政务大厅。

    如今政务大厅的规模,完全可以称之为庞大。倘若站在大厅之中四下而望,一眼就能看到上百个办事柜台。

    并且这些柜台的后面都有一扇小门,偶尔会看到一些小吏其中进进出出,有时候是抱着厚厚一摞书册,有时候是扛着硕大一个包裹,整座大厅显得忙碌嘈杂,然而在嘈杂之中又透着一种井然有序。

    比如大厅之中虽然人声鼎沸,但是每个人都能不被其他人影响,尤其是那些坐镇柜台的官吏,他们明显已经习以为常,无论大厅之中如何嘈杂,他们始终保持心态安然。

    不急不躁。

    慢悠悠的办理着政务。

    耐心细致。

    每一个问题都要问清。

    ……

    比如现在正询问靺鞨少女的一个官吏,他就是用一种慢悠悠的语气在问着话。

    慢悠悠到什么程度呢?

    慢到旁观的顾天涯和李世民都有些想揍他的冲动。

    偏偏不能去揍,只能咬牙憋住,至于原因,也很简单,官吏们的这种慢悠悠办事的态度,恰恰是顾天涯三令五申的严厉规定。

    慢,才能做到细致。

    快,就容易出问题。

    如果不是顾天涯定下了严厉的规矩,恐怕这些办事的官吏早就改了风格,他们必然会像是家门失火一般急躁,急吼吼的想要一天办完几百甚至上千件事。

    因为,每办完一件政务他们都能得到一点顾氏积分。

    所以必须要用规定进行限制,定下严令让他们不敢仓促处事。

    ……

    然而眼前这个办事官吏的慢悠悠语气,真的让顾天涯和李世民有种想揍人的冲动。

    “申请人姓名,小野猫。”

    “申请人身份,逃荒流民。”

    “申请人年龄,十六岁。”

    “申请人性别,女,未婚,所以属于少女……”

    真够磨叽的,偏偏这个官吏似乎习以为常。

    只见他手里捏着一张表格,慢悠悠的念完以上四句,然后笑呵呵看向靺鞨少女,慢条斯理的问道:“以上的四条记录,符合你的实情吧。”

    靺鞨少女抿了抿嘴,脸色明显带着一抹无奈,略显抱怨的道:“这话您已经问了三遍。”

    然而对面的官吏仿佛听不出抱怨,以后笑呵呵的慢条斯理,道:“不急,不要急,咱们必须一条一条的确定,如此才能做到查漏补缺,如果办理的太急,很容易出现疏漏,那样对你属于不公,对我则属于失职。最主要的是,和可能会产生潜在风险,对于流民来说,任何风险都可能危害到你。”

    靺鞨少女深深吸了一口气。

    旁边那个名叫谢无涯的胖子同样努力在忍着。

    但是李世民的暴脾气终于忍不住,皇帝陡然出声断喝一句,催促道:“就算做事需要耐心细致,但也应该有个限度吧?像你这般慢悠悠的样子,一整天下来你才办成几件事?”

    哪知对面的官吏充耳不闻,仿佛压根不在乎李世民的身份。

    他仅是微微对着皇帝拱手一礼,淡淡解释道:“当我坐在这个柜台之时,哪怕天崩地裂也得面不改色。您要是嫌弃我说话的语气慢,请您在我下差之后再予以责罚。”

    他说着停了一停,淡淡又道:“但是现在,这一刻,我是负责流民政务办理的官,您的任何催促我都当做耳旁风……”

    李世民火冒三丈,张口便要呵斥,幸好旁边顾天涯及时阻拦,满脸苦笑的朝着皇帝摇摇头,无奈道:“二哥,咱们忍着点吧。”

    李世民冷着脸子转身,猛然大踏步离去,道:“二哥饿了,我回家吃饭去。你要是愿意在这里看他磨蹭,那你自己留下来忍受便是。”

    皇帝看似是窝火发怒,然而走了几步忽然又回头,远远叮嘱道:“办完事后赶紧带着这丫头回家,我让全家人一起在饭桌上等着你们。”

    随即又看向那个办事官吏,怒气冲冲的瞪了官吏一眼,明明像是很不满,然而口中却鼓励一句,道:“你这小子还不错,不愧是五姓七望的出身,切记好好做事,将来堪可重用…”

    那个办事官吏微微一怔。

    但是李世民已经不再理会他,皇帝这次真的龙行虎步离开了。

    ……

    办事官吏再次捏着表格,又开始了那种慢悠悠的语调。

    “申请人籍贯,自称家乡位于关外白山,但是,流民登记司在记载之时改成了长白山,并有这个更改的地方还有特别备注,更该人在后面写下了自己的名字,乃是顾…咳咳,总之是备注名字以防将来查询的意思。”

    “关于这一条,小野猫你可有异议?”

    这次小野猫学聪明了,连忙急急点头道:“没有异议,没有任何异议,这一条写的就是我家籍贯,所以我郑重向您表示确认。”

    办事官吏点了点头,嗯嗯两声道:“那好,咱们继续。”

    他捏着那张表格,神情微微透出一股肃重,沉声道:“现有靺鞨少女小野猫,因家乡变故导致逃荒,到达幽州城后,属于举目无亲,故,定为流民……”

    “流民之资格,可享受以下几项福利:第一件福利,乃是免费食物。第二件福利,乃临时住房。第三件福利,乃衣衫两身。第四件福利,乃被褥一套。第五件福利……”

    他拿着表格一项一项念诵,简直是细致的令人发指,终于他将所有的福利全都念完,再次用那种慢悠悠语气问道:“以上这些条款,小野猫你可有异议?”

    靺鞨少女急忙再次配合,道:“没有任何异议,我郑重向您表示确认。”

    一旦表示确认,就代表当事人清楚明白。

    办事的官吏显然很欣喜,忍不住道:“如果每个流民都能像你这般聪慧,只需要稍一点拨就能悟通该如何配合,那么我们办事的速度也能快些,彼此都不用承受这种慢悠悠的折磨。”

    靺鞨少女抿了抿嘴,轻声道:“您按照规矩办事,挺好。”

    办事官吏似乎很在乎这句夸奖,
闻言之后顿时脸上泛起笑容,甚至隐隐约约间,依稀还带着激动,只见他下意识脱口而出,仿佛很是振奋的道:“承蒙你的夸奖,多谢您的夸奖。”

    靺鞨少女微微一怔,感觉他的兴奋有些莫名其妙。

    却见办事官吏已经克制了兴奋,他再次恢复刚才那种沉稳的姿态。

    并且,他脸上的肃重之色更浓。

    只见他拿起那张表格,语气无比严肃的问道:“方才我已经向你详细解说了各项福利,而你也向我表示了确认明白。但是,我仍旧要郑重再问一句,关于你现在想要申请的福利,你是不是已经做出了决定。”

    靺鞨少女转头看了一眼顾天涯,随即又看看那个叫做谢无涯的胖子,这才重新转回头来,同样语气严肃的道:“我已经做出决定,事后绝不会反悔。”

    “好!”

    办事官吏重重一点头。

    他终于把那张表格放在桌上,然后提起笔来在砚台里蘸了蘸墨,但他并没有第一时间开始书写,反而又把目光看向靺鞨少女,沉声道:“今有靺鞨流民,小野猫,符合幽州城流民赈济部之补助章程,第三款,第七条,当事人在清楚明白的情况下,以及无人威逼和恐吓的前提下,于大唐贞观三年春,四月十七日下午,亲自来到幽州政务大厅,第九十二号办事柜台,提出一项福利申请,乃是免息贷款补助……”

    这一番话真是又长又繁琐,然而办事官员说的时候异常仔细,直到他将这一番话全部说完,这才落笔在表格上填写字样……

    问话问了那么多,足足耽搁了五六盏茶的时间,然而真正提笔填写之时,竟然只写下了短短的三个字。

    两千贯!

    “成了。”办事官吏似乎轻抒一口气。

    “成了。”

    靺鞨少女和胖子谢无涯同样抒了一口气。

    甚至就连旁观的顾天涯,此时也忍不住精神一振,暗暗庆幸道:“终于办完了,幸亏二哥早已离开,否则如此磨蹭之下,他那个性子可受不了。”

    却见办事官吏拿起填好的表格,并且从柜台的抽屉里摸出一方印章,然而就当所有人都以为他要盖印的时候,这家伙竟然再次把目光看向靺鞨少女。

    “本官最后再问一句,你申请的这笔贷款没人逼迫吧?”

    靺鞨少女额头上鼓起一根青筋。

    她大声道:“没有,没有人逼迫我!是我自己的决定,是我自己想要申请的。”

    “好!”办事官吏重重点头。

    然而,还是不盖章。

    反而再次又问:“你申请这笔贷款的原因,是不是受到了某些人的诱惑和蛊惑?”

    靺鞨少女终于像是忍受不了,大声道:“没有,全都没有,我清楚明白的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事,这两千贯的免息贷款是我自己想要申请的。”

    这一次,办事官吏没有再点头说好!

    而是终于扬起手来,重重的在表格上盖了章。

    两千贯的免息贷款,至此终于算是确定。

    所有人全都长出一口气,这其中甚至就包括着办事官员,显然,他这么磨蹭的做事也很累。

    但是,他一直强忍着性子在坚持。

    耐心细致。

    不可出一丝问题。

    看似磨蹭,然而有必须如此的道理。

    ……

    片刻之后,UU看书 www.uukanshu.com几个人走向政务大厅的另一个柜台。

    靺鞨少女明显有些心有余悸,她忍不住凑到领路的顾天涯身边,小声小气的道:“师…师父,接下来的柜台是不是同样很磨蹭啊?”

    顾天涯脚下微微停顿,转头看了她一眼,叹口气,点点头,苦笑答复道:“是!”

    靺鞨少女顿时小脸一苦,略显烦闷的道:“仅仅刚才一个柜台,就浪费了那么多时间,我真是想不明白,为什么要如此磨蹭……”

    顾天涯再次看她一眼,语带教诲的道:“也许站在办事人的角度去看,会感觉这种磨蹭让人煎熬,尤其是亲自体会过一次后,更是对这种磨蹭深恶痛绝。但是我要郑重告诉你,这是一种于民有益的良政。”

    由于旁边还跟着那个胖子谢无涯,所以顾天涯并不想太过透露自己身份,虽然眼下的场合极其适合寓教于学,但是顾天涯仍旧选择了点到为止的提点,他仅仅说了一点点,就闭口不再继续教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