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在大唐有后台

首页

第三百九十七章 【打自己政策的擦边球,顾天涯帮人出主意】


  顾天涯和李世民终于挤进了院中。

  院子里同样也有看热闹的百姓,并且人群比外面还要显得密集,于是再次往前使劲的挤,费了好大一番力气才挤到登记处。

  这个登记处是一栋简易房屋,此时正有两个汉子在门口对峙。

  一个正是导游谭十九。

  另一个则是官员老何。

  也许是因为吵架太久,导致两人的精力都很疲惫,忽然谭十九咬了咬牙,语气流露出退让之意,闷声道:“何胖子,咱俩打个商量怎么样?你把这群军眷登记成为赤贫,我私人掏钱补足她们享受的待遇……如此一来,她们就不算贪占,既然不算贪占,你抬抬手也就过去了。”

  他说着诚恳看向官员老何,期待着对方能给他一个面子。

  哪知老何竟是一点面子也不给,赫然冲着谭十九摇了摇头,硬邦邦道:“规矩就是规矩,法度就是法度,这群军眷拥有锅碗瓢盆,甚至在迁徙路上还有牛车用,所以她们不能被划为赤贫人,按规定只能登记成普通的迁徙百姓……”

  老何说着停了一停,语气稍微显得软化,看着谭十九又道:“谭兄弟,这个口子不能开。我知道你想照顾这群军眷,其实我何尝不想照顾她们?但是咱们不能乱了幽州的法度啊,因为这个法度是用来保护所有百姓权益的。一旦法度乱了,如何还能保证公平?”

  谭十九默然。

  足足好半天过去,他才深深吸了一口气,再次问道:“我自己掏钱也不行吗?我用自己的继续填充府库总行了吧?”

  官员老何缓缓要有,郑重道:“你可以私底下掏钱帮她们,但是府库不会接受你的私财。”

  他说着又是一停,语气显得更加软化,语重心长的道:“谭兄弟,你始终没能明白一件事。公和私,要分明。如果你只是用自己的私财去资助别人,那么任何人都没有资格阻拦你的善举。但是你想把自己的私财填充府库,然后通过府库发放给她们当补助。这种事坚决不行,因为它不合规矩。”

  说着再次一停,轻轻叹了口气。

  似乎他也想略作退让,所以脸上现出犹豫不决,然而踟躇良久,最终还是选择公事公办。

  谭十九终于失望,仰天发出一声叹息。

  他缓缓转过身来,看向院子里的迁徙众人,目光落在十几个妇女身上,忽然双手抱拳躬身行礼,满是愧疚的道:“嫂子们,对不起。我原本打算帮你们争取一些补助,现在看来怕是没办法成功了。”

  那些妇女见他行礼,慌忙全都屈膝回礼,齐齐劝道:“谭…谭兄弟,要不…要不就算了吧。刚才听这位官员说的很明白,破坏规矩的事情坚决不允许呢。既然俺们算不上赤贫人,那就不争这份补助了。俺们有手有脚,可以干活挣钱,只要能在这里俺家落户,努力干活总不至于饿死……”

  “不,你们不懂!”

  谭十九猛然大叫一声,满脸心疼的道:“你们根本就不知道,赤贫人的补助多么有用。一旦你们被登记成为赤贫,立马就能享受幽州的各种待遇。比如安家落户之时,官府会发一笔购房补贴。又比如孩子上学,完全可以不交学费,还有吃的喝的穿的,全都会在入城第一天给你们配发齐全,并且在此后的一年时间里,按月会有相应的资助送上门……嫂子们,这些帮助有多大你们能懂吗?它会让你们迅速在幽州安顿下来,它会让你们早早的把日子过起来啊。”

  妇女们唉声叹气,怯怯垂着头道:“可是,可是我们不是赤贫人,刚才听这位官员介绍的很清楚,我们拥有锅碗瓢盆不算赤贫人。”

  谭十九大吼一声,顺手指向院子里停放的牛车,大叫道:“破锅,烂碗,能值几个钱?你们只是穷苦久了,所以才会在迁徙之时不舍得扔下这些家什。可是这些家什正应该能体现你们的穷苦啊,为什么反而会成了作证你们不属于赤贫的证据?”

  他越说越悲愤,陡然咆哮一声,再次大吼又道:“我懆啊,这他娘的是什么破规矩?家主他一向善待百姓,家主他号称洞察世事人情,为什么这一次却犯了这么大的失误,竟然在设置规矩的时候没有考虑到老百姓的悲哀。”

  那群妇女见他大吼大叫,生怕他一时激愤做出不好的事,于是纷纷挤到跟前,用手抓着他努力劝慰。

  只听一个妇女柔声道:“谭兄弟,莫要憋屈。不是赤贫就不是赤贫吧,其实俺们在最初也没打算享受啥子补助。”

  另一个妇女紧跟着劝他,道:“是啊是啊,谭兄弟不要憋屈。刚才俺听你说的那些补助,确实感觉心里很是渴盼,但是如果享受不到补助,嫂嫂们感觉也没啥可惜。俺们是一群受穷惯了的女人,啥样的艰苦都能支撑着熬下去……”

  这妇女说着停了一停,温柔笑着又道:“比如官府不发购房补贴,俺们可以先城里先搭个小棚子住啊,事后慢慢挣钱攒钱,攒足了再买房子也不迟呀。”

  其她妇女七嘴八舌,纷纷插话劝慰道:“是呀是呀,没什么艰难的。比如孩子上学的事,我们可以去棉花工坊做工啊,你曾跟我们说过,棉花女工的待遇很好,只要能被那边雇佣,孩子上学同样可以免费。”

  “还有吃的穿的,我们有手有脚可以自己挣。其实我们并不愿意伸手去接补助,那会让我们感觉自己像个乞丐。所以谭兄弟,你不用帮我们争取了。就让这位官员给我们登记成普通迁徙吧,咱们千万千万可不能乱来官府的法度……”

  真是一群善良而又温顺的女人。

  她们不渴望补助吗?

  其实渴望!

  但是她们看到谭十九跟人争执,尤其还是跟官府的官员进行争执,所以心中就胆怯担忧,所以才会纷纷站出来劝解。

  顾天涯和李世民冷眼旁观,将这一切全都看在了心里。

  小丫头李明珠眼睛眨呀眨呀的,偶尔会用手捅一捅顾天涯或者李世民,显然是想让两人出面解决这件事,可惜无论顾天涯还是李世民全都选择沉默。

  于是小丫头就气鼓鼓的跺脚,赌气一般扭过头去不肯理两个长辈。

  但是她毕竟冰雪聪慧,很快就意识到两位长辈的用意,于是小丫头脸上变的若有所系,重新转过头来继续关注眼前一幕。

  ……

  这时又见一个妇女在劝谭十九。

  这妇女怀里始终紧紧抱着一个包裹,然而这一刻她忽然把包裹揭开一个小口子,她小心翼翼将包裹的口子冲向谭十九,示意谭十九朝着里面看上一眼,然而不等谭十九看清包裹里面有什么,妇女已经十分紧张的把包裹又合了起来。

  她先是警惕的看看四周,然后才小声小气的开始劝解谭十九,道:“谭兄弟,你刚才看到了吧?嫂嫂的包裹里还有一些钱,所以你不需要担心我们会饿死。”

  她说着停了一停,
紧跟着又道:“无论是我自家的姐妹,还是其她一同迁徙的女人,以及她们的孩子,以及她们的丈夫,所有人的吃喝先从我这里出,嫂嫂保证不会让大家饿死。进城之后我就去买粮,包裹里的钱财应该还够用。”

  谭十九沉默不语。

  足足好会儿过去,这个汉子才叹气一声,语带苦涩的道:“这是你最后的一点钱了吧。”

  那妇女抿了抿嘴,道:“钱花了,可以挣。如果我家男人知道今天的事,他肯定也会同意我这么做的……”

  谭十九不再坚持,转身准备向官员老何开口说话,他已经被妇女们给劝解住,决定不再继续强争赤贫人的补助。

  ……

  然而也就在这时,一直默默关注的顾天涯终于有了动作。

  只见顾天涯越众而出,悠悠然朝着官员老何一笑,道:“在下是个看热闹的人,刚才站在一边看了很久,我忽然有个想法,忍不住想要说说,也可以视作一个建议,兴许能解决你们的难题。”

  官员老何微微一怔,以他的级别并不认识顾天涯是谁,但是谭十九却浑身一震,脸上现出又惊又喜的神情。

  幸好官员老何只顾着听建议,压根没有注意到谭十九的表情,否则立马就会察觉不妥,很容易就会猜到顾天涯的身份。

  毕竟能让谭十九这种倔种又惊又喜的人,在整个幽州怕是也只有顾天涯和谭笑两个而已。

  ……

  顾天涯并不在意谭十九的表情,而是笑意涔涔的继续看着官员老何,温声问道:“怎么样?愿不愿意听听在下的建议?”

  官员老何毫不迟疑点头,道:“其实咱老何并不是铁石心肠,我深知这群军眷肯定是穷苦出身。但是限于幽州城的登记规矩,我只能硬着头皮做个恶人。如果能有某种解决的办法,让我既不违规又能帮助穷人,那么咱老何欣然听之,并且肯定会按照你的建议去办……”

  他说着停了一停,目光诚恳看向顾天涯,郑重道:“所以,阁下请说。”

  整个登记处的院子忽然落针可闻,所有人全都在心中生出一股渴盼,他们很希望顾天涯的建议有用,能够帮助眼前这一群迁徙军眷挣到补助。

  众目睽睽之下,只见顾天涯微微一笑,道:“我这个建议其实很简单,就是请你这位登记官员在文书上面做个标注。此举既不违规,又能留下圆缓余地,事后再想办法补充,必然能够完美解决此事……”

  老何心中微微一喜,连忙问道:“如何标注?”

  顾天涯转过头去看向那群迁徙妇女,随即又重新转回来看着官员老何,微笑道:“你依旧把她们登记成普通百姓,但你可以在文书上面备注‘存在争议’四个字。有了这个备注,事情就不算定论,既然不算定论,那么迁徙批文暂时也是不能下发的……”

  旁边谭十九下意识开口,道:“不发给迁徙批文?她们如何能够入城?”

  顾天涯不理会谭十九,而是继续看着官员老何,忽然顾天涯脸上现出神秘之色,UU看书 www.uukanshu.com低声指点道:“没有迁徙批文,但是有这位官员签发的‘存在争议’初始登记啊,有了这份存在争议的登记,某些不合规矩的事情就可以圆缓了……”

  官员老何皱眉陷入沉思。

  这时顾天涯才看向谭十九,对他也进行指点道:“等到这位官员签发了存在争议的登记,你就带领大家拿着它去城门口那边,去干什么呢?去申报流民入城资格。城门口的士卒你都熟悉,想必他们不会刁娜这件事,那么,这些迁徙军眷就可以用流民身份入城了……”

  “然…然后呢?”谭十九战战兢兢的问。

  顾天涯呵呵一笑,继续指点又道:“进城之后,你带着她们直接去城中的政务大厅那边,那里设立着‘复核登记’的办事衙门,衙门里坐镇的主司官吏乃是卢照邻……我听说辽东大战之时,这位卢小公子差点害死了一群士卒,导致他整日自责不已,总是想着能够帮士卒们干一些事。而当你带着军眷们到了他的衙门之后,递上眼前这位官员签发的存在争议的初始登记,你猜,那位卢小公子会怎么办?”

  谭十九哪里敢猜,直接咕嘟一声咽口唾沫,讪讪问道:“他…他会怎么办?”

  


  (https://)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