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在大唐有后台

首页

第三百九十六章 【皇帝和0姓斗殴】


  片刻之后,院落门前。

  “大家让一下好吗?麻烦大伙让一让。”

  顾天涯肩膀上扛着李明珠,满脸温笑的在人群之中往前挤,可惜门口看热闹的百姓实在太多,无论他怎么努力也挤不到前边去。

  甚至稍微一个不留神,立马会被重新挤回后面,围观的人群相互挤碰,挤的顾天涯扛着小明珠东倒西歪。

  旁边李世民虽然体格健硕,但他不能仗着武力去挤一帮老百姓,所以也被挤的连连后退,气的皇帝只能干瞪眼。

  忽然皇帝灵机一动,稍微用力挤开几个百姓,然后冲着前边的人群大声嚷嚷,并且用手指着顾天涯,道:“各位,各位,麻烦大家让一让,让我们先进去行不行?在下兄弟二人带着孩子,实在不方便和大家一起挤。”

  前边有百姓回过头来,眼睛朝着皇帝瞪了一瞪,道:“喊什么喊?带着孩子来看热闹你还有脸了?你们兄弟两个真要是在乎孩子,会来这种地方使劲往前挤吗?别哔哔了,后面站着吧。”

  还有一些百姓的语气更冲,直接就对着李世民呵斥起来,道:“看你也是个牛高马大的汉子,性格怎么会这样懒惰呢?看热闹都是各凭本事,谁有力气谁就往前挤,你这家伙倒好,拿着孩子当借口,一点力气也不愿意出,就想大家给你让一让……你丢不丢人?你害不害臊?真是看到你这样的懒货就生气,估计你平时干活做工也是个偷奸耍滑的货。”

  李世民先是怔立当场,随即才被气的面皮发鼓。

  偏偏也就在这个时候,又听一个百姓冷嘲热讽,道:“在我们幽州地界,最看不起的就是懒货,穷不怕,苦也不怕,只要肯卖力气,日子总能过起来。然而你瞅瞅你,竟然连看热闹也想偷奸耍滑,你这样如何对得起家里人,又如何能赚到吃喝养活孩子……”

  这百姓说着停了一停,目光看向被顾天涯扛在肩膀的李明珠,叹口气道:“这女娃娃长的这么秀气,可惜怕是个一个吃苦的命。”

  李世民大怒,瞪眼道:“你给朕…你给我说清楚,什么叫做这丫头是个吃苦的命?”

  那百姓比他还怒,破口训斥道:“你如此懒惰,你兄弟估计也强不到哪里去。这孩子生在你们家,岂不就是一个吃苦的命?”

  李世民气的面红耳赤,几乎咬牙切齿的道:“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懒惰啦?难道就凭我喊了一声请大家让让吗?”

  不曾想那个百姓赫然点头,毫不迟疑的道:“没错,就是凭你刚才喊的那一嗓子。你这样牛高马大的汉子,看热闹竟然连点向前挤的力气都不想出,这不是懒惰又是什么?你可别跟我说是因为不忍心跟我们挤……”

  李世民气的暴跳如雷,大吼道:“朕…真就是不忍心跟你们挤。否则你们早就被我挤的东倒西歪。”

  我呸!

  那百姓一口口水喷了皇帝满脸。

  李世民愣住了,呆呆僵立当场,足足好半会儿过去,皇帝才算是反应过来,登时厉喝道:“你敢朝我吐口水?”

  那百姓仰天翻个白眼,哼哼道:“多新鲜,你以为你是谁啊?”

  李世民猛然一撸袖子,呸的一声竟然也吐口水出来,同样喷了对方满头满脸,然后放声哈哈大笑……

  谁也不敢相信,堂堂一个皇帝竟然跟百姓吵了起来,并且吵架的架势还很凶,似乎不吵赢就出不了这口气一般。

  此时不远处的官道旁,一群大臣躲在树下目瞪口呆,相互之间面面相觑,都看出对方眼中的不可思议。

  足足好半会儿过去,才听一个大臣结结巴巴出声,努力寻找说辞道:“所谓帝王者,民之领袖也。帝王应该注重威严,但不会对百姓威严。帝者,起自民间,当融于民间,可以吵架,也可以骂街,此乃其乐融融之事,唯有贤德之帝才能如此。谣传在上古时代,三皇五帝就是这么干的……”

  堂堂一个朝堂重臣,说辞竟然前言不搭后语,显然他实在找不出什么好解释,只能违心的胡言乱语说一通。

  这时忽见长孙无忌站出身来,面沉如水的道:“总是这样也不行,陛下和顾天涯的脸面还是要保的,如果一直和百姓撕骂,终究是有些不太合适。让老夫去当个坏蛋吧,我直接亮明身份喝退百姓。”

  在场重臣们微微一怔,下意识道:“幽州这边没有不允许百姓围观看热闹的律例,你用什么借口去喝退那些没见识百姓?”

  长孙无忌冷哼一声,道:“老夫就说有机密政务要办,用这个借口喝退百姓行不行?”

  他说完之后直接抬脚,朝着那边的院落急急而去,哪知还没走出几步,忽然身后追上来一人,赫然伸手一抓他的脖领子,沉声道:“户部尚书,你最好别去。”

  长孙无忌愕然转头,发现追上来的乃是徐世蹟。

  只见徐世蹟一脸肃重,再次沉声对他道:“你莫非没有察觉吗?陛下似乎很享受这件事,否则以他帝王之尊,岂会跟一群百姓吵起来。”

  徐世蹟说着停了一停,目光朝着那边瞥了一眼,忽然轻轻叹息一声,满是感慨又道:“对于陛下来说,此乃一种乐趣啊。如果这事被咱们给搅黄了,必然要惹的陛下心中不快。”

  这时房玄龄也走过来,点点头道:“还有顾天涯,他同样也很享受这件事。你看他饶有兴致的站在一旁,目睹陛下跟百姓吵架却不帮腔,而是满脸微笑,显得很是开怀……他和陛下这段日子实在太累了,需要找点事情放松一下心神,所以,咱们尽量别去打搅。”

  长孙无忌其实比他们更懂这种心思,然而他依旧还是皱起眉头冷哼出声,道:“皇家威严,不容触犯,咱们身为做臣子的人,难道就一直躲在旁边看着吗?陛下威严有损,君辱臣死的说法你们总该听过吧。”

  哪知房玄龄呵呵一笑,满脸悠悠然的道:“谁说陛下威严有损了?你看这不是已经吵赢了吗?”

  长孙无忌登时一怔,下意识转头看向那边。

  这才赫然发现,李世民何止是吵架赢了。

  只见此时的皇帝撸起袖子,直接把那个百姓按在了地上,口中不断哈哈大笑,显得异常得意开怀。

  皇帝大笑之间,还不断逼问那个百姓,道:“服不服?还敢不敢回嘴了?竟然喷我一脸口水,今天就教你涨涨记性。”

  旁边顾天涯笑的前仰后合,李明珠已经被他放下了肩头,小丫头站在地上兴奋的拍手,不断的给李世民加油助威,嘻嘻笑道:“二叔威武,二叔厉害,刚才还有几个百姓也参与骂架了,二叔您快点把他们也放翻在地啊……”

  放翻在地?

  这词儿怎么听都有一股子土匪味。

  大臣们面色古怪,相互间面面相觑。长孙无忌面皮抽搐,极其不悦的道:“隐王家的小郡主,李氏三代嫡孙女,竟然,竟然……”

  房玄龄连忙开口相劝,道:“这并不是小孩子被人给教坏了,而是天真童蒙的真情流露。户部尚书切莫在意,你看陛下和顾领主笑的何等开心。”

  长孙无忌深深吸了一口气,冷着脸子不再言语。

  ……

  小丫头在加油助威,顾天涯在哈哈大笑,李世民单手叉腰坐在那个百姓身上,脸上现出一种顾盼自雄的得意神情。

  一场别开生面的吵架,演变成了皇帝和百姓的斗殴,不过虽然是斗殴,但是皇帝并没有下狠手……

  李世民仅是把百姓放倒在地而已,
压根就没有让那个百姓受到一点伤。

  由于皇帝和百姓打架,导致这座负责‘初始登记’的院落更加热闹,于是又有更多的百姓拥挤而来,呼啦啦的围了一个里三层外三层。

  大臣们这一次反应极快,抢在新来的百姓之前跑到门口,他们悄然躲在人群之中,默默的关注着事态进展。

  也就在这个时候,门口的吵闹终于引来了里面人。

  只见三四个办事小吏努力从院内挤到门口,满头大汗的朝着在场所有人大声吆喝,恐吓道:“不要吵,别再吵啦,谁要是再敢滋事,休怪我们去通知巡街的武侯,到时候把你们抓到大牢里,每天用棍子打一个皮开肉绽……”

  “哈哈哈哈!”

  百姓们大笑起来。

  他们压根就不害怕这种恐吓。

  一个老汉得意洋洋的站在门口,冲着几个办事小吏嘿嘿直乐,道:“娃娃呀,你说这话想要吓唬谁啊?巡街武侯是专门保护百姓的,咱们幽州从来没有抓捕百姓的事。”

  那几个办事小吏满脸无奈,深知这种恐吓确实没有效果,但是他们依旧还要坚持,努力瞪着眼表现威严道:“以前不抓,不代表今次不抓。这里是负责初始登记的办事衙门,尔等在衙门之前喧哗闹事必须法办。”

  老百姓们仍旧嘻嘻哈哈。

  人群中的大臣们目睹这一幕,忽然悄悄的相互递了一个眼神,房玄龄面色若有所思,沉吟开口道:“此事咱们须得留心,找个机会跟顾领主提一提。善待百姓虽然是好事,但是演变成放纵就不合适了。”

  长孙无忌冷哼出声,道:“他总有一天要吃大亏。”

  这一次众人都没有反驳,而是心有同感的点点头,甚至就连幽云一系的官员,此时同样也皱起了眉头,大家全都看出来了,幽州的百姓确实对官府不够敬畏。

  人一旦缺少了敬畏,心思就少了一份约束,这对于民风治理而言,乃是极为忌讳的大隐患。

  有些大臣悄悄看向顾天涯那边,发现顾天涯似乎也意识到这个问题,只见他眉头微微蹙起,显然是陷入沉思之中。

  大臣们顿时心中一松,感觉一块大石头落了下来,房玄龄压低声音开口,缓缓道:“也许不用我们事后提醒了,顾领主已经察觉了这个隐患。”

  大臣们齐齐点头。

  ……

  也就在这时,忽听院落里面一声咆哮,只听有人大吵大嚷道:“他娘的,何胖子你是一点面子也不给啊?今天我谭十九把话撂在这,我非要把这群军眷登记成赤贫人。如果你不答应,休怪咱动粗的……看到没有,这是咱的断腿,当初是被小姐给打断的,打断之后是被仙子给接上的。”

  紧跟着又听另一人大吵大嚷,同样咆哮道:“懆,别拿你的断腿吓唬人。你那不是军功,不值得让人敬佩。别看你是幽云顾氏的旁系,我老何偏偏不尿你这一壶……吓唬我?你有种继续吓唬试试看啊。”

  这个咆哮的家伙显然也是个倔种,继续大吼又道:“辽东战场那么凶险的地方,高句丽士卒何等凶狠残暴,可是咱老何眼皮都不带眨一下的,我直接拎着刀子跟他们玩命的干,那一场大仗打了三天三夜,哥哥我立下的战功能吓死你……吓唬我?你以为你是谁啊?”

  谭十九的大吼声再次响起,咆哮道:“何胖子,别跟我扯军功,你在辽东拿了军功,却不愿意对同袍的军眷进行照顾。如此冷血无情,真是让人心凉。你就算有再大的军功又如何?咱谭十九偏偏就要对你呸一声。”

  那个被称作何胖子的声音明显大怒,道:“放屁,你说谁冷血无情?UU看书 www.uukanshu.com同袍的军眷需要照顾,但是不能在登记这种事上照顾。她们明明拥有锅碗瓢盆,甚至她们的男人还是个都护将军,这已经不能算是穷人,岂能按照赤贫身份登记?”

  “一旦按照赤贫身份登记,她们就要享受最高等的迁徙补助,老子今天把话撂在这里,我老何眼睛里坚决不揉沙子。顾领主既然把我放在这个位置,那我就要把移民登记的事情做好。规矩上允许的,我老何一定办,但是规矩不允许的,你就算说破天去也没用。”

  “我不管你是谭家也好,幽云顾氏旁系也罢,就算你去谭夫人那里告状,甚至去向顾领主告状,咱老何全都不怕,我任凭你去告我就是……然而我今天也把话撂在这,违规登记这事你想也别想,只要我老何在这个位子上一天,任何人都别想贪占移民补助的好处。”

  “哪怕是一个铜板,也别想从我手里捡漏。”

  ……

  ……【各位读者好】:这个谭十九,是咱们读者的一个原形,新出现的官员老何,则是山水的一个好朋友,他俩在书中的角色塑造,其实都是爱护百姓的那种人,只不过各自有所坚持,所以才会针锋相对起来。严格来说,两人都是善意,请继续往下看情节。


  (https://)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