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在大唐有后台

首页

第四百零二章 【银行?幽云顾氏中央钱庄】


  一口硕大的铁锅。

  一筐雪白的馍馍。

  整个院子之中,弥漫浓郁的肉香。

  咕嘟!

  孩子们吞咽口水。

  几个小吏抱着一摞大碗,挨个给大家发放碗筷,不断叮嘱道:“等会吃饭的时候,一定记住不要被烫到,刚出锅的肉汤很热,必须凉一凉才能入嘴,此外还有配食的白面馍馍,千万不要一口下去咬掉一大半,吃饭最忌狼吞虎咽,很容易会被噎着……”

  小吏们叮嘱的很细。

  语气也十分的温和。

  他们不止是叮嘱吃饭的事,并且连使用的器具也进行解释,笑呵呵的又道:“这些碗筷都用开水煮过,大家不用担心会染上病,还有桌椅板凳,也都仔细擦过,每次送走一批客人之后,我们最重要的活儿就是消毒……”

  迁徙的军眷们茫然听着,感觉很多词汇都听不太懂。

  一个衙役终于忍不住心里的好奇,他小心翼翼的拉住一个小吏问道:“敢问这位小哥,你们是开客栈的吗?”

  那小吏先是一怔,随即哈哈大笑,摇头道:“瞧你这话问的,我们怎么可能是开客栈的?”

  他说着忽然一停,伸手指指自己身上的服饰,笑着又道:“你看看我们穿的衣衫,全都印制着一个‘赈’字,这个字的意思乃是赈济,我们是流民赈济部的官吏……”

  “我的老天,竟然是官?”

  那个衙役嘴皮子明显一颤。

  小吏再次哈哈一笑,点头道:“可不是嘛,当然是官,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的品秩其实不低呢。”

  衙役心里略慌,小心翼翼试探问道:“您是几品?”

  却见小吏神色一肃,眉眼之间尽显骄傲,郑重道:“吾乃从八品上,响当当的品级。在这座院落之中,吾之级别也许最低,但是如果去了各地衙门,吾的品级完全可以担任主薄……”

  他说我微微一停,猛然再次大笑,并且语气不再像刚才一般文文绉绉,而是重新变回一个和善无比的小吏,又道:“其实啊,咱以前真的当过一任县衙主薄,虽然那是一个小小的中县,但是咱那时候毕竟是县衙的三大主官之一。”

  “我的老天,你当过主薄?”

  衙役明显变的震惊,目光中闪烁着不可思议。

  他上上下下打量这个小吏,忍不住道:“看你的年龄不大,顶多也就二十岁,竟然,竟然当过中县的主薄……”

  说话之间,脸上升起又敬又畏之色,下意识道:“这,这真是了不起。”

  哪知小吏又是哈哈大笑,连连摆手道:“不算什么,不算什么,无非是仗着出身和家世,并非是我自己的真本事。”

  他说着看了一眼衙役,又道:“像我这样的世家子弟,二十岁左右都会出仕,而一旦出仕为官,最低也能捞个从九品的位子。但是这有什么用啊?年纪轻轻没有治理经验。无非是坐在衙门里纸上谈兵,动不动就会闹出‘何不食肉糜’的笑话……”

  这个说法让衙役不知道该如何接话。

  却见小吏轻轻吐出一口气,忽然再次伸手指指身上的服饰,道:“现在这样就很好,我们在幽州城里担任小吏,品秩被保留,待遇不降低,但是我们做的乃是实事,再也不像以前那般纸上谈兵……如此干上几年之后,积累了丰厚的经验,那时候如果再被外派各地衙门做官,我们每个人都有信心能成为一个有才干的官。”

  他说着微微一顿,语气变成郑重,道:“这样才不会害了治下的百姓。”

  衙役听的越发敬服,然而心中终究感觉惋惜,忍不住出声道:“可您毕竟是个从八品的官啊,做这种小事……”他话还没有说完,猛然被小吏的笑声打断。

  只见小吏满脸趣意,伸手一指身旁另一个小吏,笑着问衙役道:“你猜猜他是什么级别?”

  衙役愣了一愣,转头看向另一个小吏。

  那小吏见他望来,顿时和善而笑,淡淡点头示意道:“鄙人出身荥阳郑氏,六年前跟着郑观鱼公子分家,分家之后,回归祖地,我家公子通过一番运作,给我弄了一个从七品的官……那一年,我十八岁。”

  衙役嘴皮子又在打哆嗦,颤声道:“十八岁,从七品。”

  第二个小吏淡淡而笑,道:“这个品秩的官员,可以充任一县之令。事实上我确实当过一任县令,并且是人口超过六千户的上县之令。”

  他说完这话之后,再次笑着点头示意,然后抱着一摞碗筷走开,去给其他的百姓分发器具。

  这时第一个小吏声音再次响起,他伸手又指向远处忙碌的几个小吏,挨个跟衙役介绍道:“你看到那个文绉绉的家伙了吗?他的品秩同样也是从七品!这家伙的出身乃是太原王氏,同样也是分家之后的分支,他也当过一任县令,也是人口超过六千户的上县之令。”

  “你再看看那个烧火的家伙,他出身的家族乃是清河崔氏。你千万不要把他当成普通的伙夫,他是我们这群人之中最尊贵的一个,这家伙乃是嫡系出身,并且还是崔氏次房的嫡子……”

  衙役只觉的脑中轰然巨响,嘴皮子不断颤抖着道:“竟然都是世家公子,竟然全是五姓七望。”

  却见小吏呵呵一笑,道:“世家公子又如何?幽州城里最不在乎的就是身份。你经常会看到某个出身贫寒的读书人,他竟然是很多世家公子的顶头上司。比如我们这座施粥司,担任主官的就是一个寒族子弟。他的家族属于未入流世家,在以前的时候他连和我们同席而坐的资格都没有……”

  衙役一怔,忍不住道:“这也能行?能服众吗?”

  小吏再次呵呵一笑,道:“有何不行?先来后到而已。大家都是年轻人,谁的才干也不比谁差。既然大家的水平相当,那么谁当主官岂不一样?之所以他能成为主官,而我们只能担任小吏,原因只有一个,他来的比我们早……”

  小吏说到这里的时候,语气终于现出一丝遗憾,略显苦涩的道:“那还是三年前的时候,幽州刚刚被收回大唐,顾先生带领全家迁徙,准备在这一片土地上白手起家……那时候的顾先生刚刚崭露头角,他尚还没有如今的巨大影响力,所以当他向大唐世家求助之时,很多高门大阀都选择观望。”

  这时另一个小吏发完了碗筷,走过来接着话茬往下说,道:“观望,就代表着迟疑。虽然各家各族都表示予以支持,但是最开始的支持仅仅是派出一些旁系子弟。”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那群第一批到达的士子全都腾飞了。”

  “有的人,如今已经成了一衙主官。有的人,三年时间给家族挣到了几千上万个积分。”

  “甚至有一批寒门出身的士子,他们家世贫寒所以比较能吃苦,当初他们达到这里的时候,主动选择去往更加荒凉的地方做事……比如幽州诸州的涿州,地处大唐和草原接壤,那里满目荒夷,而且匪患丛生。又比如最北部的营州,当初乃是和辽东接壤的争议之地,那里不但人烟稀少,而且经常会被高句丽士卒侵犯。”

  “然而就是这些荒凉艰苦的州,
那群寒门士子毫无畏惧的去任职,结果短短三年下来,他们已经锻炼的才干十足。咱们幽云之地最注重才干,只要有本事就会被重用。那些寒门出身的士子,如今已经有人成了一州主官。你知道一州主官是什么品秩吗?那是位列从四品的实权重臣啊,如果他们某一天进入朝堂,立马就能担任六部之一的侍郎……”

  这个小吏说着停了一停,叹口气又道:“而我们这一群人由于家族的观望,导致大家到达的时候已经晚了一步。虽然我们这一群人的家世庞大,并且很多人都是嫡支公子的出身,但是身份高贵又能如何呢?晚了一步就要乖乖的接收现实。”

  他说着又是一停,目光缓缓扫视整座院落,接着又道:“能进入这座施粥司做事,其实已经算是很不错的起点。大家都是年轻人,彼此间的才能相差不大,只要我们有个做事的机会,我们不在乎被人领先了一步。只要奋起直追,终有一天会追上他们。”

  话题说到这里的时候,那个衙役明显已经跟不上节奏,但是两个世家公子出身的小吏并不蔑视于他,反而极其和善的予以解惑,继续道:“咱们幽州城的官衙设置,乃是按照职能进行划分,总共设有十二个衙司,各自分管不同的事务……”

  “你们现在吃饭的这座施粥司,乃是归属于十二衙司之一的流民赈济部,而我们这一群办事小吏,履历和胆敢也归属于流民赈济部。”

  衙役眨了眨眼,很是好奇的问道:“流民赈济部?是专门赈济流民的吗?”

  两个小吏微笑点头,其中一人温声回答道:“是,但也不是。流民赈济部最初的设立用意,确实是为了要赈济流民,那还是三年前的时候,顾先生刚刚带着家人过来。他向整个天下的贫寒百姓发出邀请,任何百姓只要活不下去都可以前来幽州。所以那时候达到幽州的百姓都很穷,几乎每一个都是靠着乞讨过来的……他们强撑着饥饿,甚至没有力气能走进城中,很多人刚刚进入幽州境内就饿倒了,需要被巡查的士卒背负着到达。”

  “所以那时候整个幽州最重要的政务,就是保证刚刚到达的逃荒百姓不要饿死。流民一路乞讨而来,最紧要的就是让他们先吃一顿,而又由于大量的流民没有力气走到这里,所以必须每天派出兵卒去不断巡查,一旦发现有人饿到在路边,立马就要赶紧背负回来救治。”

  “在这样一个背景下,顾先生建立了流民赈济部。最初只有两个分司,乃是巡查司和施粥司。其中巡查司主要负责派出兵卒,每天去搜寻那些饿到在路边的百姓。而我们这座施粥司则是不断架起大锅,每天熬煮食物提供给那些到达的百姓们。”

  “后来随着幽州的渐渐发展,老百姓手里慢慢有一点余钱,虽然谈不上富裕,但是能保障衣食,这时候他们就会主动拒绝施粥,从此不再吃我们提供的饭食。”

  “再后来,迁徙前来幽州的百姓不再是流民,他们大多数是因为各个世家要种植棉花,所以才会被组织起来大批量的迁徙。那种大迁徙有着各个世家提供保障,所以迁徙的百姓不担心在路上饿死,而等他们到达幽州之后,又会被各个生产互助小组给认领收编……如此一来,流民赈济部接收的流民就变少了。”

  “于是,我们这座施粥司的业绩渐渐也就差了。”

  “似乎是半年前开始,有质疑的声音开始流传出来,某些官员认为流民赈济部已经没有意义,建议顾先生能够取消这个衙司。”

  “但是不知为何,顾先生始终没有采纳建议。”

  “UU看书 www.uukanshu.com他不但继续保持流民赈济部,甚至还继续扩充这个衙司的职能,比如最初我们只有巡查司和施粥司,现在却又增加了开荒司和经商司……没错,你没有听错,主管整个幽州繁华商业的衙司,竟然是归属于我们流民赈济部的下属衙门。”

  “比如现在火热朝天的棉花产业,一年能给大家带来几百万贯的巨大收益,然而不管这个产业如何令人眼红,但是它的主管权力谁也争夺不去。因为,它属于商业范畴,所以,它归于我们流民赈济部掌管。”

  “但是,这还不是最让人眼红的地方。”

  “我们流民赈济部真正让所有人羡慕的,乃是前不久刚刚被顾先生添加设置的一个衙司。这个衙司的名字古往今来从未有过,它的名字叫做‘幽云顾氏中央钱庄’……”

  “这个钱庄拥有两大职能,其一乃是铸币,其二乃是放款,而等你们吃完这一顿免费的餐饭之后,我估计你们导游要带你们去的下一个地方正是钱庄。”

  这时已经不止是那个衙役在听,而是这群迁徙百姓全都端着碗围在四周,她们眼中闪烁着浓浓好奇,好奇之中又饱含着浓浓期待,喃喃道:“我们要去钱庄?”

  


  (https://)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