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在大唐有后台

首页

第三百九十八章 【上位者最喜欢的人才!】

    “来来来,咱给你们登记。”

    老何显得十分开怀,转身走回屋子中。

    只见他从桌子上拿起毛笔,先是习惯性的伸出舌头轻轻添了一下,仅仅这一个动作,就看的顾天涯和李世民目瞪口呆。

    小丫头李明珠同样目瞪口呆,下意识伸手扯扯顾天涯衣角,十分惊奇的喊道:“姑父姑父,你看到了没有,这个官员老何,他用舌头舔毛笔……”

    顾天涯下意识点头,哭笑不得的道:“这应该是他的习惯!”

    此时屋里的老何已经坐在桌子后面。

    他摆出一副郑重其事的架势,整个人透出一种莫名的宝相庄严。那种极其严肃的样子不像是要写字,反而像是要撰写传世大作一般。

    只见他拿着毛笔蘸了蘸墨水,小心翼翼从抽屉里拿出一本册子,忽然不知为何皱起眉头,长吁短叹的嘀咕道:“又要写字了啊,读书人为什么要发明写字呢?”

    说话之间,愁眉苦脸,握着笔杆的手背遒筋暴起,并且怒眼圆睁仿佛要上战场一般。

    突然他恶狠狠一瞪眼,几乎用咬牙切齿的声音道:“娘的,拼了,咱老何已经读了半个月的书,岂能被这个写字给难住,能写的我就写,不能写的就画圈。”

    这话才一传出屋子,外面所有人如遭雷击。

    画圈?

    不会写的字画圈?

    小丫头李明珠睁大了漂亮的眼睛,满是不可置信的望着顾天涯道:“姑父你听到了吗?这个官员要用画圈代替写字。”

    顾天涯深深吸了一口气,低声道:“我忽然发现自己错的很离谱,我不该幻想着能把这些老卒培养成为文官。他们适合的地方乃是军伍,而不是这些细致工作的办事机构。”

    就在顾天涯苦涩低叹的时候。

    猛听屋里老何哈哈一声大笑。

    只听这厮洋洋得意的道:“咱就按照刚才那位读书人的建议,直接给这群迁徙军眷登记一个存在争议,有了这个存在争议的登记,军眷们就可以去城中总部去打官司,哈哈哈哈,事情办的真妙啊……”

    他洋洋得意的说完,手中毛笔狠狠戳向册子,然而架势虽然摆的很足,可惜第一个字就不会写,登时满脸涨红,低声哼哼道:“他娘的,文书的‘文’字咋写来着?我昨天似乎才写过一次,怎么今天突然就忘了?麻烦麻烦,先画个圈再说……”

    于是大笔一挥,赫然在登记册上画了第一个圈。

    屋外众人集体面皮抽搐,人人眼中现出古怪神情。

    然而屋里的老何压根不在意别人看法,这家伙拿着毛笔自顾自的在那里乱画,终于他成功写出了一个字,登时开心的难以自持,哈哈笑道:“这不就行了吗?咱老何也是个能写字的人!从今以后,咱也是读书人……”

    说完之后突然面色一变,脑袋摇的像个拨浪鼓一般,连连道:“不行不行,咱老何可不能去当读书人,读书人的心眼实在太多,脑子里装的全是弯弯绕。比如刚才那两个提建议的书生,咱一看就知道他俩满肚子都是坏水。”

    最后这一句乃是嘀咕,然而声音仍能被人听清,顿时顾天涯眼角抽搐几下,面上现出哭笑不得神情。

    至于李世民则更严重,直接把牙齿咯嘣一咬,闷哼一声道:“好得很,好得很,敢说朕坏,竟然敢说朕坏……”

    而躲在人群中的那些大臣,此时一个两个全都面色古怪。

    忽然刘弘基轻轻一扯李孝恭的衣角,压低声音嘿嘿低笑道:“河间郡王,你说这个姓何的官员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啊?他难道就一点也察觉不出来吗?站在他对面的乃是大唐陛下和幽云领主呀……”

    李孝恭看了刘弘基一眼,冷嘲热讽的道:“你若是不认识陛下和顾兄弟之前,恐怕还不如这个姓何官员表现的好。竟然笑话别人的脑子有问题,你刘弘基的脑子难道很好使吗?”

    刘弘基怔了一怔,随即有些恼怒,瞪眼道:“你给我说清楚点,咱老刘的脑子为啥不好使?”

    可惜李孝恭不再搭理他,而是转头继续关注那边的事态。

    刘弘基讨了个没趣,忍不住又凑到另一个大臣跟前,伸手一扯对方衣角,再次嘿嘿低笑问道:“徐世蹟,你说这个姓何的官员是不是脑子不好?”

    哪知徐世蹟更加不愿意搭理他,直接挤到旁边远远的躲开,刘弘基登时僵立当场,面色讪讪有些下不来台。

    幸好大臣之中有人和他关系极好,只见郧国公张亮悄悄走到刘弘基跟前,低声叹口气道:“弘基兄弟,你不要再乱说话了。你说的越多,大家嘲笑你越狠。”

    他是刘弘基的亲姐夫,不忍心看到自己小舅子被人嘲讽。故而才会站出来劝说,毕竟打断骨头连着筋。

    哪知刘弘基微微皱眉,十分纳闷的道:“这到底是为啥啊?”

    张亮转头看向屋子那边,压低声音跟他解释道:“这个官员老何,恐怕已经入了顾天涯的眼中,甚至就连咱们的陛下,很可能也起了爱财之心。对于上位者而言,他们最喜欢的就是这种属下,首先是脾气直爽,做事愣头愣脑不懂得弯弯绕,其次是坚持原则,哪怕是面对谭十九这种顾氏旁系也敢寸步不让……”

    张亮说着停了一停,紧跟着继续跟刘弘基解释,又道:“比如咱们大唐众臣之中,也有一个家伙属于这种情况,弘基兄弟你不妨回忆回忆,程知节那家伙的做派是不是跟这个官员老何很相似?只不过程知节乃是装疯卖傻,故意在陛下面前装做憨厚粗鄙,而这个官员老何则是本性使然,他刚才嘀嘀咕咕的那一句乃是性格使然……”

    张亮说着再次一停,目光看向刘弘基道:“你现在明白了吧,这个老何属于上位者最喜欢的人才。无论顾天涯还是咱们陛下,已经对这人生出了欣赏之心。他俩一旦欣赏某个人,岂能不给个位置加以重用?”

    刘弘基听的眼睛发晕,愣愣道:“就凭这个老何的一句嘀咕,你们这些人就分析出来这么多的事?”

    张亮缓缓点头,笑着道:“事情如此简单,也只有你才分析不出来。”

    说着忽然大有深意看着刘弘基,低笑又道:“其实,你也属于老何这种人。”

    刘弘基愣愣发呆,满脸愕然的道:“我?”

    张亮悠然一笑,语带点醒道:“否则陛下怎会容忍你的粗鄙,放纵你在朝堂上经常说浑话。弘基啊,你其实也是上位者最喜欢的那种属下呀。”

    刘弘基呆呆站在那里陷入迷茫。

    这货早年是个官宦之子,然而最喜欢干的乃是跟一帮市井无赖厮混,他最擅长的是跟人打架斗殴,压根不懂的动脑子琢磨事。

    后来隋末大乱,这货机缘巧合之下投奔了李世民,他脑子不够灵活,上阵打仗却是一把好手,故而深得李世民喜爱,渐渐培养成了天策府麾下的猛将。

    然而这货虽然被李世民培养成了猛将,但是他自己根本不知道其中的原因,他只以为是自己作战足够勇猛,压根不明白是因为他的性格让上位者放心。

    张亮忽然伸出手来,轻轻在刘弘基肩膀拍了一拍,低声又道:“
弘基,努力吧。如今咱们两家,都已经有了兴旺百世的机缘。你是因为性格缘故,导致陛下对你信任,甚至就连顾天涯,同样也很欣赏你这种人。而我虽然在朝中属于不上不下的存在,但是我家的顗儿拜入了顾氏门下!”

    他说着微微一停,用更加低微声音又道:“顾天涯总共只有七个真传弟子,这七个弟子等同于他的孩子,等到顾天涯开国称帝之后,七个弟子都有封王的可能……这也就意味着,我家的顗儿会比我走的更远,我们张家的未来,都在这个孩子身上。”

    刘弘基眼睛瞪大,惊喜道:“你说什么?顗儿能封王?”

    他姐姐嫁给张亮之后早早亡故,仅仅留下了一根独苗似的子嗣,刘弘基身为亲舅舅,一直很怜惜那个孩子,此时忽听孩子能够封王,心中的惊喜可想而知。

    张亮生怕他大呼小叫,连忙用眼神示意他闭嘴,刘弘基这次反应很不错,果然乖乖的赶紧把嘴闭上。

    这货甚至用手捂住了嘴巴,生怕自己会忍不住乱喊乱说,只不过他心中的兴奋怎么也按捺不住,终于还是嘿嘿傻笑的嘀咕起来,不断道:“俺外甥能封王,顗儿那小家伙能封王,顾天涯啊顾天涯,你赶紧早点当皇帝吧……”

    张亮一脸无语,转头不再看他。

    ……

    足足得有一盏茶时间,屋里的老何方才写完登记册子的开头。

    到了这个时候,按照规定就得询问迁徙百姓一些问题了。

    但见老何大喇喇坐在屋中,目光看着已经被谭十九领进门口的妇女们,郑重道:“接下来的规矩,咱问,你们答,不准胡言乱语,更不准瞎编乱造,懂了没有?”

    妇女们连忙点头,感觉心有有些踹踹。

    老何神情极其肃穆,再次郑重开口道:“首先咱要问你们,迁徙的地方从哪来?姓啥,叫啥,为什么要来幽州,来的时候带了什么东西。有粮食可吃吗?有钱财可用吗?来这里是投奔谁?又或者是纯粹的逃荒?”

    好家伙,问题呼啦啦一下好几个,那群妇女听的眼睛发晕,显然一时记不住这么多。

    幸好顾天涯等人也挤进屋中,闻言笑呵呵的站在一旁给予提醒,于是妇女们根据顾天涯的提醒,开始回答一个一个相关的问题。

    “俺们是山东过来的,家乡的名字叫做济州府,住在泰山脚下,村子叫做赵家村。”

    “奴家姓田,家里的男人名叫赵老四,所以,奴家的被人称呼赵田氏。”

    “俺家男人在战场上立了功,如今他在辽东那边任职,听衙门里的人说,他以后不能再回老家了,所以奴家带着孩子们迁徙,我们来幽州并不是逃荒的情况。”

    这个回答问题的妇女,乃是赵老四的大媳妇,此时她显得十分紧张,声音唯唯诺诺很不连贯。

    然而老何忽然抬起头来,目光爆闪的向她看过来,道:“你刚才说你男人叫赵老四?并且他还是任职辽东的人物?”

    赵田氏下意识点头,小声小气的道:“是啊,奴家是这么回答的。”

    老何突然大手一挥,道:“不行,这个回答不算数。你重新说,换个说法重新说。”

    赵田氏呆了一呆,面色迷惑的道:“为啥呀?”

    老何脸色一拉,沉声道:“不为啥,总之你必须重新说。”

    旁观顾天涯冷眼旁观,低笑着对赵田氏解释道:“他这是善意的帮助,让你重新回答一次问题。这次你不要说自己的男人有军功,更不要说你是来投奔自家男人的。你应该回答说自己是逃荒的流民,如此才好在登记册上备注存在争议……”

    赵田氏恍然大悟,顿时感激莫名。

    她连忙重新组织语言,回答道:“奴家是赵田氏,带着孩子来幽州逃荒。”

    老何顿时十分满意,哈哈大笑的道:“这才对嘛,你们是流民。”

    赵田氏被顾天涯指点之后,终于明白了应该怎么回答问题,接下来她再也不需要顾天涯指点,所有问题全都回答的十分‘合理’。

    比如‘有没有粮食可吃?’这个问题。

    赵田氏开始哭哭啼啼莫言擦泪,回答道:“奴家饿了好几天了,孩子们同样也饿了好几天。”

    又比如‘有没有钱财可用’这个问题。UU看书 www.uukanshu.com

    赵田氏使劲抱着自己装钱的小包裹,不断摇头道:“没有,奴家的盘缠全都花光了。”

    这种瞪大眼睛说谎话的场景,并且还是幽云领主亲自指点说谎话,简直是古往今来从未有之,院子里的大臣们集体目瞪口呆。

    ……

    终于,这群迁徙军眷的初始登记完成了。

    这时老何的脸色再次严肃,他重新从抽屉里拿出一摞纸张,那些纸张全是文书,他无比郑重的在文书上面写下‘存在争议’四个字。

    其中有三个字他其实是不会写的,但是当他准备画圈的时候被顾天涯喊住了,所以这三个字乃是由顾天涯亲自帮他握着笔,手把手的教他一笔一划写完了文书上的字。

    这一幕看的外面大臣羡慕不已。

    很多人已经在心中暗暗记下了这个官员老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